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18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18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7:5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7
五行之中土居四维之末,却反复循环,每季都有土的存在,任何重物也无法把大地压得塌陷,最坚固的就是土,防御的时候非它莫属。雨墨运转土之精气,想想觉得不对,土需要火来增援,火需要木来养育,雨墨壮着胆子把三火合一加入了五行相生之中。

在雨墨掌握的五行之气中,火之元气已经突破了,现在加入循环立刻打破了均衡,雨墨感到五脏六腑撕裂般的痛苦,心属火、肺属金、脾胃属土、肝胆属木、肾属水,雨墨的五行之气藏在五脏六腑之中,五行失去平衡的时候五脏六腑首先承受不住了。

剧烈的痛苦让雨墨眼前一阵阵发黑,外界的压力虽然巨大也不至于把自己怎么样,早知如此不如慢慢的把其它几系提高到最高境界了,现在却弄得生死不如。

大小不良敏锐的感到了雨墨防御降低了,他们两个狂喜,原来雨墨已经是强弩之末,这次一定要让他粉身碎骨,永世不的超生,血河大法在大小不良的催动下压力越发的强大起来,本来就受了内伤的雨墨眼角、鼻孔和耳朵都渗出了血丝,而且体内的五行之气越发的狂暴起来,大有把雨墨撕裂的架势。

就在雨墨感到万念俱灰的时候,逆天斩之上的星幻再次发动了,梦幻般的星光团团围住雨墨,而且强悍的五行之气冲进雨墨体内,帮助他压制体内造反的五行之气,死里逃生的雨墨惊喜的引导着这来自星幻内部的能量开始四处镇压。

三火合一的火系元气本来如臂使指,威力也最强大,但是五行之气造反的时候属它的破坏力最大,三火合一激发了土之元气,然后反击水之元气,再克制金之元气……在雨墨体内的五行元气之中它已经成了一匹搅局的脱缰野马。

雨墨引导着星幻之中传来的五行之气企图压制三火合一,但是五行相生相克,雨墨压制三火合一的时候,木之精气就出来充当救世主,同时三火合一努力的扶助土之精气来自保,因此无论雨墨怎么压制也无济于事。

雨墨心急如焚,再这么乱下去如果不走火入魔才怪,既然现在有星幻的帮忙,那就把五行相生努力坚持下去,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雨墨放弃了三火合一,开始全力扶住土之元气,土之元气在三火合一的大补之下本来就非常旺盛,再雨墨的全力催动下,土之元气轰然爆发了,土黄色的光芒从雨墨体内冲出形成了一个黄色的光晕。

大小不良在土之元气冲出来的时候就感到了异常,血河大法受到了强力的震荡,小不良紧张的说道:「大哥,这小畜牲要冲出来!」

大不良恶狠狠的说道:「他做梦,看我的。」

大不良咬破舌头喷出元气,血河大法发出的红光越发的诡异,现在大小不良已经顾不得攻击天玄宗的法阵,他们要全力以赴的杀死雨墨来泄愤,雨墨在土之元气爆发的时候喷出一口鲜血,但是心中的郁闷已经缓解了许多,土之元气已经成功的达到顶峰,雨墨开始冲击金之元气。

大小不良已经不惜真元的增强血河大法的威力,可是包裹在中央的雨墨身上不断的爆发出光芒,白色、黑色,当最后的青色光华爆发之后,雨墨身上发出耀眼的五色光芒,血河大法发出的血光犹如被火焰点燃的灯油,瞬间燃烧起来。

与血河大法元气相连的大小不良惨叫着向后远方遁去,血光迅速的被焚烧一空,五色光芒中雨墨握着逆天斩冷森森的看着大小不良的方向,长啸一声衔尾追去。

大小不良的血河大法被破解的时候,所有的人都看向这里,冷月狂魔终于见到了大仇人,他咆哮着放弃了大绝真人向雨墨追去,大绝真人狂笑道:「想跑?你给我站住。」化作金光追向冷月狂魔。

诸葛鸣见到形势不妙,他转身向冷月狂魔的方向飞去说道:「我们也去帮忙。」

赵小儿的飞天夜叉已经被厉归真摧毁了好几个,赵小儿呼啸一声收回飞天夜叉追在诸葛鸣身后,他们两人的行动立刻带动了其它人,萧凤臣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厉归真大喝道:「今天把他们一网打尽,追!」

厉归真嘴上说的硬气,但是却悄悄地对道苑做个手势放慢了速度,道苑莫名其妙,不过厉归真不会故意放水,他这样做一定有道理,厉归真见到赵小儿已经把飞天夜叉收了回来,而且身边已经聚集了上百人的时候才大声喝道:「破!」

