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1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1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7:5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7:00
几处不解的地方,你帮我指点一下。」

雨墨无精打采的说道:「改天吧。」

大绝真人扬眉说道:「修道犹如逆水行舟,秀雅遇到难关正需要你指点迷津,你怎么这样不负责任?日后你开山立派的时候又如何教导弟子?快去!」

雨墨郁闷的领着姜秀雅沿着小路走去,边走边回答姜秀雅的疑问,火精亦步亦趋的根在雨墨屁股后面,姜秀雅所遇到的疑问在雨墨看来非常简单,雨墨从来没有向楚梦枕问过这么简单的问题,绝大多数雨墨都是自己摸索,而最开始修炼《大五行诀》的时候楚梦枕甚至要请教雨墨,他们师徒之间把弟子不必不如师这句话诠释得淋漓尽致。

雨墨解决了姜秀雅的问题之后正想向回走,姜秀雅突然说道:「师兄,陆师姐很不开心。」

雨墨身体微微一颤,姜秀雅继续说道:「陆师姐清减了许多,而且她看天欲妖姬的目光好像很羡慕,嗯!也许是嫉妒,我不会说话,也有可能是鄙视,反正眼神怪怪的。」

雨墨暗自叹息一声向前走去说道:「师妹,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操心,专心的修炼才是关键,你修道比别人晚,起步就吃亏了,抓紧时间努力,别给咱们大五行们丢脸。」

姜秀雅痴迷的看着雨墨颀长的身材,轻声说道:「师兄,无论你娶天欲妖姬还是陆师姐,我都会祝福你。」

雨墨听到姜秀雅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他急忙加快了脚步,雨墨现在开始理解为什么天玄宗会禁止门人弟子成婚,原来感情是非常沉重的负担,可以压得人喘不过气来,雨墨越走越快逐渐把姜秀雅远远抛下了。

雨墨心不在焉的沿着小路来到了小湖旁,雨墨来到天玄宗之后根本没有四处游玩,突然间到这个清澈的小湖雨墨反倒惊讶了,雨墨信步来到了湖畔坐在一块石头上发呆,根本没有留心周围的情况,但是一个清冷的声音打破了湖畔的宁静,「你来干什么?」

雨墨听到陆芳华的声音身体顿时僵硬了,雨墨过了半天才慢慢的转头向右看去,陆芳华正坐在不远处的一株垂柳下看着自己,雨墨被陆芳华审视的目光看得全身不自在,坐立不安的雨墨怯懦的说道:「原来妨碍到师姐的雅兴,那我走了。」

陆芳华清叱道:「已经打扰了,难道你离开就算了?」

雨墨在陆芳华面前一点儿脾气也没有,自从雨墨第一眼见到陆芳华的时候就注定被她吃得死死的,雨墨惶恐的对陆芳华作揖说道:「我实在不是有意打扰。」

陆芳华眺望着波澜不惊的湖水说道:「原来你一直不是有意打扰,倒是我多心了。」

雨墨彷佛在严师面前的小学生一样站在那里,陆芳华一语双关的这句话雨墨听得很明白,心里有愧的雨墨根本不敢辩解,也不知如何辩解,陆芳华忽然露出笑容,雨墨看得眼睛都直了,陆芳华还从来没有对雨墨露出过笑容。

看到雨墨那副痴呆的样子,陆芳华眼波流动笑得更加开心,雨墨吞吞口水说道:「师姐如果没有别的吩咐,那我走了。」雨墨担心自己定力不够,说完就要溜走。

陆芳华轻轻说道:「雨墨,我是你师姐对不对?」

雨墨点点头,陆芳华嫣然一笑说道:「你一直很听话,以后也会这样,对不对?」

雨墨迟疑着点点头,陆芳华摆摆手说道:「走吧,让我清静一会儿。」

莫名其妙的雨墨在陆芳华身上恋恋不舍的盯了两眼强迫自己离开了,在雨墨转身离去的时候,两行清泪从陆芳华脸颊滴落,落在湖水上溅起小小的涟漪,静静的湖水因此充满生机。

雨墨本来打算回到大绝真人他们身边参加聊天,但是走着走着意兴阑珊的雨墨停下脚步,与陆芳华的关系应该做个了断了,雨墨心中放不下陆芳华,也感到对不起她,而雨墨同样不能对天欲妖姬忘恩负义,趁着事情还没有到达不可挽回的程度明智的防守吧,如果尽快的找回药王神鼎也许可弥补一下自己的过错||雨墨自以为是的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

想到这里雨墨跳到火精背上,驾驭火精冲出了天玄宗向落封山飞去,小不良已死,大不良根本不是雨墨的对手,现在雨墨要讨回自己的东西了。

雨墨离开天玄宗的消息很快就传回道苑那里,大绝真人用明堂镜观察着雨墨的去向皱眉不语,兰陵老人淡淡笑道:「方才陆芳华说话把雨墨吓住了,想不到雨墨竟然这么胆小。」兰陵老人边说边摇头,似乎看不懂雨墨的行径。

