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2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2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50:0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从神木门偷的,我们从来没有去过丹景道宗,杀人的事情是别人诬陷我们。”

何寂寞听到《太清神丹经》竟然真的在楚梦枕手中,而且是雨墨偷的,何寂寞仿佛吞进了一个臭鸡蛋,目瞪口呆的看着雨墨,他实在不明白楚梦枕怎么可以如此纵容雨墨?按照楚梦枕的性格来说如果知道雨墨偷了东西之后他肯定会交出去,而绝对不会据为己有,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隐情。

何寂寞回过神说道:“我必须找到你师傅,不能为了一本丹经而让他的名声蒙受耻辱,只要把丹经还给丹经道宗再把误会说清楚,丹经道宗应该可以和你师傅化解矛盾,这件事情大绝真人可以帮上忙。”

何寂寞绝对不是肯低头的人,他也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但是楚梦枕不同,楚梦枕因为他和温朝恩而被逐出了天玄宗之后,何寂寞与温朝恩心里愧疚万分,他们感到自己害了好朋友,因此他们老实的遵从大绝真人当初的警告——不再与楚梦枕见面,希望天玄宗日后能够原谅楚梦枕,可是谁能想到出现了这种事情。因此何寂寞开始不断的思索如何才能让楚梦枕恢复名誉,这是对朋友最好的报答。

雨墨满不在乎的说道:“等日后洗髓丹炼成了再还给他们,现在不急,而且大绝师伯好像也没有好办法,实际上我师傅真的偷听了神木门的修炼口诀,他们要找我们的麻烦也很正常,但是他们不应该把莫须有的罪名加在我师傅身上。”

何寂寞的表情再次僵硬,楚梦枕偷听神木门的修炼口诀?楚梦枕怎么这么糊涂!天玄宗是正道的领袖,只要潜心修炼天玄宗的道法楚梦枕日后必定可以飞升灵空仙界,而且上次见面的时候楚梦枕说他得到了一本天书,那他还偷听神木门的口诀干什么?
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雨墨轻声问道:“何叔叔,当年赵小儿没有追上你们吧?”

何寂寞点点头说道:“当时温朝恩为了掩护大家逃走施展了滴血分身之法,他损失了几十年的功力,所以赵小儿谁都没有抓到,当年都是我的错,要不然你也不会受苦。”

雨墨无所谓的耸耸肩膀说道:“小事一桩,反正我也没吃亏,那年还多亏法临救了我和师傅,如果不是他拦住了神木门的追兵我们早就被抓了,何叔叔,你和法临之间的恩怨就算了吧。”

何寂寞不置可否的避开这个话题说道:“你去海外的仙山到底想做什么?如果真的是前去修炼,我送你去。”

雨墨急忙说道:“不用,我看这艘船肯定前往那里,我坐船好了,不用麻烦你。”

何寂寞盯着雨墨的眼睛说道:“你分明就是想留在陆芳华的身边,我告诉你这不可能。”说着伸手向雨墨抓去,他一定要把雨墨和陆雪柔分开,以免雨墨误入歧途,可是这次雨墨已经有了准备,当何寂寞的手伸过去的时候,雨墨已经掏出了星幻。

[更多精彩,更多好书,尽在[5 1 7 Z . c O m]

第四集 第二章 海外仙山

何寂寞清楚的记得当年雨墨还没有修炼任何道法的时候就凭借星幻在僵尸门那么险恶的环境生存了下来,而且现在星幻上的气息让何寂寞感到星幻已经与雨墨的元气连接在了一起,看来自己想要带走他是不太现实了。

何寂寞的目光又落在了通往船舱的楼梯口,带不走雨墨那么把陆芳华带走也可以,雨墨再次哀求道:“何叔叔,你刚才说放过他们,你可不要反悔,我师傅说你这个人一诺千金,从来没有说话不算数的时候。”

何寂寞听到雨墨又搬出了楚梦枕这张王牌,何寂寞叹息一声说道:“我是为了你好,日后你就会明白。”

雨墨故作神秘的压低声音说道:“何叔叔,其实我去海外的仙山另有目的,我是为我和师傅寻找修炼的合适地点,当年与神木门发生矛盾的起因就是因为他们霸占了天都峰,让我和师傅没有办法吸纳木之精气,我和这个几人交朋友是为了打好基础,听说多个朋友多条路,大家熟悉了之后自然不好意思赶我们走了,不信你去问我师傅。”

何寂寞恍然大悟,怪不得雨墨不敢透露自己的身份,原来他“另有打算”,这关系到楚梦枕和雨墨的修炼大事,自己刚才有些太武断,何寂寞的脸色缓和下来说道:“我看陆芳华对你的态度不算好,和她们交朋友很难,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你要多加小心,我就不在这里打扰你了,记住!多加小心。”

