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89节

圣魔天子_第89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7:4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似,而且她当时是一身劲装,蒙着面。” 

朝阳思忖着,然后道:“安心魔主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吗?但不要告诉我,她仅仅是为了救走影子。” 

安心答道:“属下已多方思量,除此之外,再也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解释。就算有,也只是一些不成熟的想法,不堪一提。” 

朝阳一笑,道:“安心魔主是怕我怪罪于你么?就算是完全没有理由的猜测,也不妨说来听听。” 

安心道:“属下先前曾让莫西多调查过罗霞,除了她不是云霓古国之人外,其它的什么都没有查到。按照云霓古国以往的惯例,像罗霞这般外人是不能够成为大皇子府的侍卫长的,但当时的古斯特要了她。依属下看来,这有两种可能:一是古斯特深爱她的容貌和才能;二是罗霞早有预谋,她来云霓古国就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但一个没有来历的人可以成为大皇子府的侍卫长,而不被人所追查,其来历显然非同一般。” 

朝阳道:“安心魔主的意思是说,罗霞是代表着一种势力?” 

安心道:“这只是属下的猜测,但罗霞显然不是神族中人,也并非西罗帝国之人。” 

朝阳点了点头,道:“这样说来,罗霞所代表的是第三种势力?” 

安心道:“这也是属下所担心的,但这第三种势力背后究竟代表的是谁,属下一直想不清楚,所以属下并没有刚开始便向圣主提及。” 

朝阳自语般道:“一个没有来历的人……第三种势力……从不被人所注意,等待时机救走他……” 

安心这时又道:“刚刚接到圣主派去追杀之人的探报,他们已经进入幻城这片沙漠,但自从进入幻城之后,便没有了他们的消息。” 

“幻城?!沙漠?!”朝阳仿佛记起了什么:“月魔一族!”他手中的书中正提到幻城。 

安心道:“有一种传说,千年前的幻城文明就是因为月魔一族的诅咒,而变成今天的沙漠的,但月魔一族已经从这个世上消失了。” 

朝阳问道:“你能够告诉我,他们为什么要走幻城这一条路吗?” 

安心不知朝阳问这话的意思,道:“因为只有这一条路才能保证他们能不被追杀而逃到西罗帝国。 

朝阳又问道:“究竟是幻城的沙漠风暴、恶劣气候让人的生存机率小,还是我们的追杀机率小?” 

安心听得一惊,道:“难道他们走这条路,并非是为了躲避我们的追杀?” 

朝阳道:“至少不完全是。” 

“他们走这条路难道还有其它的什么目的?” 

“也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因为如果真的有第三种势力的存在,他们是不会让别人轻易知道他们的,一切只会在暗中进行。” 

“可据探报的消息,罗霞并没有与他们在一起,一路之上只有他们四人。” 

“这样才印证了我的推测,如果我猜测没错的话,罗霞会在暗中跟踪他们,并且保证他们的安全。所以,我们的追杀屡次都没有成功。”影子道。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二章 诅咒千年 
第二章 诅咒千年 

安心不得不佩服朝阳几乎是无中生有的推测,而且如此严密,他道:“第三种势力会不会是月魔一族?罗霞会不会也是月魔一族中人?” 

“这一点无从考证,但并非没有这种可能。书中记载,每隔千年,月魔一族的诅咒便会在幻魔大陆发生一次,至今已经发生了八次。没有人能够明白这其中到底是为什么,可这千年发生一次的诅咒很可能说明,月魔一族极有可能并没有完全灭亡,而现在又是千年到来之际。”朝阳道。 

安心道:“可以前的八次并没有任何迹象说明,幻魔大陆还存在月魔一族,也没有形成让人感觉到他们存在的势力。” 

朝阳道:“所以我说,这只是一种可能,到底罗霞所代表的第三种势力是什么,除了罗霞,没有人可以给我们答案。” 

安心道:“圣主认为现下该如何做?” 

朝阳道:“有了天衣去西罗帝国已经够了,现在,我们已经没有太多的精力去想其它的问题,只能静待事情的发展。” 

安心犹豫了一下,道:“圣主认为天衣能否将事情办妥?” 

