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1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1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3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非常实在,这让楚梦枕很迷惑,现在他也说不清刘天幕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雨墨对于刘天幕满嘴的奉承话感到很满意,所以他认为刘天幕肯定知道药金的消息,他绝对不会欺骗自己。楚梦枕权衡再三,反正现在自己师徒也不敢露面,那么和刘天幕上京城去一趟也未尝不可,而且京城的位置偏南,想要离开的时候直接向南走就可以吸取丙丁火之精气了,也不能说是浪费时间。

第二天的清早,刘天幕的队伍向京城方向出发了,刘天幕的行装很简单,也没有带家眷,只有两个侍女照顾他,此外就是一百多人的卫队,浮沂城的郡守为楚梦枕师徒也准备了一辆舒适的马车,现在楚梦枕和雨墨已经是宰相面前的红人,巴结好他们就等于为自己铺平了另外一条坦途。

京城距离浮沂城的距离并不遥远,队伍行走了五天之后京城已经遥遥在望了,这几天雨墨一直躲在车厢里面偷偷的修炼隐地八术,这是救命的法术,而且很好玩,所以雨墨修炼的很卖力。刘天幕怀疑楚梦枕师徒会法术,据说天玄宗的人都是飞天遁地的准仙人,就连在那里打杂的都会几手法术,但是楚梦枕两个从来没有显示过身手,刘天幕的好奇心只能勉强压抑着。

刘天幕的队伍回到京城时候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刘天幕作为当朝宰相官声很好,而且京城的官员为了升迁或者保住现有位置难免要争相讨好他,因此气氛格外的热烈,楚梦枕和雨墨则躲在车里不肯露面。

以往刘天幕出巡之后回来的时候都是两手空空,可是这次回来的时候竟然多了一辆马车,难道是宰相大人在外面纳了一个小妾?那些三妻四妾的官员心中开始嘀咕起来,不过听说宰相家里的两个夫人相当泼辣,宰相大人应该没有这个胆量,如果是真的就过瘾了,两个夫人肯定会大闹一场。

刘天幕的府邸距离皇宫不远,那些官员们簇拥着马车向他的府邸前行的时候迎面来了一辆四匹纯白色的骏马拉的豪华马车,那些官员们见到这辆豪华马车的时候都沉默起来,刘天幕暗自叹息一声让侍女打开了车门。

那辆豪华马车一直来到刘天幕的马车之前才停了下来,一个阴柔的声音响起道:“宰相大人劳苦功高,贫道特来为大人接风洗尘。”

刘天幕在两个侍女的搀扶下走出了马车说道:“刘某何德何能,竟然劳烦国师大人亲来迎接,刘某惶恐。”

雨墨好奇的问道:“师傅,他在你面前自称老夫,怎么在这个什么国师面前怎么就变成了刘某?哎!师傅,你听那个国师的声音怎么阴阳怪气的?嘿嘿……”

楚梦枕淡淡的说道:“不许多嘴。”

但是国师已经听到了雨墨的声音,他打开车门走了出来,原来是一个唇红齿白的中年道人,国师穿着一件宝石蓝色的道袍,头上的发髻插着一根白玉簪,风流倜傥,看起来比楚梦枕还要英俊,只是没有楚梦枕的那份不食人间烟火的飘逸与洒脱。

国师的目光落在了雨墨乘坐的马车之上说道:“不知宰相大人带回了什么样的两个人?看来他们对我这个做国师的没瞧得起。”

刘天幕没有国师的造诣,根本就没有听到雨墨和楚梦枕的交谈,他见到国师的矛头指向了楚梦枕师徒,他立刻怀疑这是因为国师提前知道了消息专门来找麻烦的。刘天幕客气的说道:“是一位出家人和他的小徒弟,不知国师何出此言?”

国师露出感兴趣的样子说道:“出家人?看来是贫道的同道中人,宰相大人不是想让他来取代我当国师吧?”

刘天幕立刻色变,国师的阴险与狠毒他比谁都清楚,如果他真的这样认为的话,只怕下一个对付的目标就是自己了,以往与国师作对的人下场奇惨,因此刘天幕总是避免和国师正面发生冲突,他希望皇上能够早日看穿国师的真面目,可惜皇上对国师的宠信与日俱增,刘天幕这些臣子只能背后偷摸的发发牢骚而已。

现在面对这个阴损的问题就算是老奸巨滑的刘天幕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就在这时楚梦枕的声音淡淡的响起道:“道友此言差矣,贫道师徒是偶然认识了刘大人,红尘中的富贵与我们师徒无缘,我们也没有这份奢望。”

此刻的楚梦枕已经万分后悔,因为他感觉到这个国师也是修道人,如果他认出自己的话就麻烦了,京城里面说不定有多少的修道人,万一他们联手对付自己,那后果……还是走为上策。

楚梦枕拉着雨墨走下马车说道:“刘大人,贫道师徒就此告辞了,后会有期。”

国师冷笑道:“道友何必这样慌张,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嗯?修道之人胸怀坦荡,你这样鬼鬼祟祟的人肯定是另有所图,说!你蓄意接近宰相大人有什么目的?”

