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23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23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的徒弟之后,他们自然两个义愤填膺的要帮助楚梦枕,可是何寂寞越听越不对劲,因为楚梦枕说他的徒弟是在溪下城外的小树林失踪的,而自己抢走的那个孩子就是在那里。

何寂寞小心翼翼的询问了楚梦枕的那个徒弟的模样,尤其是听说雨墨的身上有一件可以发出银光的法宝之后,何寂寞本来就苍白的脸色已经和恶鬼差不多了,而温朝恩的红脸也苍白起来,何寂寞已经告诉温朝恩与法临争斗的情况,当时何寂寞也没有隐瞒,坦然的说出了自己掠走一个小孩子的事情,现在看来这个孩子不会是别人——肯定是楚梦枕收的唯一徒弟,祸闯大了。

楚梦枕警觉到不对头,何寂寞看看温朝恩,温朝恩看看何寂寞,如果他们没有估计错的话,此刻雨墨应该落入了僵尸门手中,一个法临就如此难以对付了,更不要说对付僵尸门。僵尸门的门主赵小儿是魔道前辈,何寂寞与温朝恩和他们虽然同是魔道中人,但是平素根本没有来往,何寂寞与法临还有如此深的仇恨,雨墨的小命很难保住了,不过这句话谁也不敢说出口。

何寂寞低着头不敢看楚梦枕,温朝恩则左顾右盼的装作没事人,但是他们两个表情已经泄漏了心中的秘密,楚梦枕的目光落在了何寂寞身上,何寂寞感觉楚梦枕锥子般锋利的目光似乎穿透了自己心事,何寂寞颓唐的说道:“楚兄,你杀了我吧,孩子是我抢走的,后来遇到法临的时候我把他放了,他现在多半已经落入了僵尸门手里。”

楚梦枕感觉当头被人打了一棒,自己只收了一个徒弟,可是何寂寞竟然把他抢走又弄丢了,楚梦枕已经没有感觉了,一方是自己的徒弟,另一方是自己的好朋友,这让自己如何处理?楚梦枕过了好半天才说道:“听天由命吧,我想雨墨那孩子也不是短命的人,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你们说是不是这样?”楚梦枕已经如同溺水的人哪怕是一根稻草也感觉能够救命,他也知道自己说的只是梦话,但是虚假的安慰总比无情的现实让人可以让人接受。

温朝恩附和说道:“那还用说,你的徒弟肯定不会错,嗯!一定福大命大。”

何寂寞握紧了拳头说道:“本来我就打算找法临报仇,温朝恩,你要是朋友就把法宝借给我。”

温朝恩摇头说道:“抱歉了,我的法宝不外借。”

何寂寞冷冷的看着温朝恩,一言不发的向外就走,温朝恩慢条斯理的说道:“楚梦枕的徒弟有危险,你看我会不管吗?就算打不过僵尸门我陪你送死还是没有问题,走啦!大家轰轰烈烈的干一场。”

温朝恩的法宝没有什么精品,但是数量多,这些年他到处搜罗法宝而且自己也炼制了一些,楚梦枕与何寂寞对于法宝的观点是宁缺勿滥,可是温朝恩的乱七八糟的法宝却弄了一大堆,出发的时候温朝恩的法宝囊竟然装满了,不过在这种关键的时候这些有量无质的法宝的确给了楚梦枕他们很大的信心。

楚梦枕寻找何寂寞与温朝恩浪费了两天的时间,当他们赶到僵尸门的山洞外面的时候,已经接近第三天的午时,楚梦枕他们躲藏在一个山崖的后面望着僵尸门所在的洞口,如果贸然闯进去谁也别想活着出来,楚梦枕他们几个都觉得嗓子眼发紧。僵尸门的门徒有数十人,而且门主赵小儿修为高深,他炼制的飞天夜叉在战斗的时候比任何法宝都管用,法宝毕竟是物品,而飞天夜叉有一定的思维,这种主动攻击的法宝最难对付。

楚梦枕担心雨墨会发生危险,现在星幻逐渐的温和了许多,只要雨墨把它放进怀里就不会发生作用,只有特殊的情况下星幻才会自动放出光芒,上次在柯陵高原的时候雨墨闯入五行阵的时候星幻自动的保护了雨墨,后来除非雨墨握住它,否则就不会产生反应,要不然雨墨也不会被何寂寞趁机掠走,雨墨毕竟没有把星幻炼制过,在这种情况下雨墨能否保护自己是个未知数。

就在楚梦枕他们商量是否应该抓一个僵尸门的活口用来交换雨墨的时候,僵尸门里面传来“轰隆隆”声音,而且山体都在震颤,难道是赵小儿在研制厉害的魔法?从如此大的声势来看这个法术相当厉害,赵小儿不愧是老魔头,真的高深莫测,营救雨墨的机会越来越微弱了,楚梦枕他们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

