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5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5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8:08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7
    。

厉归真的那两百名手下没有参与到战斗中,他们受到了厉归真的命令||监督丹景道宗的举动,这两百人虎视眈眈的注视下,伍蟾子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伍蟾子带着门人在一个角落观看着双方的战斗,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

    

大绝真人回首说道:「你们两个照顾雨墨,我去追杀萧凤臣。

    」

雨墨身上的五彩光芒发出之后身上感觉好多了,火精放弃了战斗在一旁紧张的注视着雨墨,火精的想法很简单,它打定主意牢牢跟随雨墨,这才是它日后飞升的唯一希望,如果雨墨出现危险,火精肯定是最悲伤的一个。

    

雨墨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吁口气说道:「好歹毒的血雾。」然后用身上的五彩光芒粹炼受创的逆天斩。

    

兰无极羡慕的看着五彩光芒说道:「雨墨,这也是《大五行诀》里面的功夫吗?

    」

雨墨满意的看着恢复原状的逆天斩说道:「自创的,还没有名字,我打算叫它大五行灭绝神光。

    」

厉归真赞叹道:「果然名副其实,灭绝神光一出,血魔退避三舍。

    」

雨墨一愣,公孙逊补充说道:「萧凤臣刚才撞上灭绝神光吃了大亏,大绝真人也吃了点儿苦头,门主不知道吗?

    」

雨墨方才闭着眼睛,根本不知道自己取得了如此辉煌的战果,雨墨的目光落在四处杀戮的萧凤臣身上,大绝真人正在远处使用太乙神雷对着他狂轰滥炸,无奈萧凤臣专挑人多的地方钻,而且血影魔魂威力实在太强大,被萧凤臣扑到的人不断的向下坠落,萧凤臣身上的血色又开始变淡了,这么多实力雄厚的修道人成了萧凤臣大补的食物。

    

萧凤臣的疯狂杀戮彻底引起了恐慌,天玄宗的人都已经聚集到道苑的周围,因为掌门人自杀而杀红了眼的天耀门众人也逐渐的冷静下来,慢慢的在天玄宗左侧会合,丹景道宗的人依然没有行动,而厉归真的手下悠闲的在附近监督着,他们成了血战的旁观者。

    

道苑没有参加战斗,道苑从来都不喜欢杀戮,更何况在这种空前的大战中需要有人保持冷静,道苑明白自己的责任||他是三军的主帅而不是冲锋陷阵的匹夫,一个保持清醒的领导者在战斗中无可替代。

    

道苑低声向身旁的韩璇问道:「师弟,你看到兰陵前辈没有?

    」

左臂受到重伤的韩璇摇摇头,战斗开始之后韩璇就冲入了战场,成功的杀死一个魔头,自己也受到重创,根本没有留意兰陵老人的踪迹,兰无极也不知去向,道苑作为冷静的旁观者在雨墨受伤的时候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雨墨身上,他也没有观察到兰陵老人祖孙的行踪。

    

雨墨目光锁定萧凤臣,追魂魔弩对准萧凤臣射去,萧凤臣一直在留心雨墨的行动,追魂魔弩的金光发射出来的时候萧凤臣向下落去,顺势扑在一个天王宫弟子身上,紧接着向斜上方冲天而起。

    

雨墨再次人刀合一,化作一道银光冲向萧凤臣,萧凤臣现在已经怕了雨墨,雨墨向这里冲过来的时候萧凤臣掉头就跑,大绝真人从侧面发出金光打在萧凤臣身上,慌不择路的萧凤臣硬挺了这一下攻击,继续向前逃窜。

    

雨墨大叫道:「萧凤臣,你站住。」

萧凤臣的速度不如雨墨快,萧凤臣知道自己逃不过雨墨,而雨墨身上的五彩光芒更是血影魔魂的克星,萧凤臣打不过,逃又逃不得,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大不良从地下窜出来警惕的说道:「萧凤臣,你想死还是想活?

    想活就发誓不会伤害我。」

萧凤臣举起左手竖起三根手指说道:「萧凤臣对天发誓不会违背大不良。

    」

大不良冲上来抓住萧凤臣的手臂向下遁去,稍晚一步的雨墨遗憾的看着大不良带着萧凤臣遁地而逃,大不良也已经走投无路,萧凤臣这个强悍的打手将成为他的护身符,只要不遇到雨墨就所向无敌,而雨墨不善长土遁,拉拢到这个帮手之后大不良将可以谋求东山再起。

    

雨墨制止了想要追下去的火精,火精会地遁而且水平比较高,但是雨墨不想让火精白白送死,天王宫已经垮了,孤家寡人的萧凤臣再也掀不起什么风浪。

    

萧凤臣遁地而走,道苑一挥手,天玄宗和天耀门的众人骂喊着冲杀过去,他们要开始痛打那些没有逃走的人了。

    

第十卷第六章瓮中捉鳖

雨墨来到道苑身边,现在大局已定,冷月狂魔召集的人手被萧凤臣杀死了上百人,剩下的人被天玄宗和天耀门两千多人围着狂殴,雨墨对打落水狗没有兴致,他只想杀死冷月狂魔和萧凤臣,这两个罪魁祸首偏偏都逃走了,雨墨有些不甘心。

    

厉归真和公孙逊跟随雨墨飞回来,厉归真的那四个手下押着诸葛鸣凑上来,诸葛鸣已经昏迷不醒,雨墨抓着诸葛鸣的脖子说道:「别装死,你现在已经清醒了。

    」

那个放出黑烟抓住诸葛鸣的人大惊,被摄魂黑煞迷晕的人已经清醒?