楚梦枕眼中精光一闪而过,就在这一瞬间他身上的气息让国师悚然动容,他本以为刘天幕在浮沂城找到的是一个普通的修道人,不过就算是这样也不行,京城里面不应该出现任何威胁自己地位的人,可是楚梦枕流露出来的气势比自己要高明许多。

刘天幕的目光一直在盯着国师,当国师微微色变的时候刘天幕立刻明白楚梦枕绝对不是普通人,自己捡到宝了!而且他们师徒对自己的印象还不错,遇到麻烦肯定会站在自己的这一边,但是如果他们两个离去的话日后自己还将继续在国师的危压下惶恐度日,想到这里刘天幕的胆量立刻大了起来,他推开侍女昂首挺胸的来到楚梦枕面前,长揖到地恭敬的说道:“道长,下官肉体凡胎,但是我也看得出来道长仙风道骨,绝对不是贪恋红尘之人,可是道长怎么忍心弃下官于不顾?”这一刻他忘记了自己不能走路的“事实”,也忘记了应该称呼楚梦枕为神医,现在他只有一个念头——不惜代价的把楚梦枕师徒留下。

雨墨见到刘天幕终于肯自己走路了,他嘲笑道:“你怎么不继续装病了?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看得出来你是故意装做不能行动,哼!竟然在我面前装病,当时没好意思戳穿你,现在你却不打自招了。”

看病的时候虽然有望闻问切四种手段,但是高明的医生只凭观察就足够了,雨墨对于自己的本事很有信心,而且他也的确有这个实力,否则他也不会轻而易举的就说出刘天幕体质偏寒,只是当时的确是不好意思指责刘天幕不能行走是假装的。

雨墨说完不理会尴尬的刘天幕,指着国师说道:“我看你这个阴阳怪气而且小心眼的人就难受,你先天阴气过剩,走路的时候扭扭捏捏,不是天阉就是阴阳人,如果小时候遇到名医还可以治疗,可是你……”

国师听到雨墨竟然说出了阴阳人的时候,他的玉面立刻变得铁青,早年知道这个秘密的人都被他杀了,现在知道这个秘密的都是自己的姬妾,可是雨墨竟然一眼就看穿了,国师厉声说道:“小畜牲,你找死!”他手腕的一枚碧玉手镯飞了起来,瞬间扩大为茶盘大小向雨墨的头上砸去。

楚梦枕听到雨墨口误遮拦的指出了国师生理缺陷的时候就知道麻烦来了,寒霜匕首电射而出拦住了国师的碧玉手镯,寒霜匕首上面的寒气逼迫的众人纷纷后退。当碧玉手镯与寒霜匕首刚一接触的时候,国师就感到元气大震,而且碧玉手镯上面飞出了点点碧绿色的碎屑,就在这短短的一个照面碧玉手镯竟然受伤了。

国师心痛的收回了碧玉手镯,拿在手中仔细观看的时候发现碧玉手镯上面出现了十几道的伤痕,楚梦枕也不穷追不舍,他收回了寒霜匕首,面沉似水的说道:“道友,我的弟子自己会教育,小畜牲这句评价还请你收回,而且修道人怎么可以妄动杀机?”

雨墨已经把星幻取了出来,他左手指着国师说道:“你要不是天阉或者阴阳人,我从此不再看病!你现在把裤子脱下来让大家看看。”

国师的脸青一阵、白一阵又红一阵,雨墨简直就是把自己往死路逼,不要说当众脱裤子验证,就连这种传言就难以让人承受了,可是他的师傅是个高手,自己打不过他。这对可恶的师徒一定是刘天幕专门找回来对付自己的,太可恨了!

刘天幕假装好心的为国师辩解道:“小神医,您这样就不好了,医者父母心,虽然您看出来国师先天有残疾,可是不应该当众说出来,这让国师日后怎么见人?而且他还是堂堂的国师,这不是逼迫他离开吗?”

