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3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3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3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了国师的龙虎丹之后就会精力旺盛,因此他逐渐的开始不信任太医,而太医不敢冒犯国师,当国师使用残忍手段收拾了几个对头之后太医再也不敢乱说了。今天雨墨让国师哑口无言,皇帝立刻看出雨墨的水平要远远超过国师,而且雨墨所说的症状与自己完全相符,皇帝已经心服口服了。

刘天幕见到皇帝已经开始相信雨墨了,他轻声说道:“笔墨伺候!”

两个内侍用矮几托着上等的笔墨纸砚恭敬的来到雨墨面前,雨墨以前练字的时候都是使用树枝在泥土上写字这种免费的方式,突然见到这种这么高档的东西,雨墨有些不知所措。一个内侍在矮几上把墨研好,雨墨挽起袖子犹豫了半天也没敢下笔,他生怕自己的字迹太难看让人笑话。

国师见到雨墨迟迟不肯落笔,他幸灾乐祸的嘲笑道:“光说不练算什么本事?恐怕是不会写字吧?”

雨墨“哼”了一声,如同握住树枝一样攥住了狼毫笔开始艰难的书写药方,雨墨从来没有练过书法,尤其是他握笔的姿势就已经错了,那些官员们见到雨墨握笔的姿势的时候和国师一样也在怀疑雨墨究竟会不会写字,可是雨墨开始书写的时候他们发现雨墨的字迹虽然难看,但是绝非不会写字。

雨墨第一笔落下之后就不再紧张了,他迅速的写完了一个药方之后说道:“按这个药方抓十付药,每付药熬三遍,早晚各服用一次,半个月之后你就应该感到小腹温热,盗汗的现象可以停止了,也不会无缘无故的发火。”

雨墨边说边写,当他说完之后已经写下了第二个药方,雨墨继续说道:“龙虎丹与龙虎汤都是虎狼之药,决不应该轻易服用,我开的这个药方你可以经常服用,以温补肾阳为主,你的问题是肾阴虚,服用这个药方绝对不会有副作用。”

雨墨说完之后挑衅的看着国师说道:“你要不要看看?”

国师自认为对医药也有一定的见解,他就不相信小小年纪的雨墨能开出什么绝世良方,他抱着找茬的目的接过药方,但是看完之后他发现雨墨所写的药方里面根本没有什么名贵的药材,都是很普通的货色。国师正想找麻烦的时候雨墨说道:“药医不死病,药材不在于是否珍贵,而在于怎么搭配,最普通的药材经过搭配之后能够治病才能看出本事。如果想要使用名贵药材的话,绿桂膏这种绝世药材用来治疗这方面的病症最好,不过那样还要医生干什么?”

国师很想询问绿桂膏是什么东西,但是那样一来显得自己更加被动了,因此他含混其次的说道:“那还用说,绿桂膏这种稀世灵药可遇而不可求,如果有这种药材的话我就可以炼制长生不老仙丹了,这个药方还不错,应该吃不坏人。”

雨墨勃然大怒,自己的药方到了国师的嘴里怎么就变成了吃不坏人?难道自己开的是毒药吗?雨墨的目光在官员的身上扫视了一遍指着一个干瘦的老者说道:“你和那个皇上的病差不多,你先吃一段时间,看看究竟有没有效果?”

楚梦枕拦着雨墨的肩头说道:“多说无益,咱们该走了。”

刘天幕见到楚梦枕师徒竟然要走,这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对付国师的帮手,如果他们走了国师想要报复的时候怎么办?而且还有谁能克制国师?他急忙阻拦道:“楚道长,贵师徒医术高超,道法精深,正是国家的栋梁,你们不应该隐遁山野。”

楚梦枕在见到这里没有药金之后就已经失去了兴趣,而且雨墨在这种环境当中非堕落不可,楚梦枕坚决的摇头说道:“贫道师傅不是富贵中人,宰相大人的好意心领了,告辞!”

刘天幕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的时候,国师已经说道:“何必急着走呢?陛下的赏赐你们还没有领取。”

大殿之上的官员都用差异的眼神看着国师,国师又在搞什么阴谋?楚梦枕也觉察出不对头,国师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怎么会这么好心?皇帝此时说道:“楚道长,你的徒弟已经显露了高超的医术,由徒弟就可以看出师傅的本领,楚道长教导有方,本领肯定比令徒更加高明。如果楚道长肯显露自己的实力,寡人必以国士待之。”

皇帝说到这里命令道:“赏!”然后补充道:“将苏都识匿国进贡的成弼金取来。”

楚梦枕对于什么赏赐根本不屑一顾,可是雨墨却生出了贪心,按照雨墨的想法来看自己给皇帝开出了药方,那么就应该收看病的诊金,这一点雨墨完全是模仿任不二的风格,只不过雨墨对于穷人打算免费诊治,但是有钱人就绝对不能客气了,刚才就算国师不提议赏赐的事情,雨墨自己也会主动提出来。

