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98节

圣魔天子_第98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8:0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立不动。 

而三十万大军,这时却感到了一种思绪在渐渐滋长。 

这种思绪淡而无味,似水;轻盈虚无,似风;悠闲自若,似云。它随着来人聚敛空气所流动的气流在动。 

虽然这种感觉十分飘渺,但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感到了,他们也认识到,这是惊天在准备应战所体现出来的先兆。 

可就在众人感到惊天的气机之时,来人的攻击已经开始了。 

“无极玄空破——转!”来人凭空一声狂喝,犹如炸雷般震得三十万大军心摇神颤。 

来人手中那颗炼化而成的物体之球推出,整个虚空中的空气皆受之牵引,势如潮水般攻向惊天!更有甚者,那晶体之球在攻向惊天的同时,竟然开始无限胀大,顷刻间,便将惊天的身形吞没其中,并且飞速旋转。 

一时之间,方圆二十丈范围似乎在刹那间塌陷,尘沙、黄土、断枝、碎叶……皆随之变得狂躁不安。 

天地之间,完全处于一片不可视见的昏黄,三十万大军一片混乱,连眼睛都不能睁开。 

而这时,有一双眼睛显得异常明亮,充满狡诈和睿智。他就是站在那三十万大军的前面,离决战中的惊天和来人最近的严戎。 

是的,是严戎,从此时严戎的一双眼睛上,再也不能看到半丝胆小怕事的神色!从此时的这双眼睛上,怎么也不能让人想起半个时辰前的严戎。 

此时,严戎一步步向惊天走去,不,准确地说是向圣魔剑走去,双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圣魔剑。风,正狂,却不能近他之身。 

惊天刚刚发出的气机已经完全被压制,被不断旋转的风球困于其中。惊天似乎毫无还手之力。 

风球不断地旋转着,亦不断地吸收着虚空中的能量,不断地加固着风球,不让惊天有突破的可能,而被困其中的惊天也似乎一筹莫展。 

就在这时,来人又暴喝一声! 

“无极玄空破——遁!”来人身形又猛地窜高数十米,单腿伸直,以左腿为契机,风卷残云般直轰那旋转得越来越快的风球。 

“轰……”大地开裂,旋转的风球似电钻一般直没入地,遁地消失。 

与此同时,严戎拔起圣魔剑,暗运劲气,圣魔剑陡放奇光,剑光直射苍穹。 

严戎剑势回转,朝惊天消失之地疾掷而去。 

赤红的剑光随着圣魔剑疾速轰入地下的惊天!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劲风消散,尘埃落定。 

严戎与来人并排站在一起,望着惊天消失的地方。严戎冷笑道:“大名鼎鼎的暗魔宗魔主也不过如此,竟然不堪一击!” 

来人阴阴地道:“他真的以为自己很聪明,却没看出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在我以虚空中五种元素炼化而成的‘无极玄空破’面前竟然不知逃避,就算是圣魔大帝亲临,也不可能在一时之间破我这五种元素炼化而成的‘无极玄空破’,何况你又追加了一剑,看来他这次是必死无疑!” 

严戎望着仅露出剑柄的圣魔剑,冷笑道:“没有人中了圣魔剑是可以不死的,他太蠢了,竟然让圣魔剑离开了自己,这也是他命该绝于你我之手。” 

来人望向严戎道:“这还得多亏你精湛的表演,让他对你没有提防之心。如果他早料到我们是一条船上的,必然不会如此大意,我们也不会如此轻易得手。他更没有想到的是,早在多年前,你已经是怒哈大将军的人了。” 

严戎脸上露出得意之色,道:“因为我早就相信,怒哈大将军一定会举事成功,成为云霓古国新一代的帝皇!” 

来人道:“还是严戎大人有先见之明。” 

严戎道:“这就是一个军人的审时度势之能,也是幻魔大陆的生存原则。”转而,严戎又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对了,怒哈大将军有何吩咐?” 

来人道:“怒哈大将军让你将军队调往皇城,全力攻城,魔族现在已经出现,以免夜长梦多。” 

严戎点了点头,道:“一切听凭大将军吩咐!” 

说完,严戎拔出了圣魔剑,用衣襟拭尽上面的尘埃,指着惊天消失的地方道:“那么,现在他怎么办?要不要将他的尸体带去见大将军?” 

来人想了想道:“这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办法,我们可以把他当作礼物送给古斯特,彻底击溃他的士气!” 

