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8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8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7 12:18:1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4:37
涌去,当最后一丝闪电融入灵旗之后,那两面灵旗化作原来的大小回到雨墨手中,雨墨打开乾坤葫芦开始收集珍贵的太阳真火。

在这个世界上也只有乾坤葫芦这样的异宝能够容纳狂暴的太阳真火,楚梦枕不惜自己受伤也要把乾坤葫芦留给雨墨,乾坤葫芦也不负楚梦枕的一片苦心,真的帮助雨墨成功晋身为一代高手。如果没有乾坤葫芦里面蕴藏的太阳真火,逆天斩不可能炼成,大五行灭绝神光更是痴心妄想,乾坤葫芦改变了雨墨苦难的命运。

太阳真火渐渐的停止了,天上的乌云开始慢慢散开,雨墨失望的看着虎头蛇尾的天劫,吸收太阳真火只是附带的收获,雨墨并不是很在意,他真正关心的封天法阵,如果天劫的时间再长一些,雨墨就可以看出更多的秘密。

雨墨摇摇头降落下来,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雨墨身上,雨墨浑然不觉,他的心思没在这里,轻松度过天劫的厉归真心情格外的愉悦,不仅仅是因为度劫成功,更主要的是厉鬼真感受到了众人对他的那份情意。

厉归真正想走上前对雨墨表示感谢,大绝真人已经抢先走上去问道:「出了什么问题?」

雨墨失落的说道:「就差一点点我就可以把推算出它的阵眼,就差一点点。」雨墨一边说一边用大拇指和食指比划了一段小小的距离,显示就差那么一点点的差距。

大绝真人理解的叹息一声,这种事情别人无法帮忙,只能依靠雨墨自己慢慢思索,一向自负的大绝真人在雨墨面前开始感到有心无力,这小子进步得太快、达到的境界太高深已经没有人能够指点他了,今天坎离神雷的威力众人有目共睹,这样威力强大的法宝都能炼制出来,这天下已经容不下他了,迟早雨墨都会打开封天法阵寻找他师父。

厉归真瞟着大绝真人说道:「如果再次有人遭遇天劫,门主有没有把握?」

雨墨微微一愣,公孙逊说道:「哪有这么容易,当年门主的师父飞升之后,听说还没有人遭遇天劫,不够分量的人还不配天劫攻击,魔尊是我所知道的近几年来第一人,想要找到这样的人难,非常难。」

大绝真人彷佛听不懂厉归真在说些什么,厉归真却不肯放过他,再次说道:「其实照我看来有很多人应该有这个分量,就以兰陵老人来说,他威震悬空岛两千年,还没有听说过他遭遇天劫,说不定……」

一直心不在焉的雨墨醒悟过来,梦幻般的双眼看着大绝真人,大绝真人瞪眼说道:「看什么看?我这张老脸有什么好看的?去看该看的。」

雨墨的目光落在人群中的天欲妖姬和陆芳华身上,陆芳华避嫌的转开目光,天欲妖姬则情意绵绵的看着雨墨,目光柔情似水,雨墨成功的被大绝真人转移了话题,他沮丧的返回山洞取出药王神鼎向陆芳华走去。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天欲妖姬拉着陆芳华向前山走去说道:「我刚想起有些事情,事情是这样的……」

雨墨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把药王神鼎还给陆芳华,从此以后自己和陆芳华基本上就算恩怨两清了,而陆芳华再也没有留在天玄宗的理由,这对本来应该结合在一起的情侣将天各一方只能在心里思念彼此了,雨墨心里也不是滋味,现在天欲妖姬带走了陆芳华,雨墨如释重负,过一段时间再还给她好了。

雨墨的心思众人看在眼里,大绝真人笑瞇瞇的问道:「雨墨,欠帐怎么不还啊?」

雨墨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想使用药王神鼎炼制一颗洗髓丹送给素心师叔,这样才能弥补我的过错,就算是利息好了,要不然太对不起素心师叔对我的照顾,唔!就是这样。」

大绝真人得意的看看众人,厉归真干咳一声说道:「门主恩怨分明,这样做自然极好,我支持你,不过封天法阵如果打开了,洗髓丹好像就没有用处了吧?」

雨墨急忙辩解道:「这个……有备无患,对不对?你们应该明白这个道理,再说洗髓丹可以直接由质返形,效果非常不错,我师父说可以抵得上几十年的苦修,正好我手头的药材还可以炼制一颗。」

雨墨的小算盘打得「劈啪」响,全然没有发觉众人的目光有些异样,道苑不愿见到雨墨尴尬的样子,这些人太不厚道,竟然拿雨墨开心,道苑说道:「今天魔尊成功度过天劫,而且挫败冷月狂魔与萧凤臣的阴谋还没有举办庆功酒宴,正好一起庆祝,大家请回栖霞殿,今天不醉无归。」