国师气得双手都颤抖了,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好……好你……你个刘天幕,算你狠,咱们走着瞧!”飞快的登上马车离开了。

雨墨耸耸肩膀说道:“我才不信他会在乎面子呢?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肯定想着怎么报复,师傅,好像我又惹麻烦了。”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 1 7 Z . c O m]

第三集 第四章 艺压国师

楚梦枕对于雨墨已经习惯了,这个小东西不惹麻烦是不可能的,不过得罪一个小小的国师并不算是什么大事,而且那个国师的确很嚣张,楚梦枕也看他不顺眼,因此楚梦枕依旧没有责备雨墨,实际上楚梦枕对雨墨已经有些溺爱了。

刘天幕用崇拜的眼神看着楚梦枕师徒,果然是真人不露相,楚梦枕出手轻松的就打败了会法术的国师,自己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现在刘天幕的眼中楚梦枕的形象已经格外的崇高起来,而且雨墨当众说出了国师的丑事,这比狠狠打他几个耳光还要过瘾。

那些官员们已经用下一任国师的目光看着楚梦枕,现在就算有人说楚梦枕不是刘天幕请来接任国师的人选也不会有人相信,现在的那个国师因为会法术而且懂医术才博得了皇上的宠幸,现在看来楚梦枕师徒无论从哪方面都比国师高明多了,而且楚梦枕师徒是刘天幕请回来的,他们是自己人,而国师是敌人。

刘天幕此刻感觉志得意满,如此强有力的盟友加入自己的阵营之后,国师倒台的日子不远了。自己的眼光果然没有退步,就凭自己出色的眼光就可纵横官场不败,这岂是普通人所能达到的程度?这是天生的睿智加上后天的千锤百炼才能达到的至高境界。

那些官员们同样士气大振,但是刘天幕知道楚梦枕喜欢清静,因此拒绝了百官们举办酒宴的请求,把楚梦枕师徒安排在自己家中的后花园中的一幢精致的小楼里面,并特地请了一个名厨为馋嘴的雨墨准备美食,从这一点上来说刘天幕的眼力绝对不逊于雨墨,他轻易的看得出来雨墨的这个弱点,正如同雨墨可以轻松的看出他身体的疾病一样。

而且刘天幕信誓旦旦的说明天就向皇上和百官发出寻找药金的消息,只要药金是真实存在的东西,那么就一定可以找到,以此来安稳楚梦枕,当初雨墨说药金是一种金子之后楚梦枕就认为这肯定是金子而不是药材,因此才肯随刘天幕来到京城,现在刘天幕有求于自己,他肯定不会欺骗自己。

第二天的时候刘天幕上朝汇报这次出巡浮沂城的情况,退朝之后回到家中已经将近午时,他来到楚梦枕师徒居住的小楼的时候,楚梦枕正在指导雨墨练习隐地八术,这是雨墨目前唯一能学习的浅显法术,不过这种法术只能在原地躲避,遇到高手的时候很容易被看破。过一段时间雨墨就应该学习更高级的遁法了。

刘天幕进来的时候愁容满面,而且不住的唉声叹气,楚梦枕静静的看着他却不肯开口询问,刘天幕终于长叹一声说道:“道长,这次我给您师徒二人带来麻烦了。”

楚梦枕依旧不言语,雨墨好奇的问道:“是不是因为昨天那个阴阳怪气的国师?”

楚梦枕轻轻的咳嗽一声,雨墨老实的回到了楚梦枕的身后,刘天幕终于说道:“的确如此,小神医昨天当众揭露了他的隐疾之后他怀恨在心却无法反驳,因此今天在大殿之上提出考验你的医术,如果你的医术比不上他,就证明你昨天是在侮辱他,当然他不敢得罪神医师徒,但是他要追究我的责任,老夫的官职丢失无所谓,最可怕的是性命不保。”

楚梦枕听到国师想要考验雨墨医术的时候放下心,雨墨的医术应该可以应付一阵,而且考验医术属于文斗,就当作对于雨墨的磨练好了,楚梦枕点点头。刘天幕大喜,只要楚梦枕同意就好办,这样下去逐渐的自己就把他们师徒拴在自己身旁了,国师的这个提议实在太好了,简直就是帮自己的忙。

第二天清晨天还未亮的时候,刘天幕就派仆人来叫楚梦枕师徒起床了,楚梦枕每夜都是是打坐度过的,而雨墨因为每次入定的时间都很长,所以这几天楚梦枕告诉雨墨可以休息几天,因此仆人叫门的时候雨墨抱着枕头“呼呼”睡得正香,楚梦枕在他屁股上拍了好几巴掌才把他打醒。

雨墨昨天对于可以和国师较量医术还很兴奋,但是这么一大清早的就起床让他格外的不痛快,早知道这么早起床的话他绝对不会同意这场较量,他一边揉着被楚梦枕打痛的屁股,一边不满的嘀咕着慢慢的穿衣服。

楚梦枕、雨墨和刘天幕乘坐软轿前往皇宫的路上,雨墨迷迷糊糊的又睡着了,楚梦枕无奈之下只好背着他与刘天幕走向了大殿,幸好楚梦枕师徒是刘天幕的客人,如果是其他官员推荐的话楚梦枕师徒肯定要在大殿之外等待皇帝宣召。

当刘天幕走进大殿的时候昂首说道:“老臣刘天幕带神医楚梦枕师徒拜见陛下。”

楚梦枕不懂皇宫的规矩,他泰然自若的抬头向坐在龙椅上的皇帝看去,皇帝的相貌还算威严,可是他白里透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