严戎赞同道:“如此甚好。”于是便吩咐人将惊天的尸体挖掘出来。 

当惊天被挖掘出来后,惊天的身形变得有些干瘪,被刺的伤口也没有鲜血流出。 

来人道:“圣魔剑果然名不虚传,可以吸干人的功力和精血,要是他使用圣魔剑,我们就很难取胜了。”心里似乎不相信惊天就这么容易死去。 

严戎表示赞成,他赐了惊天一脚,身体出奇地轻,显然是真的已经死去。 

严戎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道:“对了,在大将军身边,从来没有听说过你,你似乎并不是大将军的人。” 

来人忽然口气变得很硬地道:“有些事情,是不该严大人知道的,你只须谨遵怒哈大将军的吩咐行事便可,其它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严戎的身子这时无缘无故地打了一个冷战。 

△△△△△△△△△ 

朝阳望了望天,此时已经是夜了。 

他推开了一扇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一片漆黑,没有任何亮光。他也不叫人上灯,径直向最里面走去。 

这里是他的寝宫,房间内有着复制的法诗蔺。 

朝阳看到了法诗蔺,法诗蔺正对着窗子,望着窗外的冷月。听到朝阳的脚步声,她头也没有回一下。 

朝阳走到了法诗蔺背后,站了良久,也不发一言,只是把手伸了过去,揽住法诗蔺的腰,紧紧地抱着她,用自己的脸紧贴着法诗蔺的脸。 

法诗蔺没有任何反应,目光显得极为冰冷,仿佛已经麻木了这世间的一切,更感觉不到朝阳想从她这里得到的温暖。 

这样一个对着清冷的月亮孤独拥抱的姿势,让人感到了两者的可怜。 

可怜的法诗蔺,可怜的朝阳。 

虽然近在咫尺,但他们彼此的心灵距离却比清冷的月色还要遥远。 

而朝阳似乎已经显得很满足了,他并没有希望今晚从法诗蔺身上得到更多,他只要一个拥抱,他只须让自己放松,感受一下法诗蔺的体温,轻嗅着她身上的气息,这些对他已经足够了。 

夜是长的,长夜漫漫,又有几个人能够与自己心爱的人相拥呢?即使这种相拥是麻木的,没有感情,甚至是仇恨,这也是一种幸福,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机会。 

一看天上清冷的月亮就知道了这一点。 

至少他现在还拥有一个真实的躯体。 

就这样,时间在慢慢流逝,朝阳得到了自己想得到的。直到月上中天,他松开了自己的手,睁开了眼睛,离开了这本属于他的寝宫。 

而面对着月亮,法诗蔺的眼角溢出了一颗泪珠,在月光的映照下缓缓下坠,最终落到地面,摔得粉碎。 

朝阳站在寝宫门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转而向朝会大殿方向走去。 

朝会大殿在夜色下显得雄壮威武,他推开了朝会大殿的门,走进了里面,并将门关好。 

朝会大殿内也是一片漆黑,只有他孤独的脚步声在冰冷的地面上回响着。 

他走上了属于自己的龙座,侧身蜷缩着。 

夜很冷,他不得不紧裹了一下黑白战袍。 

而紧关的朝会大殿门外,无语佝偻着身子停了下来,并摇了摇头,长长叹了一口气,仿佛是在叹息着一个强者的悲哀。 

转而,他便欲离开。 

而这时,一个身着鲜红色衣衫的身影在无语面前飘落站定。 

“咦,老头,你一个人半夜三更在这里叹什么气啊?”来者是艾娜,她正用奇怪的眼神望着无语,又道:“你是谁?怎么现在的皇宫尽是一些奇怪的人?我一个也不认识!” 

无语道:“因为现在的皇宫不再是以前的云霓古国的皇宫了。” 

艾娜也不问其究竟,道:“怪不得,现在我想尽办法也难以进来,不知那个古斯特在搞什么鬼,为什么不允许我进来!” 

无语道:“那姑娘又是怎么进来的?” 

艾娜嘻嘻一笑,道:“这是我的秘密,我不告诉你。” 

无语干瘪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听到这样可爱的声音了。 

无语道:“你叫什么名字?” 

艾娜本欲回答,可忽而又变得有些警惕,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又是谁?” 

