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5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5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50:1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向山顶而去。

此刻紫灵峰上的人已经见到了萧雅和雨墨,而且王顺也在这里,王顺见到雨墨的时候立刻迎了上来,恭敬的说道:“前几日我和家师拜访素心师叔的时候雨墨道兄正在修炼,小弟正在为此感到遗憾,没想到道兄竟然会大驾光临,恕小弟迎接来迟。”

雨墨收起了星幻说道:“听说你师傅中了北海恶鲛的丹毒,我来看看能不能医治。”在《异物志》中记载了治病救人的奇异药材,而且里面记载了北海恶鲛的内丹的用处,可是偏偏没有阐述丹毒之类的伤害有什么症状,也不知道该怎么治疗,所以雨墨只能比较保守的说看看而已。

王顺惊讶看看雨墨又看看萧雅,萧雅不悦的说道:“雨墨道兄是素心师叔都承认的医术高手,我好不容易才能请来,快带我们去见师傅。”

王顺这次更加惊讶,雨墨是素心都承认的医术高手?有这种可能吗?没听说过天玄宗在这方面有长处啊?俗话说隔行如隔山,而且雨墨的年纪更让人怀疑他的真实水平。

雨墨对于别人对自己医术的怀疑已经习以为常了,在龙丰镇的时候雨墨也是通过几次成功的治疗而偷偷建立了一点儿名声,后来雨墨证明自己的水平的确不错,只可惜自己表现的机会不多,他含混其辞的说道:“丹毒这种毒药我没见过,只能看了再说。”

身穿青色道袍的苦竹子正在第二重大殿里面靠坐在安乐椅上休息,左臂的衣袖已经褪下,左臂从肘关节以下已经乌黑肿胀,而且有黑色的液体不断的渗出来,而肘关节以上则白皙光滑,让人无法相信这是同一个人的手臂。

一个美貌的中年妇人用洁白的手帕不断地为他擦拭头上的冷汗,苦竹子的容貌看上去大约在四十岁左右,当然雨墨知道修道人的容貌水分很大,楚梦枕已经修到三百多年,而容貌却一直是中年道人的模样,苦竹子肯定也是这种情况。

苦竹子在前些天路过北海的时候遇到的北海恶鲛,当时苦竹子没有找麻烦的意思,谁都知道北海恶鲛不好惹,北海恶鲛生性残忍好斗,而且极为狡猾,当它遇到危机的时候就深深的潜入深海,让敌人对它无可奈何,楚梦枕的七彩梭还在手的时候都对它无可奈何。

但是苦竹子不想惹北海恶鲛,北海恶鲛那天却不知道被谁激怒了,当它看见苦竹子从自己的地盘路过的时候竟然主动挑战,苦竹子被一个畜牲的挑衅激发了火气,与北海恶鲛争斗了起来,可是想不到北海恶鲛不仅凶性大发,而且内丹已经逐渐的成型,苦竹子一不小心竟然被丹毒击中了左手。

苦竹子当时并没有在意,依然与北海恶鲛争斗不已,当他发现丹毒竟然顺着手臂向上行的时候苦竹子才知道麻烦大了,苦竹子顾不得报仇雪恨,他急匆匆的向悬空岛逃,希望能够及时的找到素心来解救,但是他回来的时候素心已经闭关入定了,至少需要一年之后才能出关。

这几天苦竹子一直是用玄功封闭左臂的气血,丹毒上行的速度基本被控制了,但是丹毒如何解救却不得而知,苦竹子明白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斩去左臂,壮士断腕的道理谁都明白,可是苦竹子难以下这个狠心。苦竹子不眠不休的日夜用玄功封闭气血,稍一大意丹毒就会趁虚而入,现在苦竹子已经筋疲力尽,如果实在不行苦竹子就要自残骨肉了。

进入大殿的时候雨墨就嗅到了刺鼻的腥气,有些类似腐烂的鱼虾般的难闻气味,雨墨来到了苦竹子的身边问道:“前辈的手臂有何感觉?”

萧雅走到苦竹子身边娇声说道:“师傅啊,徒儿为您请来了一个杏林高手,差点儿就错过了这个救星,如果陆芳华不肯说的话谁也想不到雨墨道兄在医学的造诣竟然不比素心师叔逊色。”

苦竹子愕然的看了雨墨一眼说道:“冰冷麻木,几乎没有知觉了,请问你就是天玄宗的高徒雨墨小友?坐!请坐!”看来雨墨是“天玄宗掌门人”得意弟子,甚至有可能是天玄宗下一任掌门人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他的耳朵中。

雨墨点头说道:“我就是雨墨。”然后雨墨伸手向苦竹子的手臂摸去,苦竹子说手臂冰冷麻木没有知觉,可是雨墨却感到他的手臂之上散发着古怪的热量,难道是极热之后反而感觉寒冷的原因?

