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19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19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7: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育弟子犹如养育闺女,千万不能行差踏错,我需要监督雨墨有没有犯错误,嗯、嗯……老大哥,你这么处理不好吧。」

一直愤愤不平的韩璇再次站起来说道:「本来就不妥,天欲妖姬根本配不上雨墨,我反对这婚事,现在陆姑娘在这里,我……」

兰陵老人不动声色的端起茶杯说道:「好茶。」恰好打断了韩璇想要说的话。

道苑说道:「韩师弟,今天本门牺牲了十几位同门,你先去安排祭奠的准备工作,这件事情你处理最好。」

韩璇忍了又忍,悻悻的出门而去,大绝真人看着韩璇的背影摇摇头,韩璇属于那种克己复礼的老古板,在雨墨的婚事方面他就是想不开,雨墨和天欲妖姬已经无法分开,他却非要从中作梗,这个鱼木脑袋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开窍。

兰陵老人高踞在座位上,目光不经意的扫过众人,兰陵老人威震海外,除了大绝真人之外还没有别人见过他,兰陵老人不怒自威,以至于那些小门派的掌门人根本不敢显得太亲近,以免碰一鼻子灰。

道苑身为主人不好厚此薄彼,也只能用场面话不咸不淡的和兰陵老人交谈,厉归真饶有兴致的看着兰陵老人,不知心里打着什么主意,兰陵老人默默盘算着聚集在天玄宗的各门派综合实力,很快得出一个结论||人数不少,高手不多。

大绝真人收起明堂镜问道:「老大哥,你说看在冷月狂魔大哥的面子上放他一马,他大哥是什么来历?怎么以前一直没有任何传闻?」

兰陵老人沉默片刻说道:「凌铁骨你听过没有?」

众人同时色变,难道凌铁骨是冷月狂魔的大哥?大绝真人倒吸一口冷气说道:「乖乖,凌铁骨号称铁肩担道义的绝顶高手,和冷月狂魔的作风相差得也太多了。」

凌铁骨是传说中的人物,他急公好义做了许多善事,而冷月狂魔是出名的大魔头,凌铁骨怎么不铲除这个败类兄弟?凌铁骨已经消失多年,估计不是飞升凌空仙界就是死去了,要不然绝对不会纵容冷月狂魔胡作非为。

兰陵老人说道:「凌铁骨和冷月狂魔是亲兄弟,冷月狂魔原名叫做凌铁心,他们都是阙金宫的传人,当年凌铁骨和我交情不错,冷月狂魔和我也有些交情。」

大殿之中鸦雀无声,兰陵老人说出来的往事太让人震惊了,就连大绝真人和厉归真都聚精会神的听着,生怕错过重要的部分。

兰陵老人微微叹息一声说道:「三宫两门来到悬空岛之后就不再参与任何纷争,那时三宫两门之间来往的很密切,几乎就是一家人,后来凌铁骨为了采集五金之精经常离开悬空岛,他见到人间灾难深重就暗中加以援助,后来越陷越深,还成为了人们到处传颂的侠客。

为了这件事情我和凌铁骨探讨过几次,凌铁骨有自己的想法,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不让他泄露自己来自悬空岛,悬空岛不需要虚幻的名声,冷月狂魔见到凌铁骨经常离开悬空岛,他也动心了,可是他根本没有凌铁骨的自制能力,不知不觉就被魔道中人拖下水,成为一代魔头。

凌铁骨恨铁不成钢,曾经狠狠的惩处冷月狂魔多次,无奈冷月狂魔迷途难返,凌铁骨为有这样的弟弟而感到羞愧,后来干脆隐居起来,冷月狂魔也收敛了许多,我已经多年没有凌铁骨的音讯,唉!圣人出大盗起,冷月狂魔的堕落实际上与凌铁骨多管闲事有很大的关系。」

大绝真人反驳道:「话也不能这样说,龙生九子,九子各不同,说不定冷月狂魔天生就是坏种,就算凌铁骨老老实实的待在悬空岛,也难保冷月狂魔不学坏,雨墨这孩子从小受苦,他怎么就没变坏呢?」

兰陵老人哑然失笑,悠然说道:「也许是楚梦枕教导有方,俗话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呵呵呵……大绝,我可不是触你的霉头,只是话赶话说到这里了。」

大绝真人郁闷的轻轻叹息一声,李默凡这个畜牲成了大绝真人一生的污点,兰陵老人不悦的说道:「雨墨与你的关系比师徒要亲密得多,得天下英才而教之是人生一大快事,雨墨修为的飞速提高与你悉心教导密不可分,你不要贪得无厌。」

厉归真把玩着茶杯反复思索着兰陵老人和大绝真人的交谈,这两个家伙能够成为拜把子兄弟肯定有相同之处,物以类聚这句话绝对有道理,大绝真人貌似忠厚老实则老奸巨滑,兰陵老人也好不到哪里,他们两个好像在探讨隐讳的话题。

