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0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0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神医,我家老爷说他手中有一株奇药,如果贵师徒可以赏光的话就一同欣赏。”

雨墨听到奇药的时候立刻问道:“是什么奇药?”

外面的那个人狡猾的说道:“小人也不知道,神医师徒去了自然就知道了,我家老爷说神医不可能不了解药材,我家老爷手中的这株奇药从来没有人能辨认出来,就是不知小神医是否有这个本事。”

雨墨撇撇嘴低声说道:“他肯定是在吹牛,这种激将法就想让我上当?他肯定以为我是三两岁的孩子,我可是见过世面的人,不和他一般见识。”

楚梦枕微笑的看着雨墨,雨墨的确不是三两岁的孩子,因为他是十岁的孩子,不过激将法不可能对雨墨没有效果,雨墨嘴上说的硬气,可是眼睛里面已经流露出渴望,名医没有对药材不感兴趣的,尤其雨墨本身就是采药高手,恐怕雨墨真正的担心是那株奇药不是什么新奇货色以至于看了之后会后悔,楚梦枕实在是太了解雨墨了。

外面的那个人见到楚梦枕和雨墨不做声了,他继续诱惑道:“我家老爷不良于行,因此无法亲自拜访,可是他真的很希望当面感谢两位神医。我家老爷说神医特立独行,肯定不在意小小的一顿谢宴,不过我家老爷说了,如果神医不肯来,那么我就要说出那株奇药有三种颜色,至于神医赏不赏光就由两位自己决定好了。”

楚梦枕用眼神询问着雨墨,雨墨皱眉思索着《药典》里面的药材,三种颜色?三种颜色的药材数量不少,可是绝大多数都是普通药材,忽然雨墨怦然心动,他打开门问道:“你们老爷的奇药是不是一朵花?”

门外的是一个精悍的年轻人,而他的身边是两个官差,他听到雨墨说完之后微微露出了错愕的神情,雨墨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不许撒谎!如果真的是朵花我和师傅就去,要不然你就回去好了。”

楚梦枕现在也听明白了,雨墨怀疑那株奇药是三色石楠花,而且很有这种可能,果然那个年轻人伸出大拇指赞道:“小神医果然高明,您猜对了,请!”

雨墨“哈”的怪笑了出来,楚梦枕也稍稍露出了惊喜的表情,三色石楠花是炼制洗髓丹的一样药材,虽然雨墨说这种药材产在大夏山,但是亲自采药毕竟很麻烦,如果能够从那个人的手中买下来就太好了。

楚梦枕不知道年轻人的老爷是谁,不过这个人肯定非常善于把握别人的心理,终于把自己和雨墨的好奇心给勾引起来了,那么就去一次好了。

门外的那些等着神医看病的人见到楚梦枕他们要随那个年轻人离开了,他们都露出失望的表情,可是他们知道那个年轻人惹不起,而大小两个神医更是不能得罪的人,今天早上开始人们便在谈论昨天这两个神医当众驳回了药铺医生的面子,而且今天的年轻人使尽了手段才打动他们,他们两个脾气的怪异可想而知。

年轻人早有准备,在天香客栈的门口停了两顶软轿,当楚梦枕师徒出来的时候,轿夫立刻把两顶软轿抬到了他们的身边,楚梦枕还从没做过软轿,他认为这是贪图享受的人才乘坐的工具,可是雨墨却跃跃欲试,当然如果自己不坐的话,雨墨肯定也不会坐上去。

当楚梦枕和雨墨上了软轿之后,年轻人招呼一声在前面引路向城中心走去,楚梦枕没有询问年轻人口中的老爷是谁,他根本就不在乎,当软轿来到郡守府的时候楚梦枕稍稍吃一惊,难道年轻人的老爷就是郡守?

可是当穿着官服的郡守亲自出来迎接的时候,楚梦枕才知道年轻人的老爷另有其人,因为郡守竟然客气的对带路的年轻人问候,楚梦枕从来没有和官府中人打过交道,因此他下了软轿之后淡淡地对郡守点点头算是问候,至于雨墨则好奇的东张西望着,楚梦枕没有让他施礼,他就装作什么都不懂。

郡守双手抱拳热情的说道:“神医师徒随口一句话就治愈了宰相大人的痼疾,让我们浮沂城能够为宰相大人的康复尽一份力,下官感激不尽,两位神医里面请!”

