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8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8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样子继续喝酒。”然后拍着桌子嚷道:“小二,来坛好酒!”

楚梦枕激动的说道:“大师兄,你一向可好?”

大绝真人头也不回的说道:“没有让你气死,还算不错。”

大绝真人的语气虽然冷漠,但是如果能够看到他的眼睛,就会知道他心里同样的激动,大绝真人这几年一直在通过法宝留意着楚梦枕师徒的行踪,但是他担心自己见楚梦枕的时候会不小心的让人看见,所以他只能忍耐,今天他终于忍不住了。

楚梦枕惭愧的说道:“小弟惹事生非,让师兄费心了,掌门师兄和韩师弟好吗?”

大绝真人点点头说道:“他们都还不错,只是非常牵挂你,这几年我看到你的修为增加得很快,你的小徒弟也不错,他的资质很好。”

楚梦枕惊讶的说道:“大师兄,你怎么知道的?”

大绝真人得意的说道:“还记得七十年前我得到的那面铜镜吗?我早知道那是一件异宝,直到前几年我才真正领悟它的用途,只要舍得耗费元气,千里之内所有的一切都无所遁形,比魔道的什么狗屁千里户庭方便多了。”

楚梦枕笑问道:“大师兄,既然法宝这么厉害,那你有没有看到你给我的那张纸与《太清神丹经》有什么关系?”

大绝真人哑然失笑说道:“过去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如果我也飞升了灵空仙界说不定有这个本事,你的意思是不是说那张纸是《太清神丹经》上的?”

楚梦枕压低声音说道:“那张纸上记载的是洗髓丹的配方,我估计丹景道宗这几千年来没有人能够飞升仙界的原因就是失去了这个配方,洗髓丹炼成之后我就可以肉身飞升。”

此刻店伙计把一坛陈酿送了上来,大绝真人拍开酒坛上的泥封说道:“我早就怀疑这张纸有很大的来历,这张纸是师傅从祖师爷的故居里面找到的,师傅飞升之前交给了我,让我解开这个秘密,没想到竟然与丹景道宗发生了牵扯,看来当年天玄宗崛起和丹景道宗的衰落肯定有什么联系。”

丹景道宗的衰落之后天玄宗开始崛起,只是年代过于久远,没人把这两者联系起来,但是大绝真人送给楚梦枕的那张来自《太清神丹经》的纸把这两者牵扯起来,可是当年为什么一点儿传闻都没有呢?甚至丹景道宗也没有和天玄宗交恶,按理说丹景道宗绝对没有这份涵养。

大绝真人问道:“你们师徒四处采药的情况怎么样?有困难吗?”

楚梦枕骄傲的说道:“你的师侄是采药的行家,没有什么药材能够难道他,只是有一种叫做药金的东西有些挠头,现在我们也不敢确认药金究竟是什么。”

大绝真人举起酒坛喝了一口说道:“有一种专门炼丹的方士,他们通过炼丹的方法炼制出一种丹药,这种丹药可以化铜为金,这种丹药就是药金,不过已经很久没有听说这种方士的出现了,很久以前有个叫做成弼的人成功的炼制出这种丹药,可惜成弼已经死了。”

雨墨和楚梦枕同时“啊”的发出惊呼——成弼死了!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 1 7 Z . c O m]

第三集 第九章 分头逃亡

大绝真人发觉了他们的异常反应,他转过头说道:“成弼不是真正的修道人,自然也会生老病死,但是成弼的丹药炼制了很多的金子,这种金子被称为成弼金,远远比黄金更加珍贵,只要弄到成弼金就可以把丹药还原,如果你们师徒没有办法,我可以代劳。”

楚梦枕急忙从法宝囊中取出那两锭成弼金说道:“大师兄,不用劳烦你寻找成弼金了,只要帮我把丹药还原就可以。”

大绝真人接过成弼金说道:“包在我身上,这点儿小事如果做不到我也不配当你师兄了。”

雨墨看着大绝真人的背影说道:“那个……”在楚梦枕瞪了他一眼之后,雨墨急忙改口说道:“大师伯,你说的那个法宝是什么样子?让我看看行不行?”

雨墨已经忍耐了半天,刚才大绝真人进来之前雨墨就感到了法宝的气息,刚才大绝真人说起他的法宝可以观察到千里之内的景物,雨墨已经心痒难耐了,他犹豫再三终于忍不住开口请求。

大绝真人取出那面古色古香的铜镜反手抛给了雨墨,雨墨接过铜镜反复的打量着,刚才的气息就是这面铜镜传来的,好东西啊!雨墨贪婪的舔舔嘴唇,顺口问道:“想卖多少钱?”