天玄宗早就准备举办庆功宴,道苑说完之后,韩璇迅速离开筹备此事去了,其它人陪伴在道苑身边悠然的闲聊着向栖霞殿飞去,大绝真人与骑着火精的雨墨落在后面低声问道:「那本《血神经》毁了没有?」

雨墨点点头,这件事情雨墨的确做到了,但是雨墨已经把《血神经》的内容记在了脑海里,还偷偷的使用了,当然雨墨绝对不会承认此事,大绝真人也绝对想不到雨墨有胆子阳奉阴违,他忘记了雨墨以前是多么的胆大包天。

天玄宗上上下下都洋溢着喜庆的气氛,丹景道宗的人已经离开了,伍蟾子和天王宫的俘虏们则关押在天玄宗之中,天玄宗没有找到更合适的处理办法之前不会放了他们,正魔两道经历了此次风波之后应该会平静许多年,直到有野心家再次掀起风波,经此一役天玄宗已经成为地位超然的大门派,没有一个天玄宗的人不为此感到欣喜。

进入栖霞殿雨墨又开始思索封天法阵的阵眼,封天法阵是雨墨所见过最繁杂、最缜密也最危险的阵法,雨墨大致推算出几个有可能是阵眼的方位,雨墨不能确信真正的阵眼究竟是哪个,找不到阵眼就无法破阵,而且错误判断将会带来无法想像的灾难,雨墨不敢大意。

酒宴摆上来之后雨墨依然心不在焉,漫不经心的自斟自饮,因为雨墨的无精打采,栖霞殿里面的众人也无法进行,只有外面的弟子们大声喧哗着斗酒,气氛异常热烈,大绝真人拍拍雨墨的肩膀说道:「雨墨,你的婚事什么时候举行?」

大绝真人这招奇兵令众人的耳朵都竖了起来,雨墨愣了一下凝视着酒杯说道:「听说成婚需要父母在场,我爹娘都不在了,师父就是我的亲人,我要让他老人家为我主婚。」

大绝真人脸上的笑容凝固了,温朝恩拍着桌子喊道:「好小子,楚兄没有白疼你。」

大绝真人缓缓说道:「兰无极前几天来了。」

兰无极来到天玄宗的消息只有雨墨一个人不知道,雨墨淡淡的「哦」了一声说道:「兰大哥怎么又离开了?」

大绝真人郁闷的说道:「他和我私下交谈片刻,转述了兰陵老人的歉意,一方面是因为兰陵老人放过了冷月狂魔,并且让兰无极带走了神木门的人,兰陵老人看在同处三宫两门的份上给他们日后改过自新的机会。」

雨墨提起酒壶给大绝真人斟酒,大绝真人举杯喝干,雨墨再次斟满,大绝真人端起酒杯又放下终于说道:「另一个方面兰陵老人不希望你打开封天法阵,希望我能劝说你。」

雨墨重重的放下酒壶说道:「您同意了?」酒壶与桌面发出「砰当」一声响,众人面面相觑,敢在大绝真人面前发脾气的人全天下也只有雨墨一个人,大绝真人看来触犯了雨墨的逆鳞。

大绝真人见到雨墨俊秀的小脸已经沉下来了,他苦笑说道:「我没有答应,不过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

雨墨站起来就要离开,大绝真人按住他肩膀说道:「本来我不想当众说出来,但是我觉得还是开诚布公比较好,同时也是希望听听大家的意见。兰陵老人委托兰无极问我一句话:日后如何面对五行天尊?雨墨,你应该怎么回答?」

雨墨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刚要说自己不在乎,却突然发觉自己和五行天尊有着间接的传承关系,《大五行诀》是五行天尊的道书,严格说起来楚梦枕和雨墨都算是五行天尊的徒弟,雨墨茫然了。

大绝真人举起酒壶,烈酒划出一条弧线直接进入大绝真人的喉咙,心情烦闷的大绝真人打算借酒浇愁。

道苑说道:「的确不好办,五行天尊设下了封天法阵用心叵测,而且他本身实力深不可测,根本不是你我之辈所能比拟的超级高手,如果打开封天法阵就不得不面对五行天尊,唉!」

大绝真人说道:「就是如此,兰陵老人没有回避自己的想法,他坦然承认不想被人压在头上,五行天尊在远古就已经纵横无敌,而且是三宫两门的宗主,兰陵老人不愿意飞升就是不想面对这样的压力。」

大绝真人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雨墨已经问道:「大师伯,天玄宗飞升的那些祖师们是不是五行天尊的对手?是不是也在受到五行天尊的压制?还有日后二师伯、四师叔还有董太师叔他们还需不需要飞升?难道永远留在人间吗?」