    雨墨不是看错了吧,雨墨手上逐渐用力,无法呼吸的诸葛鸣突然睁开眼睛恶狠狠的看着雨墨,诸葛鸣刚刚清醒不久,本来他打算找个机会逃走,现在被雨墨识破了,自知必死无疑的诸葛鸣已经豁出去了。

    

雨墨冷冷的问道:「冷月狂魔逃到哪里去了?听说他在地底潜修多年,告诉我他的老窝在哪里?

    」

诸葛鸣对着雨墨的脸吐出口水,雨墨轻轻侧身避过,禁神针对着诸葛鸣的心脉射进去,公孙逊尝试过禁神针的滋味,幸好那时候雨墨对于公孙逊印象不错没有下死手,现在禁神针直接射入诸葛鸣的心脉,看来雨墨不留余地了,看到诸葛鸣受折磨公孙逊有些幸灾乐祸。

    

禁神针被雨墨炼制的越来越出神入化,而且精通医术的雨墨对于人身的经脉瞭如指掌,他想要折磨人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徐自傲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诸葛鸣,他正在捉摸如何惩罚诸葛鸣才能更好的为叶静能报仇,死亡对于诸葛鸣来说太宽容了。

    

禁神针进入心脉之后,诸葛鸣厉声惨叫起来,道苑心地仁厚不想见到雨墨施展这种手段,他向后退开,徐自傲这些天耀门的人却兴奋的在一旁狂吼着为雨墨加油,只有最残酷的折磨才能让他们消去心头之恨。

    

诸葛鸣歇斯底里的吼叫着,天欲妖姬穿过人群来到雨墨身旁,雨墨信手擦去天欲妖姬脸颊上沾染的一滴血迹,天欲妖姬想不到雨墨会当众作出这么亲昵的举动,天欲妖姬脸上涌起红晕,含羞垂首不语。

    

厉归真轻轻咳嗽一声提醒,对雨墨一努嘴,雨墨顺着厉归真指点的方向看去,脸色苍白的陆芳华在不远处的人群里看着自己,神色黯然的姜秀雅正和她站在一起,雨墨急忙避开目光催动禁神针,诸葛鸣的叫声越发的凄厉。

    

厉归真说道:「诸葛鸣,你与冷月狂魔狼狈为奸,又害死叶静能掌门,现在你们已经彻底失败了,交待出冷月狂魔的行踪,可以少受许多活罪,据我所知你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为了自己的利益你可以出卖任何人。

    」

诸葛鸣哀求的目光看着雨墨,雨墨放松了禁制,诸葛鸣急促的喘息着说道:「冷月狂魔修炼的地方非常隐秘,如果他不肯出来你们永远找不到他,给我留一条活路我就告诉你们地址。

    」

徐自傲怒喝道:「狗贼,你害死我们掌门人还想活命吗?我要把你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以慰掌门人的在天之灵。

    」

厉归真慢条斯理的说道:「冷月狂魔行踪非常隐秘,但是他几次出现的时候都曾经过铁炉山,他藏身的地方肯定就在那附近,只要耐心搜寻找到他并不难。

    」

诸葛鸣闪过慌乱的神色,厉归真心细如发,根据一些蛛丝马迹就能猜测出真相,这一点魔道中人都非常了解,厉归真修为并不算高,他凭借细腻的心思和灵活的处事能力稳居魔尊的宝座多年,这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大绝真人不知什么时候飞了回来说道:「既然如此就不要再折磨诸葛鸣了,给他一个痛快,魔尊今天出工不出力,这个消息就算是弥补你偷懒了。

    」

厉归真苦笑说道:「我已经预感到天劫就快来临了,这个时候我必须随时保持全盛状态,不能马虎大意,再说门主在此,出力打架的事情有我不多,没我不少。

    」

雨墨收回禁神针,把诸葛鸣交给徐自傲,然后向下飞去,雨墨想要找回药王神鼎向陆芳华交差,雨墨的天生灵觉发挥到最大,在各个房间里面逡巡,雨墨找到了几件法宝却根本没有找到药王神鼎的踪迹,想必被大不良随身携带走了。

    

大绝真人看似到处寻找的样子悄然来到雨墨身边说道:「兰陵老人追冷月狂魔去了,而且兰无极把神木门的林庭秀等人带走了。

    」

雨墨没有留意到林庭秀等人的踪影,在雨墨看来林庭秀不过是跳梁小丑,根本不值得在意,但是兰无极为什么悄悄带走他们?

