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4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4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40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玄宗的任何气息,飞剑的气息与神木门的一模一样,的确有人诬陷你们,但是你们师徒根本就解释不清楚,和我回天玄宗吧,在那里没有人敢动你们一根毫毛。”

楚梦枕沉默起来,大绝真人的眉头皱了起来,他知道楚梦枕的脾气,楚梦枕宁愿死也不会低声下气的回到天玄宗寻求庇护,大绝真人继续说道:“要不然你们师徒先寻找一个偏僻的地点修炼一段时间,我会尽力的揭露这里面的阴谋,这几柄飞剑只有神木门的气息,而且丹景道宗的郑士元信誓旦旦的说亲眼见到杀死周毅的是一柄青色的飞剑,这一点就可以证明你们的无辜。”

楚梦枕精神大振,只要大师兄相信自己就好,楚梦枕激动的说道:“丹景道宗有几个人同样也会施展神木飞剑,是不是他们杀死了周毅却栽赃到我身上?”

大绝真人冷笑道:“没有人可以欺负你,我会为你讨还公道。”说到这里他感应到自己的灵符已经被激发了,大绝真人一摆手让楚梦枕变回了盆景的样子然后撤去了禁制走出了房门。

当他来到外面的时候装模作样的四下张望着说道:“京城的北方传来神木飞剑的气息,神木门的道友,你们在那里埋伏了人手吗?”

伍蟾子听说京城的北方传来神木飞剑的气息,他狂吼道:“神木门的道友都在这里,那肯定是楚梦枕那个恶贼和他的徒弟,大家追!”

大绝真人身上金光涌起化作一道金色的长虹率先向京城的北方飞去,远远的说道:“这回他们插翅难飞,诸位道友千万给我留个面子,楚梦枕毕竟是我的师弟,我会劝说他投降。”

本来众人对于大绝真人这段时间出工不出力的做法已经很怀疑,可是大绝真人当众提出庇护楚梦枕之后众人疑心尽去,看来大绝真人还是很公正的,虽然有点儿私心不过也可以原谅,只要找到楚梦枕就好办了。

当漫天的法宝光芒向北方飞去并逐渐消失在天际之后,皇宫里面的人才长出一口气,刚才那些修道人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了,让他们从内心里面感到恐惧,荆东阳厚着脸皮说道:“陛下,刚才的都是我的朋友,专门为了捉拿楚梦枕而来,或许陛下和诸位大臣不了解修道人的事情,这个楚梦枕十恶不赦,他来到皇宫肯定是另有所图,刘大人,你这可是引狼入室啊!让陛下受到了惊吓,你该当何罪?”

刘天幕只觉得嗓子发干,他怎么会知道楚梦枕竟然得罪了这么多的人,当初他见到楚梦枕的时候就觉得这一定是个正派的修道人,绝对不是国师这种货色,可是现在楚梦枕竟然变成了通缉犯,自己的眼光怎么会这么差呢?

荆东阳的目光盯着刘天幕继续威胁说道:“修道人的手段千变万化,随随便便的就可以置人于死地,楚梦枕师徒万一有什么不良之心的话,谁能负担得起这个责任?你说!”

刘天幕鼓起勇气说道:“国师,你刚才说修道人可以随随便便的就置人于死地,那么楚梦枕师徒想要害皇上早就动手了,我不知道修道人之间的矛盾是怎么产生的,但是刚才那个老道长指责你的时候好像认为你也不怎么样。天地君亲师是五伦,你犯上弑师本身就是罪不容赦,谁敢保证你日后不会害陛下?”

刘天幕已经豁出去了,反正已经得罪国师,那么还不如拼个鱼死网破,就算是不能让皇帝对他失去宠信,也不能让他好过了,这叫临死也拉个垫背的。

刘天幕说完之后,雨墨清脆的声音响起道:“说得好,我看国师这个家伙就不是好人,你快点儿把成弼金交出来,否则……哼哼哼!我师傅可不会再对你客气,那样一来你就死定了。”

荆东阳的头发都竖起来了,刚才那些修道人不是说楚梦枕师徒逃到京城的北方去了吗?怎么他们还在皇宫里面?现在自己是不是应该当机立断的逃跑?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 1 7 Z . c O m]

第三集 第六章 五行相生

楚梦枕携着雨墨的小手悠然的从大殿之后走了出来,雨墨的右手中握着星幻,而楚梦枕的左手握着寒霜匕首,楚梦枕的目光没有看向荆东阳,但是荆东阳知道他随时都在戒备着,而且雨墨手中的星幻绝对是一件法宝,现在他们师徒两个肯定决定要动手了。

荆东阳色厉内荏的说道:“楚梦枕,你们师徒两个创下了弥天大祸,难道还要执迷不悟吗?方才的那些道友随时都可以回来。”

