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15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15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7:4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数百个天玄宗弟子整齐的分成两排恭迎这些远路而来的客人,魔尊带着手下前来天玄宗的事情太突然,本来这个场面是用来迎接天耀门的众人,现在正好一举两得,要不然厉归真带着手下前来的时候道苑还真不知道应该以什么规格迎接。

韩璇本来因为雨墨的事情对天耀门颇有成见,但是现在天耀门落难了,而且是大绝真人带着众人营救回来的,这个时候天耀门的人是最脆弱的时候,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伤了他们的自尊心,因此韩璇主动上前和几个相识的天耀门高手打招呼,给足了他们面子。

道苑左边是厉归真,右边是徐自傲,带着众人向栖霞殿走去,一路上边走边聊看上去非常的和睦,但是谁能想到厉归真竟然是魔道尊主,而道苑是正道领袖呢?

在冷月狂魔的威胁下,这本来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发生了。

为了迎接天耀门的众人,道苑早就分赴准备酒宴,现在厉归真带来了二百人左右,人数虽然有些超编,但是准备的酒菜已经足够应付,天玄宗、天耀门再加上厉归真的手下和其它门派的弟子汇集一堂,一时间栖霞殿之外人声鼎沸,尤其是厉归真可是鼎鼎大名的魔头,他的突然到来并决定与天玄宗结盟让所有的人都为之震撼。

而在栖霞殿之内气氛却有些尴尬,五百年前正魔大战的时候厉归真就是魔尊,领导魔道中人与正道发生争斗,天玄宗和天耀门作为当时的正道主力都损失惨重,除了董遥和张无畏这两个长老知道了厉归真与道苑的秘密协议之外,其它人并不清楚,仇恨依然在他们心中。

第九集 第八章 把酒问道

厉归真执掌魔道多年,自身实力还非常雄厚,虽然置身于一群正道众人之中却悠然自得,丝毫没有感到压抑和不安,反观伍蟾子等人一个个正襟危坐、如临大敌的样子,公孙逊和大绝真人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公孙逊急切的想要找雨墨探讨,可是雨墨和兰无极根本没有进入栖霞殿,大绝真人也觉得奇怪,雨墨跑到哪里去了?这个时候雨墨应该参加这种高级别的会谈,哪怕是一言不发也必须出面,这小子太不懂事。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道苑端起茶杯慢条斯理的说道:「诸位掌门,魔尊能够与我们携手合作,局面立刻明朗许多,现在我们不是没有还手之力,而是如何尽量的减少杀戮,毕竟有很多人是被冷月狂魔所蒙蔽,再说天王宫虽然集体堕落,我依然相信其中有很多人很无辜。」

董遥插嘴说道:「掌门人,如果天王宫的人明白是非,就绝不可能任由萧凤臣如此胡作非为,对待这些人不应该心慈手软,留下也是祸根。」

董遥和大绝真人关系很好,大绝真人在天王宫被冷月狂魔师兄弟打伤,以至于董摇把天王宫也恨之入骨,大绝真人瞇着眼睛听着,董遥这句话简直就是宣告了天王宫的下场,但是大绝真人不担心,道苑不会同意这么残酷的建议。

迦叶宗主说道:「道苑掌门,萧凤臣能够公然和冷月狂魔合作,肯定已经暗中布置多年,不要说那些低级的弟子,恐怕就是他的师兄弟们也没有办法抗衡,这其中肯定有许多无可奈何的弟子,应该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

道苑微笑点点头,迦叶宗主说的很客气,没有直接驳回董遥的提议却分析得很透彻,大绝真人站起来说道:「只要首恶伏诛,其它人也掀不起什么风浪,杀戮太多毕竟不是好事,我赞成迦叶宗主的意见。」

厉归真说道:「最大的首恶就是冷月狂魔和萧凤臣,只要杀死他们两人,其它人根本不足忌虑,但是他们两人蛊惑了众多修道人,直接杀死他们有些不现实,如果能够破坏他们的计划才是最高明的策略。」

大绝真人捻着胡子反复思量着,他激动的发现越想越觉得可行,手上不知不觉的一用力,竟然把两根胡子扯了下来,大绝真人激灵一下,众人的目光一齐投过来,大绝真人讪讪的把胡子丢在地上说道:「要不然咱们成立一个大五行门?」

除了道苑有限的几人之外,其它人都用嘲弄的眼神看着大绝真人,冷月狂魔打算成立大五行宗以至于迷惑了众人,现在如果成立什么大五行门不是变相的承认了冷月狂魔所说的是事实吗?

