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7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7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4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但是绝对不会加入魔道。”

厉归真放声大笑,早就听说楚梦枕的胆量不小,要不然也不会惹出这么大的麻烦,但是当着自己的面敢如此嚣张的人还真是稀有,厉归真止住笑声说道:“我欣赏你。”

楚梦枕向后退了一步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在大是大非面前楚梦枕绝对不会含混其词,绝对不能加入魔道,这是楚梦枕的底线,虽然打是绝对打不过,但是不能让他小瞧自己,修道人希望长生不死,不过死并不可怕。

厉归真似笑非笑的看着楚梦枕,他们师徒已经穷途末路,正道中人在追杀他们,这个时候加入魔道是最明智的选择,可是楚梦枕竟然拒绝了自己的好意,看来楚梦枕受正道的荼毒太深了。

厉归真一直对楚梦枕很欣赏,尤其是听说楚梦枕竟然是因为结交魔道中人而且死不悔改才被逐出师门,正道之中竟然能够出现这种“明辨是非”的人实在难得啊!因此厉归真决定在他们师徒最艰难的时候拉一把,没想到楚梦枕并不领情。

厉归真再次看了雨墨一眼说道:“知道我怎么找到你们的吗?”

楚梦枕气馁的说道:“想必魔尊有什么顶级法宝或者高深法术可以观察出我们师徒的行踪。”楚梦枕自认为很小心,而且在这里已经停留了一段时间,按理说别人应该无法发现自己,厉归真是怎么找到呢?难道他使用的是传说中的千里户庭大法?不过温朝恩说那种法术极为消耗心血,轻易没有人敢使用。

厉归真摇摇头说道:“我是猜出来的。”

楚梦枕的下巴几乎惊讶得掉下来,猜也能猜出来?厉归真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竟然可以未卜先知,厉归真看着楚梦枕惊骇的样子哂道:“只要留一下你们师徒的行踪就不难发现,你们按照四季而选择相应的修炼地点,夏季的时候九烈山是最佳的选择,这根本不是什么法术,而是智慧。”

厉归真继续说道“我可以猜出来,逐渐就会有更多的人掌握你们的行踪,你们师徒前途险阻重重,你也应该知道魔道一样可以飞升,又何必这样执著?”

楚梦枕已经没有心思听他说些什么了,原来自己的行踪并不隐秘,而且事实的确如此,自己师徒按照四季寻求修炼的最佳地点,日后肯定也要按照这个路线行走,如果没有厉归真的提醒,当自己落入埋伏的时候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

厉归真淡淡的说道:“我不会说更多,我相信你是明白人,僵尸门的赵小儿正在到处寻找你们,再加上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换做是我的话也会头疼不已,日后有困难的时候记得找我。”说完递给楚梦枕一段信香,这种信香只要用三味真火点燃,自己就可以瞬间知道,以楚梦枕对于魔道的了解应该明白怎么用。

楚梦枕不好再次当面驳回厉归真的面子,反正收下了对于自己的品行也没有什么影响,只要自己不用,就不算与他有牵扯,但是再次拒绝厉归真的“好意”就不妙了,魔尊厉归真可不是善男信女,能够统驭那么多桀骜不驯的大魔头的人会好到哪里去?

厉归真把信香交给楚梦枕之后化作紫色的光芒直冲天际而去,瞬间消失不见,楚梦枕暗自叹息一声,这份功力自己远远比不上,然后驾驭寒霜匕首抢在怪兽的前面飞入了火山口,暴发之后的火山温度异常的炽热,楚梦枕没有雨墨那种神奇的感应宝物的本事,只能依靠自己的双眼来分辨。

在寒霜匕首的保护下楚梦枕依然感到口干舌燥,楚梦枕直接冲到了百丈之下,这里的洞壁之上岩浆还未凝固,发出暗红色光芒的岩浆正在顺着洞壁慢慢的向下流淌,楚梦枕减慢了速度,再往下飞行几十丈就到了火山的底部,那里的岩浆正在翻滚沸腾着,玉树绝对不可能生存在岩浆里面。

忽然楚梦枕嗅到了一丝苦涩的气息,火山洞穴里面充斥着浓烈的硫磺气息,这丝苦涩的气息立刻吸引了楚梦枕的注意力,楚梦枕循着苦涩的气息向左前方飞去,当楚梦枕飞近的时候发现左前方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平台,平台之上有一株矮小的植物,火红色的树干与岩浆的颜色很接近,整株小树上有几片零散的树叶,但是这几片树叶却是银白色的,在小树的顶端张着一颗青绿色的小果子,当向下流淌的岩浆经过小树的附近时就会自动地从两侧划过,仿佛小树的周围有无形的保护层。

“玉树之实!”楚梦枕惊喜的伸手向青绿色的果子抓去,可是这个时候上方传来重物急剧落下的风声,楚梦枕驾驭寒霜匕首向旁一闪,一头怪兽从楚梦枕刚才闪躲的地方落了下去,直接坠入了岩浆里面,而且上方的怪兽不断的向下冲来,好像在保护玉树之实,而且是奋不顾身的那种。

