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3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3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8 14:11:4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25
法宝,对于天玄宗的其它道术没有下苦功学习,否则楚梦枕也不会因为法宝被收回就如此狼狈了,但是天玄宗炼制法宝的能力冠绝天下,天罗地网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楚梦枕炼制法宝的能力也很高明,只是他现在没有寻找到合适的材料,以至于使用这柄下三滥的飞剑勉强凑数,除此之外他的攻击手段只有掌心雷了。

越接近风雷响起的地方楚梦枕越是小心翼翼,而雨墨见到楚梦枕如此的谨慎,他也跟着紧张起来,当楚梦枕距离那个深谷还有数百米的距离时,雷声震耳欲聋,而且山谷当中光华不断的闪动,但是山谷里面却没有任何人的踪影,雨墨突然说道:“楚伯伯,前面应该是柯陵高原灵气聚集的地方,好强烈的感觉。”

楚梦枕听到雨墨说下面是灵气聚集的地方,那么这里是不是玉石髓的产地呢?可是风雷之声从何而来?楚梦枕不敢大意,他慢慢的向山谷中降落,当他绕过山崖的时候,山谷之下显出一个圆形的法阵,法阵笼罩在绚丽的五色光华当中,在夜色当中分外的引人注目。

一个半尺多高的碧绿色葫芦正在五色光华中不停的纵跃,似乎想要挣脱这里的束缚,但是周围的风雷接连不断的响起,每次都在葫芦即将逃脱的时候用雷把它震回去,这个法阵竟然是关押这个葫芦的牢笼。

雨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葫芦,虽然雨墨不知道这个葫芦有什么用处,但是这个葫芦传来的灵气让雨墨从数百米之外的高空就可以感觉得到,宝贝!绝对是好宝贝!

楚梦枕想不到如此强大的法阵里面关押的竟然是一个葫芦,他虽然没有雨墨那种先天的灵觉,但是如此近的距离已经让他感到了葫芦上面的灵气波动,而且这个法阵的威力竟然不逊色于天玄宗的天罗地网,这个法阵是什么来历?

楚梦枕带着雨墨悄悄的降落在一旁,雨墨焦急的盯着葫芦似乎想要冲上去,楚梦枕警告道:“这个法阵的威力相当强大,你闯进去立刻就会化作飞灰,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雨墨不甘心的看着五色光华中的葫芦,低声央求道:“楚伯伯,你有没有办法?”

楚梦枕摇头道:“很难,如果我的七彩梭还在,我起码有五成的把握可以把葫芦抢过来,但是现在一成的把握也没有,我们先静观其变,也许会有机会。”

雨墨失望的噘起了嘴,然后坐在地上眼巴巴的看着葫芦,眼睛里全是渴望的神色,楚梦枕看着心中不忍,雨墨还没有要求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既然他喜欢这个葫芦自己就应该想办法弄过来送给他,楚梦枕咬牙说道:“我试一下。”说完指挥飞剑向法阵闯去。

但是楚梦枕的飞剑刚闯进法阵,法阵上面的五色光华暴闪,雷声瞬间大震,飞剑眨眼间就被法阵里面的风雷击成碎片陨落,与飞剑元气相连的楚梦枕立刻喷出了一口鲜血,天玄宗的法宝在炼制的过程中,炼制法宝的人需要把自己的元气与法宝连为一体,这样炼制成功的法宝才会如臂使指的灵活运用,但是法宝受损的时候持有人也会感同身受,飞剑的破碎立刻让楚梦枕受伤,幸好这柄飞剑只是临时凑数的代用品,否则楚梦枕的元气将会受到重创。

雨墨惊慌的大叫一声冲到了楚梦枕身边,眼泪汪汪的看着楚梦枕不敢说话,楚梦枕擦去了嘴角的血迹微笑道:“伯伯无能,让雨墨失望了。”

雨墨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向下滴落,雨墨是个早熟的孩子,要不然也不会念念不忘的要发财娶老婆了,他知道自己的任性要求让楚梦枕受了重伤,但是雨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默默的掉眼泪。

楚梦枕佯怒的在雨墨头上轻轻拍了一巴掌说道:“哭什么?是不是瞧不起伯伯?”

雨墨的肩膀耸动着哭得更加伤心,楚梦枕沉下脸道:“你怎么总哭哭啼啼?自从我见到你之后你已经哭了好几次,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你这样爱哭有什么出息?”但是雨墨依然抽抽搭搭的哭着,楚梦枕大喝道:“就凭你这个样子也想娶老婆?”

雨墨的眼泪立刻神奇的停止了,气得楚梦枕的脑袋都晕了,楚梦枕泄气的说道:“雨墨,你的年纪还小,现在应该做更加有意义的事情,娶老婆的事情应该留在二十岁以后考虑,那个时候你也长大了,到时候自然会做出正确的选择,你看怎么样?”