厉归真摇头说道:「名不正则言不顺,就算成了大五行门,冷月狂魔也抢占了先机,那个时候只怕形势更混乱,大绝道友这个点子有些馊。」

大绝真人冷笑道:「我的点子馊?魔尊还是没有见识啊,打个赌如何?」

厉归真闻言一怔,大绝真人没有记性的再次捻着胡子说道:「如果我的有道理魔尊就和我加入大五行门,如果我说的没有道理,我任凭你发落,就算加入魔宫也无所谓,敢不敢?」

厉归真警惕起来,大绝真人好像很有信心啊,难道他设了一个圈套让自己钻?可是当着这么多人怎么可以承认自己不敢呢?面子有的时候和性命同样重要,正所谓人争一口气,如果这点儿血气都没有,以后还怎么出来混?

大绝真人挑衅的看着厉归真说道:「我告诉你,兰陵老人就是当年的三宫两门之一的净土门的传人,大五行宗以及三宫两门的事情就是他告诉我的,现在我先透露出来,这样打赌也显得公平一些。」

道苑终于明白大绝真人的意思了,道苑装好人的阻止大绝真人说道:「大师兄,何必强人所难,魔尊身一方霸主有自己的势力,他不应该冒这么大的风险跟你打赌。」

厉归真冷冷的说道:「难道我一定会输?大绝道友,我倒想看看你设下了什么圈套等着我,赌了!」

大绝真人嘿嘿笑道:「你输了。」

厉归真勃然变色,大绝真人得意的说道:「不要说你输了,就连冷月狂魔也注定要竹篮打水一场空,他劳心费力的张罗组建大五行宗实际上是为雨墨做嫁衣裳。」

厉归真听到这件事情竟然牵扯到雨墨的时候有些绝望了,有了雨墨这个怪胎的参与,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难道真的输定了?不要被大绝真人吓住,说不定他是在制造声势,厉归真自信自己的口才和缜密的思维一定可以找到大绝真人的漏洞,从而扳回劣势。

栖霞殿之内寂静无声,这下把厉归真套牢了,大绝真人强压着心中的激动镇静的说道:「当年大五行宗的宗主五行天尊带着大五行宗的门人和三宫两门的高手去挑战神界,后来不知所踪,而三宫两门的后人无法压制其它的修道人,以至于绝大部分都前往了悬空岛,这就是散仙的由来。

而自从五行天尊离开之后,修道人才有了天劫,而在这之前根本没有什么天劫的事情,那个时候我们这里被称为天方大陆,是所有修道人心中梦寐以求的宝地,灵空仙界的仙人可以自由来到我们这里进行修炼。

后来一个无名的古仙人偷走了五行天尊的《大五行诀》逆回人界,透过他的遗言我和兰陵老人推断出五行天尊设下了封天法阵隔绝了我们飞升的通道,阻碍了我们吸收天地的灵气,你想不想知道天书落在谁手里?」

厉归真的冷汗流了下来,怪不得楚梦枕飞升的那么快,原来他得到了天书,所有的一切都迎刃而解了,厉归真恨不得打自己一个耳光,五行神雷这个名字已经泄露了天机,只要自己把这几方面联系起来绝对可以分析出来,当时自己怎么昏头了?

大绝真人心中的得意无法用言语形容,轻松的就挤兑厉归真中了圈套,厉归真再聪明也想不到《大五行诀》落在雨墨手中,而这就是优势,冷月狂魔千辛万苦的把大五行宗的往事翻出来,可是雨墨轻松的就可以抢走冷月狂魔的劳动果实,这个道理谁都明白了。

伍蟾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韩璇一直在冷眼旁观,道苑果然没有猜错,伍蟾子绝对是打入天玄宗的奸细,他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肯定迅速向冷月狂魔汇报,那个时候就可以戳穿他的真面目了。

道苑转头对韩璇说道:「韩师弟,今天喜事重重,你去告诉弟子们加快宴会的准备工作,然后把珍藏的好酒拿出来招待贵宾。」

韩璇答应一声离开了,韩璇过了片刻回来了凑在道苑耳边低声说了两句,大绝真人和厉归真这些功力深厚的人清楚的听到「那两坛珍藏的雪涧春丢了。」道苑的神色古怪起来,兰无极来到天玄宗做客的时候,道苑都没有舍得拿出雪涧春,今天不仅救出了天耀门的众人,还和厉归真公开合作,道苑觉得这是拿出好酒庆祝的最佳时机。

天玄宗门规森严,但是每到佳节或有喜事的时候不管长幼都汇聚在一起举行宴会,有宴会自然少不了酒,因此天玄宗珍藏了许多的美酒,其中最著名的要属雪涧春,雪涧春是天玄宗自己酿造的好酒,数量极为稀少,现在听到天玄宗竟然出现了窃贼,而且专门偷酒,大绝真人立刻想到了雨墨和兰无极。