温朝恩根本没有兰陵老人的功力,根本不知道方才陆芳华和雨墨说了什么,不过温朝恩从字里行间分析说道:「这个我懂,雨墨这小子胆大包天,可是他喜欢上了陆芳华,听说由爱生敬,由敬生畏,一来二去雨墨在陆芳华面前就失去胆量了。」

何寂寞斥责道:「你又没娶老婆,你懂个屁?」

温朝恩反唇相讥道:「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我心思细腻,比你懂得人情世故,我可不像某些人那样愚蠢的指责陆芳华勾引雨墨,说错了话还得意洋洋的自以为是,在处理雨墨的问题上你除了犯错就是犯错,没有一件事情做对了。

你自以为是的关押起天欲妖姬,又不阻拦雨墨去营救她,结果害得雨墨被困在地下陵墓,如果雨墨真出了问题,我看你日后有没有脸见楚兄?雨墨那可是楚兄的命根子,对了,我还想起一件事情,雨墨被法临抓走也是你闯的祸,靠!你简直就是雨墨天生的死对头。」

何寂寞方才非常坦荡的把当初自己见到陆芳华和雨墨在一起的情况说了出来,何寂寞不认为自己错了,在何寂寞看来两害相较择其轻,既然无法阻拦雨墨娶老婆,那么一定要选一个比较令人接受的结果,所以何寂寞理直气壮的提出撮合雨墨和陆芳华。

现在温朝恩开始揭短,何寂寞脸上挂不住了,那张白脸更加的惨白,阴森森的看着温朝恩不说话,大绝真人还真没仔细品味过,经过温朝恩这么一统计,大绝真人放声大笑,何寂寞好像真的给雨墨添了不少麻烦,给雨墨帮忙实际上是越帮越忙。

第十卷 第三章 沉重代价

落封山已经成为雨墨的熟悉地头,雨墨轻车熟路的来到落封山大摇大摆的骑着火精冲了过去,六甲大阵依旧,雨墨根本不在乎有没有埋伏,信心高度膨胀的雨墨相信自己可以轻松的杀死大不良夺回药王神鼎。

火精无法穿越六甲大阵,雨墨让它留在外面自己独自进入了六甲大阵之中,上次来到六甲大阵时候遇到的邪异气息已经消失,雨墨握着逆天斩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打开阴阳鱼的门户进入了地穴里面。

当雨墨进入地穴之后急忙捂嘴摒住呼吸,在中央大厅的正中央有一个暗红色的血池,紫黑色的鲜血已经开始凝结,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臭气,血池方圆两丈左右,雨墨猜不出这么大的血池要用多少鲜血。

雨墨怒吼道:「大不良,滚出来受死!」逆天斩凌空斩出,一扇房门被摧毁了,房门破碎的瞬间,累累白骨从房门里面滚落出来,雨墨连续挥动逆天斩,一扇扇房门被捣毁,无一例外的从里面滚出小山般的人骨,雨墨惊呆了。

雨墨难过的看着这些无辜死去的人们,如果早些有实力干掉大小不良就好了,就不会有这么多的人惨死,如果大绝真人他们这些高手以前肯出手……

雨墨烦闷的离开地穴,挥刀劈碎了阴阳鱼。雨墨从小孤苦,开始修道之后楚梦枕对他纵容宠爱,而且师徒四处被人追杀,楚梦枕也没有颜面对雨墨灌输替天行道这套理论,以至于雨墨根本没有什么正魔的概念,也没有惩恶扬善的伟大想法,雨墨信奉对我好的就是朋友,伤害我的就是敌人。今天看到了大小不良丧心病狂的恶果,雨墨无法忍受了。

怒火中烧的雨墨离开落封山冲向天都峰,大不良不在这里就肯定在天都峰,那里是冷月狂魔的老巢,雨墨胆子一直很大,没有什么实力的时候都敢诛杀北海恶鲛抢夺内丹,现在雨墨更是胆大包天。

天都峰已经是龙潭虎穴,雨墨远远的就看见天都峰附近魔道中人来回巡视,雨墨身边跟着火精这个大尾巴,无论怎么样火精也不肯离开雨墨身边,就算雨墨能够潜踪匿迹,火精也会暴露目标。

雨墨躲在一个山洞中窥视着天都峰静静等待黑夜降临,火精兴奋的「咻咻」喘息着,小小自己寻找了一些果子「咯吱、咯吱」的嚼着,火精会地遁,它不会有什么危险,而凭借雨墨的速度想要逃走毫无问题,这仗应该有胜无败。

雨墨一直等到深夜,天都峰的警戒一直没有放松,雨墨有些焦躁,按照这样下去根本没有机会潜进去,难道这次白来了?就在雨墨想要冒险冲进去尝试一下的时候,一个人影悄无声息的从后面接近雨墨。