雨墨破涕为笑道:“二十岁之后也行,那个时候我就应该赚到多钱了,有能力养活很多老婆,现在我一定要努力赚钱。”

楚梦枕皱眉道:“雨墨,过几天我想送你到天玄宗接受我大师兄的教导,十年的时间可以让你打下坚实的基础,赚钱和娶老婆的事情都留在以后再说好不好?”

楚梦枕的意思就是让雨墨先进入天玄宗,从雨墨的性格来看他很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他想要娶老婆的观点是受了任不二的不良影响,当他加入天玄宗之后与那些一心修道的同门师兄弟在一起自然就会专心的修炼,而且十年之后雨墨应该可以体会到修道的好处,那个时候他自然就会忘记现在的这个愚蠢念头。

雨墨摇头道:“不好,我不去天玄宗,我要帮你采药。”

楚梦枕烦躁的说道:“采药的事情我自己就可以解决,你修道的事情不能拖延,你现在正好可以打下坚实的基础,修道的时间越晚对你以后的发展越不利,这种事情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就这么定了。”

雨墨的小脸拉了下来问道:“凭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要修道了?”

楚梦枕为之气结,天玄宗是正道的中流砥柱,每年都有许多人在山门外跪拜着等待天玄宗能够大发慈悲的招收自己为门徒,而且有许多散仙拉关系求人想要把自己的子孙送入天玄宗都很难,自己这么大的一个人情雨墨竟然无动于衷,简直是岂有此理。

楚梦枕一言不发的抓起雨墨就要飞了起来,雨墨大叫道:“干什么?你自己不想收我为徒就算了,凭什么让我去天玄宗?我不去!”

雨墨无法理解楚梦枕的想法,在雨墨看来楚梦枕虽然无法收自己当徒弟,但是自己能够每天陪伴在他身边就已经很满足了,他为什么总要把自己送往天玄宗呢?就算是为了自己好也不能强迫自己,自己好不容易才从任家赎回了卖身契,这份自由来之不易,为什么要到天玄宗受管制呢?楚梦枕这么好的人都被赶了出来,天玄宗肯定不怎么样。

楚梦枕叹息道:“雨墨,伯伯是为了你好,如果不是天玄宗的掌门人有命令,伯伯肯定会收你为徒,就算别人想抢也抢不走,但是现在只能送你去天玄宗。”

雨墨歪着脖子说道:“那我也不去天玄宗,他们不要你了,这就证明他们不是好人,我不和他们在一起,就算你把我送去了,我也要偷着跑出来,我发誓!”

楚梦枕无奈的问道:“好人与坏人不是简单的几句话就可以说清楚的,天玄宗里面不能说每个人都是好人,但是绝大部分都是好人,你要怎么样才同意?”

雨墨低头望着自己的脚尖说道:“没条件,就是不去。”

楚梦枕耐心的劝说道:“雨墨,你知不知道你的条件有多适合修道?你的天生灵觉是伯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神奇天赋,就算是修为比我更加高深的人也比不上你,而且你买来的玉佩和匕首都是修道人梦寐以求的珍宝,只要你稍稍祭炼一番,这两样法宝就可以成为修真界数得上的名器。”

雨墨掏出匕首问道:“这也是修道人用的宝贝?”

楚梦枕点点头,雨墨把匕首递过去说道:“玉佩您用不上,这个没有问题吧?”

楚梦枕摇头说道:“这个匕首不适合我。”

雨墨大声指责道:“撒谎!你是不愿意使用我的东西,你瞧不起我。”

别人对雨墨稍稍好一点儿,雨墨就铭记在心,而楚梦枕为了让自己得到那个葫芦不仅损失了飞剑而且还受了伤,雨墨心中的难过可想而知,尤其楚梦枕是他最尊敬的人,在雨墨看来楚梦枕和邱伯一样都是最亲的人,既然这样他就不应该拒绝自己的礼物,要不然就是瞧不起自己,雨墨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唯一拥有的就是脆弱的自尊心,楚梦枕的拒绝已经伤害了雨墨。

楚梦枕哈哈笑道:“雨墨,你有自己的尊严,伯伯也有自己的尊严,我怎么可能用你的东西,尤其是这个匕首对你来说很珍贵,是你日后防身和克敌制胜的利器,不要再说了。”

雨墨随手把匕首抛了出去,但是雨墨没有看准方向匕首竟然向法阵飞去,雨墨本来是在赌气,他以为楚梦枕看到自己生气之后就会改变主意,绝对没有毁了匕首的想法,刚才楚梦枕的飞剑在法阵中被摧毁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当匕首向法阵飞去的时候,雨墨立刻飞奔过去想要把匕首抢回来。

楚梦枕见到雨墨竟然向法阵冲去,他的魂魄都要吓出来了,他伸手抓的时候雨墨已经冲出去了,楚梦枕和雨墨距离法阵只有十几米的距离,雨墨人小腿快,在楚梦枕一把抓空之后雨墨已经来到了法阵的附近,但是接近法阵之后雨墨的身上冒出了星星点点的银光,银光形成了一个光罩严严实实的把雨墨包在了中央。