赵小儿被厉归真摧毁了好几个飞天夜叉之后已经气昏了头,忘记了有一个飞天夜叉抓走了五行神雷之后被他派到远处,刚才他情急之下全收回来了,厉归真引爆五行神雷的时候,首当其冲的赵小儿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就被五行神雷炸成灰烬,五彩光芒所到之处犹如秋风扫落叶般的把赵小儿身边的人炸成齑粉。

厉归真叹息说道:「好厉害的法宝,可是浪费在赵小儿这个狗东西身上,这回放胆追。」

五行神雷的爆炸让诸葛鸣的双腿都消失了,诸葛鸣忍着剧痛继续向前拼命飞,此时正值混乱时期,漫天都是飞剑和法宝的光芒,没有人注意这个缺了双腿的残废,诸葛鸣悄悄的躲藏在人群中向天都峰飞去。

雨墨人刀合一紧紧地追在大小不良身后,现在雨墨的飞行速度本来就比大小不良快,再加上大小不良元气受损,很快雨墨就追到了他们身后,大不良大声说道:「老二,遁地走,我来掩护。」

小不良已经吓昏了头,雨墨的实力一次比一次强,以前只有大小不良追着雨墨打的份,现在全反过来了,小不良感激的说道:「多谢大哥。」

遁地需要短暂的施法,以前大小不良从来没有如此狼狈的时候,现在却发现争取遁地的时间都极为宝贵,在雨墨的穷追不舍之下他们根本不敢浪费一丝一毫的时间,小不良向地下冲去的时候,大不良在空中绕个圈子向冷月狂魔的方向冲去。

雨墨犹豫一下,化作一道银光冲向小不良,小不良满心欢喜的以为自己能逃脱的时候就感到身后一凉,人刀合一的雨墨已经从他的后背穿过,小不良竭力的转头看着逃到冷月狂魔身边的大不良,小不良知道自己被哥哥当作了诱饵,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小不良终于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丧尽天良,可惜没有机会补救了,小不良的尸身无力的摔落在地。

雨墨收起逆天斩傲然的悬在空中看着气势汹汹的冷月狂魔,现在雨墨终于有信心和冷月狂魔真正的较量一次了,冷月狂魔愤怒的看着雨墨,后面的大绝真人也停了下来,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冷月狂魔。

冷月狂魔连声说道:「早知道你这个小畜牲会惹出如此大的麻烦,我早就应该干掉你。」

雨墨舔去嘴角的血迹说道:「亡羊补牢犹未晚也,现在我给你公平一战的机会。」

冷月狂魔狞笑道:「有种!」

冷月狂魔身上白光瞬间爆发出来,两柄太白金戈带着两丈多长的光芒从冷月狂魔身上飞出,大绝真人还没有见过冷月狂魔使用兵器,现在冷月狂魔看来是拼命了,不过以前冷月狂魔为什么不使用呢?

雨墨讥笑道:「这才对,身为阙金宫的传人却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怪不得以前我从来没有发现你身上有金之精气,不过怎么现在才想起使用本门的功夫?是不是打算拼命了?」

冷月狂魔一惊,自己现在使用的的确是阙金宫的道法,雨墨怎么一眼就看出来了?猜的?难道雨墨也是三宫两门的弟子?不过他身上没有什么五行之气的气息,有可能他是透过兰陵老人知道的秘密,所以在诈自己。

冷月狂魔刚下了这个定义,东方一道青光飞驶而来,当青光已经快要来到近前的时候呼啸声才隐约入耳,这个人飞行的速度竟然比声音快得多,雨墨笑瞇瞇的说道:「兰陵老人已经来了,受死吧!」

冷月狂魔掉头就走,雨墨和大绝真人同时追上去的时候,兰陵老人的声音响起道:「大绝,让他去吧,看在他大哥的面子上给他一个机会。」

冷月狂魔彷佛没有听到,带着众人一言不发的迅速离开,大绝真人和雨墨都不追赶,其它人想追也没有那个本事和胆量,大绝真人迎向那道青光说道:「大哥怎么来了?」

兰陵老人的青光收起,雨墨一眼就见到了陆芳华,而且兰陵老人带来的人之中还有天欲妖姬和法临,还有兰陵老人的大弟子周海岳,雨墨的脸立刻涨得通红,这下可不好办了,兰陵老人怎么把她们两个同时带来了?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

雨墨看到陆芳华更加憔悴了,而天欲妖姬低着头彷佛等待秋后处决的犯人,法临倒是无所谓的样子,颇有脑袋掉了碗大个疤的光棍气质,想要逃走的雨墨不忍心了。

兰陵老人大声问道:「雨墨,天欲妖姬说你是她相公,有没有这种事儿?如果她撒谎来败坏你的名声我就替你解决她,对待这种女人决不能心慈手软。」

雨墨失魂落魄的看着低头不语的天欲妖姬,一滴滴的泪水从天欲妖姬脸上滴落,兰陵老人再次喝问道:「我知道你一向为别人考虑,既然不说就证明她在撒谎。」说着兰陵老人举起手就要落下去。