小小在雨墨怀里叫起来,雨墨头也不回的问道:「大师伯,您来了!」

大绝真人「嗯」了一声放缓脚步来到雨墨身边,轻声责备道:「你太冒险了。」

雨墨没有回答,大绝真人坐在雨墨身边说道:「你不知道天都峰里面有多凶险,我一直担心你贸然闯进去,那后果不堪想象。」

雨墨沉声说道:「大师伯,我今天去了大小不良的老窝,那里的场面也不堪想象,我根本想象不出大小不良为了修炼血河大法害死了多少人,他们是畜牲,早就该死。」

大绝真人淡淡的笑道:「这是你亲眼看到的罪恶,还有多少是你没有看到的?你以为我不想除掉这些毫无人性的东西吗?但是孤木不成林,我肆意杀戮不仅无济于事,而且还会给正魔两道带来血雨腥风,你想过没有?」

雨墨还是没有回答,大绝真人耐心的说道:「正魔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小范围的争斗大家都可以忍受,这个界线非常微妙,没有人敢轻易的打破平衡。以前天玄宗、天耀门还有天王宫这三大正道中流砥柱相互制约,谁也不想见到某一方做大,也不想见到某一方覆灭,魔道之中同样如此,厉归真出任魔尊以来有效的制约了那些魔头,所以我欣赏他的雄才大略,甚至不惜把他拉进大五行门,成为你的臂膀。」

雨墨轻轻的「嗯」了一声,大绝真人叹息说道:「不要以为你们师徒以前胡作非为却依然逍遥就目空一切,作为一个大门派要考虑那些实力弱小的弟子,还要考虑数千年来的基业,这是责任。」

雨墨说道:「正魔之争根本就是无稽之谈,这都是五行天尊离开之后才形成的纷争,当封天法阵打开之后我想没有人会愿意再彼此杀戮了。」

大绝真人却沉默起来,雨墨抱着膝盖眺望着夜空梦呓般的说道:「那个时候我就可以去看师父,在天上待腻了又可以回来。」

大绝真人干咳一声说道:「雨墨,兰陵老人不想打开封天法阵。」

雨墨身体僵硬了,大绝真人试探着问道:「雨墨,以你的能力来说飞升并不是难事,封天法阵打开与否对你没有什么关系,这件事情要不然就……」

雨墨摇摇头说道:「封天法阵太强大了,从我们这边看来无形无相,而且我们这里面对的是生门,从另外那面看来就是死门,离开之后就根本回不来,我想见师父,又不想永远离开这里,只有打开封天法阵这一条途径,我们这里也是打开封天法阵的唯一机会,我不会放弃,就算没有他们帮忙,我也有笨方法解决,天上地下没有我破解不了的法阵。」

大绝真人为难了,兰陵老人是净土门的掌门人,如果他不同意,净土门将没有人帮助雨墨,雨墨突然笑笑说道:「大师伯,每个人都有私心,就如同我为了想见师父而企图打开封天法阵一样,对不对?」

大绝真人斟酌着词语说道:「如果这样说,那每个人都有私心。」

雨墨转头看着大绝真人说道:「兰陵前辈失去棱角了,他满足于现状,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对他最有利,他害怕面对那些早就飞升的前辈,这也是私心,不过我不怪他,帮我是人情,不帮我是本分,希望不会影响你们之间的交情。」

大绝真人抚摸着雨墨的发髻说道:「你长大了,但是无论怎样大师伯都会支持你,人生在世图的就是一个开心,如果一辈子委屈自己就算长生不老又能怎样?放手做吧,你的心胸有多宽广,你未来的世界就有多大。」

雨墨笑嘻嘻的说道:「我的心胸包容宇宙。」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火精见到他们笑得开心,它讨好的凑上来舔着雨墨的手掌,炽热的高温让小小迅速逃到大绝真人身上,雨墨淘气的揪着火精的鼻子,火精第一次见到雨墨和它这么亲热,火精把脑袋钻进雨墨怀里撒娇,气得小小在大绝真人身上又跳右叫。

大绝真人信手把小小放进怀里说道:「该回去了,你已经错过为兰陵老人举办的酒宴,这是很失礼的行为,幸好大家都知道你心情不好离开了才没有怪你。」

雨墨慌了手脚,原来自己和陆芳华的交谈都让他们这些老家伙听到了,天玄宗就那么点儿的地方,就算是雨墨施展地听之术也可以轻而易举的窃听到别人说些什么,更何况是这么修炼多年的老家伙。

雨墨不甘心的看着天都峰,大绝真人催促道:「走啦。」

雨墨眼珠一转说道:「大师伯,你的明堂镜呢?我想看看里面的情况。」

大绝真人装模作样的在袖子里摸了两下说道:「哎呀,我把明堂镜忘在家里了。」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信以为真的雨墨微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