楚梦枕这次真的惊讶了,怪不得郡守对年轻人如此客气,原来雨墨治好的病人竟然是当朝宰相,都说宰相家奴七品官,郡守见到年轻人这么有礼貌自然容易理解。不过这次雨墨可真的露脸了,如果雨墨愿意的话进入太医院当太医都没有问题,那只是宰相的一句话而已。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 1 7 Z . c O m]

第三集 第三章 童言无忌

雨墨不理解宰相是多么大的官,他也没有兴趣知道,在他看来自己已经算是修道人了,修道人不应该在乎人间的富贵——这是楚梦枕的教导,因此雨墨非常坦然地随着楚梦枕在郡守恭敬的陪同下走入了会见重要客人的正厅。

一个头发花白的肥胖老者正靠坐在太师椅上,见到楚梦枕和雨墨进来的时候,老者在左右两侧的侍女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带路的年轻人向前抢了两步说道:“老爷,神医师徒如您预料的那样是在猜到了那株奇药是朵花的时候才肯前来。”

老者放声大笑,神情颇为欢愉,摆手说道:“给神医师徒看座。”

雨墨的目光在老者的脸上停留了一下,然后挨着楚梦枕坐下来,而郡守却毕恭毕敬的站在老者的左侧,楚梦枕开门见山的问道:“宰相大人,您所说的奇药在哪里?我的徒弟喜欢药材,他想见识一下。”

老者轻轻一摆手,右侧的那个侍女退入后堂取药去了,老者含笑说道:“老夫刘天幕,不知神医师徒如何称呼?”

楚梦枕犹豫了一下,但是他想到世俗中人应该不会知道自己的名字,没有必要说谎,因此楚梦枕把自己和雨墨的名字说了出来,但是刘天幕紧接着问道:“不知神医师徒出身何门何派呢?老夫对于出家人也略知一二,说不定能攀上什么交情。”

楚梦枕硬着头皮说道:“贫道是天玄宗的弃徒。”

雨墨见到楚梦枕有些难堪,他不高兴的说道:“你问这么多干什么?我们又不想巴结你,看完了药我们就要走了。”

华严国是最大的一个国家,包括天玄宗所在的天目山都是华严国的领土,华严国建国数百年以来还算是国泰民安,遇到天灾人祸的时候包括天玄宗在内的正道门派都会在暗中帮助那些灾民,因此逐渐的天玄宗这些正道门派在华严国的名声逐渐的响亮起来。

刘天幕就是华严国的宰相,当他听到楚梦枕是天玄宗的弃徒的时候,微微露出了惊讶的神色。而郡守和那个年轻人听到雨墨说话如此不客气的时候都露出了不满的神色,但是刘天幕没有说话之前他们不敢发作。

刘天幕颔首说道:“听说天玄宗是正道的领袖,但是神医师徒眉宇之间正气凛然,想必是因为误会而离开师门,老夫刚才实在是冒昧了。”

就在这时那个侍女捧着一个锦盒走了出来,刘天幕示意侍女打开锦盒,露出了里面的一朵三色花,锦盒打开的瞬间雨墨就嗅到了浓郁的药香,雨墨闭上眼睛说道:“我不需要看就知道这肯定是三色石楠花,可是香味有些不对。”说完有用力的嗅了一下说道:“三色石楠花的药性中正平和,花瓣分为红黄蓝三种颜色,这三种颜色代表三色石楠花吸收的天地精华,可是这朵花的药香里面火气太大,应该是红色的花瓣生长的旺盛,而另外的两个花瓣有些枯萎。”

刘天幕目瞪口呆的看着雨墨,这朵三色石楠花只有在近距离观看的时候才能稍稍地从花瓣上看出差异,可是雨墨看都不看只用鼻子就闻了出来,高人啊!

雨墨继续说道:“应该是采药人不懂药性,所以在午时火气正炽的时候采下来的,真可惜了这朵奇药,这种有了残疾的药材白送我也不要,我宁可自己去大夏山采。”

刘天幕拍掌赞道:“小神医学识渊博,刘天幕服了。”

这朵三色石楠花是一个地方官作为吉祥的征兆进贡给朝廷的贡品,可是国师认出了这是稀有的药材三色石楠花,再三追问之下才知道三色石楠花产自大夏山,这朵三色石楠花就是皇上赏给刘天幕的。

昨天雨墨在大街上说出了治疗逆嗝的方法时候刘天幕决定尝试一下,反正这两种药也吃不坏人,没想到天亮的时候真的好了,因此他才打发下人找到了楚梦枕师徒。当时刘天幕已经猜到楚梦枕师徒不会接受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自己的邀请,所以他想出了三色石楠花的办法来诱惑他们,一方面可以勾起楚梦枕师徒的好奇心,另一方面也可以验证他们是不是真的有本事,没想到楚梦枕这个做师傅的一言不发,雨墨这个小徒弟却如数家珍的把三色石楠花分析得如此透彻,在刘天幕看着楚梦枕这个做师傅的实在了不起,竟然教出如此厉害的徒弟,绝对想不到楚梦枕对此一点儿都不懂。

雨墨失望的说道:“本来我还想买下你的三色石楠花呢,现在可省钱了。师傅,咱们走吧。”雨墨当初打算把刘天幕手中的三色石楠花买下来,这样就不用自己前往大夏山了,可是他嗅到了三色石楠花的药香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这种药材如果用来炼丹说不定会功亏一篑。

楚梦枕站起来的时候,刘天幕急忙说道:“神医何必如此不留情面,如果两位就此离开的话刘天幕颜面何存?”

