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28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28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2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解释。”

道苑悲哀的说道:“不必等待了,我现在就给你们一个交代,本门弃徒楚梦枕为非作歹,败坏了本门的声誉,大绝师兄,我委派你捉拿楚梦枕并追讨丹景道宗的《太清神丹经》与神木门的九柄神木飞剑,不得徇私枉法。”

道苑不敢让别人捉拿楚梦枕,如果那些嫉妒楚梦枕的人出手肯定会毫不留情,甚至来个先斩后奏,而大绝真人出马就不存在这个问题了,到时候自己把楚梦枕关押在天玄宗变相保护起来,才能给楚梦枕留下生机,道苑嘴上说着不让大绝真人徇私枉法,但是道苑的出发点就已经徇私了。

伍蟾子厉声说道:“周毅师兄的死怎么解决?我必须要楚梦枕师徒偿命。”

道苑反唇相讥道:“如果你们有这个本事就自己捉拿楚梦枕师徒,现在天下人都知道楚梦枕已经被逐出师门,天玄宗捉拿楚梦枕士出于道义而不是责任,你到天玄宗大吵大闹,侮辱天玄宗的历代先人,难道你以为天玄宗是你们丹景道宗吗?”

道苑为人一向和气,他突然的发脾气立刻让伍蟾子目瞪口呆,而且道苑说的没有什么不对,楚梦枕已经被逐出天玄宗了,自己也知道这件事情,可是楚梦枕师徒躲藏了起来,因此自己才上门找麻烦,目的就是逼迫天玄宗出面帮忙抓人,可是自己竟然把道苑惹怒了,伍蟾子自知理亏不再言语。

大绝真人说道:“掌门师弟,这个任务我接了,不过我需要带着我的徒弟李默凡一起去,当初默凡威胁陈铮的确不对,但是陈铮咄咄逼人,处处都与楚梦枕作对,我看默凡虽然做错了,也不是完全不可以原谅,难道你真的要罚他面壁五十年吗?”

李默凡因为陈铮怀疑楚梦枕把天玄宗的道法传授给雨墨而发怒了,竟然借着请教的名义威胁陈铮,幸好陈铮害怕惹怒大绝真人而不追究李默凡,道苑却不能如此偏袒李默凡,因此处罚李默凡面壁思过五十年,现在只面壁了几个月,没想到大绝真人今天就提出来带走李默凡,这分明就是要让李默凡趁机脱罪。

大绝真人扭头看看那两个师叔说道:“师叔没有意见吧?”

但是大绝真人不等那两个师叔的回答就向后山走去,他们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他们总不能当场卷了大绝真人的面子。

天玄宗环境优美,是著名的修真圣地,但是后山却到处都是裸露的岩石,只有一些稀疏的灌木生长,这里是惩罚那些犯了错误的人反省的地方,李默凡就在一个山洞里面壁思过,当大绝真人来到后山的时候李默凡正在茫然的看着洞外。

李默凡见到师傅竟然来了,他慌忙的站了起来,大绝真人用鼻子“哼”了一声问道:“怎么没有练功?是不是不甘心受惩罚?”

李默凡低下头说道:“不是,掌门师叔已经对我很宽厚,弟子是因为……因为担心楚师叔而无心练功,师傅,楚师叔现在怎么样了?”

大绝真人长叹一声说道:“他这次闯了大祸,唉!他怎么这么糊涂啊?他一定是因为无法传授他的那个弟子天玄宗的道法才出此下策,如果他没有离开师门,又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说着郁闷的一拳打在洞壁上,坚硬的岩石被他的拳头打得粉碎,碎石“哗啦”一声落了满地。

李默凡见到师傅发火了,他的头垂得更低,大绝真人拍拍李默凡的肩膀说道:“这次你楚师叔闯的祸谁也保不住他了,你和我下山去捉拿他们,只有天玄宗才能保护他们师徒,否则天下的正道都不会放过他们,如果你楚师叔够聪明,他就应该主动回到天玄宗。”

李默凡犹豫说道:“师傅,掌门师叔惩罚我面壁思过,我和您下山不合适,您一个人出面就足够了,楚师叔绝对会听您的话。”

大绝真人怒道:“愚蠢,这是你离开这里的好机会,你掌门师叔那里我已经说过,他已经同意了,从此以后你就和我到处捉拿你楚师叔,过上一段时间就没有人在意此事,不许再废话,现在你楚师叔已经陷入了危机当中,我们必须尽快地前去保护他。”然后叹息骂道:“这个混帐,总是不能让我省心,咳!”

雨墨从怀里取出了那九柄捡来的神木飞剑炫耀道:“师傅,您看这几柄剑好不好?”

楚梦枕正在翻阅《太清神丹经》,他匆忙扫了一眼之后顺口应付说道:“嗯!不错。”然后继续翻阅《太清神丹经》,但是楚梦枕马上就再次转过头来,惊讶的看着雨墨手中的神木飞剑问道:“你从哪偷来的?”