苦竹子急忙伸出右手拦住雨墨说道:“雨墨小友,丹毒厉害无比,万一丹毒可以传染贫道岂不成了罪人,这万万使不得。贫道一直在用玄功压制着丹毒才使它不能迅速扩散,如果实在没有办法,贫道只好断去此臂。”

雨墨皱眉说道:“天下万物相生相克,丹毒应该可以治疗,但是我摸不清具体的情况,让我给你把脉看看。”然后雨墨对王顺说道:“取几片嫩菜叶来,越嫩越好。”

雨墨只有小时候才肯施展“望闻问切”的手段,那个时候雨墨没有信心,因此小心翼翼的生怕错误的诊断病情,后来雨墨已经有了充足的信心,几乎看上几眼就可以判断出病情,而今天雨墨四种手段都用上了。

雨墨把脉之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丹毒刚刚沾染到你的手臂时应该有灼烧感,然后转为冰冷,那种冰冷的感觉由外而内向骨髓里面入侵,对不对?”

苦竹子激动的坐直了身体,因为雨墨判断的一点儿没错,能够准确的诊断出症状就应该有治疗的手段,看来雨墨真的是行家,这是王顺小跑着把一篮子鲜嫩的清脆菜叶送了过来,雨墨笑着说道:“又不是用来吃,几片就足够了。”

说着拿起一片菜叶小心的敷在了苦竹子乌黑的手臂上,然后把另一片菜叶放在了苦竹子没有被丹毒染上的皮肤上,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众人都不明白雨墨的用意,难道菜叶就可以治病吗?雨墨解释道:“前辈说手臂感觉冰冷麻木,可是我能感觉得到手臂摸上去肯定非常灼热,稍等片刻就可以看出分晓,嫩菜叶遇热会变软,温度越高菜叶干枯的速度越快。”

现在雨墨已经判断出病情,使用菜叶验证只是为了让苦竹子他们更加直观的了解而已,果然片刻之后敷在正常皮肤上的菜叶微微变软,而敷在丹毒侵蚀地方的菜叶则已经开始蜷曲,那里的温度比正常皮肤高了很多。

苦竹子问道:“雨墨小友,可有治疗的好方法?”

雨墨皱着眉头不言语,楚梦枕说过修道人也好,精怪类的畜牲也好,都是为了达到体内的阴阳平衡,一阴一阳为之道,但是绝大多数都无法做到这一点,北海恶鲛是阴性的怪兽,可是它的丹毒里面真阴当中蕴含着一点儿纯阳,所以苦竹子的手臂才会有冰冷的感觉,而实际上他的手臂却温度极高。

北海恶鲛看来很厉害啊,当它的内丹转为纯阳的时候就可以蜕变了,那个时候肯定更加厉害,因为纯阳的内丹和纯阴的躯体可以完美的结合在一起,如果北海恶鲛有足够的智慧那么它就可以尝试飞升了,雨墨开始胡思乱想起来,苦竹子再次追问道:“雨墨小友,是不是有难处?”

雨墨这才回过神来,苦恼的说道:“嗯,不太好办。”

就在苦竹子他们大感失望的时候,雨墨继续说道:“也不是没有办法,只是比较麻烦,而且我只有五成的把握,笔墨在哪里?我需要开药方。”

王顺把笔墨纸砚拿来的时候,萧雅已经端着一个装满食物的托盘轻轻的来到雨墨面前放在了矮几上,然后一言不发的看着雨墨,雨墨看了食物一眼,虽然比陆芳华准备的饭菜丰盛许多,可是雨墨宁愿饿着肚子回到杏林观吃那些粗糙的饭菜。

雨墨拿起毛笔说道:“我先给前辈治病,饿着肚子精力会集中一些。”说完开始斟酌着落笔,治疗丹毒没有什么具体的药方,就连丹毒的性质雨墨也不是十分明白,因此雨墨非常谨慎,足足一盏茶的时间雨墨才开出药方,但是雨墨犹豫了一下勾去了其中的几位药材,添上了另外的几种药材。

萧雅依然保持着淡淡的微笑看着雨墨,但是她的眼神很复杂,如果有人能够读懂她的眼神就会明白那是伤心、嫉妒和自怜……

雨墨把药方交给王顺说道:“这都是普通的药材,应该很快就可以找到,最好快一些取来,然后给我一个鼎,如果没有鼎用铁锅代替也可以。”

