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圣魔天子 > 圣魔天子_第94节

圣魔天子_第94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7:53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2
向水析扑去,刚站起,未走出两步,却又重新跌倒。 

水析道:“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也不想再说什么。刚才我没有让你们彼此杀死自己,算是我的一点歉疚之心吧。” 

说完,他扭转了头,望了一眼生命之树,便向前走去,边走边咳个不停。 

罗霞、墨青、月影三人同时想起生命之树内的月魔与影子,三人守在外,本就是为了防止有任何外人的打扰,可此刻,水析的目的,显然是想进入生命之树内,为月石补充月能。 

三人的心都慌了,可此刻却又不能行功运气,予以阻止。 

水析站在了生命之树前,持有月石的手伸向了生命之树。 

“不!”罗霞娇斥一声,冒着经脉尽爆而亡的危险,强行运功,手中之剑抛掷而出,向水析疾飞而去,破空之声如同裂帛。 

与此同时,她的人亦向水析飞扑而去。 

墨青、月影见势,亦不顾经脉尽爆而亡的危险,持剑跃起,扑向水析。 

水析不得不重新回过头来,手持月石,以意念为导引,接通月石,月石顿放冰蓝色的奇光。 

在罗霞、墨青、月影进入冰蓝色奇光所覆盖的两丈范围内时,三人飞扑而至的身影及罗霞飞掷而出的那柄剑陡然变慢,原来快若惊电的速度竟然变得似蜗牛爬行一般。 

月石所拥有的神奇力量竟然可以使时间变慢! 

这时,水析口中念道:“以上苍之法,以时间的名义,打开上苍的封禁,凝固一切动态的运行。” 

冰蓝色奇光所包围的范围内,一切停止运行,包括流动的空气。罗霞、墨青、月影三人如同被冰封了一般,身形飞扑的姿势,飞驰的剑,及脸上的表情,组成了栩栩如生的雕像。 

水析在以咒语完成封禁之后,竟然吐出了一大口鲜血。显然,以意念接通月石,让他本已弱不可堪的元气又大加耗损,使五脏六腑无以承受。 

水析用绢帕擦了擦嘴角,没有看三女,只是低低地道:“你们会没事的,这封禁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仿佛是在对自己说一般,而他低低的声音,事实上也只有他自己才可以听见。 

当水析再次用月石接触到生命之树的时候,生命之树也投下了一道光,仿佛有一道门也随之打开。水析随着光门走进了生命之树。 

△△△ △△△ △△△ 

盛有冰蓝色液体的水池内,影子与月魔头上萦绕着冰蓝色的氤氲雾气,此刻的他们已经没有了自我意识,抑或是他们的意识已经神驰物外,去往了一般人所不能到达的地方,比如天上的孤月。 

而水池内的冰蓝色液体,已经渗进了他们身体的每一处,洗涤着他们的肌理和灵魂。 

这里可以让人忘记,就像梦婆汤,从鬼的路进入到人的路,让人只有今生,没有前世。 

但人世间中,真的有着什么样的力量可以让人忘记呢?如此,是否也说明人世间有一种力量可以使人从一条路转入到另一条路? 

水析看到了影子与月魔,他感到了意外。不是说他看到了人感到意外,而是看到了两人同在冰蓝色液体中感到意外。 

他听爷爷说过,月能池可以让人拥有月的能量,脱胎换骨,也可以让人忘记以前的一切。他知道这个女人是月魔,但月魔为何又要忘记以前的一切呢? 

这是让他感到困惑的地方。 

水析今天来此有两个目的,一是为了补充月石的能量,第二就是,他知道千年沉睡的月魔又一次醒了过来。 

醒来,意味着她要重新寻找月石,意味着千年的诅咒又要降临,意味着他会有一次不可避免的沉重的挑战。 

他望向月魔的脸,他的心感到了强烈的震撼,憔悴的脸上泛起了激动的表情。 

“爷爷曾说过,她的美是每一个男人不可抗拒的,果不其然。”水析惊叹道,他这才明白为何当初爷爷有机会杀她,却并没有杀她。 

他忍不住靠了过去,轻吻月魔的双唇和美眸,这种最原始的爱慕之情让他平生第一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 

