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2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8 14:11:3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25
生,如果他肯修道日后的成就绝对在自己之上,而且雨墨心地善良,就算是对于任剥皮和张掌柜之流他都保持宽容的心态,这样的孩子不可以不修道,自己应该为他负责任,引导他走上正确道路。

雨墨询问的可以娶妻的门派不是没有,散仙中有许多人都是夫妻同修,但是楚梦枕虽然离经叛道的认为任何门派的人只要努力就可以得道飞升,但是毕竟散仙中能够修成正果的屈指可数,楚梦枕的心里还是认为天玄宗才是雨墨的最佳归宿,三百年的潜移默化不知不觉的改变着楚梦枕的立场,任凭他表面上如何的不在乎天玄宗,心中依然把自己当作天玄宗的弟子——虽然天玄宗的大多数人并不这样认为。

天玄宗在开山立派的这两千年当中飞升仙界的前辈多达五十几人,在修真界当中一直傲视群伦,与天玄宗并称擎天三鼎的天王宫和天耀门和天玄宗比起来就相形见绌许多,如果不是因为五百多年前正道与魔道之间的大火拼导致两败俱伤的话,天玄宗飞升仙界的人数至少还能增加二十人。

在五百年前的那场腥风血雨中,正道与魔道之间冲突的起因实际上正道理亏,当时属于正道的小门派雪域门的弟子鬼迷心窍非礼了一个修道的女子,但是那个女子竟然是魔道长老宗杭的爱妾,宗杭得知爱妾受到羞辱之后愤怒欲狂,他独闯雪域门杀死了十几个人,那个雪域门的弟子因为在外办事所以逃过了一劫,但是他说什么也不敢说出自己做出的龌龊事,而宗杭也觉得丢人,所以这件事情的起因就变成了宗杭是罪魁祸首。

宗杭的滥杀无辜引起了正道的公愤,天玄宗、天王宫和天耀门作为正道的三个中流砥柱,他们三家联合了其它的正道门派准备诛杀宗杭为雪域门报仇,宗杭自然无法和声势浩大的正道对抗,可是魔道中人认为正道中人这是在欺负宗杭,在新一代的魔尊厉归真的组织下他们也联合起来帮助宗杭,一场血战由此展开。

血战发生时,天王宫的三十几位修为高深的长辈都在闭关,天玄宗和天耀门精锐尽出担当了这次战斗的主力,天玄宗的上一代高手也就是楚梦枕的师叔伯们在血战中死伤了上百人,天耀门也损失惨重,只有天王宫保存了大部分的实力。

当时的魔道在厉归真指挥下士气如虹,在与正道的对抗中保持着较大的优势,但是宗杭的两个弟子被天玄宗的人杀死,宗杭和另一个魔道长老带着众多的魔道中人竟然打算攻打天玄宗的洞府。

那时的天玄宗已经实力空虚许多,防御洞府的主力就是大绝真人他们这些楚梦枕的师兄们,他们大多数都是修炼一两百年的后起之秀,根本不是宗杭这样的魔道长老的对手,但是楚梦枕的师傅在关键时刻把天罗地网炼制成功了,大绝真人他们一共一百零八人共同施展天罗地网大阵把宗杭他们困入了阵中。

天罗地网发动之后,天雷惊天动地的响起,宗杭和另外的那个魔道长老坚持了三天之后终于没有逃过魂飞魄散的命运,厉归真摆脱了其他正道中人的纠缠带着手下和宗杭的爱妾赶到的时候一切都晚了,宗杭的爱妾见到宗杭已经形神俱灭之后失去了活下去的欲望,她讲述了那个雪域门的那个弟子的卑鄙行径之后便自杀殉夫了。

最倒霉的是那个雪域门的弟子正好和其他门派的人追着厉归真也来到了天玄宗,宗杭的爱妾指出的那个弟子身上的隐秘特征证明她根本没有撒谎,宗杭的爱妾揭露了事情的真相之后正道中人一个个感到脸上无光,心中却把雪域门的历代掌门人都问候遍了。

楚梦枕的师傅代表正道向厉归真表达了歉意,并当众把那个雪域门的败类交了出去任凭厉归真发落,厉归真亲眼见识了天罗地网的威力之后也萌生了退意,他向来不打没有把握的仗,而且宗杭和另一个魔道长老的死亡也让魔道元气大伤,因此接受了道歉并约定双方从此以后不再纠缠此事。

天王宫的那些高手在血战结束之后竟然整齐的出关了,让人不得不怀疑这实在太凑巧,大绝真人曾经私下的臆测天王宫的人是故意这样做,以便保存实力来争夺正道第一大门派的地位,不过天罗地网的炼制成功让他们的野心再次沉了下去,毕竟魔尊厉归真都不敢轻易招惹天罗地网,别人自然更加没有这个本事,这个观点在天玄宗的弟子中一直秘密流传着,最后楚梦枕的师傅知道之后只是轻轻的责备了两句,大绝真人知道师傅心里实际上已经赞同了自己的这种观点,只是没有证据指责天王宫而已。