因此雨墨听到皇帝那个“赏”字的时候立刻迈不动步了,楚梦枕只有停了下来,很快一个内侍使用锦盘托着两锭黄金走了出来,雨墨的目光立刻投到了黄金之上,雨墨还没有见过黄金是什么样子,不过他知道黄金比银子贵重。

皇帝得意的看着楚梦枕说道:“楚道长,传说中修道人可以点石成金,这两锭黄金由苏都识匿国进贡而来,听说是一个叫成弼的人使用仙丹化铜为金,成弼金在苏都识匿国成为国宝,万金难求,楚道长不要责备寡人悭吝。”

雨墨焦急的用手捅着楚梦枕,示意师傅快点儿把成弼金拿过来,楚梦枕正要走过去把成弼金拿过来的时候,国师袍袖一拂,那两锭成弼金竟然从内侍的锦盘里面飞出向国师飞去,楚梦枕长笑一声说道:“道友何必这样心急?”伸手虚空一抓,那两锭成弼金停在了空中,然后缓缓向楚梦枕飞来。

皇帝和群臣目瞪口呆的看着国师和楚梦枕为了两锭成弼金各使手段,他们不明白国师这么做是在考验楚梦枕的功夫还是真的在抢夺成弼金,就在此时大殿之外传来飞剑和法宝破空的声音,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道:“楚梦枕还不出来受死?”赫然是大绝真人的声音。

楚梦枕心中一惊,国师立刻抢上前来,伸手抓住了一锭成弼金,雨墨大喊道:“师傅,这金子不能让他抢走。”

楚梦枕顾不得风度,他身形一闪抓住了剩下的那锭成弼金,此刻天际的飞剑与法宝破空声更加的密集,说不清外面来了多少的捉拿自己的人,国师的脸上露出了恶毒的笑容说道:“楚梦枕,你闯入丹景道宗杀死周毅又抢走了《太清神丹经》,现在你们师徒插翅难飞了。”

楚梦枕这才知道国师不仅知道自己师徒的身份,而且派人给那些捉拿自己的人送出了消息,怪不得他要用皇帝赏赐的借口拖延时间,原来这一切都是在他的计划当中,他在等待抓拿自己的人到来,可是他说的杀死丹经道宗的周毅是怎么回事?自己根本就不认识什么周毅,而且《太清神丹经》是在神木门的别院中偷来的?难道有人栽赃嫁祸?楚梦枕的冷汗立刻流了下来。

楚梦枕心念一动寒霜匕首已经飞了出来,国师以为楚梦枕要对自己下手,他迅速的与碧玉手镯化作一道碧光向大殿之外飞去,同时大喊道:“诸位道友,恶贼楚梦枕就在大殿之中。”

楚梦枕伸手抓住雨墨竟然向皇帝的方向飞去,就在皇帝惊慌失措的时候,楚梦枕化作的寒光已经穿过了大殿的后门,贴着遮雨长廊飞到了一扇房门之后,此时不远处有几个内侍和宫女正巧相反方向走去,楚梦枕迅速的收起匕首急促的说道:“快施展隐地八术。”

这个时候逃走已经不可能了,而且天上应该全是捉拿自己的人,而且大师兄就在外面,只要自己的气息让外面的人感应到,那么束手就擒已经是最便宜的下场了,这个时候唯一的办法就是施展隐地八术希望可以瞒过外面的人。

大绝真人化作的金光首先闯入了大殿,大绝真人须发飞扬,凌空喝道:“楚梦枕,你们师徒还往哪里逃?”在他的身后是数十个散发出各色光芒的修道人,其中丹景道宗和神木门的人居多,其他的人都是丹景道宗和神木门邀请来的帮手,如此庞大的阵势就算是与魔道也有一拼的实力。

林庭秀大声斥责道:“楚梦枕,你们师徒窃取神木门的修炼心法,盗走九柄神木飞剑,现在你们还不肯认罪吗?”

伍蟾子的目光在大殿里面逡巡着,没有发现楚梦枕师徒的踪影后他厉声命令道:“丹景道宗的弟子随我来!”