雨墨不满的反驳道:“什么偷的?是我在自然阁里面捡的,我看一定是他们不要的东西。”

楚梦枕接过一柄飞剑打量了半天,飞剑也能捡到的事情太玄了,肯定是雨墨在偷《太清神丹经》的时候顺手牵羊拿来的,不过这几柄飞剑的材质不错,虽然比不上寒霜,但是这几柄飞剑竟然是不知名的木头制成,来历肯定不凡,神木门的人使用的飞剑好像都是这种材质,而且有的人的飞剑材质还远远比不上这九柄剑。

这几柄飞剑应该给雨墨留着,日后雨墨可以用来炼制自己的飞剑,昨天夜里偷听神木门练功的时候楚梦枕已经领悟了许多,只要假以时日就可以悟透《大五行诀》,那个时候自己师徒就不必受气了。

楚梦枕把这九柄飞剑收进自己的法宝囊叮嘱道:“你先睡一觉,为师先看看这本丹经。”

雨墨经历了昨夜的风波之后一直很兴奋,但是楚梦枕提醒之后雨墨立刻感到困意上涌,小孩子的觉来得快,雨墨打个哈欠靠坐在楚梦枕的大腿上,片刻之后已经发出了细细的鼾声。

楚梦枕直接翻阅《太清神丹经》最后几页,但是楚梦枕发现后面的内容里面有很多的术语,“非飞非升,点关养炼。”楚梦枕只能看懂字面的意思,但是根本无从弄明白这是什么意思,楚梦枕越过那些看不懂的字句,终于在发现了一行字:“交结百宝,魂魄凝然;金液还丹,是名洗髓。”

在这行字的下面又是一大堆的术语,然后就到了大绝真人送给楚梦枕那张写满药名的最后一页了,“难道这个丹药的名字叫作洗髓丹?”楚梦枕从后向前翻,但是前面就是另一种丹药的配方与炼制的方法了,这个洗髓丹究竟是做什么用的?最关键的写满药名的那一页怎么会落到大绝真人的手中?

楚梦枕隐约觉得洗髓丹肯定是有什么神奇之处,他耐心的从后往前翻阅着,当楚梦枕翻到了首页终于发现了《太清神丹经》的目录,如果楚梦枕开始的时候就从正面翻阅的话早就看到了,可是楚梦枕先入为主,竟然到最后的时候才看到了目录。

但是洗髓丹的目录介绍得很简单:“洗髓丹,九转功成,由质返形。”

楚梦枕差点儿欢呼出来,不需要介绍的很多,“由质返形”这一句就足够了,自己被逐出天玄宗之后就失去了飞升的关键心法,如果没有最后的心法自己除非有极大的机缘才能够堪破由质返形的关键一步,修道人千辛万苦的修炼就是为了由质返形飞升灵空仙界,许多修道人修炼千年却无法做到这一步最终在天劫中化作劫灰,自己终于有希望了。

楚梦枕激动的感觉嗓子发干,他伸手在雨墨的小药篓里面掏出了一个野果狠狠咬了一口,洗髓丹!洗髓丹!楚梦枕嚼着野果仿佛是在吃着洗髓丹一样的过瘾,修行的路上艰辛万分,就算是同门师兄弟成就也大不相同,以天玄宗来说曾经有许多长辈还在苦苦修炼,可是他们的晚辈竟然可以飞升,这里面有天赋、有努力、也有机缘的因素,不是苦修就能成功。

楚梦枕的天赋在天玄宗不能算是最好,但是也是中上游的佼佼者,如果没有被逐出师门的话,再过几十年楚梦枕就可以修炼天玄宗的最高心法了,由质返形的最后一段修炼时期至少需要五十年,这个阶段也是最危险的时期,数百年的道行有可能在最后关头功亏一篑,天玄宗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有许多前辈宁可拖延几百年也不敢贸然修炼最后的心法,如果能够顺利的闯过这个阶段,楚梦枕飞升就指日可待了,可是洗髓丹竟然可以直接跳跃这个阶段,楚梦枕怎么能不欣喜若狂?

楚梦枕过了片刻冷静了下来,洗髓丹的配方怎么会落在大绝真人的手中?而且楚梦枕早就知道丹景道宗在两千多年前是正道的领袖,据说丹景道宗飞升的人多达三十几人,可是后来丹景道宗不知道什么原因衰落了,难道是因为洗髓丹配方的丢失?很有这个可能,丹景道宗通过炼丹来修道,当他们修炼达到火候的时候就可以炼制洗髓丹从而飞升了,而且洗髓丹如此珍贵,肯定不是每个人都可以看到的,或许因为最后一页的丢失而导致丹景道宗一蹶不振,然后天玄宗就趁机崛起了。