楚梦枕不知道每年这里的火山都要喷发一次,而火山喷发的时候就是玉树之实成熟的时机,以往的玉树之实都是被那个独角怪兽霸占了,这些怪兽们根本没有反抗的本事,因此只好任命了,现在独角怪兽已死,那么谁先抢到玉树之实就可以成为新一代的独角怪兽,以后就可以长期霸占玉树之实了,现在由不得怪兽们不拼命。

楚梦枕在这个炽热的环境里面不敢冒险,他身剑合一在怪兽冲上来之前飞速的摘下玉树之实就向上飞,怪兽们见到渴望已久的至宝被人掠夺,它们愤怒的喷出熊熊火焰在后面追赶着。

大功告成的楚梦枕才不会愚蠢的和它们纠缠,自己的目的是取得玉树之实而不是杀怪兽,这些怪兽生活在渺无人烟的九烈山,根本无法对人造成伤害,过多的杀戮有伤天理,因此楚梦枕在数十个怪兽的追赶下落荒而逃。怪兽们虽然愤怒,但是追到火山口的时候还是停止了,毕竟外面的世界对于它们来太可怕——简直太寒冷了。

楚梦枕回到雨墨身边的时候,雨墨迫不及待的问道:“师傅,玉树之实得到没有?让我看看什么样子。”

楚梦枕取出玉树之实交给雨墨,雨墨撇嘴说道:“跟药典上面记载的没什么区别,样子真难看,师傅,刚才的那个伯伯是谁啊?我看你们聊得很开心。”

楚梦枕苦笑说道:“是个惹不起的大魔头,我不得不对他客气。”说到这里楚梦枕严肃的说道:“雨墨,咱们师徒的行踪已经落在了有心人的眼里,如果继续按照以往的路线吸取五行之气肯定有危险,现在你应该更加刻苦的修炼,前路实在太险恶了。”

雨墨觉得现在也没有什么不好,虽然经常被人追得到处跑,不过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师傅说应该刻苦修炼,那就刻苦吧!刻苦的修炼逃跑的本事,以免当师傅的累赘,因此雨墨非常有诚意的答应了一声。

但是雨墨紧接着说道:“师傅,其实我们完全可以改变一下装扮,这样别人就认不出来了,何必整天提心吊胆的呢?”

楚梦枕眼前一亮,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光阴荏苒,五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五年里神木门和丹景道宗无时无刻不在寻找楚梦枕师徒,而天玄宗则依旧是出工不出力,大绝真人经常带着李默凡“寻找”楚梦枕,可是追在他们师徒身后的人永远是失望而归。

五年前大绝真人信誓旦旦的说如果追丢了那两柄飞剑的话唯他是问,但是当众人兴冲冲的追到天玄宗的时候掌门人道苑出示了那两柄被大绝真人的灵符驱动回到天玄宗的神木飞剑,声称这肯定是楚梦枕师徒的调虎离山之计,道苑用自己的声誉担保楚梦枕绝对没有回来,而且这两柄飞剑应该作为楚梦枕大逆不道的证物留在天玄宗,等待日后抓捕到楚梦枕师徒之后再作处理。

林庭秀和伍蟾子心中明白肯定是上了大绝真人的当,他们师兄弟没有暗中勾结才怪!可是众人没有任何证据,大绝真人的脾气众人皆知,这个哑巴亏吃定了。只可惜当时没有人留在皇宫继续搜查,否则楚梦枕师徒插翅难飞,而现在他们肯定逃之夭夭了,而且是有多远就逃多远。

林庭秀只是想找回那九柄神木飞剑和杀了楚梦枕师徒灭口,《太清神丹经》这个黑锅已经落在了楚梦枕师徒的身上,只要他们一死,这个秘密就没有人知道了,至于丹景道宗有没有本事找回《太清神丹经》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与神木门无关。

不过林庭秀为了掩人耳目,他以郑士元是被神木飞剑所伤为理由传授了他一些神木门的修炼口诀,让郑士元和他的弟子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施展神木门的飞剑,这让丹景道宗的其他人羡慕不已,深恨当初受伤的人为什么不是自己,绝对想不到这里面隐藏的私下勾当。

冬末春初的浮沂城春寒料峭,中午的时候一个俊秀的少年和一个容貌清癯的中年人走进了最豪华的御香阁酒楼的二楼,中年人穿着得很朴素,仿佛是一个教书先生,而少年却身着华丽的貂裘,身上还挂了好几样精美的饰品,再加上少年俊美的容貌,他们一进来就吸引了就餐的人们。

一个店伙计小跑着迎了上来,点头哈腰的说道:“端木公子,好久不见了,雅座请!”