果然大绝真人说道:「冷月狂魔虽然误入歧途,却难掩凌铁骨的侠义风范,照我看来就算凌铁骨是散仙中少有的大丈夫,而且绝对不能把冷月狂魔误入歧途的帐算在凌铁骨头上,这太不公平。」

兰陵老人笑笑不答,大绝真人给兰陵老人续上茶水说道:「兰陵大哥,其实每个人都有侠义的一面,就看有没有机会,实际上大哥和我相交就已经有些违背了悬空岛的原则,而你仗义的为雨墨出头,与当年凌铁骨也没有什么区别,只能算是五十步笑一百步。」

兰陵老人依然笑笑,大绝真人有些不知从何说起了,兰陵老人好像看出了自己想说什么,但就是不接茬,摆明了不想合作,大绝真人无奈的说道:「冷月狂魔打算成立大五行宗,而且迷惑了很多人,因此我建议雨墨正大光明的成立大五行门来对抗,大哥有什么看法?」

兰陵老人慢条斯理的说道:「很好,雨墨没有什么野心,他成立大五行门也不会为非作歹,这一点我很放心,非常放心。」

厉归真附和道:「的确如此,雨墨门主在修炼方面才智过人,人情世故方面也非常纯真,他绝对不会主动欺负人。」

兰陵老人眼睛闪过一丝光芒,淡淡的问道:「魔尊的意思是雨墨很好骗?」

厉归真用无所谓的语气说道:「也不能这么说,雨墨肩上的担子很重,雨墨门主又不懂得人情世故,这就比较吃亏,至于被骗吗?有大绝真人和厉某人在,想骗雨墨很难,我看大绝真人的意思是雨墨帮手太少,当然我说的是未来。」

兰陵老人沉吟起来,厉归真的意思别人不见得明白,兰陵老人却一清二楚,这些不愿意飞升凌空仙界的人都是心高气傲之辈,彼此之间有很多话不需要说得太明白就可以理解,方才大绝真人和兰陵老人兜兜绕绕的就是互相探讨合作的可能。

兰陵老人终于打破沉默说道:「兹事体大,况且我还有一件为难事需要好好考虑,容后再议。」

道苑终于插上话说道:「兰陵前辈大驾光光临,我们对抗冷月狂魔增添了很大的胜算,此乃冷月狂魔败亡的先兆,大师兄,请您陪伴兰陵前辈参观天玄宗各处风景,稍后将为前辈接风洗尘。」

大绝真人与兰陵老人并肩走出,大殿之外,姜秀雅和陆芳华在低声聊天,兰无极微笑着在一旁聆听,远处天玄宗以及其它门派的弟子羡慕的看着他们,陆芳华的绝世容颜对年轻的弟子有致命的吸引力,但是这种场合没有他们掺合的资格。

兰无极他们见到大绝真人和兰陵老人的时候立刻站起迎过来,兰陵老人摆手示意他们自便,与大绝真人悠然看风景去了,兰无极想要对兰陵老人说些什么,想想之后忍住了。

兰陵老人他们刚离开,厉归真与公孙逊也走出来向后山而去,兰无极心中一动悄声问道:「两位师妹,你们去不去看看雨墨?」

姜秀雅和陆芳华异口同声的拒绝道:「不去。」

兰无极苦笑着说道:「我必须去一下,这个……嗯,我打算看看魔尊想要干什么。」

姜秀雅怒气冲冲的说道:「肯定是去讨好师兄,顺便恭喜天欲妖姬。」姜秀雅和韩璇一样无法接受雨墨和天欲妖姬在一起的事实,远处的人惊讶的看着姜秀雅,就连知晓姜秀雅心事的陆芳华和兰无极也惊讶的看着她,他们两个想不到姜秀雅心里竟然有这么大的怒火,姜秀雅尴尬说道:「我去给陆师姐收拾房间。」匆匆溜走了。

兰无极望着姜秀雅的背影微微有些出神,陆芳华袅娜的站起来说道:「我去帮她,顺便安慰她,都怪雨墨这个小没良心的不好。」

兰无极迟疑着说道:「也好,陆师妹,你能不能替我……还是算了。」兰无极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匆匆向后山飞去。

陆芳华看着兰无极的背影莞尔一笑,远处偷偷观察陆芳华的那些年轻弟子们顿时面红耳赤,彷佛陆芳华的微笑是对他们发出,许多人从此神魂颠倒不能自拔,兰无极来到后山的时候厉归真与雨墨正在说笑,公孙逊坐在一旁不时插上两句,天欲妖姬端庄娴淑的在一旁静静听着。

兰无极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厉归真是堂堂的魔尊,现在竟然跑来哄雨墨开心,都说厉归真很有手段,由此可见一斑,兰无极不动声色的来到雨墨身边首先对天欲妖姬拱手说道:「弟妹。」