    为什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大绝真人安慰道:「林庭秀和你有矛盾,兰无极带走他们恐怕是不想你和悬空岛结下仇怨,你也不要太在意。

    」

雨墨郁闷的反问道:「兰陵前辈是不是知道冷月狂魔潜修的地方?

    刚才的战斗中如果他肯出力,也许咱们会赢得更容易一些。」

大绝真人无言以对,兰陵老人和凌铁骨交情肯定莫逆,以至于对冷月狂魔不忍下手,兰陵老人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不好评价,大绝真人拍拍雨墨的肩膀说道:「我方才追踪大不良,发现他们地遁回到了落封山,想必大不良以为没有人会再注意那里,没想到我在天上使用明堂镜看得清清楚楚。

    」

雨墨眼前一亮,原来他们逃到了落封山,大不良和萧凤臣死定了,落封山布下了六甲大阵,在那里无法地遁,大不良和萧凤臣已经成了瓮中之鳖。

    

大绝真人揽着雨墨的肩膀说道:「兰陵老人重情义,他袒护冷月狂魔,你不要因此和他发生冲突,多个朋友多条路,我想冷月狂魔经历了这一次教训之后不会再出来惹事生非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

雨墨抱着逆天斩说道:「他偷袭您的事情就这么算了?我可没这么大方,大师伯,那两年我们过得多艰难您忘记了吗?

    」

大绝真人叹息说道:「你杀了冷月狂魔的徒弟和师弟,算起来冷月狂魔更应该恨你,至于他打伤我的事情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也怨不得别人,而且就算要恨也应该恨萧凤臣,他才是真正的祸根,男子汉心胸要放宽一些,明白吗?

    」

雨墨沉默起来,大绝真人点点头飞到空中说道:「天玄宗准备天罗地网大阵随我来。

    」

天罗地网需要一百零八人共同施展,每个天玄宗弟子都必须学习施展阵法,这是天玄宗的基础功课之一,当天玄宗遇到危机的时候,随便挑出一百零八人携带灵旗就可以组成天罗地网大阵。

    

大绝真人说完之后,一百零八个人飞出来,组成天罗地网大阵的灵旗就在他们手中,大绝真人对雨墨说道:「小子,出发啦!

    」

道苑没有询问大绝真人去干什么,他来到伍蟾子面前问道:「伍掌门,道苑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

    」

伍蟾子一直在忐忑不安,道苑突然来到面前「请教」,心中有鬼的伍蟾子脱口而出道:「我不清楚。

    」

道苑和颜悦色的说道:「伍掌门说笑了,道苑还没有说出问题,你怎么就急于否定呢?

    难道是伍掌门心中有愧吗?」

道苑已经说得非常不客气,天玄宗的门人天耀门的人都看出不对头,他们伙同厉归真的手下把丹景道宗团团围在中央,伍蟾子色厉内荏的喝道:「道苑,我们丹景道宗不擅长战斗,因此没有参战,从这点上来说的确有些丢人,但是你如此咄咄逼人这是什么意思?

    」

丹景道宗的人一个个气愤难当,丹景道宗虽然衰落了,可是他们认为丹景道宗当年是正道领袖,日后终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现在道苑在这么多门派的面前当面指责伍蟾子,立刻犯了众怒。

    

道苑脸色转冷,缓缓的问道:「你还记得第一代血魔吗?」

伍蟾子若无其事的说道:「不清楚,年代太久,我也没有兴趣了解。

    」

道苑沉声问道:「那你还记得孙缪吗?」

伍蟾子尖声说道:「道苑,你欺人太甚。

    」

道苑盯着伍蟾子的双眼说道:「当年血魔造成无边杀戮,今天血魔重现,孙缪是第一代血魔的事情你会不记得吗?

    」

第一代血魔竟然是孙缪的消息顿时令众人哗然,伍蟾子的脸色已经变得铁青,丹景道宗的人纷纷交头接耳,道苑厉声喝问道:「血影魔魂的修炼方法究竟还有谁知道?

    」

伍蟾子双手剧烈的颤抖着,看似愤怒实则惶恐,郑士元挺身而出说道:「道苑,你血口喷人,我们丹景道宗当年统领正道的时候你们天玄宗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现在你们发展起来了,就开始作威作福,要知道丹景道宗不是好欺负的,决不会容忍你仗势欺人。

    」

道苑面无表情的问道:「郑士元,你说天玄宗仗势欺人,那么请你指出天玄宗仗势欺人的地方,否则请不要乱咬人,伍掌门,我只问你一句话,孙缪是第一代血魔的事情你知不知道?

    」

郑士元不言语了,除非是编造,要不然绝对找不出天玄宗任何的不是之处,而在大庭广众之下编造谣言简直就是找死,伍蟾子破口大骂道:「放屁!

    」

道苑从袖子中取出一片道袍的前襟说道:「这是当年孙缪服法之前写下的血书,请求天拙祖师不要传扬出去,并发誓没有把修炼血影魔魂的方法流传出去,现在萧凤臣成为新一代的血魔,刚才疯狂杀戮的情景大家都看得清清楚楚,这种邪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