道苑他们默然,雨墨问到了要害的地方,大绝真人手中的酒壶悬在空中,这个问题大绝真人从潜意识里面排斥,因此拒绝思考这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徐自傲试探着说道:「也许五行天尊不是那种嚣张跋扈的人,历代飞升的祖师也许很快乐。」

天耀门也有数十位前辈飞升,徐自傲与其说是安慰天玄宗的众人,还不如说是安慰自己,那些飞升的前辈是各门各派的骄傲,如果真的在灵空仙界受人欺压,这些后辈会为此感到羞愧愤怒,而且这个消息对这些一心想要飞升的人来说绝对是个致命的打击||飞升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雨墨反问道:「如果五行天尊不是那样的人,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其实我怀疑兰陵前辈还知道什么秘密没有说出来,或许兰陵前辈知道五行天尊的为人,所以讨厌他。」厉归真赞同的说道:「非常有道理,兰陵老人留在人间肯定有说不出口的理由,三宫两门是五行天尊的旁门弟子,应该掌握很多不为人知的隐秘。」

说到这里厉归真说道:「兰陵老人是不是担心你打开封天法阵之后可以吸收天外的力量呢?你可是新一代的五行天尊。」

雨墨摇头说道:「兰陵前辈应该从兰大哥那里听说了,我现在就可以吸取天外的力量,封天法阵不打开对我自己是好事,可是我想见到师父。又不想永远的离开人间,没有人能够阻挡我破阵,就算没有人帮我,我自己也要破解它。」

何寂寞沉声说道:「我帮你。」

公孙逊说道:「算我一个。」

大绝真人烦恼的说道:「你们起什么烘?这不是在研究吗?我又没说不管,我和兰陵老人一样在担心那个实力恐怖的五行天尊,就算把咱们的实力加在一起恐怕也远远不是对手。」

实力相差无几的对手可以增添斗志,但是不是一个级别的超强对手则难免令人沮丧,大绝真人虽然在人间称得上是高手,到了面对五行天尊的时候肯定就相形见绌了,大绝真人对这点看得很明白,也正为此而烦恼。

雨墨壮着胆子说道:「我看也不见得怎么可怕,同样是修行《大五行诀》,如果有人运用五行之力对付我,我根本就不在乎,逆天斩上的星幻可以吸收五行之力,而大五行灭绝神光是我从《大五行诀》自创的心法,坎离神雷更是如此。我想面对五行天尊的时候,我最差也是不胜不败的局面。」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雨墨,雨墨没有吹牛的时候,他既然敢这样说就有很大的把握,尤其是雨墨现在已经超越了《大五行诀》,开创了自己的心法和法宝,或许雨墨真的可以做到。

大绝真人终于问道:「需要什么帮助?」

雨墨伸出左手的食指说道:「阴雷,大量的阴雷,三宫两门不会帮助我,我就要使用阴雷来克制太阳真火。」

接着雨墨伸出中指说道:「我需要五个高手帮我抵御封天法阵的五行之力,这五个高手必须心志坚定,任何一个人出现退缩将会造成无可挽回的损失。」

然后雨墨伸出无名指说道:「我需要有人引发天劫,我要找到封天法阵的阵眼,我会使用坎离神雷主攻,其它人辅助我,我一定会打开封天法阵。」

厉归真问道:「门主,你打算如何解决与五行天尊的关系?」

这个问题雨墨方才没有回答,任何人都可以看出雨墨很难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厉归真却再次提起,厉归真必须弄清楚雨墨的想法,厉归真肯加入大五行门出于多方面的考虑,大绝真人也加入了大五行门,厉归真很想结交大绝真人这个高手,另一方面厉归真欣赏雨墨、看好雨墨未来的发展前途,希望能够与雨墨真正做出一番事业。

厉归真和公孙逊还有大绝真人是大五行门的供奉,算是雨墨的帮手而不是属下,但是如果雨墨打开封天法阵之后投靠五行天尊,那厉归真他们的身份也要随之降低,骄傲的厉归真绝不会委曲求全,既然如此不如先把丑话说在前面,以免日后大家弄得不愉快。

公孙逊默不作声的看着雨墨,他也在观望,雨墨缓缓说道:「我只有一个师父,除此之外和任何人都没有关系,我和师父修炼的《大五行诀》是古仙人遗留的天书,而不是五行天尊赐予。」

《大五行诀》是五行天尊的秘笈,楚梦枕和雨墨师徒修炼了《大五行诀》算起来应该属于五行天尊的弟子,但是雨墨这样说就是否认了和五行天尊的渊源,是敌是友将看未来的发展趋向,这给厉归真他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公孙逊悠然说道:「我在人间算得上是一号人物,却远远比不上早已飞升灵空仙界的高手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