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圣魔天子 >圣魔天子_第99节

圣魔天子_第99节

作者:龙人作品集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8: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2
    
他让艾娜站了起来,退去自己的衣衫,伸出舌头在艾娜洁白高耸的酥胸上各亲了一口。

    



    “唔……咛……”艾娜轻轻呻吟着,身体已经热得像是火炭。

然后,朝阳便疯狂地将艾娜压在身下,将心中所有的不快,化作对艾娜的占有……

△△△△△△△△△

影子望着夜空,幻城的夜空显得格外明净。

    

影曾经对他说过,要帮他开启天脉,苏醒曾经的记忆,而他现在感到天脉已被开启,却没有曾经的记忆。

    

他在想,到底一千年前发生了什么事,而现在,是不是重复着一千年前的事情?

    是的,他越来越觉得是在重复着一些曾经的事情。

他想起了法诗蔺,法诗蔺答应过会等他,从他现在所知道的事情来看,是法诗蔺骗了他,是法诗蔺与歌盈一起骗了他,让他与圣摩特五世合作,而事情的结果却到了令他没有想到的境地。

    

他早知道歌盈的心中充满仇恨,却没想到这一切是歌盈在暗中导演的。

    

而现在,他的生命中又出现了一个月魔,一个涉及到诅咒、如谜一般的女人。

    她本想让自己帮她找回月石,洗涤自己的记忆,而结果却阴差阳错,让她失去了所有的记忆。

    这是不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东西呢?



    “女人。”影子的口中轻轻念道。

在影子身边,与之并排走在一起的褒姒听到影子的话,道:“你又在想谁呢?”

影子道:“我在想你们每一个女人。”

罗霞听到影子的话,望了影子一眼。

    

墨青这时却道:“你别忘了,你现在体内流着的是月魔一族的血,你现在只能属于月魔,你与月魔是一体的。”

月影补充道:“是你害得月魔丧失记忆,你必须尽快找到月魔,不能让她发生任何事情。”

影子没有出声,他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也不想作一些无谓的解释。

    

而褒姒却十分不满意影子的反应,影子的不说话相当于默认了墨青与月影所说的话,而她心中却十分不希望她们所说的是事实。

    她知道自己心中已经有了醋意,但她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她知道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一行人一路上本来就无甚话题,这下就显得更加沉默了。

人心中是不能够有隔阂,隔阂越大,彼此就不能够说话了,甚至会产生陌生感。

    

自从影子醒来之后,他就不知道该如何与身边的人相处了,他找不准自己的定位,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是一个怎样的人,应该成为一个怎样的人,这些熟悉的面孔出现在他的面前,却让他感到陌生。

    

他试图努力寻找着原来的自己,却分不清原来的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

    

现在,他的脚下虽然在走着路,却不知这条路是通向何方。

褒姒告诉他,要去西罗帝国,而罗霞三女则是为了去寻找月魔。

    他不知自己想走的是一条什么样的路,他应该走一条什么样的路。

他总是不断地望着星空,希望拥有着自己的方向,但一个方向又代表着什么呢?

    

人总是迷茫着的,这种迷茫让此刻的影子感到十分痛苦。

这种痛苦让影子的脚停了下来,既然找不到属于自己的方向,他为什么还要继续这样走下去?

    他的方向为什么总是受到别人的牵制?他为什么要去西罗帝国?或是踏上寻找月魔的路?

    他难道不可以拥有自己的路么?即使是任何一个方向。

他背着罗霞与褒姒相反的方向走了去,他不要别人指引的路,他倒要看看在属于自己的路上会看到什么。

    

可他没走出两步便撞上了一样东西,他睁眼看去,却是什么都没有,一样的一望无际的沙漠,而他刚才确实是撞上了什么东西,他的鼻头还在发疼。

    他的手伸出去,却什么也没有触摸到。他再次向前走去,又是撞上了什么东西,不能够前进一步,仿佛有一堵透明的墙在阻止着影子往前走去。

    

影子不懂,为什么当他的手触摸的时候,什么也触摸不到?而他要往前走时,却不能够再前进一步?

    



    “难道是有着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规范着我的方向?”

他又选择了与褒姒、罗霞不同的方向走去,结果他又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

    

影子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褒姒道:“因为那不是规定你所要走的方向。”



    “为什么我的方向要被别人所规定?难道我不可以选择我自己所要走的路吗?”