这都是楚梦枕进入天玄宗之前发生的事情,楚梦枕从小就听说了这件丑闻,因此他认为正道魔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同,大家都是潜修天道,只是有的魔道中人的确邪恶,经常使用损人利己的方法增长自己的功力,但是其中也不是没有好人,这才导致他后来与何寂寞和温朝恩结交,被逐出师门也毫无悔意。

楚梦枕虽然认为魔道也有好人,但是他绝对不肯让雨墨加入魔道,就算是那些散仙门下也不行,那些散仙的作风几乎个个都比自己更加的肆无忌弹,如果雨墨投入那些行事无所顾忌的散仙门下之后“远大志向”肯定会越来越膨胀,弄不好就要培养出来一个小色魔,一定要让他加入天玄宗,这是绝对不能改变的事情。

不过楚梦枕发现有一点很奇怪,雨墨的灵觉对于那些宝物很敏感,但是对于危险却毫无所觉,在沼泽当中他一脚竟然踩在了蜥鳄的身上,险些被它所伤,而在万年沼泽中雨墨可以感觉得到黑素藕却没有发现那个八爪的怪兽,这种报喜不报忧的灵觉着实古怪。

修道的人培养的灵觉对于灵气和危机都有一种下意识的反映,功力高深的人可以提前预测到自己遭遇天劫的时机从而做好应变的准备,可是雨墨的灵觉竟然只有别人的一半,这样一来雨墨面对危机的时候就危险了。

第一集 第九章 自投罗网

马车在第二天的中午赶到了柯陵高原的边缘,巍峨高耸的柯陵高原地势险要,高山深壑参差交错,马车来到边缘之后就在也无法前进了,楚梦枕和雨墨把马车打发回去了,然后向柯陵高原的深处走去。

楚梦枕所需要的药材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灵药,若非雨墨偷偷的阅读过任不二珍藏的《药典》,楚梦枕想要寻找这些药材几乎没有可能,但是楚梦枕遇到雨墨之后幸运的接连得到了还魂草和黑素藕,不过所需要的其它药材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虽然《药典》中讲述玉石髓的产地就在这里,至于具体产自什么环境雨墨并不知道。

雨墨只能按照以前的方法慢慢的在地上走,期待着灵觉能够感应到玉石髓,就算在空中看柯陵高原也是无边无际,更何况雨墨的灵绝只有在地上才能发挥最大,两天的时间过去了,雨墨只搜寻了两座高山,前面是连绵不断的高山,而玉石髓则一点儿线索也没有。

雨墨在阿萨城买来的食物已经腐烂了,好在柯陵高原里面野果众多,而且遍地是飞禽走兽,根本不用担心挨饿,雨墨可以如数家珍的叫出这些野果的名字,野果当中至少有一半的品种可以入药,比如五味子、山楂、枸杞等等,《药典》里面包罗万象,几乎所有可以入药的药材都包括在里面,雨墨的记忆力惊人,每种可以入药的野果他都可以说出有什么功效。

雨墨一边寻找玉石髓一边悠闲的摘着野果子吃,还不时的劝楚梦枕也尝尝,楚梦枕虽然不食人间烟火,但是这些野果之类的他不拒绝,而且雨墨选的都是那些看起来很陌生但是味道极为鲜美的野果,如果没有雨墨的指点楚梦枕肯定不敢胡乱的吃进嘴里,这次借了雨墨的光,他尝到了许多以前从来没有品尝过的美味。

第三天的时候,雨墨在一处山崖上发现了一种柔韧的藤条,雨墨在晚上休息的时候编织了一个小小的药篓,第二天开始雨墨便采集那些稀有的野果放进药篓留着以后慢慢吃,楚梦枕心满意足的认为能够天天吃到这些野果就已经无上的享受,但是雨墨却念念不忘阿萨城的那些美食,认为楚梦枕不屑一顾的人间烟火才是真正的享受。

半个月过去之后,雨墨和楚梦枕已经深入柯陵高原数十里,依然一无所获,雨墨的灵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没有感应到。楚梦枕都有些泄气了,但是雨墨却越来越乐观,雨墨告诉楚梦枕,名山大川都是有灵气的地方,所以才会出产那些珍贵的灵药,有的地方灵气集中,而有的地方分散,柯陵高原这里迟迟找不到有价值的东西,这证明灵气过于集中了,只要找到那个灵气的聚集地,肯定有好东西,说不定玉石髓也在那里了。

楚梦枕对于雨墨的理论有些不以为然,名山大川的确有灵气,修道的人选择洞府的时候都选择名山大川就是这个道理,但是药材也如此就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了,难道其它地方的玉石髓会自己长脚追到灵气聚集地吗?但是楚梦枕也没有什么有利的证据反驳雨墨,只好任凭雨墨胡说。