从来没有公开露面的兰陵老人出现本来就引起了众人的震惊,现在兰陵老人竟然当众质问雨墨这种话题,所有的人都紧张的看着雨墨,只要雨墨肯承认自己是天欲妖姬的相公,身败名裂的下场已经注定了。

雨墨握紧拳头看着兰陵老人说道:「是!她是我娘子。」

兰陵老人哈哈笑道:「我一猜你就会这么说,天欲妖姬根本没有这样说过,是我在诈你,哈哈哈……这种事情怎么可以胡乱承认,你这傻小子。」

雨墨和天欲妖姬不清不出的关系早就传得沸沸扬扬,刚才雨墨承认的时候道苑的心都提起来了,现在兰陵老人亲口否认了,众人几乎同时长出一口气,原来兰陵老人是在开玩笑,可是雨墨大声说道:「雨墨敢做敢当,天欲妖姬是我娘子,在几年前我就已经下聘了,她带的指环就是我的聘礼,以前我不愿意承认,但是现在我想好了,我不能对不起她。」

韩璇怒吼道:「你胡说什么?这种事情哪有自己做主的?再说这种贱人怎么配得上你?你师父知不知道?他不知道就算数,日后等见到你师父再说,你先滚回去。」

雨墨飞到兰陵老人面前,抓住天欲妖姬的手说道:「四师叔,她不是贱人,她对我很好,谁对我好我心里清楚,如果大家容不下她,我带她走。」

韩璇怒气冲冲的想要冲上来,大绝真人拦在他面前喝道:「老四,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不要多嘴。」

韩璇大声反驳道:「我三哥不会同意这门婚事,别的事情我可以不管,但是这种事情不能让雨墨胡闹,没有媒妁之言怎么可以私定终身?不要说修道人,就连世俗中人也知道这个道理,我不同意。」

韩璇向来遵纪守法,说白了就是有些墨守陈规,道苑不让他去见楚梦枕,他就真的强忍着不见,那次送雨墨去大夏山的时候,只要韩璇再往前飞几百里就可以见到楚梦枕,可是韩璇还是离开了,他不想违背道苑的命令,现在雨墨竟然私自和臭名昭著的天欲妖姬定亲,韩璇终于忍不住了。

道苑飞过来拍拍雨墨的肩膀说道:「你带他们先去休息,这里由师伯处理,天玄宗是你的家,以后不要再提离开的话,去!」

雨墨拉着天欲妖姬低头向下飞去,根本不敢抬头看神色凄婉的陆芳华,那种哀怨的眼神对来说雨墨最残酷的惩罚,雨墨没有勇气了,法临看看兰陵老人,发现他没有阻止的意思,法临也跟着雨墨飞了下去。

韩璇看着雨墨的背影愤怒的说道:「这件事情不能任他胡来,我一定要阻止。」

兰陵老人似笑非笑的说道:「这种事情……唉……敢作敢当才是好汉子,这一点很少有人能比得上雨墨,如果他连当面承认的勇气都没有,那我就要太失望了。」说到这里兰陵老人对大绝真人说道:「大绝,我到你家做客来了,你怎么不请我进去?」

第十卷 第一章 情关难过

天欲妖姬柔顺的让雨墨牵着玉手向后山飞去,雨墨带着天欲妖姬一直来到了自己闭关的山洞,火精尽职尽责的守在洞口,法临来到后山之后自觉的找个僻静的角落坐下以免影响雨墨夫妻说体己话。

天欲妖姬一直低着头,进入山洞后也垂首不语,雨墨抚摸着她的秀发说道:「娘子,这次你真的太胡闹了。」

天欲妖姬点点头,晶莹的泪珠如同断线的珍珠滴滴答答的向下坠落,雨墨轻轻拥抱着天欲妖姬说道:「以前我很自私,全然没有顾及你的感受,你受委屈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端木雨墨的妻子,没有人再敢歧视你。」

天欲妖姬反倒不哭了,紧紧抱着雨墨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天欲妖姬倒追雨墨已经成为正魔两道头号绯闻,修道人之中除了有限的几大门派禁止门人弟子成婚之外,其它的门派并无限制,但是女子倒追男人的事情简直闻所未闻,再加上天欲妖姬名声不好,她承受的心理压力可想而知,今天终于得到雨墨的认同,天欲妖姬感觉以前所有的付出都得到了回报。

天欲妖姬和雨墨紧紧拥抱着,他们两个谁也不想打破这温馨的气氛,大绝真人透过明堂镜窥视了两眼,兰陵老人哂道:「大绝,你有些为老不尊,小夫妻谈心你偷看干什么?」

栖霞殿里面坐满了各门各派的掌门人,兰陵老人戳穿了大绝真人的龌龊行径,众人都装作听不见的样子,以免大绝真人难堪,大绝真人却丝毫不以为耻的说道:「教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