天欲妖姬羞红了脸站起来还了一礼,厉归真对公孙逊使个眼色,公孙逊这次心悦诚服,兰无极出面承认天欲妖姬的身份,这就代表兰陵老人的意图,幸好厉归真看得比较远,首先带着自己来庆贺,枕边风的威力非同寻常,给足了天欲妖姬的面子日后绝对没有坏处。

兰无极坐在雨墨身边说道:「刚才大家聊得很开心,算我一个,和那些人我没什么好说的,还是和雨墨在一起自在。」

厉归真取笑道:「恐怕是你眼界太高,不愿意和他们交往,兰陵老人的孙子走到哪里都是万人瞩目的人物,会有人排队来想要巴结奉承。」

公孙逊赞叹道:「兰陵老人威震海外,口碑非常好,我仰慕已久却没有机会相识,无极少兄沉稳干练,兰陵老人一定非常欣慰。」

兰无极含笑说道:「公孙前辈客气,和雨墨比起来我什么都不是,我爷爷见到雨墨的时候痛恨为什么雨墨不是他的弟子,我这个亲人都忍不住心里犯酸。」

公孙逊心悦诚服的说道:「雨墨门主天纵奇才,兰陵老人称誉他倒也不过分,不过兰陵老人此次前来究竟是怎么想的呢?无极少兄能不能透露一二?」

厉归真暗暗叫好,公孙逊说得非常坦然,由不得兰无极打太极拳进行推托,兰无极为难的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家祖究竟想些什么,家祖与大绝前辈义结金兰已经是一家人,这次又主动来到天玄宗拜访,按理说家祖心中肯定有什么打算。」

说到这里兰无极压低声音说道:「我爷爷想要做的事情谁也无法阻拦,我猜他老人家很有可能对雨墨的大五行门感兴趣,否则不会亲自来到这里,但是千万别说是我说出来的,我们家里对待家贼处罚的很厉害。」

厉归真放声大笑,用力的拍拍兰无极肩膀说道:「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应该撒谎的时候说实话是愚蠢,应该坦诚的时候顾左右而言它是虚伪,我厉归真做人有原则,对自己信赖的人从不撒谎,这也是大家服气我的原因。」

兰无极诚恳的说道:「以前我就听说过魔尊的大名,大绝前辈对魔尊有很高的评价,不过闻名不如见面,和魔尊接触之后让我有了全新的印象。」

公孙逊说道:「魔尊是魔道不世出的奇才,修为高低且不论,这份胸襟和气度绝非常人所能比拟,魔道行事乖张且不忌杀生,如果没有魔尊的努力只怕会增添许多杀戮,这一点来说魔尊居功至伟。」

厉归真哈哈大笑道:「奉承话从你们嘴里说出来让我非常开心,你们是我的朋友,能这样评价证明我厉归真做人还算成功,其实男人活在世上图的就是顶天立地,以力服人不如以德服人。」

雨墨冷笑一声,雨墨还是无法忘记厉归真揍自己的那次,厉归真现在还有脸自吹自擂,这让雨墨格外的不爽,厉归真明白雨墨在冷笑什么,他急忙说道:「实际上说到以德服人,还要说雨墨门主,嗯!这个都说物以类聚,咱们能聚到一起证明大家还有相同之处,公孙前辈,你说是不是这样?」

公孙逊嘿嘿笑了起来,厉归真当年和雨墨有龌龊,以至于雨墨到处张贴檄文骂厉归真,估计雨墨心里还没放下这件事情,天欲妖姬嫣然一笑说道:「真正说起胸襟气度还要数大绝师伯,他老人家能够摒弃门户成见,这一点别人很难比拟,正道之中能够出大绝师伯这样有眼光的人,实属罕事。」

天欲妖姬提起大绝真人,众人都找不出可以挑剔的地方,大绝真人功力深厚,而且做事风格常人难以揣度,就算是老奸巨滑的厉归真都看走眼了,厉归真赞叹说道:「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大绝这个老东西不得不让人佩服,不过我最欣赏的却是楚梦枕,可惜没有机会拉近关系。」

雨墨神色一黯,天欲妖姬柔声说道:「相公,师父已经飞升凌空仙界享福去了,日后你肯定会见到他老人家,何必急在一时。」

雨墨苦涩的一笑,楚梦枕进入天界之门的时候说封天法阵有问题,雨墨心里一直忐忑不安,总担心师父会遇到危险,以前雨墨还不觉得凌空仙界有什么诱惑力,甚至觉得人间更好,自从楚梦枕飞升之后雨墨开始考虑如何打破封天法阵以便尽快的见到师父。天欲妖姬突然幽远的叹息一声,雨墨用询问的眼神看这天欲妖姬,天欲妖姬迷恋的看着雨墨那双梦幻般的双眼,轻轻转过头说道:「日后见到师父的时候他老人家讨厌我怎么办?」

厉归真暗暗叫绝,天欲妖姬果然够狡猾,雨墨可以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他唯一在乎的是楚梦枕,那才是雨墨最尊重的人,天欲妖姬现在开始逼迫雨墨表态,而且还有好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