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93节

圣魔天子_第93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7: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待,准备在任何突发事件的情况下保护怒哈的绝对完全。 

怒哈拔出腰间的佩剑,长剑一声龙吟,发出极为炫目的寒光,朝圆形物体疾劈而下。 

在场之人的心神全部为之吃紧。 

长剑收回,圆形物体一分为二,没有任何危险情况发生。 

怒哈所料不错,圆形物体里面的确有一个人,但这个人却让他大吃一惊。 

里面竟然是怒哈惟一的儿子伊雷斯! 

只是面容清瘦憔悴了许多。 

几乎所有人都感到意外,只有颜卿在意外的同时,更多了几分谨慎。 

天下没有这等便宜的事! 

虚空中,那声音又道:“圣魔大帝说过,一定送一件令大将军意外的礼物,现在大将军终于见到了吧?” 

怒哈没有应答,他的谨慎比颜卿有过之而无不及。任他智慧过人,也想不通为何对方会将可以挟制自己的儿子还给他,断了他仅有的一点后顾之忧。 

伊雷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不敢相信眼前的人会是他的父亲,但当他终于确认时,喊了一声“父帅”,激动万分地向怒哈怀中扑去。 

可就在他要投入怒哈怀中的时候,怒哈躲开了,伊雷斯差点跌倒在地。 

他不解地望向怒哈,道:“父帅,这是为何?” 

平时,怒哈总是对这惟一的儿子百般溺爱,可现在,怒哈不敢相信地道:“你是我儿?” 

伊雷斯委屈地道:“父帅怎问出这样的话?难道你不认识孩儿了么?” 

怒哈又仔细分辨了一下,道:“你真的是我儿?” 

伊雷斯的眼泪掉了下来,哭诉着道:“难道父帅连孩儿都不敢认了么?你可知孩儿这些天受了多少苦头,孩儿每天都在盼望能与父帅见面。” 

“可……”怒哈不知如何是好。他不是不敢认,从身形、容貌、语气,以及走路的姿势、动作,甚至其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无一不说明,眼前的人是他的儿子伊雷斯。他也知道有一种可以控制人心神的邪异之术,他以精神力感应,并没有在伊雷斯身上发现任何异状,但他还是不敢相认,没有任何理由,他只是不相信天底下会有这等便宜的事。 

这件本应让怒哈万分惊喜的“礼物”,却成了他此刻最为头痛的问题。也许,他更愿意他所认为的古斯特拿着儿子要挟他,这样,他还有着心理准备,可现在…… 

虚空中的声音又响起,先是不屑的冷笑,接着便道:“看来怒哈大将军并不希望见到自己的儿子。那好吧,既然你不敢相认,那他活在这个世上也便没有什么意思,大将军就替圣主将他杀了吧。” 

颜卿知道怒哈此时的处境,便走向伊雷斯道:“少帅定是累了,还是我带你下去休息吧,有话明天再说。” 

说罢,便拉住了伊雷斯的手。 

伊雷斯想甩开颜卿的手,却发现手腕已被颜卿扣住,无法挣扎。 

作为军师,颜卿此时必须替怒哈解决眼前的尴尬。 

伊雷斯无法挣脱颜卿的手,便骂道:“你这狗奴才竟敢对本少帅无礼,快点放开我!” 

颜卿毫不放松,拉着伊雷斯便走,并道:“少帅还是先休息要紧。” 

众将士望了望怒哈,又望了望伊雷斯,他们心中有所想法,但脸上并没有作出任何表情。 

伊雷斯身不由己地被颜卿拉着走,嘴里却歇斯底里地喊道:“父帅,你为何要这样对待孩儿?为何啊?孩儿到底做错了什么……” 

怒哈终于开口道:“慢着。” 

颜卿停了下来。 

所有人都望向怒哈。 

伊雷斯已是泪流满面,道:“孩儿到底做错了什么?父帅竟这样对待孩儿!” 

怒哈没有作答,只是向伊雷斯走去。他的眼中没有了刚才的睿智和矛盾,换成的是父亲才有的慈爱。他已经下定了决心。 

颜卿这时忙提醒道:“大将军可要为大局着想。” 

怒哈道:“还请军师放开我儿。” 

颜卿见怒哈的表情,只得放开扣住伊雷斯手腕的手。 

伊雷斯转身向怒哈怀中扑去。 

颜卿与众将士的戒备随着伊雷斯离怒哈距离的拉近而达到了极致,但他们这一次又没有看到意料中的事情发生,伊雷斯只是一个受到挫折失败后见到父亲的孩子。 

颜卿心里不禁问道:“难道他们真的只是简单地将伊雷斯送回?目的,他们的目的到底藏在哪儿?那个说话的人又到底藏在哪儿?” 