少年随手抛出了一锭碎银子给店伙计当赏钱,就在迈步正要和店伙计向雅座走的时候,中年人淡淡的说道:“不必了,临窗的位子就可以。”然后轻声斥责道:“雨墨,不要太奢侈。”

这两个人赫然是神木门和丹景道宗到处寻找的楚梦枕和雨墨,当初雨墨提议改变装扮的时候,楚梦枕想到的是扮成两个乞丐,但是雨墨坚决不同意,再加上雨墨手中有钱,因此雨墨把自己打扮成大户人家的公子,而楚梦枕则成了他的教书先生。

这几年楚梦枕带着雨墨公开的云游天下,四处吸取五行之气和采集炼丹所需的药材,而且每年春天他们都会来到浮沂城附近来吸取寅卯木之精气,浮沂城就在天都峰的附近,神木门的门人有的时候会出现在这里,可是至今都没有人发现他们师徒就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

几年来楚梦枕的容貌没有任何变化,可是雨墨却从一个垂髫童子成长为俊俏的少年,现在雨墨的个头已经超过了楚梦枕的肩膀,再过两年就要赶上师傅了,而且经过这几年的修炼,雨墨的气质与以前已经截然不同,雨墨当初受到了星幻的改造而变得梦幻般的双眼也越发的灵气逼人。

任何人见到雨墨的第一眼时都会被他那双奇异的眼睛所吸引,雨墨逐渐的也发现了自己的优势,雨墨现在绝口不提娶老婆的事情,而是付出行动,每次他见到漂亮的女孩子时便会往前凑,甚至有时趁楚梦枕不注意还会主动挑逗,经常害得那些怀春少女脸红心跳,为此楚梦枕伤透了脑筋。

楚梦枕最开始的时候还没有注意这点,但是这两年来随着雨墨的逐渐长大,楚梦枕经常发现迎面走过的女孩子经常会莫名其妙的脸红,而且经常会偷偷的看雨墨,楚梦枕以为这些女孩子不自重,但是后来楚梦枕在一次偶然中发现雨墨在对一个女孩子眨眼睛,而且脸上还带着那种挑逗的可恶笑容。

楚梦枕打算为此训雨墨一顿,可是楚梦枕稍稍沉下脸,雨墨便露出可怜巴巴的神色,楚梦枕再也无法忍心斥责他,楚梦枕一方面是可怜雨墨的身世,另一方面这个小徒弟许多方面都很出色,而且从来也没有作出什么破格的事情,他对女孩子眨眼睛可能是出于好奇,因此楚梦枕只是和颜悦色的约束几句就算是批评过了。

楚梦枕反复研究过雨墨的双眼,可是每次仔细观察的时候都看到雨墨的双眼只是黑白分明,比普通人明亮一些而已,但是不经意的时候偶尔就可以看到雨墨的双眼会流露出淡淡的星辰般的梦幻光芒,如同星幻一样。

楚梦枕当初还满心欢喜的以为这可能是雨墨的另一项神奇功能,说不定有什么特殊作用,但是这几年下来楚梦枕发现雨墨除了用这双眼睛勾引少女之外根本没有别的用处,这是一双色眼,楚梦枕终于失望的下了一个定义。

雨墨爱吃的毛病依然没有改变,受了他的不良影响,楚梦枕现在也习惯了这种生活,不过楚梦枕最喜欢的还是喝酒,每次都是雨墨在那里大吃,楚梦枕却默默的自斟自饮,师徒二人各得其乐。

雨墨点了几样自己喜欢的菜肴之后,目光再次贼溜溜的打量酒楼里面的客人,寻找可以看上眼的美女,雨墨的眼界很高,资色普通的少女根本看不在他眼里,这几年他随着师傅东奔西走开阔了眼界,本事没有增长多少,但是眼界却高明了许多。

楚梦枕已经习惯了雨墨的恶劣癖好,如果是外人这样做的话楚梦枕肯定会认为这个少年是不可救药的纨绔子弟,可是孩子是自己的好,雨墨是楚梦枕唯一的徒弟,楚梦枕自欺欺人的认为小孩子这样做没有什么大不了,只要不真正作出破格的事情就可以原谅。

酒菜很快就上来了,雨墨举起筷子正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迷惑的四下看看,他的天生灵觉让他感到了法宝的气息,但是周围没有人,雨墨凑到窗口向下看去,外面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人经过,但是当雨墨转过头的时候却发现对面的楚梦枕激动的站了起来。

雨墨的位置正好背对着酒楼门口,雨墨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就看到大绝真人走了进来,雨墨立刻也站了起来,上次在皇宫的时候如果没有大绝真人的帮助,他们师徒就要束手就擒了,雨墨虽然对天玄宗没有好印象,但是恩人不能忘。

大绝真人的脸上也露出了欣喜的笑容,但是他却来到了楚梦枕背后的那张桌子坐了下来,低声说道:“不能让人知道我和你在这里见面,否则天玄宗就要有麻烦了,装作不认识我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