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6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6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8:10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7
恶的修炼方法人神共愤,人人得而诛之,徐自傲师弟,你先看一下。」

徐自傲接过道袍,道袍经历了数千年岁月,上面的血迹已经变成褐黄色,徐自傲看完之后举起道袍向四下展示着,道苑指着道袍上面的落款问道:「伍蟾子,还记得你们孙缪祖师的笔迹吗?」

道苑已经直呼伍蟾子的姓名,伍蟾子避开目光说道:「鄙派源远流长,一共有上百位掌门祖师,我不可能记得每一位祖师的笔迹,再说谁敢说那是不是你捏造的东西?」

道苑怒极反笑,接过道袍放回袖中说道:「好!好!伍蟾子,既然你执迷不悟…

…」

伍蟾子发现道苑眼中掠过杀机,这个老好人要发威了,伍蟾子振臂高呼道:「丹景道宗弟子听令,我们决不能束手待毙,和他们拚了。」

道苑的飞剑指着伍蟾子说道:「丹景道宗的弟子听我一言,天王宫和天玄宗与天耀门并称三大中流砥柱,门下弟子上千,今天他们总共只出来三百余人,其它的弟子都哪里去了?你们想过没有?修炼血影魔魂的人为了提高实力而疯狂杀人,这种邪恶的修炼方法必须彻底灭绝,可是我知道你们中绝大多数都是无辜的,天王宫因为萧凤臣的野心而灰飞烟灭,难道丹景道宗也要如此吗?丹景道宗传承久远,比天玄宗历史要悠久的多,那不是一个人努力的结果,而是历代先辈和你们大家共同奋斗的成果,难道你们忍心因为一个人的疯狂就玉石俱焚吗?」

伍蟾子浑身发抖的指着道苑颤声说道:「你好卑鄙,竟然挑拨离间,道苑,你是披着人皮的恶狼。」

韩璇怒喝道:「伍蟾子,我掌门师兄怜悯丹景道宗的无辜门人,不想多造杀戮才如此苦口婆心,既然你这样说,那天玄宗就不需要仁慈了,掌门师兄,杀掉他们永绝后患。」

道苑愠怒的瞪了韩璇一眼,韩璇这样说纯属恐吓,正好配合道苑的劝说,天耀门的一个长老和十几个弟子被萧凤臣杀死了,徐自傲知道修炼血影魔魂的方法是丹景道宗传出去之后已经连带着把丹景道宗也恨上了,徐自傲微微摆头,天耀门的人纷纷放出飞剑和法宝准备动手。

郑士元向后退缩了,刚才他敢出头帮着伍蟾子说话是因为他相信道苑不会胡乱杀人,现在不同了,杀红了眼的天耀门说不定会真的下手把丹景道宗灭门。

道苑严厉的目光缓缓从丹景道宗众人身上掠过,缓缓说道:「伍蟾子,把所有知道血影魔魂修炼方法的人都交出来,从此以后你们在天玄宗的后山潜心修炼,以免再次把这种害人害己的方法流传出去。」

伍蟾子听到道苑并不想杀人,伍蟾子的胆量又上来了,他气势汹汹的说道:「我不知道什么血影魔魂,萧凤臣修炼什么道法与我无关,说不定是大不良研究出来的邪恶法门,你凭什么算在我们头上?弟子们,我们回去,天玄宗有本事就杀好了。」

厉归真阴森森的说道:「道苑掌门不会滥杀无辜,不代表我不会下手,魔宫弟子听令。」

两百多名手下同声喝道:「恭候魔尊吩咐。」

厉归真露出狰狞的笑容,正要说话的时候,郑士元远远的飞到天玄宗的人当中说道:「不关我的事儿,伍蟾子和萧凤臣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我可不会陪他送死。」

伍蟾子咬牙切齿的看着临阵投降的郑士元,恶狠狠的问道:「还有谁想离开?还有谁?」

丹景道宗这段时间一直居住在天玄宗,道苑为人宽厚谦和,刚才道苑已经取出了证物,虽然伍蟾子矢口否认,但是每个人都看得出来伍蟾子反驳的底气不足,现在大难临头丹景道宗的弟子们纷纷看向道苑。

道苑摆手说道:「我绝无为难你们的想法,我只想找出掌握血影魔魂修炼方法的人加以管束,无辜的人可以离开。」

伍蟾子放出飞剑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的门人,马上伍蟾子就绝望发现一个个门人陆续向外退,这些人有自己的师兄弟,有自己的师叔伯,最后只剩下十几个人还留在原地不动。

众叛亲离的伍蟾子悲哀的看着这十几个人,凄然的笑道:「没想到我伍蟾子还值得几个人信赖,足矣。」

伍蟾子转头看着道苑说道:「道苑掌门,你赢了,修炼血影魔魂的方法是我交给萧凤臣,这个方法只有丹景道宗的掌门人知道,与其它人无关,带我走吧,丹景道宗已经没有流传下去的必要,散伙吧。」

