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29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29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2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 1 7 Z . c O m]

第三集 第二章 大小神医

漫天的法宝光华在天际飞掠而过,楚梦枕收敛了自己的气息,紧张的看着天上各色光华当中的那道耀眼的金色,那是大师兄大绝真人的独门飞剑,楚梦枕的心紧张起来。他们师徒为了保险起见没有离开清源山,这是个非常正确的决定,这几天丹景道宗、神木门和天玄宗发动了大量的人手捉拿楚梦枕和雨墨,可是他们忘了灯下黑,楚梦枕师徒就在神木门别院附近的地方藏身。

楚梦枕知道肯定是神木门到天玄宗告状去了,只可惜现在自己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如果楚梦枕知道丹景道宗的郑士元杀了同门师兄周毅然后嫁祸给他的事情,楚梦枕只怕真的会逃回天玄宗避难,而现在楚梦枕只是认为他们想要追回《太清神丹经》和追究自己偷听他们练功之法的事情,因此楚梦枕并没有感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过被他们抓到的后果也很惨,应该格外的小心了。

楚梦枕看着天空的各色光华飞远之后才长出一口气,现在雨墨什么法术都不会,遇到危机的时候自己带着他根本无法逃脱,楚梦枕默默的回忆着自己偷听到的神木门口诀问道:“雨墨,寅卯同属木,它们有什么差别吗?”

雨墨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有啊,十天干详细的可以分为阴阳两个属性,看病的时候就根据这个来判断该用什么药,甲乙同属木,但是甲属阳、乙为阴,在十天干里面甲丙戌庚壬是阳,乙丁己辛癸为阴。在十二地支当中寅的本气是甲木,卯的本气是乙木,所以寅为阳、卯为阴。”

楚梦枕如梦初醒,现在他终于明白神木门的“须将寅户为甲户,莫执卯门号乙门”是什么意思了,这分明就是在阐述阴阳五行的变化,《大五行诀》里面记载的都是高深的理论,而没有入门的基础,楚梦枕不了解五行的阴阳变化,而了解五行之术的雨墨却不明白《大五行诀》的高深道法,直到现在楚梦枕才初步明白该如何修炼,而只要入门之后其它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楚梦枕这才明白五行阵为什么分为正反两种,其实说白了就是一种法阵是采用阳五行,而另一种法阵却是阴五行,道理非常简单,这层窗户纸一通就破,可是如果没有雨墨的说明自己只怕永远也弄不懂。楚梦枕现在已经搞不清楚自己和雨墨的关系了,虽然自己是师傅,但是很多问题却要询问徒弟,楚梦枕感觉真的有点儿丢人。

仲春季节夜凉如水,大绝真人站在山颠眺望着远方,李默凡垂首站在他身后,他们师徒到处寻找楚梦枕,这二十几天以来大绝真人非常“卖力”的东奔西走,而他们的身后跟着丹景道宗的人,大绝真人对此并不生气,因为他们跟着自己永远也找不到楚梦枕,这样楚梦枕就会更加的安全,只有李默凡知道师傅是在带着众人兜圈子。

大绝真人的目光看着远方说道:“已经快到子时,你应该开始练功了。”

李默凡答应一声在原地盘膝坐下,开始了每日的必修课,大绝真人这才取出一枚三寸大小的铜镜,铜镜的背面铸着一头蹲伏的麒麟,在铜镜的正面铸有八卦,在八卦之外是十二时辰,十二时辰之外则是二十四节气,铜镜的中心在月光下发出淡淡的荧光。

大绝真人在铜镜上喷了一口元气,铜镜的表面立刻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当雾气逐渐的消散后,躲藏在树枝搭建的简易避难所里的楚梦枕师徒清晰地出现在铜镜当中,大绝真人见到楚梦枕和雨墨都在打坐,看来他们师徒暂时没有危险,大绝真人暗自叹息一声把铜镜收了起来,就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大绝真人的额头已经出现了汗珠,看来施展这件法宝很消耗功力。

这些天以来大绝真人经常用铜镜察看楚梦枕师徒的情况,从前几天开始雨墨已经可以施展低级的法术了,大绝真人欣慰地看到雨墨的进步相当快,看来楚梦枕收了一个资质上乘的好徒弟。

大绝真人的目的是能拖就拖,如果有外人威胁到楚梦枕师徒的时候他就会立刻赶到,那个时候自己把楚梦枕师徒抓回天玄宗,别人只能干瞪眼。而且道苑那里也做好了准备,如果楚梦枕师徒真的被捉回去,那么就把他们关押在大绝真人修炼的地方,这样楚梦枕师徒虽然失去了自由,但是性命却可以保住。