但此刻的月魔显然不具有她睡在水晶石棺时令人欲罢不能的媚惑之态,也没有醒来时的充满智慧的高贵,她的脸露出的是最为质朴的表情,所以水析并没有像影子一样深陷进去,欲罢不能。 

水析记得自己来此的目的,他的目光转向影子,又望了一眼手中的月石,他将月石放在了影子头顶百会穴处。 

万流归宗。月能池的冰蓝色液体形成一种无形精气,通过影子的四肢百骸,蜂拥着向头顶百会穴的月石汇聚。月石顿放强烈的冰蓝色奇芒,照亮了他们所在的每一寸空间。 

而此时沙漠中的夜空,有一道冰蓝色奇光直奔天上孤月。 

一线接通天地。 

影子的脸上,此时开始出现痛苦难受的表情,不但月能赋予他的无形精气在被月石所吸引,而且他体内所拥有的功力也在疯狂地流失。 

水析此举,就是为了废除影子的功力,免去今后对他所造成的威胁。 

水析的手伸向了月石,以意念接通月石,月石所不断吸收的月能开始进入他身体的四肢百骸,空荡的丹田也开始渐渐充实起来。憔悴不堪的脸色开始出现血色,一扫先前的萎靡不振之态。单薄的身体也开始变得强壮高大。 

他仰起了头,享受着身体的不停充实所带来的快感…… 

可就在这时,影子的双眼突然睁开。 

月石所散发出的冰蓝色奇光猛地一黯,水析的心神为之一荡。 

有一股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阻断了月石对月能的吸收。 

与此同时,远在云霓古国帝都的朝阳突然感到自己的心狂跳不止,朝阳感受着自己的心跳,脸色显得极为苍白难看,嘴里念道:“他来了。” 

水析立时望向影子,只见影子正眼露幽蓝色的光芒望着他,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魔意。 

水析大骇,心中惊呼道:“怎么会这样?他怎么突然会拥有自己的意志?”他连忙收回月石。 

影子站了起来,走出了月能池,眼中的幽蓝色光芒亦随之敛去。 

水析忙让自己的内心保持平静。 

影子望着水析的右手,道:“你手中所持的是月石?” 

水析点了点头。 

影子道:“它不属于你。” 

水析道:“它现在在我手中。” 

影子道:“说得对,它现在属于你。” 

“它也会永远属于我。” 

影子淡淡一笑,道:“你这话是自己说给自己听。” 

“同样也是说给你听。” 

影子忽然凝视着水析半晌不语。 

水析亦毫不避让地迎着影子的目光。 

在四道目光的撞击中,他们的精神力进入了对方的思维,看到了对方宽广无边的思域,更看到了同等级的强者,只有强者才有这种深不可测之感。 

水析无法明白影子为何会如此强悍,他体内的功力奔腾如海洋,却又不是来自月的能量。似乎正是由于这股力量的瞬间爆发,充斥全身,一时之间切断了月石对月能的吸纳。 

影子忽然道:“我闻到了你身上和我同样的气息,一个固执的人充满智慧的气息,这种气息让我充满兴奋。”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我也是。”水析感到了对方的气机在向自己逼进。 

影子道:“所以……” 

“所以我们必有一战。”水析替影子说出了所要说的话,也是他所要说之话。 

影子道:“那你可准备好了?” 

“只是还有一个问题。” 

“哦?” 

“你似乎并没有忘记自己是谁。” 

“是的。” 

“为什么?月能池可以让人忘记所有的自我和记忆。”水析不解地道。 

影子指着月魔道:“因为要忘记的是她,而不是我。她的心中有太多的仇恨,而我却不想被人利用,我永远只会是我!” 

水析道:“这不叫理由,月能池不会因为任何人的主观意识而改变。” 

“我也不想因为别人而改变自己。”影子道。 

是的,影子是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自己的,更不会甘于受别人驱使,所以他让月魔与他一起跳进了月能池,让月魔与他一起忘记。但真正让他无法忘记的是他体内的天脉,是月石不断地吸纳他体内的精气,开启了他体内的天脉,而天脉瞬间的开启,让他保持了所有的记忆,这是他所没有想到的。 

水析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也便没有再问下去。 

他是一个骄傲的人,骄傲的人自有骄傲之人的处世原则。他的手伸了出去,手掌倾斜向外,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影子微笑,全身的气机开始疯涨,气机鼓动衣袍,猎猎作响。 