不会是天玄宗的开山祖师抢夺了《太清神丹经》的最后一页吧?楚梦枕偶然闪过这个念头,但是马上就摇摇头把这个念头抛开了,楚梦枕一直把天玄宗当作自己的家,虽然天玄宗不要自己了,但是楚梦枕心中并没有怨恨,就算是天玄宗对待自己再过分,楚梦枕也会依然如此,从小楚梦枕就生活在天玄宗,那里有自己的师傅、师兄和师弟,历代祖师的光荣事迹已经深深的烙在他的脑海里,楚梦枕不敢对他们有不敬的想法。

但是这个念头在楚梦枕的脑海里面萦绕不去,楚梦枕为了排出这个杂念再次打开了《太清神丹经》,这次楚梦枕开始仔细的阅读了,在《太清神丹经》目录里面楚梦枕看到了曙光,目录里面不仅有各种丹药的名称和功效,还有炼丹的各种相关资料。

金丹黄白术、外丹规仪、外丹操作、用火禁忌、丹房鼎气、太一天宫、进退抽添、出毒之法、龙芽丹道……

楚梦枕翻到了外丹操作的那一页:“飞、升、抽、伏、点、关、养、煮、炼、锻、研、封……”又是一大堆的术语。楚梦枕这才知道炼丹竟然如此的复杂,以前天玄宗炼制那些固本培源的丹药根本没有这么复杂,和《太清神丹经》里面的内容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儿科,丹景道宗能够成为炼丹的第一大派果然名不虚传,而洗髓丹的那一页中所说的“非飞非升,点关养炼。”看来就是炼制洗髓丹的技巧了,不过光知道技巧也没有用,具体什么是飞、升、抽、伏、点……楚梦枕依然摸不着头脑。

日头偏西的时候雨墨终于睡醒了,楚梦枕仍然捧着《太清神丹经》认真的阅读着,雨墨打个哈欠翻身爬了起来问道:“师傅,您看明白了吗?”

楚梦枕摇摇头说道:“很复杂,需要慢慢的理解。”

雨墨蹲在楚梦枕身边问道:“师傅,昨天我看到您拿出了一张纸好像和《太清神丹经》是一起的,您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我会得到这本丹经?”雨墨对于楚梦枕随手拿出一张纸就可以和《太清神丹经》吻合的事情一直迷惑不已,可是昨天忘记询问了。

楚梦枕哑然失笑道:“胡说八道,为师怎么会知道,洗髓丹的配方我也是偶然得到,没想到你竟然把整部丹经都偷来了,也许上天注定这本丹经和你我师徒有缘分,虽然有点儿贼气,不过日后还给他们就好了,反正他们也没有什么损失。”

雨墨嘻嘻笑道:“我看也是这个道理,看完了还回去就不能算是偷,只能算是借。”

楚梦枕得到了心里安慰,但是他担心雨墨养成这种不良的习惯,叹息说道:“今后这种借的事情还是不要再做,对我们师徒的名声不好,为师向来光明正大,没想到现在竟然如此堕落了。”然后抽出了洗髓丹配方的最后一页递给了雨墨说道:“这就是为师当初要采的药材,你看一看。”

楚梦枕当初为了不让雨墨冒风险,因此他只告诉了雨墨几种药材而已,打算采完那几样药材之后就把雨墨送往天玄宗交给大绝真人当弟子,现在雨墨已经是自己的徒弟,师傅和徒弟自然不需要客气,而且炼制成洗髓丹之后也有雨墨的一份,哪怕是自己不要也应该把雨墨的那份准备出来。

雨墨接过之后低声念道:“还魂草、黑素藕和玉石髓这几个有了,三色石楠花、佛桑子、白橘实、绿桂膏,哇!这些药材都很稀少啊!哎?师傅,这个药金是什么金?”

楚梦枕惊讶的反问道:“你也不知道吗?”楚梦枕早就知道自己需要的药材里面有药金,但是楚梦枕认为这也是药材,因此并没有在意,反正雨墨熟读《药典》,只要是有名称的药材他都知道,现在看来雨墨好像也不知道这种药金。

雨墨皱皱鼻子说道:“我只听说过黄金,没听说过药金,这是什么东西?好像不是药材。”

楚梦枕皱眉说道:“按理说这里面的都应该是药材,怎么会跑出来一个不是药材的药金呢?雨墨,你看这个药金里面有个药字,应该也是药材,是不是你忘记了?”

雨墨指着药金的名字说道:“如果《药典》里面介绍过的话我就绝对不会忘记,您看这药金里面有个金字,按理说应该是一种金子,而且好像是很值钱的金子,应该到城里面打听那些有钱人,他们肯定知道。”

楚梦枕将信将疑的说道:“是金子?”楚梦枕听说过黄金和白金,但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药金,不过雨墨说的也有道理,也许是自己孤陋寡闻,再加上很少在人间走动,所以没有听说过这种贵重的金子。

雨墨见到师傅也拿不准,他理直气壮的说道:“绝对是金子。”但是楚梦枕突然伸手按住了雨墨的脑袋,雨墨乖巧的趴在楚梦枕的大腿上不敢乱动,他知道肯定是有危险了。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