楚梦枕弄清楚了五行的阴阳变化之后,立刻领悟了《大五行诀》的修炼方法,雨墨刚刚修炼几个月无法修炼更高级的法术,不过学习相对简单的隐身术却很轻松。隐身术不算什么高级的法术,但是《大五行诀》里面的隐地八术是利用周围的环境,通过咒语让自己的身体看起来与周围的环境一样从而瞒过别人的眼睛,但是大绝真人的铜镜这类的特殊法宝却可以看出来他的本相。

雨墨对于隐身术乐此不疲,除了打坐的时间之外他其它的时间都用来练习隐地八术了。雨墨开始修练的时候笑话百出,隐身的时候不是头露在外面就是脚露出来,有的时候他的身体明明与周围的石头相同,可是这块石头上竟然长出了双脚。

这些天楚梦枕和雨墨同时修炼《大五行诀》,春季很快就要过去了,夏季的时候就要去南方吸收丙丁火之精气,可是这段时间神木门和丹景道宗还有天玄宗的法宝光华不断地在天际闪烁,这些人分明是在追捕自己师徒,只要公开露面,追兵立刻就会把自己包围。

楚梦枕思索好几天之后决定带着雨墨偷偷离开这里进入繁华的城市当中,然后慢慢地向南方转移,那些追捕自己的人一定想不到自己竟然会去那种地方,而且雨墨说的有道理——应该到城里打听那些有钱人,说不定他们知道药金的消息。

当楚梦枕说要前往城市的时候,雨墨兴奋的手舞足蹈,这些天在山野当中靠野果子度日,雨墨的肚子早就开始抗议了,一想到进入城市之后可以随心所欲的买各种美食,雨墨的口水就有些抑制不住。

楚梦枕带着雨墨趁着夜色每天向前走一点儿,以免让人发觉,可是他不知道当他们离开原来的位置的时候大绝真人已经引领着众人向相反的方向追去,就算他们师徒光明正大的行走也没有关系。

清源山的南麓是浮沂城,这是一个中等规模的城市,由于这里有山有水风光秀美并且气候宜人,因此这里聚集了众多的富贵人家,浮沂城也显得格外的繁华,雨墨和楚梦枕这段时间露宿荒郊野外,虽然雨墨经过修炼之后身体已经不在意外界的变化,但是长时间没有沐浴更衣让他感到浑身不自在。

他们师徒二人在城里面最大的天香客栈包了一个房间,让店伙计为他们准备了沐浴的大木桶舒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楚梦枕知道雨墨喜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欢新衣服,因此打发店伙计又为他准备了一套上等的真丝衣服。

打扮一新的雨墨心情格外的好,他乐颠颠的拉着楚梦枕准备找家大饭店痛吃一顿,来挽回前一段时间的损失。雨墨本来就长得很俊秀,这几个月他随着楚梦枕修炼《大五行诀》之后显得更加灵气迫人。

雨墨小孩心性,离开了危险的环境之后就忘记了危机,可是楚梦枕却有些提心吊胆,他不时的东张西望着,看看有没有人追上来,颇有几分做贼心虚的样子,如果楚梦枕是那种贼眉鼠眼的人还好说,偏偏楚梦枕仙风道骨,他做出这种姿态之后极为引人注目。

当他们师徒路过一家药铺的时候,里面的争吵声吸引了雨墨的注意,雨墨对于自己的老本行很有兴趣,现在里面发生争吵肯定是因为病人吃药无效或者吃出副作用了,雨墨在人群之后跳着脚向里面张望,可是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无论怎么跳也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雨墨只听到里面隐约传来一个男子的喊声:“我家老爷的逆嗝吃了你们的药一点儿效果也没有,现在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当初你们是怎么拍着胸脯保证可以治愈的?你们这群庸医!”然后是药铺的人小声道歉的声音。

雨墨低声说道:“这种小病都治不好,真不愧是庸医。”

雨墨已经失去了兴趣,如果是什么疑难杂症而出现纠纷的话还有情可原,可是逆嗝这种病症只能算是普通的病,雨墨亲眼见到过任不二治疗这种病,而且药方极为简单,看来这里的医生水平太低。只是雨墨不知道有些看似简单的药方才是真正的不简单,在他看来逆嗝只是普通的病症,因为用药简单,可是那是因为任不二本身是名医,许多疑难杂症到了任不二手中就变成了小病,雨墨看惯了名医治病,而且他本身熟读医书,这种病在他看来就很平常了。

楚梦枕知道雨墨采药的本事高明,可是他看病的水平却不得而知,因此楚梦枕拉着雨墨说道:“不要随便评价,你该吃饭去了。”

雨墨悻悻的说道:“我没有贬低他们,这里的医生水平真的很一般。”然后高声喊道:“人参四两,附子四两,同煎一碗,用汤匙慢慢的喂,一夜药尽,逆嗝立止。”

药店里面的争吵声立刻停止了,所有的人都把目光向楚梦枕投来,他们分辨得出声音是雨墨发出来的,可是这么内行的话怎么也不可能是小孩子所能说出来,肯定是他旁边那个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指点的结果。

楚梦枕从来也不喜欢被人注意,他急忙拉着雨墨匆匆前行,可是药铺里面冲出一个中年人飞跑着追了上来,他来到楚梦枕面前之后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道爷,您的这个方子很新奇,请问是根据什么而来呢?”