当疯涨的气机淹过水析时,两人的身形似风般从原地消失。 

速度突破了视觉和空间的限制,攻击无所不在,空间的概念则开始变得虚无…… 

惟有水晶雕饰而成的壁面,飘动着捕捉不定的缕缕疾风。 

而这时,月魔则睁开了眼睛。 

她望了望战作一团的影子与水析,面无表情。 

她站起身,走出了月能池,沿着阶梯向上走去,上面有一道门,她走出了门,看到了被月石的异能所封禁的罗霞、墨青、月影三人。 

她的目光没有作过多的停留,绕过三人,她看到了一条路,于是穿过广场,走上那条路。 

当月魔来到地面时,正值深夜。 

夜很凉,一轮孤月高悬于空中。 

她抬头向上望去,一脸的茫然和落寞。 

她又四处张望,除了黄沙还是黄沙,她选择了一个方向,向前走去…… 

与此同时,生命之树内,影子与水析停了下来。 

水析道:“她走了,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打下去。” 

影子没有作声,他追了出来,夜空中,他没有看到半个人影,只留下长长的一串脚印。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水析亦跟着出来,道:“这就是‘忘记’让一个人的改变。” 

影子望了一眼水析,道:“我曾经答应过她,我会帮她找回月石的,你记住我这句话。” 

影子说完,沿着长长的脚印飞掠而去,转瞬消失不见。 

水析望着影子消失的方向,道:“月石不可能再属于月魔一族,你也不可能从我手中夺走月石。” 

言毕,他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当影子追到足印的尽头时,仍是茫茫一片沙漠,月魔却已消失不见。 

他望着前方,知道今晚是不可能找到月魔的。 

他回到地下城市,来到广场上,此时,罗霞、墨青、月影的封禁正好被解。 

三女虽然被封禁,但她们看到了月魔的离去。 

“月魔呢?”罗霞忙问道。 

“她走了。” 

“她为什么会走?” 

“因为她忘记了自己是谁。”影子答道。 

三女同时惊诧,有些不明白影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月魔会忘记自己是谁?而影子仿佛根本没事一般。 

罗霞试探性地问道:“你……你没有忘记过去?” 

影子答道:“是的,是她忘记而不是我。” 

“为什么?”罗霞大声道。 

影子没有回答,他的眼睛望着前方的生命之树,只是道:“既然我答应过她,就一定会帮你们找回月石!” 

△△△ △△△ △△△ 

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影子、褒姒、月战、残空,还有罗霞、墨青、月影开始了他们的行程。 

而在云霓古国皇城外,落日与傻剑醒了过来,他们看到了一个佝偻着背的老人正背对着他们,面对太阳。 

落日想起了昨晚在生命悬于一线间所见的那张枯瘦、干瘪的脸,他走了过去,在老人背后道:“老人家,昨晚是你救了我们吗?” 

老人没有回答,只是怔怔地望着太阳,眼睛没有眨动一下。 

落日没有再出声打扰,只是安静地站在其身后。 

傻剑见状,也没出声,与落日一起,侧立在老人身后。 

大概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老人回过了头来,他的脸确是落日昨晚所见的那张脸。 

老人淡淡地道:“你们醒了。” 

落日与傻剑连忙单膝跪地,同声道:“多谢老人家昨晚的救命之恩。” 

老人平静地道:“你们不用谢我,我也只是恰巧经过,顺手救了你们,是你们命不该绝。” 

傻剑道:“但不管怎样,是老人家救了我们两个,谢总是要谢的。” 

老人没有过多的反应,淡淡地道:“你们起来吧,我还没有死,不喜欢别人跪着跟我说话。” 

两人觉得这老人怪怪的,也没多说什么,便站了起来。 

落日道:“不知老人家怎样称呼?也方便晚辈称呼您。”落日似乎有些摸透了老人的性格,所以没有说言谢报答之词。 

老人望了落日一眼,落日言语上的用词他注意到了,道:“过去,别人都叫我无语。” 

老人此言一出,惊得落日、傻剑半天都没有言语,此人竟然是幻魔大陆三大奇人之一的无语大师!叫他们如何不惊?!而且,他们没有想到无语大师竟是形容干瘦、佝偻着背的老人,实是与他们心中的形象有着天大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圣魔天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