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9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39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49: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宗的人,你们可以去问法临。”

雨墨正面的那个人是丹景道宗的长老冯禹,冯禹用眼睛的余光看了林庭秀一眼说道:“这件事情我们自然会求证,但是先把《太清神丹经》交出来。”

雨墨眨着眼睛说道:“你一定是不相信,其实那本书里面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只是最后的那张关于洗髓丹的章节还有点儿作用,我和师傅炼出洗髓丹之后就把书还给你们,好借好还,再借不难,对不对?不过还也只能还给神木门,因为书是在他们那里借的。”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雨墨说完之后那十几个丹景道宗的人仿佛被雷击中了,冯禹颤声说道:“你说洗髓丹?”

雨墨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说道:“对啊!你们说好好的一本丹经为什么要撕开呢?万一最后的那页弄丢了多可惜?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洗髓丹的配方就那么十几种药材,丢了你们也可以记住。”

丹景道宗的人几乎要疯了,洗髓丹的配方丢失了数千年,现在怎么突然出现了?而且雨墨的确没有说错,因为长辈们相传洗髓丹的配方的确只有十几种药材,这一点外人绝对无法知道。

冯禹露出抱歉的笑容对林庭秀说道:“林道友,不好意思,我要和这位小道友单独谈谈。”

林庭秀听到洗髓丹的时候虽然没有露出心动的表情,但是耳朵却一直高高竖着,当冯禹想要把他支走的时候,林庭秀说道:“冯道友,这个小畜生满嘴胡言,说不定他在伺机逃走,千万不能上了他的当。”

冯禹客气的说道:“就算逃走了我也绝对不会怪任何人。”然后对雨墨说道:“小道友,我们这边谈,你放心,丹景道宗是名门正派,绝对不会欺负你这样的孩子,不过我对你说的话不是很相信,我需要考验你是否真的看到了洗髓丹的配方。”

雨墨抿着嘴唇默默的跟着冯禹来到了酒楼的门前,丹景道宗的那些人想要跟上来的时候,冯禹正色说道:“你们留在后面,不要惊吓了小道友。”然后压低声音说道:“只要你能证明真的知道洗髓丹的配方,我做主收你为丹景道宗的弟子,毕竟这个秘密不能让外人知道,我又不忍心看到你这样的孩子死于非命,加入丹景道宗是你唯一的选择。”

雨墨故意赌气的大声说道:“洗髓丹的配方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那些药材比较难找而已,我告诉你还魂草、玉石髓……”

冯禹急忙说道:“咱们到里面谈。”带着雨墨走进了酒楼里面,丹景道宗的其他弟子们辈分比冯禹低,因此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冯禹使用特权首先听到这个秘密,不过冯禹也别想独自霸占洗髓丹的配方,如果日后他不肯说出来,他就是丹景道宗的大叛徒,没有人会放过他。

雨墨磨磨蹭蹭的向酒楼里面走着,每年春天他都会和师傅来到这里,而且经常到这家酒楼就餐,这里的环境雨墨非常熟悉,但是这不是小孩子的捉迷藏,自己躲起来没有任何作用,那些人轻易的就可以找到自己,隐地八术也无济于事,如果他们怀疑自己没有离开这里,只要使用法宝随便攻击一下就可以把自己逼出来。

当雨墨和冯禹进来的时候,那些本来逃进酒楼的人立刻仓皇的向外逃,雨墨冷笑的看着这些以前公子前公子后奉承自己的店伙计也夹杂在人群里面逃窜,原来人言真的很可畏,林庭秀说自己是魔头,这些人便以为自己真的无恶不作,真好笑。

冯禹见到别人都离开了,他挡在雨墨面前说道:“现在可以说了。”

雨墨用左手揉着肚子说道:“我尿急,哎呀!憋不住了,我先去方便一下。”说着作势想要前往茅房。

冯禹伸手向要抓雨墨的时候,星幻爆发出绚丽的光芒把他的手挡住了,雨墨理解的说道:“你一定是怕我跑了,这样吧,别人看着我尿不出来,我去雅座里面方便一下,你在门口看着总可以吧?”