雨墨老气横秋地说道:“出家人云游四海,不喜欢和世俗人打交道,哎呀!差点儿忘了,你知不知道什么是药金?”

刘天幕迷惑地说道:“药金?”然后恍然大悟道:“你们一定是在找药金。”

楚梦枕和雨墨同时点头,刘天幕在官场打滚多年,察言观色和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事已经炉火纯青,他听到下人描述楚梦枕师徒言谈举止的时候就分析出他们是那种不问世事的出家人。但是只要他们不是神仙就有弱点,有弱点就可以利用,刘天幕现在已经确认楚梦枕师徒是那种真人不露相的世外名医,这样的高人一定要拉拢到自己的手下。

刘天幕摆出胸有成竹的样子靠坐在太师椅上慢条斯理的说道:“这个药金嘛……”

炼制洗髓丹的药材当中雨墨唯一没有听说过的药材就是药金,除此之外其他的药材雨墨都知道产地,到时候只要耐心的寻找就能采到,可是药金的名字从来没有听说过,这让雨墨念念不忘,因此他坚信药金不是药,而是一种很贵重的金子,说不定刘天幕真的知道。

可是刘天幕却拿捏起来,笑眯眯的看着急切的楚梦枕和雨墨,既不说知道也不说不知道,直到雨墨要发脾气的时候他才慢悠悠的说道:“我手中没有,但是你们想想皇宫之内有没有呢?”

刘天幕狡猾至极,他先表明自己没有,然后用反问的语气暗示楚梦枕和雨墨,事后如果皇宫之中也没有的话,他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当时他也不是很肯定,有许多官场经验不足的官员就败在他的这种手段之下。

果然楚梦枕和雨墨这对没有官场经验的师徒上当了,楚梦枕重新坐下说道:“如果宰相大人能够帮忙寻找药金,我们师徒必有回报。”

刘天幕不悦的说道:“神医师徒治好了老夫的痼疾,寻找药金是老夫义不容辞之事,明日两位就与我同回京城,感谢的话不必再说,来人,准备酒宴。”

在酒宴当中刘天幕说出了自己为什么会来到浮沂城,原来刘天幕出任宰相以来决定澄清吏治,每年他都要不定期的到各地考评官员,可是来到浮沂城之后逆嗝症突然发作,而且这次发作的非常严重。这个毛病已经纠缠了他十几年,但是一直没有彻底的治愈,而使用了雨墨的药方之后刘天幕感到好像痊愈了,这可是太医院的太医都没有办法做到的事情。

楚梦枕对于医术根本就不了解,而且楚梦枕不吃人间烟火,为了避免露出马脚他不断的喝酒,而雨墨不喝酒却挥舞着筷子吃得不亦乐乎,刘天幕讲的究竟是什么内容根本就没听进去。

刘天幕到现在也摸不清楚梦枕的底细,他除了喝酒之外什么医术都不谈论,但越是这样刘天幕越迷信楚梦枕,这才是真正的高人,等到他出手治病救人的时候肯定是惊天地泣鬼神,不过他们师徒好像真的不在乎荣华富贵,那个小孩子对于美食还很有兴趣,可是楚梦枕对什么事情都无所谓,这可不太好办。

雨墨吃饱了之后揉着肚子说道:“这里的菜比昨天的酒楼好多了,吃得真过瘾。”然后才对刘天幕说道:“你的体质偏寒,所以你生病的时候记住不要服用凉药,水果也不要吃那些犯忌讳的,柑橘、慈姑和柿子都不要多吃,这是答谢你的这顿饭。”

刘天幕放下酒杯说道:“小神医独具慧眼,这几样水果我吃过之后就腹痛如搅,一直弄不清楚原因,没想到小神医提前看出来了。”

陪坐的郡守赞叹道:“通过望闻问切能够准确地判断出病症的就算是名医了,小神医只看一眼就可以料事如神,下官今天真正开了眼界。”

郡守以前认为浮沂城的医生水平就算是很高了,毕竟这里是富庶之地,有钱的人多,有名望的医生们也都纷纷赶往这里,这里有几个医生都出身杏林世家,他们看病的本事有口皆碑,但是和雨墨比起来他们只能算是庸医,郡守恨不得自己也立刻生一场病让雨墨给诊治一下。

酒宴之后刘天幕开始午睡,楚梦枕和雨墨则在客房里面反复研究刘天幕说的究竟可不可信,楚梦枕没有见到刘天幕的时候感觉他是个非常工于心计的人,见面之后刘天幕显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