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27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27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1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候,两者竟然严丝合缝,大绝真人送给自己的那张写满药名的纸赫然是《太清神丹经》的最后一页。

雨墨崇拜的看着楚梦枕,师傅随便掏出来一张纸竟然能够和《太清神丹经》正好相匹配,师傅也太了不起了,难道师傅能掐会算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

林庭秀带着众人一直追出了将近百里,可是楚梦枕师徒无影无踪,林庭秀知道追不上了,而且楚梦枕师徒连个固定的落脚点也没有,这种行踪不定的人根本就无法寻找,他含恨带着众人返回了天都峰。

此刻那个炼丹的中年道士和几个留守的神木门弟子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当他们见到林庭秀阴沉着脸回来的时候,中年道人的腿都颤抖了,当初他通过别人的引见和神木门私下达成协议,神木门为他培植珍贵的草药并传授神木门的修炼心法,他负责炼制丹药增强神木门的弟子功力,但是他在丹景道宗的地位不高,《太清神丹经》里面的很多丹方他都不知道,因此他伪造了一本《太清神丹经》替换了珍本。

《太清神丹经》一直供奉在神龛里面,丹景道宗的人虽然每天都要朝拜这本经书,但是平时根本就没有人接触它,精通《太清神丹经》的掌门人会根据不同人的修为指点不同的炼丹之法,中年道人本想日后掌握了里面的炼丹术之后偷偷的换回去,没想到竟然被楚梦枕师徒给偷走了。

林庭秀看着哭丧着脸的中年道人说道:“郑道友不必惊慌,事已至此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如何隐瞒的天衣无缝,把所有的事情都安在楚梦枕师徒身上。”

中年道士已经乱了方寸,他惊慌的说道:“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我怎么隐瞒?你不是说走廊里面的法阵可以阻挡外人吗?为什么现在法阵消失不见了?要不然我怎么会放心的把丹经放在桌子上?”

林庭秀低声吼道:“你以为我不担心吗?构成九宫法阵的那九柄神木飞剑是神木门的上品飞剑,我怎么知道法阵竟然会无声无息的被人破解了?楚梦枕的徒弟肯定是高手,所有的人都看走眼了,僵尸门的老窝被毁肯定也是他干的,但是现在不是计较这件事情的时候。”

林庭秀说到这里之后阴森森的说道:“神木门与郑道友你们师徒合作是高度机密,这件事情泄漏出去的后果不用我说你们也应该明白,我们追杀楚梦枕师徒是因为他们窃取了神木门的修炼方法而不存在丢失丹经的问题,你们明白吗?”

中年道士焦急的说道:“丹经已经在楚梦枕师徒手中,这是本门的……嗯!必须不惜一切代价的夺回来,如果让本门的掌门人知道丹经在我手中丢失了,我们师徒没有一个人能活下来。”

林庭秀反问道:“谁说丹经在你手中丢失的?分明是楚梦枕师徒闯入天都峰窃取了神木门的修炼方法并偷走了九柄神木飞剑,然后又闯入丹景道宗盗窃了你们的丹经,这样的败类人人得而诛之,我现在就前往天玄宗讨个说法,你们立刻回到丹景道宗,至于应该怎么布置我想你会比我有办法,记住!神木门和丹景道宗从来也没有合作过,甚至根本就不认识。”

当林庭秀到达天玄宗之后,天玄宗立刻掀起了轩然大波,楚梦枕竟然偷窥神木门的修炼方法还偷走了九柄神木飞剑?天玄宗的脸面都让他丢尽了,可是神木门是什么来头?以前为什么没有人知道这个门派?

道苑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可是道苑借口正在闭关修炼不肯接见林庭秀,这两天他一直在和大绝真人秘密的商议,他们师兄弟俩个商议了良久,终于决定来个死不认帐。

第三天的时候道苑终于在大殿接见了林庭秀和他的两个弟子,道苑只邀请了两个师叔和大绝真人以及十几个师弟参与此事,以免给林庭秀师徒造成压力,道苑决定对待客人友好一些,争取把这件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林庭秀似乎也不是很愤怒,他悠然的品着茶与道苑闲聊着,双方互相恭维了半天迟迟不肯进入正题,天玄宗是正道的领袖,林庭秀恭维天玄宗还有情可原,可是道苑作为一门之长竟然对于神木门恭维了半天,这让天玄宗的人感到郁闷不解。

双方足足客套了大半个时辰之后,道苑才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问道:“林道友,听说本门的弃徒楚梦枕和贵派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

林庭秀微笑说道:“只是小事情而已,前些天楚梦枕师徒偶然闯入了神木门在天都峰的别院,我的几个师侄与楚梦枕发生了几句口角,这都怪我没有管教好他们,当我听说他就是贵派的楚梦枕之后客气的和他结交,毕竟我对天玄宗仰慕已久,但是前天的夜晚楚梦枕师徒竟然偷偷的潜上了天都峰,当时我正带着弟子和师侄们修炼,并没有发现楚梦枕在偷窥我们练功,但是他的那个小弟子触发了法阵之后我才知道有人潜进来了。”

韩璇冷冷的说道:“你没看错吧?我楚师兄当初是天玄宗出类拔萃的人才,家师飞升之前最器重的就是楚师兄,你们无凭无据的说我师兄偷窥你们练功,难道林道友认为神木门比天玄宗的修炼方法更加的高明吗?无聊!”