大绝真人取出明堂镜喷出一口元气,镜面飞快的搜索着,当大绝真人追查到楚梦枕故居的时候,就见到雨墨和兰无极正坐在矮几前痛饮。

大绝真人忍不住笑骂道:「这两个混帐小子,我去看看。」

雨墨和兰无极不知道雪涧春,雨墨答应兰无极要弄一坛好酒,雨墨向来不食言,因此回到天玄宗之后就带着兰无极悄悄溜走,现在众人都聚集在栖霞殿,正是做贼的好时机,雨墨打开酒窖寻找拿得出手的好酒的时候,发现有两个古色古香的坛子,雨墨料定这两坛酒应该不错。

兰无极和雨墨得手之后飞快的来到楚梦枕的故居,雨墨不懂得什么是好酒,兰无极却是真正的大行家,从装雪涧春的坛子就可以看出这两坛酒非同寻常,兰无极迫不及待的打开一个酒坛的泥封,扑鼻的香气传了出来。

就算是雨墨这个外行也被这种香气吸引住了,雨墨飞快的斟满两个酒杯,一杯酒下肚之后雨墨和兰无极大眼等小眼,谁也说不出话来,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惬意感觉,雨墨吧哒着嘴看着兰无极,兰无极闭着眼睛回味着雪涧春的味道,良久才叹息说道:「极品!」

雨墨悄悄摸出一个大号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满满一下子,「咕嘟、咕嘟」的喝了下去,兰无极惊叹道:「你竟然这么阴险?而且这种好酒应该慢慢品尝。」伸手抢过茶杯给自己倒满了酒,无限满足的灌了下去。

雨墨不屑的说道:「慢慢品尝就是你这样的喝法?」说完变戏法般的又摸出一个大茶杯,小小还从来没有喝过酒,现在见到雨墨和兰无极为了喝酒几乎要打起来了,小小也动心了,当雨墨倒满茶杯的时候,小小凑上去舔了一口,马上小小就用爪子死死的抱着茶杯,脑袋几乎钻进茶杯里牛饮起来。

兰无极和雨墨震惊的看着贪婪的小小,如果小小以后变成酒鬼怎么办?为了挽救小小,他们两个同时伸手抢向酒坛,只有尽快的把酒喝干净才能彻底断绝小小走向「歧途」,一坛酒有二十斤,雨墨和兰无极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松的干掉,如果再加上小小的话就显得太少了。

雨墨和兰无极同时抓住酒坛子的时候,房门打开了,怒气冲冲的大绝真人、一脸沮丧表情的厉归真、满眼都是期待的公孙逊鱼贯走了进来,大绝真人双手背在身后,冷冷的看着兰无极和雨墨厉声说道:「竟然到天玄宗当贼了,你们两个好大的胆子,把赃物交出来。」

兰无极尴尬的缩回手,雨墨毫不客气的把酒坛抱在怀里说道:「想喝酒就明说,现在给你一次坦白的机会,要不然我把酒坛子砸了。」

大绝真人看着雨墨高高举起的双手,笑骂道:「你敢摔酒坛子我就敢剥了你的皮,坐,站着干什么?」

厉归真和公孙逊自己找个蒲团坐在地上,雨墨又找出几个酒杯给众人倒上酒,厉归真郁闷的一饮而尽,公孙逊端起酒杯在鼻子面前嗅嗅,然后浅酌一口,轻轻的呼出酒气,大绝真人赞叹道:「你才是标准的酒鬼,如此好酒被别人喝浪费了,公孙兄,请!」

公孙逊却放下酒杯说道:「一杯足矣,雨墨,我想请教八神之道。」

雨墨强行把小小抱在怀里说道:「八神你应该知道了,但是你现在缺乏的是变通,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八神对应八门,八门之中开、休、生为三吉门,伤、杜、景、死、惊为五凶门,所以才有趋三避五的说法,你的镜里乾坤实际上就是一种阵法。」

公孙逊虔诚的看着雨墨,雨墨所讲的八门公孙逊也知道,也知道应该对应使用,可是公孙逊殚精竭虑的思索多年依然徒劳无功,现在终于找到高人指点迷津了。

雨墨看着公孙逊的表情就知道他依然没有明白,对于这种脑袋不开窍的人有两种方法对付,一种是耐心的慢慢讲述所有的细节,另一种方法就是让他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但是雨墨决定使用深入浅出的方法。

「你知道你的镜里乾坤最大的缺点是什么吗?」雨墨左手抓着拼命挣扎的小小,右手给众人斟酒问到。

公孙逊摇摇头,如果知道缺点就好办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不知道错在哪里,这才最可怕,公孙逊心里彷佛有二十五只小猫在挠着自己,这种百爪挠心的感觉让他不知不觉的身体向前倾,显然已经急切到了极点。

雨墨闭上眼睛思索一下说道:「不留余地,任何阵法都有生门,虽然很隐蔽但是生门绝对存在,而你的镜里乾坤太贪全,导致困人有余,威力不大,阵法中的生门与死门是阴阳的两极,透过其它六门来转换。」

说到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