    “不行,因为那不是上苍让你走的路,只有上苍才可以规定你应该走什么样的路,你自己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罗霞正色道。

    



    “如果我不按照上苍为我规定的路走下去呢?”影子言语极富挑衅地道。

    



    “那你就再没有其它的路可走了,你必须按照上苍为你规定的路走下去。”褒姒道。

    

影子冷冷一笑,道:“我偏要选择自己的路走!”影子选择了一个方向,用力撞去,一下、二下、三下……一直撞得头破血流,却仍然撞不破。

    

而他的四周却响起了无数窃窃的笑声,并有声音道:“好好为你选择的路不走,却偏偏要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真是一个冥顽不化的人。”

影子吼道:“是谁?是谁在笑?”

他看到千千万万张褒姒、罗霞、墨青、月影、法诗蔺、歌盈,还有月魔的脸在笑,然后开始扭曲,露出一副副狰狞的面孔……

影子大叫一声,坐了起来,却发现是一个梦。

    

他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这个梦却又是显得如此奇特。

影子轻轻念出了一个

    “路”字。

此时,褒姒、罗霞等仍在熟睡中,他们所在的地方仍是幻城沙漠。

    

守夜的残空见影子醒来,向影子点了点头。

影子仰头看了看浩瀚的夜空,让梦中杂乱的心绪平静了下来。

    随即,他站了起来,向残空走了去。

残空望着夜空道:“沙漠的夜空很美。”

影子与残空并排站在一起,道:“是的,这样的夜空在其它的地方很难欣赏到。”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残空道:“更难得的是夜空下这份宁静的心情。”

影子自嘲地一笑,道:“但我刚才却做了一个恶梦。”

残空道:“我看得出,你心里有太多的东西。”

影子道:“你的心里也一样。”

残空道:“不,我的心里只有剑。”

影子看了一眼残空的侧脸,他的脸显得很平静。

    影子看出,只有天天在心里对自己重复着这样一个信念的人,才会有这种平静从容的表情。

    

残空望着夜空道:“你一定觉得我这个人很傻,人生如此多姿多彩,而我却为剑而活着,抛弃其它的一切,包括自己最爱的妹妹。”

影子本想说些什么,但当残空提到法诗蔺时,便没有再说什么。

    

残空兀自又道:“法诗蔺是一个可怜的孩子,从小便失去了母爱,我虽然很疼爱她,却对她的关心一直不够,我希望有一个人能帮我照顾她。”

影子知道残空这话是在对自己说的,他苦笑一声,道:“恐怕我没有这个福分。”

残空听出影子话中有话,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眼中射出锐利的光芒望向影子。

    

影子不便说出有复制的法诗蔺这回事,也不愿向残空提及心中对法诗蔺与歌盈一起合骗自己的猜测。

    只是道:“正如你所说,我心中有太多的事情,容不下儿女私情。”

残空知道影子有意回避,也不便追问,只是道:“人只要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便够了。”

影子道:“可有些人连自己应该做什么都不知道,他找不到自己的路。”

残空望着影子说道:“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影子摇了摇头道:“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是想让你转告褒姒公主,我要想一些事情,得先走了,我不能与她一起去西罗帝国,待想清了一些事情,我自然会去看她。同时也烦请你转告罗霞,我答应过她们的事情,就一定会帮她们办到,让她们不用担心。”

说完,影子便选择了一个方向走去。

    这是他突然间下定的决心,那个梦触动了他身体最深处的某根弦,他倒要看看,是不是自己选一条路,会真的撞得头破血流。

    

残空看着影子远去的身影,他不明白为何影子突然间会有这种举动。

    

他想起影子在梦中醒来时所念的一个

    “路”字,似乎隐约明白了些什么。

△△△△△△△△△

两天后,朝阳收到了一份礼物。

    



    “礼物”的使者对朝阳说道:“殿下送给大将军一份礼物,大将军深表谢意,所以特派在下给殿下送还一份礼物。”

朝阳看着抬进朝会大殿的棺材,道:“怒哈给我送的是惊天魔主吧?”

