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7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17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8 14:11: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25
了缺口,根本就不敢离开,当大绝真人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楚梦枕惊喜的喊道:“是大师兄吗?小弟正是楚梦枕。”

大绝真人冷冷的说道:“楚梦枕,你是本门的弃徒,我已经不是你的大师兄,以后不许再用这个称呼。”

雨墨听到大绝真人竟然是抛弃师傅的那个门派的人,雨墨的怒火立刻升了起来,在雨墨看来师傅是天下少有的好人,抛弃师傅的那个门派里面肯定没有好东西,虽然楚梦枕多次解释这件事情并不怪天玄宗,但是雨墨认定那是因为师傅为人厚道,和自己一样不愿意揭露别人的丑事,因此雨墨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还响亮的“呸”了一声。

包括大绝真人在内那几个天玄宗的人脸上立刻露出了不悦之色,不要说雨墨这个小毛孩子,就算是那些魔道中人也不敢在大绝真人的面前如此无礼,其中一个道士厉声说道:“你就是楚梦枕收的徒弟?”

雨墨撇撇嘴露出不屑的神色根本就不搭理那个道士,这时楚梦枕在下面喊道:“雨墨,你有没有瓶子?”

雨墨趴在洞口说道:“师傅,你用匕首把一块石头削成碗就可以了。”

楚梦枕已经知道了大绝真人来了,他既想上去拜见大绝真人又不舍得放弃即将到手的玉石髓,可是当初没有预料到玉石髓竟然是液体,楚梦枕一时间只想到如何弄一个瓶子把玉石髓装起来,偏偏想不到可以用匕首削石成碗,竟然要雨墨来提醒。

大绝真人的喉头耸动了两下,勉强压抑着没有笑出来,然后伸手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瓶丢了下去说道:“这个先借给你用。”

片刻之后楚梦枕驾驭匕首飞了上来,千年寒铁匕首的气息立刻让这几个道士悚然动容,大绝真人伸手把楚梦枕的匕首夺了过来仔细打量了半天,连声说道:“好东西,好东西。”

那几个道士也想看看,但是他们可没有大绝真人和楚梦枕的交情,因此只能在一旁露出艳羡的目光,这些人的眼光都非常高明,经历了李默凡恐吓陈铮的事情之后,李默凡已经被处罚闭关反省,大绝真人为了洗脱指使徒弟恐吓师长的嫌疑只能主动带着几个同门寻找楚梦枕,证明楚梦枕没有把天玄宗的道法泄漏出去,这几个道士就是鉴定雨墨有没有学习天玄宗道法的证人。

这几个道士的修为都不在楚梦枕之下,他们的眼光也不逊于楚梦枕,天玄宗最缺乏的就是炼制法宝的材料,如果有足够的材料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炼制出极品的法宝,而千年寒铁就是炼制法宝的极品材料,这柄千年寒铁匕首立刻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大绝真人一松手,千年寒铁匕首立刻飞回了楚梦枕的手中,楚梦枕把玉瓶递给雨墨问道:“你看这是不是玉石髓?可别弄错了。”

雨墨打开玉瓶看了一眼,一缕沁人心脾的幽香立刻飘了出来,雨墨用力的嗅了嗅满意的说道:“就是它,没错。”说完伸出小指在玉瓶里面蘸了一下放进嘴里用力的吮了吮说道:“玉石髓是万载空青凝练而成,可以明目润肺,味道不错。”说着意犹未尽的伸出手指还要再蘸一下。

楚梦枕总共只收集到了半瓶的玉石髓,楚梦枕急忙抢回了玉瓶小心的放在法宝囊中,玉石髓的名字没有几个人听说过,但是万载空青的神奇效果很多人都知道,当众人听到玉石髓竟然是万载空青凝练而成的时候,不仅都惊呆了,有两个道士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向那个洞穴飘去,不过他们心里也明白那里不会再有玉石髓了。

楚梦枕露出笑容问道:“几位道长今天不会是正巧路过这里吧?”

大绝真人已经提醒了楚梦枕,现在他已经不是天玄宗的门人,自然不能再用师兄师弟的称呼,因此楚梦枕干脆直接称呼道长,反正自己和他们以前也没有什么交情,而且他们今天应该来意不善,说不定会有什么麻烦。

大绝真人板起脸问道:“楚梦枕,当初你离开天玄宗之前,掌门人已经告诫你不要把天玄宗的道法传授别人,今天我们想要看看你是否遵照了诺言?否则我们就要不客气了。”

雨墨大声问道:“你不客气又能怎样?”