冯禹将信将疑的看着雨墨,修道人尿急的事情还没有听说过,雨墨的年纪虽然小,但是怎么说也修炼了好几年,不过现在他还能玩出什么花样呢?冯禹点点头说道:“我在外面等好了。”

雨墨装模作样的捂着肚子小跑进一个包厢,包厢是用来招待有钱的大主顾的地方,但是包厢的名字太俗气,因此被人称为雅座,雨墨以前很喜欢包厢里面优雅的环境,他记得这个包厢的窗户对着北方,这个方位没有人监督,只要困住冯禹片刻就可以了。

雨墨进入包厢之后飞快的从怀里取出了五面小旗子,这五面旗子是楚梦枕督促他炼制的,楚梦枕想要雨墨通过这个方法来了解五行法阵,以便日后他能顺利的使用得自古仙人的正五行法阵。但是雨墨对于这种枯燥的工作没有什么兴趣,他认为防身的时候有自己的星幻就可以了,因此炼制的时候不是很用心,这种五行旗他炼制了好几套,打算用来当作消耗品,反正没有浪费多少法力丢了也不可惜。

雨墨左手掐诀把五面旗子布置成正五行阵之后大喊道:“我都告诉你了,你怎么还要杀我?”然后小声说道:“我要走了,不用送。”

冯禹听到雨墨的喊声的时候下意识的就冲了进去,当他进入包厢之后立刻陷入了正五行法阵中,冯禹猝不及防被法阵里面的风雷打中了,虽然雨墨的法阵威力一般,但是在没有防备下突然受到攻击也让冯禹弄个灰头土脸。

雨墨笑嘻嘻的看着落入圈套的冯禹,此刻冯禹已经释放出飞剑准备强行挣脱,而且外面的人听到雨墨的喊声之后已经向酒楼冲了过来,雨墨大声说道:“这就是你不讲信誉的下场。”然后做个鬼脸翻身从窗口跳了出去,他不敢施展法术,因此顺着酒楼外的小巷向远处撒腿飞奔,转眼间已经消失。

林庭秀他们听到酒楼里面出现异常的时候,数十人立刻驾驭法宝和飞剑冲入了酒楼,酒楼的墙壁立刻轰然倒塌,只有困住冯禹的法阵在发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林庭秀扬手发出掌心雷劈在了法阵上,法阵的光芒微微颤抖了一下,但是顶住了这一记掌心雷。

林庭秀大喝道:“章寒带领你的师兄弟追那个小畜生,不得耽误,快!”

立刻有十几个神木门的人从敞开的窗户冲了出去,此时冯禹正驾驭飞剑在正五行法阵里面绕圈子,林庭秀知道他被法阵所迷已经分辨不出方向,林庭秀暗骂一声蠢货,然后顿足震破楼板落在了楼下,然后扬手对着天花板发出掌心雷,楼板在掌心雷的爆炸声中摧枯拉朽的破碎了,组成正五行阵的那五面旗子随着破碎的天花板掉落,冯禹已经转得晕头转向,当正五行阵破解的时候他一头冲了出去,这次他终于冲出了一条直线,不过收势不住直接冲向了远处。

林庭秀见到那五面旗子落下的时候他飞身冲上去,把那五面旗子纳入自己的法宝囊,辛苦了好几年自己终于可以得到一点儿利息了,然后林庭秀驭剑追上了去问道:“冯道友,那个小畜生呢?”

冯禹咬牙切齿的吼道:“他把我骗进了那个该死的法阵就逃走了,大家和我追!上至九天、下到黄泉我一定抓住他,把他锉骨扬灰,否则难消我心头之恨!”

而此刻的雨墨已经逃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墙外,当远处传来掌心雷的霹雳声时,雨墨翻身跃进了院墙然后麻利的钻进了柴草堆中,剩下的就是等待这些傻瓜由于找不到自己而离开了,当他们离开的时候就是自己逃脱的最佳时机。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 1 7 Z . c O m]

第三集 第十章 善有善报

雨墨躲在柴草堆里静静的等待着天上的人走开,但是冯禹和林廷秀他们铁了心非要找到雨墨不可,飞剑在天空飞来飞去就是不肯离开,雨墨小的时候生活艰苦,饥一顿饱一顿属于常事,可是这几年却锦衣玉食,现在感觉钻在柴草堆里很辛苦。

雨墨无聊的在心里默默咒骂着神木门和丹景道宗的人,日后如果自己有本事的话,肯定把他们都抓来按在地上踢屁股,而且还要用力踢,看他们还敢不敢到处捉拿自己?看他们还敢不敢诬陷师傅杀人?不过现在只能幻想一下而已。

突然房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咳嗽声,同时一个苍老的妇人声音在咳嗽的间歇轻声喊道:“相公……相公,你……咳!咳!你在哪里?”

雨墨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个老妇人的咳嗽声表明她的肺病已经延绵多年,在浮沂城这种地方医生的水平有限,这个老妇人的病情拖沓多年,肯定是没有得到名医的诊治,否则绝对不会达到今天这个地步。

老妇人的咳嗽声越来越剧烈,雨墨本来想掩上耳朵装作听不见,可是自己的父母被疾病夺去生命的事情给雨墨留下了太深刻的印象,让雨墨无法忍受别人听着别人受苦自己却无动于衷。

雨墨拨开柴草看了看之后仿佛小兔子一样“哧溜”的来到房门前,没有敲门就闯了进去,这户人家的房子进门之后是一个小小的客厅,客厅里面挂着两幅书法,还有一张八仙桌和两把椅子,桌子上还摆着笔墨纸砚,虽然简朴却收拾得干干净净,看来房子的主人是个读书人,老妇人的咳嗽声就是从东侧的卧室里面传出,雨墨来到卧室门口轻声问道:“大娘,我是医生,进去方便吗?”