郑士元站在远处骂道:「伍蟾子,你这个欺师灭祖的畜牲,丹景道宗传承数千年,岂能由你解散,你已经不配当掌门人,我建议另选掌门,把丹景道宗的香火延续下去。」

伍蟾子冷冷得看这郑士元说道:「你还有脸说话?《太清神丹经》是如何丢失的?周毅是被谁杀的?你敢说你不知道吗!你和神木门勾结,在天都峰秘密相互学习,当时我为了获得神木门炼制飞剑的方法才将错就错,现在你还有脸说三道四?呸!」

楚梦枕飞升那天,雨墨用楚梦枕的名字发誓来证明自己的清白,那时伍蟾子就已经明白了,只是伍蟾子当时昧心不肯承认,现在伍蟾子已经豁了出去,再也不想留什么余地了,雨墨的清白终于得到了洗刷,只是雨墨已经不在乎了。

雨墨和大绝真人带着一百零八个天玄宗的高手飞速来到了落封山,那一百零八个人悄然在落封山的六甲大阵之外布下了天罗地网大阵,阵法蓄势待发,大绝真人不放心的问道:「雨墨,有没有把握?你的安全第一,其它的都不重要。」

雨墨点点头冲进了天罗地网大阵,接着闯进六甲大阵,雨墨进入六甲大阵的时候无声无息,雨墨握着逆天斩小心翼翼的沿着外围搜索一圈,确认安全之后来到了破碎的地下洞穴口,阴阳鱼的洞门已经被愤怒的雨墨摧毁,大不良和萧凤臣肯定隐藏在里面的某个房间里面。

雨墨集中灵觉感应着下面的情况,运用大五行灭绝神光保护者自己飞下洞口,最里面的一个伤痕累累的房门已经勉强关上,白森森的人骨都堆放在旁边,雨墨记得房门都被自己使用逆天斩破坏了,大不良就在这个房间里面。

雨墨蹑手蹑脚的来到门口,在大五行灭绝神光的保护下冲碎房门向里面扑去,大不良正盘膝坐在房内,对着药王神鼎运功,雨墨突如其来的闯进来惊吓得大不良「噌」的一下跳起来,雨墨不敢大意,追魂魔弩首先射出三道金光,猝不及防的大不良被金光射穿,逆天斩化作的银光当头劈下,大不良根本没有反击的机会,就连惨叫都没有发出就被当场杀死。

雨墨翻出了大不良的法宝囊放进自己怀里,提着逆天斩在房间里面小心的观察着,萧凤臣埋伏在哪里?怎么现在都不肯露面呢?他一定躲藏在自己想不到的位置准备偷袭,这家伙真有耐心啊,竟然眼看着大不良死亡都无动于衷,雨墨正在疑神疑鬼的时候,药王神鼎在地上震动起来。

雨墨摒住呼吸紧张的注视着药王神鼎,药王神鼎的盖子寻常方法打不开,楚梦枕在雨墨无心的提醒后才找到正确的方法从而成功的炼制出洗髓丹,现在看来大不良也找到方法了。

雨墨谨慎的来到药王神鼎前,一个细若游丝的声音从药王神鼎里面传出来:「大不良,我操你十八代祖宗,快放我出去……」

雨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有这种好事吗?雨墨激动的把耳朵贴在药王神鼎上,声音越发得清楚起来,「大不良爷爷,我错了,我发誓绝对不会报复你,放我出去,从此以后我做牛做马的报答您老人家。」

雨墨得意的哈哈大笑,没有什么事情比瓮中捉鳖更过瘾,更何况是如此大的一只鳖,雨墨猜到大不良刚才在做什么了,他一定是想要把萧凤臣炼成丹药,萧凤臣吞噬了那么多高手的功力,炼出来的丹药肯定非同寻常,雨墨决定把大不良未竟的事业延续下去,不过雨墨实在想不明白萧凤臣怎么会愚蠢的钻进药王神鼎,难道是因为死鬼大不良太聪明了?

第十卷 第七章 阳奉阴违

雨墨托着药王神鼎兴冲冲的飞出来,大绝真人紧张的问道:「他们难道离开了?」

雨墨从进去到出来只有一盏茶的时间,大绝真人见到雨墨这么快就出来了,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狡诈的大不良带着萧凤臣逃走了,从此以后恐怕每个人都要提心吊胆的过日子,血魔依靠杀戮来增强功力,他将成为每个人心头的梦魇。

雨墨炫耀的晃晃药王神鼎,大绝真人伸手想要接过药王神鼎看看有什么稀奇之处,雨墨急忙缩回手得意的嘿嘿笑着,大绝真人佯怒道:「你这混帐小子,它怎么会在你手里?是不是打算向陆芳华去讨好?」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雨墨尴尬的说道:「我早就没有这个想法了,您何必踩人痛脚?」说着雨墨诡秘的笑笑带着大绝真人来到远处说道:「这里面是萧凤臣。」