天上无月、无星、无风,惟有黑云。 

地上没有出现异常情况,惟有久别重逢的一幕。 

但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着无法释怀的沉重。 

远处的城墙上,阴魔宗魔主安心一声冷笑,道:“你就好好享用我送给你的礼物吧。” 

对于一个智者,最重要的手段不是让人知道你有多强,而是让人对自己不放心。 

安心知道,今晚怒哈一定睡不好觉。 

△△△ △△△ △△△ 

幻城。 

罗霞与另两名月魔之子守在地下城市的生命之树前。 

罗霞看了看自己的右掌心,她的掌心慢慢显出冰蓝色的下弦月。 

这是作为月的儿女,月魔一族所独有的标记,是幻魔大陆最为高贵的象征。 

“不知他在里面怎么样了?”罗霞望着掌心冰蓝色的下弦月,轻轻念道。 

“你是不是喜欢上了他?他可是月魔的人。”脸型长得有几分清瘦的女子半调侃地道。 

她叫月影,而另一名脸庞较为丰润的叫墨青。 

罗霞毫不避讳,道:“喜欢他又怎样?虽然他是月魔的人,但也不能阻止别人对他的喜欢。”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墨青笑道:“这些年了,你还是这付德性,对什么事情都直言不讳。” 

罗霞毫不在乎地道:“这有什么好隐瞒的,男人女人相互吸引是很正常的,若是他连我也吸引不了,也没有资格将月魔唤醒,担此重任。” 

月影亦笑着道:“那你们有没有……” 

墨青亦道:“是啊是啊,你们有没有那个?” 

“哪个?”罗霞故作不知地道。 

“就是那个……”墨青道。 

“那个又是哪个?” 

“就是那个……那个……”墨青有些急道。 

月影吃吃笑道:“你不用问了,罗霞在装糊涂。” 

罗霞毫不在乎地道:“你们说上床是吧?” 

墨青与月影脸颊绯红,却又点了点头。 

罗霞神秘地一笑,道:“你们想知道啊?但我偏不告诉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小妮子,还装纯情。” 

墨青知被罗霞愚弄,忿忿地道:“就算你喜欢他又怎样,从里面出来,他将会不认识这世界上的任何人,包括你在内。” 

罗霞神情为之一黯,随又轻松地道:“那又怎样,你这两个小妮子哪懂得男人和女人。” 

“哼!”墨青有些不服气地冷哼一声,刚欲再予以反驳,她的心猛地跳动了一下,一股陌生的气息正不断侵进她们所在的领域。 

罗霞与月影几乎在同时也感到这股陌生气息的存在。 

还有谁会知道她们月魔一族所在的地方呢?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脚步缓缓移动,寻位站定,彼此相倚。 

随着陌生气息的不断临近,空旷的广场上终于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看上去憔悴不堪、重病缠身之人。他的体骼虽然高大,但剩下的只是仅裹住骨架的皮肉。他的脸色苦楚,一张绢帕掩住口鼻,不停地咳嗽。移动的身形,似随时可能被风吹倒一样。 

与落日的瘦弱、要倒不倒的样子有所不同,这个人是真的病了,而且病得很重,随时可能死去。 

他正在一步一步地向罗霞三人靠近。 

“站住!”墨青厉声道。 

他果然站定了,抬起无神的眼睛望向三人。 

“你是何人?你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艰难地张开嘴唇,道:“姑娘,我只是想来这里治病,我快不行了。”说完,又连咳两声。 

“治病?”墨青冷笑道:“能够找到这里的人说是要治病,你何不找个让人可以信服一点的理由?” 

他又重重咳了两下,手中的绢帕上竟然咳出乌黑的淤血。他开口道:“姑娘看我这样子是在找理由吗?” 

的确,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找理由,他每咳一下,仿佛都牵动了五脏六腑。 

罗霞、墨青、月影亦看出他是真的病了,但她们都知道,一个不畏沙漠风暴、知道月魔一族的病人不会仅仅是一个病人这么简单,而且他知道这里可以帮他治病,显然对此地十分熟悉。 

罗霞道:“你到底是何人?对这里似乎很熟悉?” 