楚梦枕被逐出师门的时候韩璇已经被道苑惩罚闭关去了,韩璇对于楚梦枕被逐出师门一直耿耿于怀,可是道苑严令禁止任何人与楚梦枕相见,韩璇为此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突然跑出来一个神木门指责楚梦枕窃取他们的练功方法,韩璇立刻发作了。

大绝真人沉声喝道:“多嘴!还轮不到你说话。”

韩璇悻悻的看了林庭秀一眼,不甘的把头转到了一旁,道苑微笑说道:“林道友见笑了,神木门源远流长却很少有人知道,本门除了历代掌门人之外都不知道神木门的名字,韩师弟孤陋寡闻,我代他向您道歉了。”

林庭秀打个哈哈笑道:“不知者不怪,神木门一直远居海外,别人不知道也很正常,不过有一点在下很不明白,楚梦枕的小徒弟第一眼就看穿了我们修炼的诀窍,您说奇怪不奇怪?”

当楚梦枕和雨墨闯入天都峰与神木门的人发生口角的时候,雨墨不甘心离开木之精气如此充沛的地方,因此指出了神木门的人也在吸取木之精气,这件事情在楚梦枕师徒看来没有什么,但是神木门的人却大为震惊,他们以为楚梦枕师徒已经了解了神木门的底细,从而做出偷窥神木门练功的事情。

道苑惊愕的说道:“楚梦枕的小徒弟看穿了你们修炼的诀窍?就算楚梦枕也不可能知道神木门,我从来也没有和他说起过贵门的事情,除非他从别的渠道知道的。”

林庭秀淡淡的问道:“恕在下说句不敬的话,刚才韩道友说楚梦枕是令师的得意弟子,令师是否告诉了他呢?当然了在下前来不是为了争论楚梦枕从哪里得到消息,只是他们师徒偷走了九柄神木飞剑的事情非同小可,这九柄神木飞剑已经炼制多年,而且一直用来支撑九宫法阵,实际上应该算是无主之物,任何人得到了这九柄神木飞剑之后只要稍加炼制都可以运用,我担心这九柄飞剑被滥用,那时神木门就百口莫辩了。”

大绝真人说道:“贵派的神木飞剑是否真的很厉害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楚梦枕现在使用的千年寒铁匕首非常神奇,按理说他没有舍弃如此好的匕首不用却偷窃你们的神木飞剑的道理。”

韩璇附和道:“大师兄说得对,而且我楚师兄从来不做那种偷鸡摸狗的事情,认识他的人都知道楚师兄师正人君子,你们很有可能认错人了,掌门师兄,我建议由我去验证一番,楚师兄绝对不可能对我撒谎。”

道苑板着脸装作听不到的样子,韩璇的私心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他分明就是找借口看望楚梦枕,而且凭他和楚梦枕的交情绝对不可能做出不利于楚梦枕的证言,道苑沉吟片刻说道:“此事关系重大,楚梦枕虽然已经不是天玄宗的门人了,但是我们有必要为他负责任,不能让他堕落,这样好了,我们派人察看一下……”

道苑刚说到这里,门外有一个弟子慌张的跑了进来说道:“禀告掌门人,外面来了丹景道宗的掌门和很多人,他们说楚梦枕杀了丹景道宗的周毅,而且重伤了郑士元,他们说如果不能给他们一个交待就要攻打天玄宗。”

大绝真人勃然大怒道:“我倒要看看谁敢攻打天玄宗?丹景道宗跑到这里凑什么热闹?”

就在大绝真人想要冲出去的时候,外面传来一片怒骂声,紧接着一大群人涌向了大殿,为首的一个正是丹景道宗的掌门人伍蟾子,他身边的那个把右臂吊在肩膀上的道人正是天都峰上炼丹以至于丢失了《太清神丹经》的中年道士。

伍蟾子如同疯虎一样冲进了大殿之后指着道苑的鼻子喊道:“道苑,你们天玄宗欺人太甚,如果不能把《太清神丹经》交出来,贫道就和你们拼了!”

道苑见到伍蟾子的眼睛都红了,他急忙站起来问道:“道兄何出此言?《太清神丹经》是贵派的重宝,和天玄宗有什么关系?”