使者道:“殿下一看便可知晓。”

而朝阳却道:“既然惊天魔主回来了,就不要再躺着了。”

使者大惊,回头一看,却发现棺盖飞开,“死了”的惊天从里面站了起来,他双腿一阵发软,站之不稳,刚欲倒下。

    

而惊天却像风一样飘到了他的眼前,将他

    “扶”住。准确地说,是用手

    “扶”住了他的脖子,并将他举了起来。

那使者四肢抽搐,双脸发白,不过片刻便断气而亡。

    惊天随手一挥,便将那使者的尸体远远地抛出了朝会大殿外,随后单膝跪地道:“属下不辱使命,将三十万大军带至城外,随时听候圣主之令!”

朝阳道:“惊天魔主一路辛苦了,不用再跪,起来吧。”

惊天道:“谢圣主体恤。”随即站了起来。

    

朝阳望着惊天,道:“惊天魔主似乎受伤不轻,是何人竟能伤你?”

惊天道:“是属下让圣魔剑刺伤了自己。”



    “为何?”

惊天道:“属下这次前往龙舒小镇,遇到了一个功力修为并不比属下稍弱之人,属下不想打草惊蛇,想探清他的身分,故意示败,元神逃出,让他伤了我的身体。幸而并无大碍,只须调养两天便可。”

朝阳道:“你虽然元神未被伤及,但你的精血却被圣魔剑吸得过多,不是两天能调养好的。”



    “圣主明察。”惊天道。

朝阳接着道:“你可探出那人是谁?”



    “那人很谨慎,连严戎也不告诉。属下只知道他并非怒哈之人,所使用的武功是‘无极玄空破’,十分厉害,以虚空中的五种元素炼化而成的。属下曾试图破过,却很难破开。”



    “‘无极玄空破’。”朝阳轻轻念道:“看来那个小丑又跳出来了。”

朝阳一阵冷笑。

    

惊天道:“难道圣主知道此人是谁?”

朝阳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我知道‘无极玄空破’的主人是谁,而且,若是你遇上他,根本就没有让你计谋得逞的机会。”

惊天听得大骇,道:“圣主所说的是何人?”



    “我们千年前的宿敌。”



    “小楼一夜听风雨,楼夜雨!”惊天骇然道:“他不是千年前被圣主击得形神俱散么?”

朝阳道:“我千年后可以重新回来,他也同样可以,我们的存在是天地间不灭的意志,只须找到合适的环境,用时间以聚合,便可以重新让元神形成。”

惊天道:“如此说来,那怒哈只不过是他的一条狗。”



    “准确地说,应该是一颗棋子,以怒哈还不配成为他的狗。”朝阳忽然又想起了改变的星轨:“看来星轨的改变是他所为。”

惊天道:“那圣主现在有何打算?”

朝阳道:“楼夜雨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我自然知道怎样应付他,你与安心魔主只须专心对付怒哈便可。安心魔主说过,只要严戎的三十万大军一到,怒哈便会全面发起总攻,现在就要看你们是怎样将怒哈打败了。”

惊天信誓旦旦地道:“圣主放心,以怒哈还不足以让我们为惧,只要安心魔主准备好,严戎的三十万大军便会反扑向怒哈。我的另一个元神已经牢牢控制住了严戎。”

朝阳点了点头,忽然从龙座上飞扑向惊天!

    

惊天大惊失色,不知朝阳想要干什么,想退,却发现全身的气机全部被锁定,退无可退。

    

而就在这时,朝阳的一只手印在惊天脑门上,惊天感到全身劲气涣散,心中大急,正欲运气反抗,却感到一股清泉般的气流汇入四肢百骸,受圣魔剑刺伤变得极为空虚的身体,立即感到了无比的充实,他明白是圣主在为自己疗伤。

    

片刻间,惊天感到了自己的身体比以前更为充盈,朝阳的手这时也离开了惊天的脑门。

    

惊天连忙跪下,满怀感激地道:“谢圣主赐功于属下。”

朝阳转身离去,边道:“起来吧,只有健全的身体才能够为族人效力。”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ωω.3uww.còm

第十一章元神侵占
第十一章元神侵占

天渐黑,大战开始之前。

    

伊雷斯呆在自己的营帐中,虽然有书可看,有很好的吃食,有服侍周到的侍女,但他已没有了往日的踌躇满志,悠闲自若,心情显得异常烦躁,异常愤懑。

    

不是他不能够走出营帐,他可以到任何他喜欢去的地方,他甚至可以去看父帅,他可以看到父帅亲切慈祥的笑脸,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圣魔天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