那人道:“我叫水析,我爷爷临死前告诉我,如果我病了,便叫我来这里。” 

“你爷爷又是何人?为何知道我们月魔一族的所在?”罗霞道。 

“抱歉,姑娘,我不能回答你这两个问题。” 

罗霞道:“但你可知,你来到这里只有死路一条?你不该来这里的。” 

墨青这时道:“何须与他废话,能够知道我们月魔一族的决非普通人,说不定,月石的下落与他有关。普天之下,只有那盗走月石之人知道我们月魔一族的所在。” 

罗霞也早已想到了这一点,她又道:“你为何确信来到这里可以帮你治好病?” 

水析道:“因为它需要接受月的能量。”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菱形的冰蓝色晶体之石。 

“月石?!”罗霞与墨青、月影同时惊呼。 

是的,水析手中所握的正是月魔一族被盗的月石,他的病正是由于月石所致。 

当月石所拥有的神秘力量有所减弱之时,必须及时补充月的能量,否则,便会吸食所持者的精气。 

水析接着道:“我的病正是因月石所致,它的力量在减弱,呼唤着我来到这里。” 

三女的身体内瞬间充斥着仇恨的火焰,杀机似水般从身体溢出。 

八千年的等待,终于有了月石的出现。 

罗霞厉声道:“你可知月石是我们月魔一族之物?” 

水析微微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那你就纳命来!” 

罗霞、墨青、月影同时飞身而起,三剑破空而出。 

虚空陡然倒转移动,三柄剑将水析的所在切换成立体的三维空间。 

水析顿感与外界隔绝,呼吸困难,又重重连咳几声,然后平静地念道:“剑破空移,月灵破空剑!” 

独立的三维空间随着三人剑锋所指,开始旋转起来,水析的身影开始变得模糊,渐渐地化成一团风。仿佛是水析在动,而随剑势运转的三维空间是静止的。 

这正是月灵破空剑——剑破空移的厉害所在。它永远可以让人处于被动局面,而事实上水析根本没有动。 

三人此招是志在必杀,她们以独有的月灵之力用剑在虚空中隔绝出一个完全独立的空间,再以意念驱动月灵之力在独立的空间内制造幻觉,让水析在内分不清自我,再施以杀手,或让水析自残。 

空间内的水析确实产生了幻觉。 

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漆黑的空间内,一道光从他头顶照下,他抬起头,看到的是一轮清凉的弯月。 

四周有冷风不断吹过,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脚移动了一下,耳边回响的是不断逼近的脚步声。 

他又咳了两下,用拿绢帕的手去拭擦口鼻,却发现自己的手穿透身体而过,他再摸向自己的胸前,也是什么也触摸不到,仿佛他的身体已经不存在,惟剩下意念。他再用手挥向虚空,连空气也感觉不到。 

什么都没有,连自己都不存在,这种感觉本是让人感到孤独无助和恐惧的,但水析很平静,自语般道:“月灵破空剑果然厉害,爷爷并没有说错。” 

就在这时,他看到了三柄充满杀机的利剑不知从何处窜出,快若疾电般刺向他。 

水析道:“你们奈何不了我的,这种幻觉对我不起作用,你们忘了我手中有月石。” 

此言一出,三柄利剑果然消失,转而出现的是从四面八方涌至的万千柄利剑。 

水析知道,三人的剑就藏在这万千柄剑当中。 

但他仿佛不能思考,一思考,他就咳得更重了。 

就在万千柄剑即将刺中他的一刹那,他只是往前走了一步。 

罗霞、墨青、月影三人顿感所有的剑势不能近他之身,他若闲庭信步般走出了三柄利剑缔结而成的三维空间。而三人则由于彼此之间的剑势无法及时抑止,眼睁睁地看到了自己的剑气伤了自己人。幸亏水析的反应让她们觉察到,及时收回一半功力,否则,她们此时恐怕就不只是受伤,而是死亡,三人同时死亡。 

三女落在地上,却已是不能动弹分毫,彼此的剑气已经无法让她们行功运气,若是强行运功,被剑气所损的经脉便会尽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六章 神奇月石 
第六章 神奇月石 

水析回头望向罗霞三人,连咳了两下,道:“刚刚好,你们只是暂时不能动弹,于性命无忧。” 

墨青厉声骂道:“你这恶贼,偷我月石,害我月魔一族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我杀了你!” 

她奋身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