大绝真人惊讶的张大了嘴刚要惊呼出声,雨墨急忙做个噤声的手势说道:「别喊,大不良想要把萧凤臣炼成丹药,他被我杀了,萧凤臣已经成我的了,说不定可以炼制出一颗旷世灵丹,就算失败了也可以顺利消灭萧凤臣,不过您别说出去,被人知道了好说不好听。」

大绝真人双眼放光的盯着药王神鼎上上下下的观察着,萧凤臣竟人落到如此地步,大绝真人并不觉得可怜,反而觉得格外的解气,大绝真人凑到药王神鼎边缘说道:「萧凤臣,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呵呵呵……」

萧凤臣隐约听到外面有说话声,他彷佛见到了救星大声哀求道:「外面可是大绝前辈,晚辈萧凤臣叩求前辈放我一条生路。」

大绝真人捂着耳朵对雨墨说道:「我什么都没听到,对于这种丧心病狂的败类绝不能心慈手软,否则就是造孽。」

雨墨珍而重之的小心抱着药王神鼎说道:「我对谁手软也不会对他手软,他该死上一千次、一万次,如果不是因为他的野心,根本就不会生出这么多的事端。」

萧凤臣听不清大绝真人说些什么,他再次哀求道:「大绝前辈,上天有好生之德,萧凤臣已经知道自己错了,请大绝前辈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雨墨用力的晃动着药王神鼎说道:「你叫祖宗也没用了,认命吧!王八蛋。」

药王神鼎外观虽然不大,里面的空间却可以无穷无尽,雨墨摇晃药王神鼎的时候萧凤臣感觉里面彷佛发生了强烈的地震,头昏眼花的萧凤臣在药王神鼎里面的空间中咬牙切齿的飞行想要找出逃走的出口,同时还不甘心的大声呼救求饶,但是雨墨已经铁了心想要把他炼化,根本就不可能放过他。

大绝真人也觉得这件事情如果传扬出去不太光彩,大绝真人一本正经的对那些已经收起天罗地网大阵的天玄宗众人说道:「大不良和萧凤臣已经伏诛,我要保护雨墨先行返回天玄宗,你们与掌门人尽快的会合打扫战场,咱们天玄宗见。」

雨墨如此快的就出来,而出来之后鬼鬼祟祟的把大绝真人拉到一旁小声交谈,这些人正在迷惑雨墨搞什么名堂的时候却突然听到这个石破天惊的消息,所有的人都张口结舌的愣在那里,不敢相信雨墨这么轻易的就解决了萧凤臣,那可是第二代血魔啊。

大绝真人不等这些人提出疑问,和雨墨并肩向天玄宗飞去,他们两个人飞行速度极快,旁人就算想追也没有那个能力,只能将信将疑的返回天都峰报告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天大好消息。

大绝真人和雨墨回到了空荡荡的天玄宗,平日热闹非凡的天玄宗冷清而寂寞,雨墨来到后山自己闭关的地方放下药王神鼎,摸出大不良的法宝囊,法宝囊里面没有什么法宝,只有一本颜色发黄的书册。

书册没有名字,大绝真人信手翻开,雨墨伸头凑过来在一旁观看,书册的头两页写的是门规,雨墨惊讶的和大绝真人对视一眼,大不良怎么会保留这种没用的东西?大绝真人继续向后翻去,第三页上用朱红字迹写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有四时八节,人有生老病死,因循往复无始无终,天道即人道,修道为逆天,上天不容世人觊觎大道,故而有天劫降临……」

大绝真人皱眉说道:「说得很偏激。」

雨墨迫不及待的向后翻了一页说道:「我看倒也没什么,这个人肯定不了解封天法阵才会这样说,要不然我也会以为是上天在惩罚人。」

雨墨翻到下一页的时候,朱红字迹继续写道:「人不悯天,天不悯人,天地以万物为刍狗,我以人为刍狗,修我《血神经》以人为祭品,法宝随心所欲,方可无往而不胜。」

《血神经》竟然是以人为祭品来修炼法宝,大绝真人不由自主的打个冷战,如此残忍的修炼方法实在匪夷所思,而且修炼血影魔魂的威力太恐怖,大小不良修炼的血河大法肯定就是这种方法,如果流传出去将后患无穷。

大绝真人合上《血神经》说道:「不要再看了,这种邪门的东西必须尽早销毁。」大绝真人双手夹住《血神经》就要毁掉。

雨墨急忙制止了大绝真人说道:「大师伯,我想看看究竟怎么可以能把别人的功力夺过来,再说萧凤臣受伤之后可以自动还原,这门本事很不寻常。」

大绝真人严肃的看着雨墨,他担心雨墨受到引诱,那个时候才真的是浩劫,雨墨天资聪颖,如果他修炼《血神经》,危害绝对比孙缪和萧凤臣更加的严重,雨墨龇牙笑道:「我就是好奇,而且我认为《血神经》应该有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