无语道:“说得好,‘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艾娜眨了眨可爱的眼睛,道:“你这个老头很奇怪耶,借用别人的话来说别人,也不害臊。” 

“害臊?”无语哈哈大笑,居然会有人对他说“害臊”两个字,这不能不说是他今天的一大收获。 

艾娜嘟着嘴道:“你这老头无缘无故地笑什么?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老是显得莫名其妙。真是搞不懂大皇子为什么会将你这般长得不漂亮的老头留在宫里。” 

这次,无语又忍不住笑了,自己居然会被人形容成“不漂亮的老头”。艾娜的用词总是让他感到十分的新奇,心中顿生好感,道:“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 

艾娜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我叫无语。”无语道。 

“无语?”艾娜想了想,道:“你的名字像你的人一样,奇怪极了,又难听,哪像我的名字‘艾娜’这么好听。” 

艾娜可根本就没有想到过把眼前的糟老头与闻名天下的无语联系起来。 

无语叹息了一声,道:“原来你是魔法神院大执事天音的女儿艾娜。” 

艾娜兴奋地道:“原来你也知道我父亲。你知不知道他现在在哪儿?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无语正欲说话,却传来了朝会大殿内朝阳的声音:“大师既然来了,就进来吧,何须在门外哀声叹气?” 

艾娜一听这熟悉的声音,立即想起了朝阳,抑或是影子,转而又想起了古斯特。因为这些天在大街上听得最多的便是朝阳,便是古斯特。 

她一脚便将朝会大殿的门踢了开来,向里面飞奔而去,并喊道:“大皇子,大皇子……” 

第十章 艳女魔情 
第十章艳女魔情 

朝阳坐在龙座之上,艾娜一下子投进他的怀中,哭诉道:“你为什么不去找我?为什么不让我进来?现在父亲不见了,只剩下我一个人,魔法神院也只有冷冷清清的几个人。” 

朝阳抚摸着艾娜的头,道:“这些我都知道。” 

“你好坏,这么长时间都不理人家,人家一个人好无聊,好可怜。”艾娜继续哭诉着。 

朝阳则显得十分耐心地安慰着,一改这些天来威不可犯的冰冷模样。 

好半天,艾娜才停止了哭诉,紧紧依偎在朝阳的怀里。 

朝阳温柔地对着艾娜的耳边道:“快起来坐好,别让人家看了笑话。” 

艾娜嗔道:“不嘛,我就喜欢这样。别人喜欢看就让他看去,反正我是绝不会离开你半步的。” 

朝阳哄道:“乖,听话,否则我就不理你了。” 

艾娜道:“不理我,我也不离开,我怕一离开,你又消失不见了,我这辈子是跟定你了。” 

朝阳见哄说没用,于是便动起手来,在艾娜全身各处搔痒痒,并且道:“好啊,我还没有答应娶你,你就这样缠着我不放,小心我不要你。” 

艾娜忍禁不住,不断地发出银铃般的笑声,躲避着朝阳的手对她身体敏感部位的侵扰,而身子却是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并趁朝阳不注意,贪婪的香唇主动迎上了朝阳的嘴巴,疯狂地吮吸着。 

朝阳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无语,便全力配合着艾娜的热吻,双手更是透过薄纱,伸进艾娜滑如羊脂的肌肤内,用尽各种挑逗的手法,配合着两人的热吻。 

如饥似渴的艾娜扭动着身子,不断地发出令人心旌摇荡的“唔咛”之声,整个朝会大殿顷刻间充满了春意。 

无语淡淡地看着两人的表演,他怎会不知道,朝阳如此做是做给他看的?朝阳这是在掩饰自己,不希望无语看透他心底的空虚。 

无语最后看了两人一眼,没有说什么,走出了朝会大殿。 

朝阳刚才疯狂的举动一下子停了下来,他的眼睛看着无语佝偻着的身形在月光下一点点淡去。 

艾娜秀目满含着激情,半张半闭地看着朝阳,道:“怎么了?怎么突然停了下来?” 

朝阳道:“没什么,我想看看,一条快要死的老狗,是怎样离去的。” 

艾娜道:“一条老狗有什么好看的,来吧,我们已经很久没有好好亲热了。” 

朝阳微微一笑,伸手探进她下身最隐秘处,艾娜浑身一阵痉挛,有若触电般颤抖起来,双目透出无比疯狂的痴迷之意,口中发出“唔咛……”之声。 

朝阳身体也陡然生出男性最自然的反应,这些天法诗蔺与可瑞斯汀所带给他的不快,此刻化作强烈地对女性的占有欲望。 

他轻轻地在艾娜痴迷的秀目上亲了一下,然后撕去了她所有的衣衫。 

艾娜光洁的身体在黑暗中竟散发出一层淡淡的红色光晕。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