楚梦枕喝道:“不得无礼,这是我以前的大师兄,以前我打算把你交给他做弟子,就算你对任何人无礼也不能对他这样,要不然你不要再做我的徒弟了。”

雨墨的气焰立刻畏缩了,大绝真人听到楚梦枕以前竟然要把雨墨送给自己当弟子,不由得又仔细的打量起来,大绝真人第一眼看到雨墨的时候感到雨墨身上有法宝,但是仔细看的时候又感觉好像没有,如果雨墨的修为很高深,以至于和法宝和他融为一体还可以理解,但是大绝真人看得出来雨墨根本没有什么的修为,不可能把法宝修炼到这个程度,这绝对骗不了人,这种怪异的感觉是大绝真人生平第一次见到。

开始的时候除了修为最高的大绝真人之外没有人注意雨墨,但是大绝真人的目光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他们的修为与大绝真人相差的太多,眼光也远比大绝真人逊色,大绝真人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天玄宗之内真正了解大绝真人实力的人不多。

当初星幻重新与天上的星辰感应的时候,正在睡大觉的雨墨被星幻改造了身体,星幻与雨墨已经拥有了同样的对星辰的感应能力,只是雨墨这个当事人不知道,外人更无从得知,实际上星幻和雨墨已经是一体了,就算是炼制法宝水平最高明的天玄宗的法宝与拥有者的关系也无法比拟星幻和雨墨的关系。

大绝真人赞赏的点点头说道:“这孩子的资质非常好,你收了一个好徒弟。”

楚梦枕的脸上露出了骄傲的表情,这个徒弟不是一般的好,楚梦枕特别的满意,但是大绝真人接下来的问题让楚梦枕手脚冰冷。

“现在天玄宗上上下下都在怀疑你传授给了他本门的道法?我想你收徒弟也不会什么都不传授他,我需要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负责你们师徒的麻烦大了。”

楚梦枕苦笑一下,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得到天书的事情绝对不可能透露出来,自己还叮嘱雨墨不许透露半句,但是大师兄偏偏带人来质问此事,撒谎吗?这样对不起大师兄,自己还从来没有对大师兄撒过慌;不撒谎?自己和雨墨从此以后别想安静,甚至要面临杀身之祸。

“难道连合理的解释都没有吗?”大绝真人不耐烦的追问,大绝真人见到楚梦枕的样子就明白他肯定有难言之隐,自己已经暗示的够明白了,“合理的解释”不见得是真正的理由,楚梦枕的脑子怎么越来越不灵活了,只要编两句谎言能够瞒过天玄宗就可以,而且众人都看得出来雨墨身上没有天玄宗的气息,随随便便的就能搪塞过去,楚梦枕怎么这样笨呢?以前自己怎么没看出来他这么愚蠢?

雨墨低声嘟囔道:“还说是您大师兄呢,我看当初说不定就是他把您赶出天玄宗的。”同时冲着那几个道士瞪眼睛,只是没有人和他一般见识。

这时一个道士向雨墨问道:“娃娃,你师傅都传授了你什么知识?”

楚梦枕有难言之隐无法说出口,但是这个道士以为楚梦枕心中有愧不敢承认,虽然雨墨身上看不出来天玄宗的气息,但是说不定楚梦枕已经把口诀传授给他了,只是没有来得及修炼而已,雨墨的年纪看起来只有八、九岁,而且雨墨说话的时候火气十足而且有点儿任性,分明就是涉世不深的小孩子,这样的孩子应该不会撒谎,只要他透露出天玄宗的一点点口诀,那么楚梦枕就难逃惩处了。

可是众人不知道雨墨今天如此的无礼是为师傅感到不平,平时雨墨说话的时候一直很随和,就算是对待任不二和张掌柜那样的人雨墨都不肯出言侮辱,但是楚梦枕不同,他是雨墨最亲的人,雨墨不允许任何人对师傅有半点儿不敬,大绝真人他们竟然当面刁难师傅,雨墨已经忍无可忍了。

雨墨瞪圆了乌黑的大眼睛,看看大绝真人,又看看那几个道士,终于说道:“关你们什么事?狗拿耗子。”

开口询问雨墨的那个道士脸上立刻挂不住了,他沉下脸问道:“小娃娃,你师傅涉嫌泄漏天玄宗的绝学,如果你不肯说的话,我们就要把你们师徒带回天玄宗发落,甚至可以废除你们的修为,你可要想清楚。”

雨墨愤怒的挥舞着拳头质问道:“凭什么?我师傅已经被你们赶出来了,为什么要赶尽杀绝,我就知道天玄宗没有好人,你有什么本事抓我?抓啊!”说着雨墨掏出了星幻气势汹汹的向那个道士逼去。

大绝真人见到粉雕玉琢般的雨墨竟然如此有气势,他嘴角露出了微笑,如果那个道士胆敢伤了雨墨,自己就要借题发挥,以至于没有在意雨墨手中的星幻,但是楚梦枕大喝道:“不要这样做。”