朝阳道:“会的,他会让安德烈三世相信他的话,只要他能够赶在他们之前到达西罗帝国。” 

安心不知道圣主为何对天衣如此放心,就算是他自己,对于这个从小离开他的儿子,也不是太放心。 

朝阳这时又道:“怒哈的军队是不是已经到了城外?” 

“是。”安心回答道:“他们已经在城外驻扎,以他们的准备来看,很有可能在今晚发动象征性的进攻,而且是从东西南北四处城门同时发动进攻。” 

朝阳望向安心,道:“为什么说是象征性的进攻?” 

“以怒哈自负的性格,从来都是想以不战而屈人之兵,况且这次又有妖人部落联盟的大力支持,在短短一个月不到的时间攻下了云霓古国三分之二的疆土。另外还有重要一点是,他现在尚摸不清我们的虚实,而且他惟一的儿子伊雷斯在我们手上,所以他不敢轻举妄动。”安心自信地道。 

朝阳道:“看来安心魔主已经拟好了应对策略。” 

安心道:“是的,今晚属下一定会给怒哈一个非常‘惊喜’的见面礼。” 

△△△ △△△ △△△ 

云霓古国皇城外刚刚建好的中军营前,怒哈极目一里外的皇城。 

此时,正值晌午,烈日当空,一里外的皇城旌旗飘扬,城门紧闭,墙头之上只有平常可见的一些将士,并没有大敌来临前的紧张,显得异常安静。 

而自己的军营,部队高度的喧闹,仿佛是两个世界。 

怒哈四旬开外,身形高瘦,脸容严峻,神色冷漠,一对眼睛深邃莫测,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并不似其名般是一勇猛武夫,但亦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站在怒哈身侧的是其心腹军师颜卿,而让人没有想到的是,颜卿竟然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年轻人,从其形貌年龄来看,无人会把他与“军师”二字联系起来,但他千真万确是怒哈的军师,而且深得怒哈器重。否则,怒哈也不会将有结拜之交的陨星图派至帝都,因为一直以来,陨星图是怒哈的心腹幕僚。 

怒哈望着皇城的动静,开口道:“军师对今晚的战事有何看法?” 

颜卿出其意料地道:“暂时还没有什么看法。” 

怒哈颇为意外地望向颜卿,道:“军师此言何意?是否觉得今晚不宜作战?” 

颜卿道:“到目前为止,我们派出的探子进城后没有一点消息回传,皇城内的虚实全然不知,且少主现在在他们手中。” 

怒哈沉声道:“军师到底想说什么?” 

颜卿显得有些怅然地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面对此城,我的心里有着莫名的不安。似乎觉得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但又抓不住到底是什么,所以暂时还没有明晰的作战策略。” 

怒哈久久望着颜卿年轻的脸,他看到了颜卿心中的不安,道:“军师确实与往日有些不同,是不是连日赶路征战累了,身体有所不适?军师的身体本就不好,需多注意休息。” 

颜卿的脸容果然显得异常苍白,像一张未被任何异常沾染的白纸,似有几分病态。 

颜卿轻咳了一下,道:“谢将军关心,属下自小身体不适,早已习以为常,虽近些时日征战连连,但这并非是身体使然,而是一种本能的意感。” 

怒哈道:“军师身为占星家族最优秀的占星师,此行之前,可有什么星象显现?” 

颜卿回答道:“此值乱世,星象迷离,但迷离之中有帝王之相显现,却不能洞悉这帝王之相由哪颗星显现,或者说,这帝王之相尚未有着自己的守护之星。” 

怒哈道:“军师的意思是说,帝王之相尚未有所归属?此战将会诞生真正的帝者?” 

颜卿迟疑了一下,道:“也不尽然。” 

“哦?”怒哈颇感意外。 

颜卿续道:“还有一种可能是,有一种力量改变了星轨,于是看不到帝王之星。” 

怒哈讶然,道:“何人会有如此力量改变星轨?”这是他第一次听到此种说法。 

颜卿道:“如今这世上,能够拥有改变星轨的力量者,只有一个人,便是无语。” 

“军师是说,是幻魔大陆三大异人之一的无语大师?”怒哈问道。 

“正是。只是不知,他是否还存在于这个世上,千年来,似乎没有人听到过有关他的消息。”颜卿若有所失地道,眼中则露出对无语的崇敬之情。 

怒哈道:“他为何要改变星轨?” 