就在楚梦枕他们狐疑的时候,从山洞里面冲出了一群人,为首的一个正是赵小儿,后面跟着三十几个弟子还有上百的僵尸,其中有几个僵尸飞行的速度竟然仅次于赵小儿,这就是赵小儿使用自己的弟子炼制的飞天夜叉,可是人群里面却没有法临这个罪魁祸首。

楚梦枕他们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僵尸门已经知道自己来了,他们正要现出身形的时候,山洞里面的轰鸣声由远而近,赵小儿恶狠狠的命令道:“再往远走一点,僵尸不能再损失了,如果谁损失了僵尸,我就把他变成僵尸。”带着那些弟子和僵尸继续往远逃。

楚梦枕他们互相看了一眼,面面相觑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他们就看到碎石在热浪的推动下呼啸着冲了出来,仿佛是火山喷发般的猛烈,热浪所到之处草木立刻燃烧起来,楚梦枕的目光看到在碎石之中有银光闪动,楚梦枕立刻释放出寒霜身剑合一的向银光冲去。

雨墨心惊胆战的被大铁门和巨石带动着冲了出来,他的小脸已经煞白,如此恶劣的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遭遇,雨墨不知道星幻为什么会发出光芒,以前雨墨曾经试验过很多次,星幻只有遇到生物或者法术才会发出银光,可是对于那些山石草木之类的根本没有反应,难道压在自己面前的石头也是法宝吗?

雨墨在牢房里面的时候根本没有仔细观看,要不然他就会发现铁门对面的墙壁是古仙人使用仙法禁制而成,上面有符咒压制着,而冷热风暴摧毁了禁制的时候,刻有符咒的岩石正好撞击在雨墨的身上,而那时雨墨正在入定,星幻的光芒在保护着他,当雨墨惊醒之后刻有符咒的岩石刺激了星幻,让它继续保护雨墨,因此雨墨才逃过了被砸成肉酱的命运。

楚梦枕驾驭寒霜眨眼间追到了雨墨的面前,雨墨见到熟悉的黑色光芒出现了,虽然看不到师傅的身影,但是雨墨以前多次见到师傅身剑合一,师傅肯定隐藏在匕首的光芒里面,雨墨惊喜的大叫道:“师傅救我。”

楚梦枕扬手发出了掌心雷,掌心雷打在了星幻的光罩上,星幻被掌心雷激荡向一旁飞去,温朝恩也明白了,他扬手发出了自己的两柄短钩,短钩化作了两道红光撞在星幻的光罩上,雨墨仿佛皮球般被楚梦枕和温朝恩的掌心雷与法宝击打得脱离了风暴的吹拂轨迹。

当楚梦枕的掌心雷发动的时候,赵小儿已经听到了,赵小儿厉声喝道:“前面是哪位朋友?难道你不知道僵尸门的规矩吗?”

楚梦枕也不答话,他扬手再次发出了掌心雷,此刻何寂寞的飞剑也放了出来,与楚梦枕和温朝恩联手把雨墨彻底推出了风暴当中,然后楚梦枕大喝道:“雨墨,收回法宝。”

雨墨把星幻放回怀里的时候,楚梦枕闪电般飞了过来抓住雨墨的腰带冲入了青天,同时高喊道:“我们走。”

何寂寞与温朝恩见到楚梦枕救回了雨墨,他们欢呼一声分头飞起,飞到空中的时候何寂寞大声说道:“楚兄,小弟得罪了你的徒弟,今天已经没有颜面见他,后会有期。”但是他说完之后却冲着赵小儿的方向喊道:“儿子,你老子在这里,还不给老子请安?”

就算是楚梦枕他们三个人加起来也不是赵小儿的对手,而且这是在僵尸门的地头,赵小儿的徒弟和僵尸们大部分都在他身边,现在楚梦枕带着雨墨飞行速度肯定要慢上许多,何寂寞只能通过激怒赵小儿的方法来掩护楚梦枕逃走,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赵小儿身为一门之主,就算是正道的那些大门派也不敢轻易招惹他,现在何寂寞竟然当面喊自己儿子,赵小儿狂啸一声凌空追了过来,何寂寞见到赵小儿上钩了,他哈哈大笑着身剑合一的向楚梦枕相反的方向逃去。

温朝恩见到赵小儿向何寂寞追去了,赵小儿想要追上何寂寞并不是什么难事,而追上的后果让人不敢想象,温朝恩犹豫半天终于喊道:“孙子!你爷爷在这里,别追错了。”

赵小儿气得险些从空中摔落,温朝恩继续喊道:“孙子,爷爷我要去拜访魔尊了,你去不去?”说完之后他头也不回的向东方拼命飞窜,当后面传来赵小儿的骂声的时候,温朝恩咬破手指弹出了几滴鲜血,他舍弃了数十年的功力施展出魔教的滴血分身之法,立刻有五个温朝恩向四面八方飞逃,赵小儿发出了凄厉的叫声,因为他根本看不出哪个是真的温朝恩。

第二集 第七章 不速之客

楚梦枕带着雨墨一路向北逃到了大雪山的边缘,楚梦枕见到后面没有追兵才停了下来,师徒俩人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楚梦枕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自己竟然在赵小儿的眼皮子底下把徒弟救了回来。可是楚梦枕询问僵尸门里面的风暴的时候雨墨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只知道那里面的庚辛金之精气非常的浓郁,除此以外什么都不知道。