老妇人的咳嗽声稍稍停顿了一下问道:“是我相公请您来的吗?”

雨墨迟疑了一下回答道:“是!”

老妇人惊喜的说道:“您……咳……快请进,咳咳……”

雨墨打开卧室的房门的时候,刺鼻的药味就传了过来,一个念过五旬的老妇人正躺在床上用手捂着嘴勉强压抑着咳嗽声,雨墨见到老妇人的脸上带着病态的红晕更加断定她的肺病已经很严重了。

老妇人听到雨墨说话的声音的时候就猜到雨墨年纪不大,可是等雨墨近来之后老妇人发现雨墨不仅年纪不大,而且衣着华丽根本就不像一个医生,反倒是像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老妇人疑惑的问道:“你就是医生?”

雨墨信心十足的点点头,可是老妇人越发的怀疑起来,不过雨墨看起来不像是坏人,而且老妇人的家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偷的,因此老妇人客气的说道:“孩子,你真的会看病吗?”

雨墨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说道:“五年前我来到浮沂城的时候就被称为小神医,您说我会不会看病?”

老妇人迅速的坐了起来,但是这个动作让她忍不住剧烈的咳嗽起来,当年雨墨仅仅十岁,但是他的神奇药方轻松的治好了宰相刘天幕的痼疾,然后他们师徒随着刘天幕去京城了,为浮沂城留下了一个神奇的传说。后来楚梦枕虽然每年春天都要带着雨墨来到浮沂城,但是他们担心树大招风所以雨墨再也没有显露过医术,老妇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雨墨,从年纪上看雨墨的确和传说中的小神医差不多,不过真的是他吗?

雨墨慢条斯理的说道:“你的病是由于着凉引起,而后没有及时的休息,以至于做下了病根,你患上这种病应该有二十年了。”

老妇人这次开始相信了,因为雨墨说的一点儿都没错,雨墨继续说道:“由于你常年服药,所以肝胆受损。”说到这里雨墨嗅了一下鼻子说道:“你服用的药材里面有好几种都有极大的副作用,你服药之后就会有强烈的呕吐感,庸医!给你开药方的人绝对是庸医。”

老妇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雨墨,这才是真正的神医,竟然看一眼、然后嗅了一下鼻子就完全准确的说出了全部的情况,怪不得当年浮沂城那么轰动,只可惜当年自己没有福分让小神医给自己治疗,现在神医竟然跑到自己家里来了,老妇人迅速的联想起雨墨的师傅,听说小神医的师傅是个道士,难道小神医师徒不是人,而是救苦救难的神仙?

雨墨来到客厅之中自己研磨写好了一张药方交给老妇人说道:“你以前的药可以停止服用了,你的病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庸医害人,小病给治成大病了。”

老妇人看来也识字,她接过药方之后不易察觉的皱皱眉头,雨墨从怀里掏出两锭银子说道:“这里面有几味药材的价格有点儿高,现在我没有时间采药,只能便宜药房了,这几十两银子留着买药吧。”

老妇人急忙推托说道:“小神医,这可不敢当,浮沂城到处都在流传您当年随口诊治宰相大人的事迹,但是别人没有这个福分,您能够为我看病已经是天大的恩情,看来我是命不该绝,不过这银子绝对不能收。”

就在老妇人推脱的时候,外面传来一个老者愤怒的声音:“你们不要再跟着我,我说过这是传家宝绝对不卖,你们这些出家人怎么如此贪心?”

雨墨听到出家人的时候冷汗差点儿流下来,他惊慌的说道:“大娘,这里有什么地方可以躲藏?”

老妇人见到雨墨慌张的样子急忙用手一指衣橱,雨墨把银子丢在床上飞快的打开衣橱躲了进去,雨墨进去之后才发现衣橱里面空空如也,这户人家竟然没有什么换洗的衣服,雨墨刚刚躲进去之后,院门打开了,方才的老者怒气冲冲的骂道:“你们给我滚出去!这是我的家不欢迎你们,滚!”然后是重重的关上院们的声音。

片刻之后房门打开,一个老者踏着沉重的脚步声走进了卧室,老妇人轻轻的咳嗽两声问道:“相公,为了什么事情发这么大的火?刚才外面是什么人?”

老者勉强露出笑容说道:“是两个无聊的道士,今天外面特别的热闹,漫天都是道士的法宝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