十几个丹景道宗的高手化作光芒向大殿之后冲去,宫廷的侍卫已经呆若木鸡,本来他们应该为了保护皇宫而战,可是在数十个修道人面前他们根本没有抵抗的勇气。皇帝这个时候才惊慌的喊道:“快来人护驾!”若非是坐在龙椅上面,皇帝发软的双腿绝对无法支撑他的身体,就算是这样他也感到身体正在向龙椅下面滑落。

但是那些本应该英勇护驾的百官们自顾不暇,一个个惊慌失措的躲到大殿的柱子之后当起了缩头乌龟,刘天幕本来想要表现一下自己的赤胆忠心,可是他现在瘫坐在地上瑟瑟发抖,根本就站不起来,有几个武将壮着胆子来到了皇帝的面前,不过他们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没有护驾的本事。

国师化作的碧光迅速的来到皇帝面前显出了身形,慷慨激昂的说道:“陛下,贫道无能!无法诛杀楚梦枕那个修道人中的败类,但是这些道友都是名门正派的高手,他们一定可以为陛下铲除这个祸害,陛下不要担心。”

大绝真人的目光慢慢的转到了他身上冷笑说道:“修道人中的败类?荆东阳,你师傅虽然是无恶不作的魔头,但是你当初犯上弑师也不是为了替天行道,而是为了争夺一个美貌女子,这么多年来我看你一直安分守己,还没有做出什么破格的事情,所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什么是修道人中的败类还轮不到你来评价。”

国师听到大绝真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的时候冷汗就下来了,而且大绝真人怎么会知道自己杀死师傅的原因?仿佛他亲眼目睹了一般,荆东阳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了,尤其是大绝真人的目光凌厉如刀,荆东阳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再胡言乱语。

李默凡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荆东阳说道:“荆东阳,我楚师叔究竟哪里得罪了你?竟然让你使出告密的手段,哼!我楚师叔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我来修理你吧。”

大绝真人见到周围还有好几个修道人,李默凡如此明目张胆的威胁荆东阳实在有点儿过分了,威胁也应该使用自己的那种旁敲侧击的方法,默凡这孩子还是短炼啊!大绝真人背负双手昂然向大殿之后走去,李默凡恶狠狠的瞪了荆东阳一眼随着大绝真人而去,后面的那几个明显是监督大绝真人的修道人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大绝真人沿着遮雨长廊悠然的走着,神木门和丹景道宗的人正驾驭法宝飞来飞去苦苦搜寻楚梦枕师徒的踪影,大绝真人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说道:“楚梦枕这个逆徒究竟逃到哪里去了呢?唉!师门不幸啊!出现的都是大逆不道的混账。”当他来到一扇打开着房门前的时候他停下了脚步厉声说道:“默凡,你知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李默凡垂下头说道:“师傅,我不应该恐吓荆东阳。”

大绝真人脸色一沉斥责道:“难道你错在哪里都不知道吗?你这个小畜牲,不要以为轻描淡写的用这个小罪过来掩饰自己的错误,大绝的眼里不容沙子,跪下!”

李默凡惊恐的看着师傅,他脸色立刻苍白了,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大绝真人冷冷的说道:“装可怜吗?”抬腿把李默凡踢进了房间里面,那几个跟在后面的修道人疑惑的看着发怒的大绝真人,尤其是大绝真人竟然在他们的面前把李默凡踢飞了,这几个修道人生怕脾气暴躁的大绝真人把怒火发泄到自己头上,一个修道人自己找台阶说道:“诸位道友,神木门和丹景道宗的道友好像没有找到楚梦枕的踪影,咱们应该快去帮忙。”

那几个修道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一言不发的腾空而起帮着寻找楚梦枕去了,大绝真人看着他们的背影冷笑一声走进了房间,李默凡正垂头在地上跪着,大绝真人狠狠的骂道:“混帐!”

李默凡的身体轻轻一震,大绝真人已经低声说道:“还不把你偷来的神木飞剑拿出来两柄,你们是不是以为隐身术就天下无敌了。”

李默凡听出师傅的语气不对,就在他转头观看的时候,房间里面一株盆景怪异的扭动了两下,然后两柄青色的木剑落在了地上,大绝真人一招手,两柄神木飞剑落在了他手中,大绝真人飞快的取出两道灵符贴在了飞剑之上然后交给李默凡说道:“立刻到京城之外引发这两道灵符,不许出任何差错,然后你直接回返天玄宗。”

李默凡惊喜的一跃而起,把两柄神木飞剑揣在怀里低声说道:“师叔,原谅小侄不能向您请安,您老人家多保重。”驭剑腾空而去,大绝真人随手在房门前布下了禁制,从外面看来房间里面没有任何的异常,只能看到大绝真人望着门外的身影,其它的都无法观察到,大绝真人这才望着门外冷冷的说道:“为什么要杀死周毅?”

楚梦枕显出身形说道:“大师兄,有人嫁祸我,《太清神丹经》是我们师徒从神木门的别院偷来的,神木门和丹景道宗的叛徒勾结在一起,我根本没有去丹景道宗,更没有杀人。”

大绝真人点点头说道:“把剩下的那几柄神木飞剑拿来!”

楚梦枕恭敬的把七柄神木飞剑交给大绝真人,大绝真人看了几眼之后把神木飞剑收入了自己的法宝囊说道:“这几柄神木飞剑你根本没有修练过,上面没有天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