雨墨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说道:“你吓唬谁呢?快点儿把成弼金交出来。”

荆东阳看看皇帝,皇帝的目光急忙避到了一旁,方才那么多人都没有抓到楚梦枕师徒,看来他们的本事肯定很厉害,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惹火烧身,因此皇帝很明智的选择了最正确的做法。

荆东阳本以为皇帝会为自己出头,那个时候自己就可以采取相应的办法了,可惜皇帝没有这个胆量,现在只能把成弼金交出去了,但是荆东阳冠冕堂皇的说道:“成弼金可以交给你们,但是日后你们不能再来京城为非作歹……”

楚梦枕的目光终于落在了荆东阳的脸上说道:“你可以安心的做你的国师,贫道早就说过我们师徒不是富贵中人,你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交出成弼金!”

荆东阳狼狈的取出那块成弼金抛向了楚梦枕,楚梦枕随手把成弼金收入了法宝囊,拉着雨墨的小手慢慢向大殿之外走去,临到大殿门口的时候说道:“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但是出家人不应该贪恋名位权利,也不要使用自己的法术威胁文武百官,那样就算不遭天遣,正派的修道人也不会放过你,日后不要让我得到你胡作非为的消息。”说完抓起雨墨的腰带凌空飞去。

楚梦枕看得出来国师在京城之内飞扬跋扈,就连刘天幕这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都对他畏如蛇蝎,其它的官员就可想而知了,因此楚梦枕临走前暗暗的敲打了他几句,如果他依然不改的话,日后楚梦枕就会卷土重来,而那个时候楚梦枕绝对不会手软。

楚梦枕虽然不在乎国师,但是他担心国师继续派人通知那些追捕自己的人,他不敢继续留在京城这里了,他们师徒俩人迅速的离开了京城一路向南出发,他们准备开始吸取南方丙丁火之精气了。

两道灵符驱动着神木飞剑去势比闪电还要迅即,大绝真人他们刚刚离开皇宫的时候还能发现一点儿飞剑的踪迹,可是两柄飞剑转瞬间没入清冥,大绝真人虚张声势的吼道:“你往哪里逃?”然后突然狂笑道:“贫道已经锁定了两柄飞剑的位置,诸位道友不必惊慌,这两柄飞剑如果追丢了你们唯我是问。”身上的金光化作漫天的金霞似有心似无意的挡住了几个功力比较高深的修道人前进的步伐。

众人已经被“发现”楚梦枕师徒踪迹这个消息所刺激,根本没有人留意大绝真人所说的是“这两柄飞剑”而不是这两个人,大绝真人已经夸下了海口,如果飞剑追丢了就唯他是问,大绝真人说话向来算数,这下终于可以抓到楚梦枕师徒了。

在众人穷追不舍的时候,那两柄飞剑逐渐的显出了踪影而且竟然是向着天玄宗的方向飞掠,众人心中更加的有底,看来楚梦枕师徒自知无法逃脱所以想要到天玄宗寻求庇护了,如果道苑敢包庇楚梦枕的话,天玄宗的名声就算彻底毁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曾经有许多正道的高手因为包庇弟子的胡作非为而名声受损,最后因为不被正道容纳而投身魔道,变成人人所不齿的魔头。

大绝真人追随着两柄灵符驱动的神木飞剑闯过了护卫天玄宗的太清仙阵,把其他的那些人丢在了外面,伍蟾子见到这两柄飞剑可以穿越太清仙阵之后更加的确信这就是楚梦枕师徒,他迫不及待的带着丹景道宗的门人飞向了天玄宗的正门。

大绝真人进入太清仙阵之后招手收回了两柄神木飞剑,然后兴冲冲的向栖霞殿走去,楚梦枕没有杀死周毅让他感到如释重负,大绝真人本来也有点儿相信楚梦枕杀人了,毕竟伍蟾子他们悲愤的神情让人无法怀疑,可是他总是在幻想这是误杀或者楚梦枕有不得已的苦衷,现在事实证明周毅竟然不是楚梦枕杀的,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道苑正在栖霞殿里面打坐,大绝真人兴冲冲的闯进来的时候,道苑立刻明白肯定有什么好消息,自从楚梦枕被自己逐出师门以来大绝真人从来没有露出过这么开心的表情,大绝真人激动的把九柄神木飞剑都丢在地上说道:“看!看!看!这是什么?哈哈哈……”

道苑悚然动容,难道这就是楚梦枕师徒偷走的九柄神木飞剑?不过大绝师兄为什么这么激动呢?大绝真人捋着雪白的胡子说道:“没看出来?当初郑士元说楚师弟使用一柄青色的飞剑打伤了他,而林庭秀说神木飞剑的特点就是发出的剑光都是青色的,现在这九柄神木飞剑都在这里,上面根本就没有咱们天玄宗的气息,而与林庭秀他们施展的飞剑气息一模一样,也就是楚师弟根本就无法使用这九柄飞剑,这下他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本来也又惊又喜的道苑等到大绝真人说完之后失望的叹息一声说道:“大师兄,当初郑士元说楚师弟是使用一柄青色的飞剑打伤了他,可是谁能保证楚师弟没有另外炼制一柄发出青光的飞剑呢?你相信楚师弟是无辜的,我也相信,但是丹景道宗和神木门的人会相信吗?”