大绝真人立刻转过头惊愕的看着雨墨,楚梦枕羞得满脸通红,这个小东西越来越没出息了,这几年来楚梦枕带着雨墨四处云游,雨墨凭借自己的天生灵觉发现了一些修道人遗落在民间的物品,雨墨现在讨价还价的本事见长,每次见到别人身上佩戴有修道人的物品的时候都要想办法买过来,不过都是一些没有什么价值的东西,只能算是聊胜于无,现在见到这么好的法宝,雨墨立刻动心了。

大绝真人微笑说道:“这件法宝我打算日后留给我的徒弟,要不然就送给你了。”

雨墨失望的说道:“咱们没有交情,你白送我还不要呢。”

楚梦枕见到雨墨说话又没有规矩了,他咳嗽一声拿过铜镜说道:“大师兄,是不是天玄宗的道法就可以激发铜镜?”

大绝真人点头说道:“如果你没有忘记本门的心法就尝试一下,不过需要损耗很多的功力,你要慎重,还是小范围的查看一下为好。”

楚梦枕默默的调息了一下,然后对着铜镜喷出元气,淡淡的雾气消散之后铜镜里面清晰的显示出周围的环境,楚梦枕左手掐诀增加了功力,铜镜里面立刻显示出浮沂城周围的景物,然后上百道各色光华出现在铜镜里面,正在向浮沂城里面飞来。

楚梦枕惊骇的问道:“大师兄,我没看错吧?”

大绝真人转过头的时候一把抢过铜镜说道:“什么看错?追兵来了!快走!”

楚梦枕一跃而起抓着雨墨说道:“大师兄,后会有期。”

大绝真人抢过雨墨说道:“你带着他能逃走吗?这些年你徒弟的容貌变化很大,如果小心一些应该可以蒙混过关,他们的主要目标是你,你自己逃!”

此刻酒楼里面用餐的客人被他们师兄弟惊动了,人们纷纷把迷惑的目光投来,楚梦枕还没有离开过雨墨,几年前雨墨被抓走的事情让楚梦枕至今还心有余悸,因此他犹豫着不知道该如何取舍,大绝真人厉声喝道:“凭你的功力想要逃走应该没有大问题,这孩子我会照顾,快滚啊!”

楚梦枕跺脚说道:“大师兄,一定要好好照顾他。”说完与寒霜匕首身剑合一穿破墙壁向北方闪电般的飞去,酒楼里的食客已经呆若木鸡,怎么这个看起来仿佛教书先生的人竟然是神仙?那另外的两个人呢?那个老道士肯定更加的不同寻常。

雨墨在楚梦枕飞走的时候飞快的向楼下冲去,当雨墨来到楼下的时候大喊道:“快出来看啊!天上有神仙。”大绝真人心中叫了一句好,这个孩子反映够快的,只有制造混乱才能趁机逃脱,楼下的客人正在迷惑的时候,楼上的客人们已经反应过来了,他们蜂拥着向楼下冲来,他们是想要追赶雨墨和大绝真人,但是间接的证实了雨墨的“谣言”。

瞬间酒楼里面已经沸腾了,人们争先恐后地向外面跑,雨墨和大绝真人夹在人群里面来到酒楼之外的时候,漫天的法宝光华让浮沂城蒙上了绚丽的色彩,所有的人都在仰望着天空,甚至有人已经跪在地上顶礼膜拜。

雨墨见到数十道法宝光华向师傅逃走的方向追去,而还有几十个修道人在酒楼的上空盘旋着,看来他们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不肯犯同样的错误了,一方面楚梦枕逃走的时候是身剑合一,而不是驭剑飞行,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不可能带着雨墨逃走,那么不能让雨墨成为漏网之鱼,另一方面他们担心这次楚梦枕依旧是用调虎离山之计,说不定又是使用一柄飞剑企图引走众人,然后他们师徒趁机逃遁。

雨墨躲在一个大胖子的身后低声说道:“大师伯,你我分头走,我往东,你往西,最好你让他们看见,这样他们肯定会追你,那个时候我就顺利逃脱了。”

大绝真人正有此意,因此大绝真人挤出人群飞了起来向着西方喊道:“有没有看到楚梦枕的徒弟?他刚才施展法术逃出去了。”

大绝真人飞向西方的时候立刻有十几道光芒跟着而去,但是其他的人却在空中不肯离开,他们已经不再相信“信誉不好”的大绝真人。雨墨暗暗叫苦,在这么多人的监视下自己根本不敢施展法术,只要自己身上流露出修道人的气息这些人立刻就会发现自己,而且自己的六遁之法根本逃不远,只要有人在天上监督,自己就无法真正逃走。

雨墨刚才的计划是让大绝真人引走天上的那些追兵,然后再炮制一些谣言,引起众人的慌乱之后自己跟着他们逃之夭夭,可是现在所有的人都在大街上仰首看天,根本没有人走动,在这种情况下谁表现得最反常谁就是重点怀疑对象。