颜卿道:“一颗星代表的是一个人的命运,改变一颗星的运行轨迹就是改变一个人的命运。” 

“改变一个人的命运?”怒哈有些吃惊。 

颜卿道:“是的。因此,作为占星家族的占星师,除非遇到了天大的事,否则决不会去擅自改变一个人的星轨,而改变了一个人的星轨,其寿命也会因此有所变化。若真是无语改变了星轨,这也预示着有什么重大的事情要发生,无语似乎是在逆天而行。” 

怒哈思忖道:“如果真是无语改变了星轨,所谓的大事又是什么呢?抑或,这只是一种没有根据的猜测,只是会出现的一种可能,却并不代表这是事实。” 

颜卿又接着道:“也因为知道了太多凡人所不应该知道的秘密,作为占星家族的占星师,我们的身体天生就偏弱,看上去像久病未愈。” 

怒哈道:“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军师感到心中不安呢?” 

颜卿道:“是一种潜在的力量,它在影响着我的判断,所以我不能够占卜到在什么时间,以何种作战策略才予我们有利。” 

怒哈的两道横眉紧紧蹙在一起,眼睛显得极为深沉。 

片刻后,怒哈道:“军师不用担心,我们作战并非完全靠的是占卜,最为重要的是作战经验,有了作战经验,自然会有良好的应战策略,我今晚知道该如何作战。” 

颜卿道:“不过有一点我可以提醒将军,切记轻敌。虽然他们兵力不足四万,却居然可以影响我的占卜,说明他们有着非常强大的实力是我们所不知道的。” 

怒哈阴冷地一笑,道:“他们的兵力只是我们的八分之一,除了以我儿要挟我之外,他们根本不值一战。现在他们惟一的机会是赢得时间得到严戎那三十万大军的援助,所以他们会在时间上拖住我们,死守城门。但他们却不知,严戎现今除了与我合作,已经别无他途了。” 

颜卿道:“将军已派人前去牵制住严戎了?” 

怒哈道:“是的,相信数日后,龙舒小镇的三十万大军便会成为我的一部分。” 

他的脸上有着极度傲迈的笑。 

△△△ △△△ △△△ 

幻城地下城市。 

从打开门的另一边,影子看到了来来往往、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影子惊讶地道:“这些都是月魔一族的人?” 

月魔点了点头,道:“为了打开封禁,我必须找回月石。” 

影子道:“难道他们还没有死?” 

“他们已经与死没有什么区别,他们能够行走,是因为生命之树提供月的能量,这样才保证他们不完完全全的死去。”月魔道。 

影子不解地道:“何谓生命之树?” 

月魔道:“你跟我来便可知道。” 

说完,她拉着影子的手向前走去。 

影子看了看自己被拉着的手,只得跟着月魔走。 

片刻,两人来到了广场,看到了那棵奇异的树。 

此时广场上空无一人。 

影子道:“这就是你所说的生命之树?” 

月魔道:“不错,月石本来是放在生命之树内的,生命之树接通月的能量,使月石具有神奇的月的能量,但现在,族人只能靠生命之树保证着身体的不死,期待有一天可以解开封禁,重获生命。” 

影子道:“所以,如果寻不回月石,封禁不被解开,诅咒便会接连不断地发生?” 

月魔恨恨地道:“这是人类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影子道:“如果寻回了月石,解开封禁,你会有何打算?” 

月魔立时显得有些警惕,道:“你何以问这个问题?” 

影子轻淡地道:“只是随便问问而已,你可以不回答。” 

月魔低着头道:“这个问题我现在是不会回答你的,但我答应你,到时候我一定会向你解释。” 

影子没有继续问下去,他转而道:“我想知道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想见月魔之子。” 

月魔喊了一声道:“将他们带出来吧。” 

影子看到了昏迷过去的褒姒、月战、残空,还有三个惊艳万分的女人,其中一个是罗霞,而且罗霞与另外两女都穿着冰蓝色的衣衫,也就是说,罗霞与另外两女是同样的人。 

罗霞没有看影子,与另外两女同时跪地,喊了声:“月魔。” 

月魔淡淡地道:“你们起来吧。” 

三人随即站了起来。 

月魔道:“她们三人便是月魔之子,也许你认识她们其中的一人。” 

影子早已对任何事情都有心理准备,即使最信任的罗霞是月魔之子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