大绝真人急忙辩解说道:“但是他们当初说的意思分明就是说楚师弟使用神木飞剑杀了周毅并打伤了郑士元,呃!他们两个分明商量好了,用言语挤兑我们,造成了这种局面,实际上他们当时并没有说杀死周毅的肯定就是神木飞剑。”

道苑示意大绝真人坐在自己身边的蒲团上说道:“大师兄,当初我就看出了不对劲,但是郑士元一口咬定那个打伤自己的人就是楚师弟,而且他没有说亲眼见到楚师弟杀死周毅,他一直使用含混其词的言语指责楚师弟,让所有的人都把矛头指向楚师弟,实际上我怀疑他才是凶手。但是我们没有证据,再加上神木门的林庭秀在一旁作证,我们根本没有办法为楚师弟洗脱罪名,因此我才让你出面捉拿楚师弟。”

大绝真人冷笑道:“你知不知道楚师弟还说了什么?”

道苑露出了倾听的神色,大绝真人慢慢说道:“他说《太清神丹经》是在天都峰也就是神木门的别院偷来的,而且丹景道宗的有几个弟子也在修炼神木飞剑,我估计有可能郑士元就是其中之一,你会想到什么?”

道苑的眼中射出寒光说道:“原来林庭秀和郑士元勾结在一起,怪不得这个陷阱天衣无缝,他们竟然欺负到我的头上了,难道他们真的以为我好欺负吗?”

大绝真人本以为神木飞剑没有经过楚梦枕的炼制就可以为他脱罪了,可是现在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而且林庭秀和郑士元的圈套天衣无缝,根本无从反击。道苑轻轻的说道:“其实还有一个冒险的办法,那就是把郑士元当场抓住从他身上搜出神木飞剑。”

大绝真人反问道:“如果郑士元没有把神木飞剑带在身边呢?那个时候我们该怎么办?你的掌门人位置就算坐到头了,傻师弟,坐在这个位置之上就不能意气用事,我会想办法保护楚师弟师徒,而且我发现他们师徒两个在修炼一种很神奇的道法,如果不是因为时间紧迫,我肯定要仔细询问一番。”

然后侧耳倾听了一下说道:“伍蟾子他们来了。”然后迅速的把神木飞剑收起了七柄,剩下的两柄就当作证据来交差,因为他早就说过了“那两柄飞剑追丢了就唯自己是问”,而不是人追丢了唯自己是问,这里面有很大的学问。

楚梦枕带着雨墨借着追兵被引走的机会迅速的向南方逃窜,最近寒霜匕首越发的得心应手,日落之前他们师徒已经来到了九烈山,九烈山的山石呈现赤红之色,这里一年四季炽热无比,而且这里有一座活火山,经常的喷发,除了修道人之外还没有人能闯入这里。

雨墨好奇的看着这里的奇异景色,他还没有见过这么特殊的地方,但是他马上就猜测道:“师傅,这里是不是九烈山?”

楚梦枕含笑点点头,没想到雨墨竟然知道这个地方,这真有点儿出乎他的意料,可是雨墨紧接着说道:“《药典》上说玉树之实产自终年火热的九烈山,我看这里到处都是红色的岩石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九烈山,没想到竟然猜对了。”

炼制洗髓丹的配方当中就有玉树之实,楚梦枕想不到自己选择吸取丙丁火之精华的地方竟然是玉树之实的产地,这样自己所需要的药材又找到一样了,虽然玉树之实还没有到手,可是只要雨墨出马绝对没有问题,想到这里楚梦枕取出了那两锭成弼金说道:“雨墨,你能感应到这两锭金子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雨墨摇摇头,他的先天灵觉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但是皇帝说这两锭金子是使用丹药点化而成,因此雨墨认为这很有可能是药金,所以雨墨坚持要楚梦枕把成弼金夺过来,雨墨拿过一锭成弼金说道:“师傅,你说这会不会就是药金?”

楚梦枕也在怀疑此事,但是雨墨的灵觉没有任何的反应,而炼制洗髓丹的都是天材地宝,如果这两锭成弼金就是药金,那么雨墨不可能没有感应,楚梦枕犹豫半天说道:“成弼金不可能是药金,但是那种可以点石成金的丹药会不会是药金呢?”

雨墨惊喜的说道:“对啊!我估计药金就应该是这种丹药,只要找到那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