又过去了十天,雨墨开始愁眉不展起来,当初答应楚梦枕寻找药材的时候雨墨认为不是很困难的事情,凭借自己辨别药材的眼光和丰富的知识,再加上楚梦枕可以带着自己飞来飞去,寻找楚梦枕所需要的那几样药材应该轻而易举,也许一两年的时间就可以完成。可是玉石髓明明就出产在柯陵高原,自己怎么找不到呢?已经二十天多天了,照这样下去想要找遍柯陵高原怎么也得一年的时间,至于想要把楚梦枕需要的药材搜集全看来至少需要十年八年的时间,这可如何是好?自己还打算回到龙丰镇照顾邱伯和阿婆呢。

但是雨墨不知道楚梦枕根本就没有把所需要的药材全部说出来,楚梦枕经过沼泽的危机之后已经决定放弃雨墨的帮忙,他不想让雨墨增加危险,但是又担心雨墨会自己出来寻药以至于丢了小命,所以他打算才带着雨墨把自己说出名字的药材采集完,然后就把雨墨送到天玄宗交给大绝真人。

夜晚的时候雨墨和楚梦枕坐在一座高山之巅,雨墨无精打采的啃着一个野果子,但是雨墨心情不佳,把野果啃了几口之后远远的抛了出去,反手从背后的小药篓里面又摸出一个野果,啃了一口之后皱眉道:“呸,酸死人。”再次丢了出去。

楚梦枕见到雨墨如此的浪费,劝说道:“雨墨,野果虽然不是值钱之物,毕竟也是草木的精华,你既然不想吃为什么还要糟蹋?”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雨墨向上翻翻眼睛,他和楚梦枕越来越亲近,言行当中便越来越亲昵,不知不觉中雨墨有的时候开始对楚梦枕耍小孩子的脾气,雨墨掏出了星幻兴致勃勃的摆弄起来,这些天以来星幻的能力好像越来越微弱,夜晚的时候也不再发出那种强烈的银光,不再像最开始的几天那样锋芒毕露,楚梦枕在夜晚接近雨墨的时候也不会再受到星幻的攻击,不过星幻握在雨墨的手中的时候楚梦枕依然无法接近他,星幻的光芒排斥任何人接触雨墨,楚梦枕感觉星幻似乎在韬光隐晦,虽然这种感觉很奇怪,而且没有任何的根据,但是楚梦枕的确就是有这样古怪的感觉。

今天是十五,明镜般的圆月逐渐的从东方升起,清冷的月光温柔的映照着天地,以前在天玄宗的时候,楚梦枕每逢月圆之夜都要小酌两杯,但是被逐出师门之后楚梦枕已经失去了这份雅兴。

夜凉如水,月兔东升,世俗中人永远也无法真正理解修道人的清闲岁月,如此明月之夜,如果邀上三五个良朋好友月下对酒当歌那应该是多么惬意的事情,楚梦枕心中正在对月感慨的时候,雨墨突然说道:“今晚的月亮真漂亮,就像阿萨城卖的那种蛋黄饼。”

楚梦枕心中的闲情逸致立刻被雨墨的“蛋黄饼”彻底打碎,楚梦枕有些愠怒的看着一身俗气的雨墨,雨墨吞吞口水说道:“这个时候如果能喝上一碗豆浆,再配上蛋黄饼,当神仙也比不上这种日子。”

楚梦枕哑然失笑,自己想喝酒,雨墨想喝豆浆,大家半斤八两谁也别笑话谁,楚梦枕柔声说道:“你累了一天,早点儿睡吧。”

雨墨伸个懒腰说道:“好啊。”

但是远处突然隐隐传来风雷之声,楚梦枕抬头看到天上依旧是明月高悬,这风雷之声从何而起呢?楚梦枕本想自己飞过去看看出了什么情况,但是把雨墨一个人留在这高山之巅遇到危险怎么办?

楚梦枕和雨墨在柯陵高原并没有遇到什么成精的怪物,但是猛兽遍地横行,在楚梦枕的保护下雨墨可以安然无恙,但是如果楚梦枕离开雨墨的身边立刻就会有野兽攻击他,以雨墨目前的自保能力来看,一头野狼就足以要了他的小命。

楚梦枕抓住雨墨的腰带驭剑向风雷之声响起的地方飞去,越向前飞风雷之声越清晰,楚梦枕远远的已经看见远处的山谷之中有光芒不断的闪动,难道是有人在使用法力争斗?楚梦枕向前飞的时候小心了许多,自己的飞剑根本无法与道行高深的高手战斗,而且自己还带着雨墨,遇到高手的时候想逃跑都力不从心。

雨墨也听到了雷声,他掏掏耳朵问道:“楚伯伯,前面是不是有人使用你的那种掌心雷?”

楚梦枕神色凝重的说道:“这雷声传出如此远的距离,应该是太乙神雷或者阴雷之类的高级道法,我的掌心雷没有这么大的威力。”您阅.读的电子书来自ωωω,ūdtxt,Còm

天玄宗以炼制法宝为主,而楚梦枕更是过于依赖师傅赏赐自己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