楚梦枕哑口无言,雨墨随口说道:“宫廷秘方,拒不外传。”这是任不二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以前雨墨感觉任不二非常了不起,竟然随随便便的就可以使用宫廷秘方,后来翻阅了任不二的医书之后雨墨才发现那些药方都是医学古籍里面记载的,现在雨墨为了不让中年人追问,因此随口把任不二的名言搬了出来。

中年人看看高深莫测的楚梦枕,又看看满不在乎的雨墨,他诚惶诚恐的说道:“不知两位下榻何处?也好让我日后拜访。”

楚梦枕拉着雨墨向一家酒楼走去说道:“没有这个必要,告辞。”

中年人赞叹地看着傲然离去的楚梦枕,高人就是高人,行事这么洒脱,不过他的医方有没有效果呢?这个道人看起来傲气十足,骄傲的人都不屑于撒谎,应该没有问题。

进入酒楼之后楚梦枕才不安的问道:“雨墨,你的方法有效吗?治病救人可不是儿戏,千万不要耽误人家治病。”

雨墨傲气十足的说道:“要是没有效果才怪,哎!店伙计,来一盘红烧蹄膀。师傅,要不要打个赌?我敢担保明天那个中年大叔就会找到咱们住的客栈。对了,再来一盘糖醋鲤鱼……”

楚梦枕没有和雨墨打赌,第二天的早上楚梦枕就开始庆幸自己的这个英明决定,因为第二天的一大早雨墨还在沉睡的时候,楚梦枕就听到外面传来喧哗声,而且谈论的内容就是自己师徒。楚梦枕摇头苦笑不已,这个雨墨总爱惹麻烦,自己希望能够来到城市里面寻找药金,顺便逃脱神木门他们的追杀,可是雨墨的这个神奇药方引起了巨大轰动,外面谈论“神医”的声音可以清晰的传入楚梦枕的耳中,只是碍于两位神医还没有起床,所以众人没敢打扰。

以往这个时候楚梦枕就要喊雨墨起床了,要不然雨墨肯定要睡到日上三竿,可是今天楚梦枕不知道该怎么应付外面的场面,也不想面对这种场面,因此没有打扰雨墨,雨墨终于痛快的睡了个懒觉。

当太阳晒到屁股的时候,雨墨才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一边打哈欠一边问道:“师傅,您怎么没喊我?”

楚梦枕指指外面,雨墨走过去打开了房门,然后飞快的把房门关上了,门外的走廊里面竟然挤满了人,这个阵势把雨墨吓了一跳,雨墨拍着胸脯说道:“师傅,发生了……”

这时外面的人见到神医师徒已经醒来了,立刻沸腾起来,“神医!救命啊!”“神医,我父亲瘫痪八年了,求求您大发慈悲!”“神医,我老婆肚子痛,您快帮忙看看……”

但是很快另一个低声咆哮道:“都给我闭嘴,神医师徒是我家老爷的贵客,谁再敢喧哗别怪我不客气。”正是昨天在药铺吵架的那个人,然后他以最恭敬的声音说道:“神医,我家老爷邀请两位赴宴,请务必赏光。”

雨墨畏缩的看着楚梦枕说道:“师傅,咱们什么时候成为神医了?”

楚梦枕本来板着脸,可是终于忍不住摇头笑道:“你这个小捣蛋,祸都是你闯出来的,你自己去解决,我这个做师傅和神医可丝毫不沾边。”

雨墨每次闯祸之后都装作可怜巴巴的样子来博取楚梦枕的同情,但是楚梦枕每次都没有责备他,现在雨墨已经摸透了楚梦枕的脾气,所以他根本就没有害怕,现在见到楚梦枕露出了笑脸,雨墨的胆量立刻上来了。

雨墨得意洋洋的说道:“肯定是昨天的药方见效了,要不然怎么会有人找上门来?我早就说过我看病的本事很好,就是没有人相信。”

雨墨在龙丰镇的时候只敢偷偷摸摸的给认识的人看病,而且药材免费奉送,因为雨墨担心这种事情传到任掌柜的耳朵里面,因此再三叮嘱那些病人不要乱说,以免自己挨打,现在终于到了扬眉吐气的时候,雨墨此刻很有几分意气风发的感觉。

刚才发出邀请的那个人见到楚梦枕师徒没有回答,他再次说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