雨墨也装做好奇的样子向天上看着,可是他的眼睛却滴溜溜的乱转着思索脱身之策,突然一道青色的光华落了下来,光华敛去之后露出了一个清癯的老道士,雨墨顺着青色的光华看了一眼之后立刻再次抬起头,因为这个老道士竟然是林庭秀。

“千万不要过来,过来也不要认出我。”雨墨在心里默默的祈祷,同时悄悄的伸手握住了星幻,雨墨到现在也没有找到合适的飞剑,楚梦枕眼界很高,他认为自己的徒弟使用的第一柄飞剑应该是绝世神兵,最起码也不应该比寒霜逊色,但是这样的极品宝剑可遇而不可求,或者选择上好的材质自己亲自打造,现在雨墨的能力还不足以打造飞剑,再加上这几年他们师徒没有遇到什么危险,楚梦枕认为雨墨应该把精力集中在自身的修炼上,因此炼制飞剑的事情就耽搁了,所以雨墨遇到危险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攻击的手段,还是和以前一样被动的防御。

林庭秀缓步向众人走来,楚梦枕就是从这间酒楼逃走的,而他的小徒弟向来与他形影不离,现在楚梦枕有可能驾驭飞剑独自逃走了,那么抓他的小徒弟就容易多了,但是林庭秀依然很小心,小心行得万年船,林庭秀格外的理解这句话,几年前的教训实在太深刻了。

雨墨慢慢的挪动双脚,把自己的身体完全躲到了大胖子身后,但是林庭秀扬声问道:“你们刚才有没有见到与那个中年道人在一起的小孩子?这个小孩子和他师傅都是无恶不作的大魔头,你们要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把他指出来。”

当林庭秀说到与中年道人在一起的小孩子的时候,许多人都迷惑不已,但是方才与楚梦枕和雨墨同在二楼就餐的客人却把惊恐的目光投向了雨墨,楚梦枕虽然没穿道装,但是绝对是个中年人,那么这个老道士所说的就是他们了。

当有几个人的目光透过来的时候,立刻带动了其他的人,顿时周围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到了雨墨身上,在雨墨面前的大胖子开始的时候还没感觉到什么,当他发觉情况不妙转身向后看的时候就看到了那个“无恶不作”的小魔头正躲在自己身后。

大胖子的脸色立刻变得毫无血色,然后发出了惊天动地的惨叫声迅速的逃离雨墨的身边,林庭秀的威胁和大胖子这声惨叫立刻让人们恐慌起来,人群以雨墨为中心向四面八方飞奔。

雨墨对着林庭秀龇牙笑了笑说道:“林道友,好久不见了,一向可好?”

林庭秀的神木飞剑立刻出现在他手中,雨墨笑着说道:“慌什么?我又跑不掉,咱们应该好好谈谈。”然后对着天上的其他人喊道:“哎!你们下来,我有话要说,《太清神丹经》就在我身上,你们可不要让林庭秀抢走了。”

雨墨喊完之后留在天上的十几个丹景道宗的人瞬间降落下来,林庭秀大喝道:“我杀了你这个小畜生之后同样可以找到。”神木飞剑对着雨墨的脖子斩去,如果雨墨不说出《太清神丹经》,林庭秀还不会动杀机,但是雨墨说完之后林庭秀才想起《太清神丹经》就是雨墨偷走的,这个祸害不能留着。

但是林庭秀的飞剑斩过去的时候,雨墨笑嘻嘻的举起了星幻,银白色的星光把雨墨保护在中央,林庭秀的飞剑徒劳无功,雨墨大喊道:“想要杀人灭口啊!快来看啊!林庭秀怕我说出真相。”

那十几个丹景道宗的人在听到《太清神丹经》的时候眼睛都红了,他们从四面把雨墨包围在了中间,飞剑和法宝的光芒形成了一个光罩把雨墨牢牢困住,林庭秀若无其事的收起飞剑说道:“诸位道友,这个小畜生就交给你们丹景道宗了,至于怎么处置由你们安排。”

在这种阵势下雨墨的腿都有些软了,但是雨墨依旧笑嘻嘻的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左顾右盼地说道:“林道友,那次我在天都峰借走《太清神丹经》的时候,我记得还有一个和这几位道友穿着同样道袍的人,当时他正在炼丹,我就顺便把书借走了,怎么他不在?”

林庭秀怒斥道:“《太清神丹经》分明是你们师徒从丹景道宗偷走的,和天都峰有什么关系?你不要血口喷人。”

雨墨呸了一声说道:“还敢否认?你们为什么诬陷我师傅杀了丹景道宗的人?当时我和师傅拿走《太清神丹经》逃走的时候,你们还有丹景道宗的几个人在后面追赶,只是半路上被僵尸门的法临给拦住了,法临肯定也见到了那几个丹景道宗的人,哎!我看你们就是丹景道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