可是雨墨已经仿佛一头小公牛般向那个道士冲了过去,大绝真人终于忍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当雨墨冲到那个道士附近的时候,星幻突然发出了璀璨的银色光芒把雨墨包裹了起来,大绝真人的笑声嘎然而止,他已经看出了雨墨的这个法宝太不寻常了。

那个道士本来一脸冷笑的站在那里等待雨墨冲上来,可是雨墨身上出现银光的时候他感觉到不对劲了,但是他的飞剑还没有放出来的时候雨墨已经一头撞在他的小腹上,如果单凭雨墨一个人冲过来肯定要灰头土脸的摔的狼狈不堪,但是星幻守护着雨墨,银色光芒首先撞在了那个道士身上,那个道士闷哼一声向后飞了出去,一缕血丝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

这个突然的变化让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那个被撞飞的道士翻身跳了起来,一扬手飞剑已经向雨墨电射而至,这些事情都在眨眼间完成,当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飞剑已经刺到了星幻的光罩上,但是光罩爆出璀璨的银色光雨纹丝不动。

大绝真人伸手抓住了飞剑厉声说道:“萧雄,你想干什么?”

萧雄涨红了脸吼道:“这个小畜生竟然敢撞我,大绝师兄,难道你没看到吗?”

萧雄还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而且自己竟然是被一个小孩撞飞了,而且当星幻的光芒撞倒他身上的时候竟然撼动了他的元气并导致震伤,对于萧雄来说这已经是奇耻大辱,否则他也不会放出飞剑想要杀了雨墨,可是自己的飞剑竟然无法突破那个银白色的光罩,如此神奇的法宝让萧雄既羡慕又嫉妒。

楚梦枕挺身站到了雨墨的前面,冷冷的说道:“萧雄道长,我的弟子不懂事自然有我教训他,还不至于让你使用这么狠毒的手段,我没有传授他天玄宗的道法,我楚梦枕有胆量收徒弟,就有信心传授给他惊天动地的本事,至于我教给他什么功夫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天玄宗说长道短。”

楚梦枕已经动了真怒,雨墨虽然不应该撞倒萧雄,但是萧雄竟然要使用飞剑杀了雨墨,如此狠毒的心肠不配当正道中人,如果雨墨真的有个三长两短,楚梦枕就要和他拼命,自己好不容易才收了一个徒弟,岂能容忍别人伤害!

大绝真人把飞剑丢还给萧雄说道:“诸位师弟,你们也都看到了,这个孩子身上根本没有天玄宗的气息,而且这个孩子手中的法宝根本就没有炼制过,我想你们的眼光也都看得出来,现在证明楚梦枕没有传授给他本门的道法,该回去向掌门人和其他的同门做个交待了,以免有小人继续煽风点火。”然后看着楚梦枕说道:“这里已经不是久留之地,你们师徒该换个地方修炼了。”

大绝真人说完之后首先化作一道金色的长虹向远处飞去,萧雄含恨看了雨墨一眼和其他的几个道士也化作长虹追随大绝真人而去,雨墨冲着他们的背影再次“呸”了一声,但是心中得意至极,自己竟然把那个臭道士撞个大跟头,没有比这更过瘾的事情了。

楚梦枕不悦的“哼”了一声,雨墨这才想起来师傅不愿意和天玄宗的人发生矛盾,雨墨收起了星幻灰溜溜的凑到楚梦枕身边,嗫嚅着说道:“师傅,您是不是生气了?”

楚梦枕轻轻的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算了,以后不要这样没有礼貌。”

雨墨见到师傅没有责备自己,立刻精神抖擞起来,楚梦枕本来对于雨墨的做法不是很满意,但是考虑到小徒弟的一番孝心也就不忍心责备了,可是这样一来雨墨却给带来了极为重要的影响,而且今天证明有星幻的保护就不怕别人伤害自己,雨墨的胆量从此逐渐的大了起来。

楚梦枕想起大绝真人临走时的嘱咐,看来自己的确不应该继续留在这里,而且玉石髓也已经到手,应该换个地方吸取五行之气了,现在已经是六月末,过几天即将到秋天,这个时候应该吸取五行之中的庚辛金之精气了,按照雨墨的说法西方属金,自己师徒应该向西方走,而且自己师徒修行的是《大五行诀》,这样天时地利人和就都占据了。

但是西方那里魔道众多,据说许多修炼上千年的老魔头都在西方的大雪山修行,自己虽然被逐出了天玄宗,在那些魔道中人眼里自己依然是正道,大家天生就是死对头,前往那里有很多的危险。

楚梦枕沉吟良久才说道:“雨墨,我们向西方走,去那里吸取五行之气。”

雨墨也不知道西方是多么的遥远,不过按照天干地支来说西方再加上秋季,那里正好是吸取庚辛金之精气的最佳位置,雨墨经过这次入定之后已经对《大五行诀》充满了信心,在合适的位置修炼想必自己进步的会更快。

雨墨刚刚入门根本无法学习飞行这种高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