雨墨一本正经的说道:“何叔叔放心,我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种事情我会处理得很好。”

何寂寞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我现在去寻找你师傅,我们两个已经好几年不见了,心中实在想念。”说完身上冒出黑红色的火焰迅即的向西方飞去,很快就消失在天际。

当何寂寞走的不见踪影之后,王顺他们才战战兢兢的来到了甲板之上,现在他们已经开始用崇拜的目光看雨墨,当然陆芳华例外,在她看来雨墨不过是凭借师傅的名望吓走了何寂寞而已,与他的真实本事无关,只能算是他命好有个好师傅罢了,这种狐假虎威的家伙根本没有出息。

雨墨看着陆芳华不屑的目光本来想要吹嘘一番的念头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尤其是回想起陆芳华冷漠的态度,雨墨立刻沮丧起来。不过雨墨从来没有年龄相仿的同伴,王顺他们修道的时间不知道长短,但是大家表面上年龄差不多,在王顺和萧雅的奉承下雨墨逐渐的有说有笑起来。

在王顺看来何寂寞想要抢回的法宝七宝金璇竟然是打算用来送给雨墨的见面礼,而且何寂寞这个人心狠手辣,他得不到七宝金璇的时候很有可能会大开杀戒,雨墨劝走何寂寞等于救了整艘船上面的人性命,这份人情太大了。

雨墨本来打算看看那个七宝金璇是什么样的法宝,能够让何寂寞动心的东西不多,楚梦枕曾经告诉过雨墨——何寂寞的眼界奇高,普通的法宝根本看不在他眼里,到前几年为止何寂寞的法宝只有一柄修炼不得法的飞剑和还没有大成的九幽冥火,现在估计还是老样子,因此对敌的时候很吃亏,但是何寂寞依然不改变这个习惯。

不过雨墨担心提出观看七宝金璇会引起别人误会,尤其是陆芳华,本来陆芳华对自己的印象就一般,甚至有点儿恶劣,如果再引起什么误会就更不好办了,所以雨墨只能忍耐着,日后说不定有机会能够见到,不急在一时。

接下来的几天大船在海上一直向东航行,陆芳华经常躲在船舱里面照顾她的张师叔,就算离开船舱的时候也不搭理雨墨,把雨墨这个救命恩人当作了透明人处理,雨墨每天就眼巴巴的坐在甲板上等待陆芳华出来的时候看上两眼,这样他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王顺对自己很有自知之明,而且他和萧雅师出同门,他对萧雅已经情愫暗生,因此王顺对于陆芳华的魅力有一定的抵抗力,他冷眼旁观的时候确认雨墨患上了相思病,而且是最残忍的单相思。他旁敲侧击的询问过雨墨多大年纪,可是雨墨每次都是含混其词不肯证明回答,而且说这关系到本门的机密,王顺不知道年纪和“天玄宗”的机密有什么关系,他们这些散仙的门人弟子对于天玄宗等门派并不了解,正如天玄宗也不完全了解散仙一样,他们之间的交往非常有限,因此王顺只好把疑惑埋藏在心里。

在这几天中雨墨从王顺那里了解到陆芳华和他们不是同一门派的人,只是大家同为散仙门人,居住的地方也不远,彼此之间都很熟悉,因此以师兄师妹相称呼,王顺和萧雅是同一个师傅,而陆芳华的师傅另有其人,至于受伤的张师叔则是他们的一个长辈,雨墨至今也没有见到这个一直在船舱里面养伤的人。

十天之后远处的海面之上已经显露出陆地的模样,这就是人们传说的海外仙山,实际上这里是另一片大陆,散仙们大多都居住在这片大陆边缘的一座岛屿之上,这座岛屿就是悬空岛,而大陆上面是飞禽走兽的乐园,只有一些真正与世隔绝的修道人在那里苦修。

当船靠近悬空岛的时候,雨墨才明白悬空岛的名字由来,悬空岛的底部被海水冲击得已经通透,只有数千根类似柱子一样的巨大石柱支撑着岛屿,在船上望过去,从岛的这端可以直接望到另一端的海面,整座岛屿竟然是悬空的。

雨墨还没有见过这种奇景,而且这是他第一次出海,也是第一次乘船,突然间到悬空岛的奇异景色之后陷入单相思的雨墨终于振作起精神,打算到悬空岛上好好的游历一番,日后和师傅吹牛的时候也好有资本。

在距离悬空岛还有数里之遥的时候,陆芳华抱着一个容貌清秀的中年道姑从船舱里面走出来,道姑的脸色苍白得没有半点儿血色,双目紧闭依然昏迷不醒,陆芳华和萧雅打个招呼之后驭气飞了起来,萧雅立刻跟在了她后面。