伍蟾子恶狠狠的“呸”了一声骂道:“你们天玄宗的楚梦枕杀了我周毅师兄、重伤了郑士元师弟、抢走了《太清神丹经》,这就是灵虚上人教出来的好徒弟,你们天玄宗男盗女娼一个个不得好死!”

失去了《太清神丹经》的伍蟾子和泼妇一样口不择言,毫无一派掌门的风范,天玄宗上上下下顿时火冒三丈,楚梦枕已经被逐出师门,这笔帐怎么能算到天玄宗的头上呢?丹景道宗欺人太甚了!

第三集 第一章 丹名洗髓

道苑额头的血管“怦怦”的蹦个不停,为什么?楚梦枕为什么要做出这种事情?自己当初把他逐出师门的时候最担心他堕落,现在证明自己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道苑已经听到身旁的大绝真人呼呼喘着粗气,看来他也到了爆发的边缘。

道苑涩声问道:“道兄,请冷静,谁亲眼看见楚梦枕杀人抢夺贵派的《太清神丹经》了?这种事情太严重,楚梦枕虽然是本门的弃徒,如果他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我们也不会不管,但是我不能让他受冤枉。”

伍蟾子气势汹汹的抓住身旁的那个手臂受伤的道士的胳膊吼道:“郑士元师弟,你说!”

郑士元正是炼丹时被雨墨偷走《太清神丹经》的那个人,他使用神木飞剑杀了周毅之后为了不引起别人的怀疑给自己的胳膊上也来了一剑。伍蟾子正好抓在郑士元受伤的胳膊上,郑士元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次我带着几个徒弟出去采药的时候幸运的采到了几品珍贵的灵芝,今天凌晨的时候我才赶回来,我本来想把药材供奉在神龛前祈求历代祖师保佑我可以炼制出灵芝玉露丸,可是我刚走进……周师兄死的好惨啊!”说完之后郑士元放声大哭。

伍蟾子恼怒咆哮道:“哭什么?你把话说清楚,要不然谁听的明白?”

郑士元用袖子擦去了眼泪说道:“当时我见到……周师兄啊!”再次号啕大哭起来。

伍蟾子反手抽了郑士元一记响亮的耳光骂道:“你这个废物!”骂完之后伍蟾子狠狠的把郑士元推到了一旁说道:“我来说,郑师弟进入供奉神龛的房间之后就见到楚梦枕那个王八蛋带着一个白衣童子正驾驭一柄寒气逼人的的飞剑冲出来,郑师弟见到外人出现在这里的时候立刻想要阻拦他,可是楚梦枕扬手发出了一柄青色的飞剑打伤了郑师弟然后逃跑了,当本门的人听到郑师弟的喊声冲出来的时候,楚梦枕已经逃得不见踪影。”

郑士元再次提高了音量哭叫道:“周师兄啊!小弟无能没有办法为你报仇雪恨,死的怎么不是我啊?”

伍蟾子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道苑说道:“我们赶到的时候就见到周毅师兄的尸首躺在地上,而本门的《太清神丹经》已经消失不见了,道苑,你们天玄宗还有什么话说?”

道苑慢条斯理的问道:“郑道友,你以前见过楚梦枕吗?你怎么知道那个人就是楚梦枕?”

大绝真人立刻大声说道:“有道理,我们天玄宗和丹景道宗的来往不多,你怎么敢确认他就是楚梦枕?而且天下修道人这么多,你凭什么一口咬定就是他?”

伍蟾子身后的一个人站出来说道:“当时郑师弟并不认得楚梦枕,但是他形容了那个人的模样之后我才知道他就是楚梦枕,因为七十年前我拜访天玄宗的时候见过他,道苑掌门,您不会不认识我吧?而且听说楚梦枕收了一个小徒弟,那个小徒弟穿着一身白衣,年纪大约八、九岁,而杀死周毅师兄盗走《太清神丹经》的那个人同样带着一个穿着白衣的童子,这几样加起来充分的证明了他就是楚梦枕。”

道苑见到蓝公望出来指证的时候就知道完了,蓝公望在七十年前拜访天玄宗的时候的确见过楚梦枕,那个时候道苑已经接任了掌门人,为了让楚梦枕日后多几个朋友遇到困难的时候也能多几个帮手,因此道苑特地把楚梦枕介绍给他,没想到作茧自缚,反而害了楚梦枕。

林庭秀喃喃自语道:“本门的神木飞剑有个特点,发出的剑光都是青色的,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郑士元听到林庭秀的话之后立刻冲了上去,用完好的左臂揪着林庭秀的衣襟吼道:“原来楚梦枕杀我师兄打伤我的飞剑就是你们提供的,你把我师兄的命还回来!”

林庭秀用欣赏的目光看看唱做俱佳的郑士元,然后冷冷的推开他说道:“这位道友,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不要胡言乱语,我们神木门被楚梦枕师徒盗走了九柄飞剑,我也是苦主,正在等待道苑掌门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