楚梦枕原本以为风暴是火山喷发,但是雨墨说风暴忽冷忽热,那么看来不是这个原因,楚梦枕百思不得其解,按照雨墨的想法应该还回到僵尸们那里吸取庚辛金之精气,但是楚梦枕可不想惹这个麻烦,这次能够逃脱已经是万幸,下一次就没有这样的好运气了。

他们师徒俩人在大雪山中选择了一个庚辛金之精气比较强烈的地方修炼了一个多月之后开始辗转向北方前进,冬天即将来临了,他们要准备吸取壬癸水之精气,雨墨现在已经习惯了握着星幻入定,楚梦枕对于星幻不了解,但是星幻在雨墨入定的时候竟然发出点点银色光芒,证明星幻和雨墨之间有了一种神奇的感应,楚梦枕期待着日后能够出现什么奇迹。

楚梦枕以前曾经来到过北海,这里一年四季都浊浪滔天,小山一般的巨浪此起彼伏,声势骇人,虽然楚梦枕没有雨墨的那种神奇灵觉,不过他也知道没有比这个地方更适合吸取壬癸水之精华,这里已经是大陆的北方,至于再往北的地方楚梦枕也没有去过,北海无边无际,楚梦枕自己一个人驭剑飞行都不敢说能够穿越过去,更不要说带着雨墨了。

而且北海里面怪兽数不胜数,楚梦枕以前为了寻找天玄宗失落的法宝多次来到过这里,但是一头恶鲛就让楚梦枕束手无策,而北海的里面比恶鲛更强悍的怪兽还不知道有多少,因为恶鲛都不敢往深海里面走,那里面有它惹不起的强大存在。

雨墨还从来没有看过大海,当楚梦枕带着他来到北海的时候,雨墨兴奋的玩耍了一整天,如果不是因为这里实在太寒冷了,雨墨肯定要跳进海里戏水,不过这里实在太寒冷了,衣着单薄而且没有什么功力的雨墨在凛冽的海风中冻得瑟瑟发抖。

楚梦枕知道这里的气候,但是他为了磨练雨墨的意志也是为了促进雨墨更加勤勉的练功,他故意不给雨墨买棉衣,这样雨墨感到冷的时候就会主动打坐入定,比自己的督促更加有效。

楚梦枕自己也感到修为的不足,以前自己倚仗师傅赏赐的法宝可以纵横一时,但是现在自己只有这一柄匕首,对敌的时候很吃亏。可是在柯陵高原得到的那五面灵旗与乾坤葫芦都不是寻常之物,尤其是那五面灵旗,楚梦枕发觉天玄宗炼制法宝的心法对它无效,这五面灵旗是当年返回人界的仙人遗留,而且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洗礼,它们自身已经具有了一定的灵性,只有修炼《大五行诀》的人才可以真正的重新炼制它们。当初楚梦枕依靠口诀才勉强收服了这五面灵旗,而且目前楚梦枕和雨墨只是刚刚开始修炼《大五行诀》,他们目前只吸收了金木水火土五行精气当中的土、金、水三种,五行的基础都没有打牢,更不要说炼制法宝了。

至于乾坤葫芦楚梦枕还不敢炼制,这个乾坤葫芦是个难得的宝物,自己虽然可以使用天玄宗的心法炼制它,但是这样一来雨墨却无法使用,楚梦枕必须要为自己的小徒弟着想,这两样法宝只能等待修炼《大五行诀》有了一定的成就之后再炼制。

《大五行诀》,咳!楚梦枕结束了入定之后郁闷的坐在那里发愁,依靠雨墨的灵觉和对于五行知识的了解,他们师徒已经可以顺利的吸收五行之气,但是如何应用五行之气却是另一个难题,《大五行诀》里面阐述了修道之法与符、阵、咒的应用之法,但是如何利用五行之气施展符、阵、咒并没有介绍,楚梦枕询问过雨墨,雨墨也是茫然不知,现在楚梦枕师徒仿佛就站在宝藏的门前,钥匙也已经在手,可是他们却不知道钥匙孔在哪里。

现在他们来到北海已经一个多月了,楚梦枕发现雨墨身上聚集的五行之气已经远远超过自己,现在必须想个办法让五行之气可以应用,这样雨墨就可以施展法术了,起码应该让雨墨能够飞行,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逃跑而不是坐以待毙。

楚梦枕站在悬崖眺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苦苦思索着该从哪里入手,雨墨就在悬崖下的一个凹洞里面打坐,这个凹洞陷入悬崖当中,除非从大海的方向观看否则绝对看不出这里面有人在修炼,这是楚梦枕精心选择的位置,以免星幻的光芒引起有心人的觊觎。

寒冬的夜晚铅云低垂,狂风从陆地刮向了大海,狂风夹杂着鹅毛般的暴雪把大地染成了一片银白,傲立在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