王顺取出了几锭银子交给水手让船返航之后对雨墨点点头说道:“雨墨道友,请和我来。”在前面引路带着雨墨向悬空岛飞去。

在海面之上看不出来悬空岛的景色,但是飞到空中之后雨墨才发现悬空岛上云雾缭绕,大部分的山峰都在云雾的掩映之下,也不知道这些云雾是自然生成还是散仙们使用法术幻化而成,充满了神秘的气息。

雨墨原本还在担心王顺会带领自己走另外一条路,但是王顺一直跟随在陆芳华和萧雅的后面飞行,陆芳华抱着中年道姑飞行的速度很慢,雨墨很想追上去与她并肩飞行,可是王顺不紧不慢的不肯加快速度,雨墨的脸皮薄也不好意思表现得太急色。

飞过了十几座高耸入云的山峰之后陆芳华飞向一座山峰的山腰的时候,迎面飞起了十几道绚丽的光华,这些驾驭法宝飞行的人无一不是年轻的修道士,而且一个个的目光都集中在陆芳华身上,陆芳华皱皱眉头一言不发的向山腰的一座道观飞去。山腰的位置有一块平台,道观就建在这个小小的平台上,道观最里面的房间紧靠着山体建成,小小的庭院之中生长着几丛修竹,增添了几分优雅,朴素大方的道观与整座山和谐的融为一体,那十几道光华仿佛护花使者一样在她后面小心翼翼的飞行,隔断了雨墨的目光。

雨墨的眉头也皱了起来,雨墨虽然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但是用脚趾头也猜得出来这些人都是追求陆芳华的癞蛤蟆,雨墨终于明白了什么是妒嫉。

陆芳华落下之后抱着道姑向道观里面一边走一边喊道:“师傅,师傅,张师叔受伤了,您快来帮忙。”

当陆芳华走进道观的门口的时候,道观的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了,一个慈祥的女性声音说道:“不要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师正在闭关无法出来,而且这次闭关至少需要一年的时间,为师正在等待你回来然后就可以入定了,你先把情况说清楚。”

陆芳华走进道观说道:“一个月前张师叔带着我们几个前往中原,没想到在一个古仙人的洞穴发现了七宝金璇,张师叔得手的时候,没想到魔道的魔头何寂寞突然飞来说说这是他先发现的,并与张师叔打了起来,张师叔被他的九幽冥火所伤,如果不是何寂寞的敌人出现的话,张师叔和我们肯定难逃一死。”

陆芳华说起九幽冥火的时候,陆芳华的师傅微微的“咦”了一声,然后沉默起来,雨墨和王顺与其他人站在道观的外面静静的等待陆芳华的师傅说出解救的办法,雨墨的鼻子灵,尤其是药材方面,在雨墨在空中的时候就嗅到了淡淡的药香,来到道观门口的时候雨墨嗅到了好几种珍贵药材的气息,看来陆芳华的师傅也是个高明的医生。

陆芳华见到师傅迟迟不肯做出答复,她把中年道姑抱入东侧的厢房急切的追问道:“师傅,张师叔刚受伤的时候还能勉强保持平常的状态,但是何寂寞被他的敌人引走之后张师叔就不行了,她告诉我说必须找到您,现在都快昏迷一个月了,您倒是说话啊!”

陆芳华的师傅这才说道:“很难,何寂寞的九幽冥火是采自九幽之地积累千万年的冥火炼制而成,你张师叔的体表是否没有任何的灼伤痕迹,只是脸色格外的苍白?”

陆芳华点点头说道:“师傅,您猜的一点儿都没错。”

陆芳华的师傅叹息一声说道:“这才难办,看来九幽冥火已经被何寂寞炼成了阴火,当初何寂寞得到九幽冥火的时候许多人就知道这个人得罪不得,当阴火凝结成阴雷的时候何寂寞就会成为魔道的翘楚,你张师叔不应该和他争夺那件法宝,我们散仙本来与世无争,何必为了身外之物而冒这么大的风险。”

说到这里她再次叹息一声说道:“你去丹房取来护心丹给你张师叔灌下,阴火应该已经侵入了她的心脉,用护心丹先守住要害,然后用烈酒为她擦拭全身,希望这个方法可以把阴火引出来一些,暂时我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除非把九烈山的火山洞穴里面的独角火蜥的独角取来,不过那里的环境很险恶,独角火蜥也很难对付。”

雨墨听到九烈山的时候立刻来了精神,师傅当年杀死的独角怪兽肯定就是独角火蜥了,而那个独角因为自己很喜欢,所以楚梦枕就给了他。雨墨当年感到这个独角应该是一种药材,可是雨墨不知道这种怪兽的药材有什么用处,这可是《药典》里面没有记载的,而那个独角正在雨墨的小法宝囊中,这个法宝囊是楚梦枕为雨墨炼制的,因为材料的不足法宝囊的容量有限,只能装一些雨墨看上眼的珍贵药材。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