其实雨墨刚冲过来的时候匕首已经落入了法阵里面,匕首被法阵里面的风雷立刻击落在地,但是并没有摧毁,雨墨并不愚蠢,自然不肯为了一柄匕首而冒生命危险,他在法阵之外就停了下来,当雨墨见到银色的光点又出现的时候,他兴奋的伸手东抓一下西抓一下,但是什么都抓不到。

楚梦枕见到雨墨没有生命危险了这才发觉自己刚才竟然吓出了冷汗,可是他马上发现雨墨竟然继续向法阵走去,楚梦枕怒吼道:“停下来。”同时向雨墨追去,但是雨墨身上的星幻发出光芒之后楚梦枕根本无法接触到雨墨,只能在后面干着急。

雨墨回头看了楚梦枕一眼笑嘻嘻的说道:“没事儿,我不碰它。”继续小步的慢慢往法阵挪动,来到法阵的边缘时,雨墨再次回过头说道:“真没事儿。”

楚梦枕怒骂道:“你这个混账,拿生命当儿戏,快退回来。”

雨墨见到楚梦枕的飞剑被法阵摧毁之后本来很害怕,但是现在自己身上出现银光护体,雨墨的胆子又大了起来,雨墨再次小小的向前迈了一步,五色光华被雨墨身上的银光碰撞之后立刻轻轻的波动了一下,同时雨墨感到身上传来一股强大的阻力,不过并不怎么可怕。

雨墨试探着再次向前挪动了一点点,压力继续加大,但是并没有雷劈自己,雨墨一抬腿竟然踏入了五色光华当中,这次雨墨感到压力从四面八方传来,不过法阵里面的风雷依然没有攻击自己。

雨墨进入法阵之后才发现从里面看和从外向里看完全不同,在外面的时候自己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况,但是进入之后自己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周围全是耀眼的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声,只有周围一尺左右的银光保护范围没有被波及。

雨墨在法阵里面盲目的转着,但是他发现自己已经走不出去了,从外面看起来数米方圆的法阵竟然变得无穷无尽,法阵内外是截然不容的两个世界,在外面看来法阵里面光华闪动的很好看,可是进入法阵之后根本看不到外界的环境,法阵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天地,在这个天地里规则已经不存在了,除非能够破解这个法阵,否则雨墨永远也出不来。法阵之外的楚梦枕几乎要喊破喉咙了,可是雨墨在法阵里面什么都听不见,仿佛无头苍蝇一样的转着圈子。

忽然碧绿的影子一闪,那个壁绿色的葫芦竟然冲进了雨墨的怀里,雨墨猝不及防下意识的伸手就抱住了葫芦,然后漫天的闪电和惊雷对准雨墨打来,雨墨立刻犹如怒海中的一叶小舟飘摇不定。

雨墨惊恐的想要推开这个罪魁祸首,但是那个葫芦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避风港,死皮赖脸的坚决不肯离开,尤其葫芦表面光滑,雨墨的小手把它从前面推出去,它就滑溜溜的钻到后面,摆明了打算放赖,雨墨索性揪着葫芦的细腰搂住了它然后蹲在了地上减少闪电和惊雷攻击的范围。

第一集 第十章 大五行诀(上)

当雨墨抱着葫芦蹲下来的时候,葫芦被雨墨搂在怀里,五色光华失去了攻击的目标逐渐的减弱了,楚梦枕大声疾呼道:“雨墨,把葫芦完全抱在怀里。”楚梦枕旁观者清,如果雨墨能够隔断葫芦与法阵的感应,雨墨就可以轻松的脱困,但是声音根本无法传到雨墨的耳中。

雨墨蹲在地上仿佛小乌龟一样慢慢的挪动着,在雨墨看来自己走的是直线,这样迟早会走出这个小小的法阵,但是在楚梦枕看来雨墨却是在法阵里面绕圈子,有的时候明明向左跨出一小步就可以脱困,但是雨墨却毫无知觉的继续绕圈子,现在的法阵里面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法解开的迷宫,雨墨向任何方向行走都是在兜圈子,就算他能够听到楚梦枕的指点也无济于事,法阵绝对不会让他离开。

楚梦枕在法阵之外着急的直跺脚,但是楚梦枕没有办法闯入法阵,楚梦枕尝试着投了几块石头,石头还没有闯入法阵就被风雷击碎,楚梦枕闯进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楚梦枕在法阵的外面来来回回的走着,苦苦思量如果把雨墨救出来。

在雨墨蹲下来之后法阵的威力逐渐的降低了,楚梦枕意外的发现法阵的光华收敛之后隐约的可以见到法阵的后面似乎是一个洞窟,难道葫芦就是从这个洞窟里面出来的?今天是月圆之夜,也许葫芦就是这一天吸收月亮的精华才跑出来,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