王顺正要接过药方的时候,萧雅抢先接了过去说道:“你去准备鼎,我去杏林观找药,芳华那里我去比较方便。”

萧雅离去之后王顺肯快就搬了一个大鼎进来,雨墨看了看鼎的大小满意的说道:“够用,再去取一些松柏枝用来生火,然后把鼎里面装上泉水,最好是源头的活水,这样效果才更好。”

苦竹子和王顺他们都感到莫名其妙,雨墨的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呢?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治病的方法,而且刚才雨墨开药方的时候犹豫不决,看来他也没有什么把握,苦竹子他们心中开始迷惑起来,但是王顺依然按照雨墨的吩咐去准备了。

当王顺按照雨墨的吩咐在大殿里面生火煮鼎的时候,萧雅和陆芳华并肩走了进来,萧雅的手中提着一个大包袱,看来药材取来了,但是陆芳华板着脸问道:“你开的是什么药方?这种普通的药材能够治疗丹毒吗?你的胆子太大了,万一出现差错耽误了苦竹师伯的病情怎么办?”

雨墨嗫嚅着回答道:“我也不是有十分的把握,但是至少有一半的机会,而且不会有什么不良后果,我开出的这些药材寒热兼备,用来煮成药汤然后把前辈的手臂放在里面煮,利用药材来把丹毒煮出来,如果能够见效就证明这个方法可行。”

陆芳华厉声斥责道:“你这是在救人还是在害人?哪有用煮的方法治病的?你在什么医书里面看到的歪理邪说?”素心在治病的时候经常言传身教,陆芳华的见识也算渊博,可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古怪的治疗方法,在陆芳华看来雨墨的理论说得头头是道,但是他这么小的年纪肯定没有亲自治疗过病人,一定是个纸上谈兵的草包。

雨墨本来就信心不足,这可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此刻的雨墨最需要的就是鼓励和支持,陆芳华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当众教训自己,让雨墨感到面子挂不住了。雨墨涨红了脸反驳道:“医书说的是用药的道理,具体治疗的时候应该变通,庸医和名医的差别就在这里,真正的高手不拘泥于成法,素心师叔看病的时候也不可能完全照本宣科,你不适合当医生,就算当了医生水平也不会很高。”

陆芳华的柳眉立刻竖了起来,陆芳华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她无礼,其他的那些男子见到自己的时候或故作姿态、或恭敬有加、或阿谀奉承,胆敢如此评价自己的只有雨墨这个小鬼而已。

苦竹子见到他们两个即将要爆发战争了,苦竹子摆摆手说道:“芳华,雨墨小友诊断得非常正确,我想他的药方应该会起到一定的作用,反正我已经打算舍弃这条手臂,死马当做活马医好了,就算治不好也没有什么损失。”

雨墨感激的看看苦竹子,能够相信自己就是对自己的最大的帮助,雨墨拿过萧雅带来的药材,从中挑选了一些放入鼎中,然后用一根树枝慢慢的搅动,当鼎中飘出药香的时候雨墨再次挑选了一些药材放进去继续搅动。

陆芳华愤怒之下本来想要离开,可是她更想看到雨墨丢脸的场面,因此气呼呼的在一旁等着看好戏,有她在一旁看着雨墨的精神更加紧张了,这次如果失败自己就再也不看病——因为自己成为不了真正的名医,与其当个三流的庸医还不如从此收手。

雨墨不时的伸出手指在鼎中蘸着药汁尝味道,如果不明真相的人看到的话肯定会以为这是高明的厨师在验证自己的作品,完全无法理解雨墨此刻的感受,那种又苦又涩的药汁让雨墨的舌头都快麻木了。

终于雨墨把最后的几种药材业放入了鼎中,说道:“用武火用力烧。”然后对苦竹子说道:“前辈,可以开始了,如果我的方法有效,那么丹毒就应该开始向药汁中渗出,你的手臂也应该会出现温热的感觉。”

苦竹子咬牙来到了鼎前,这种温度对于修道人来说没什么,而现在自己已经运用玄功封闭了肘部的气血,现在前半截手臂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但是自己刚才已经把话说出口绝对不可能反悔,苦竹子装作非常坦然的样子毫不犹豫的把手臂放入了沸腾的鼎中。

众人立刻都聚集在了鼎前眼睁睁的看着苦竹子浸入鼎中的手臂,苦竹子手臂的存留和雨墨的面子都关系在鼎中的药汁之上,成功自然无话可说,但是如果失败了雨墨肯定会无地自容,雨墨握紧双拳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陆芳华此刻也矛盾不已,她既希望雨墨的方法奏效,让苦竹子早点儿康复,心里又暗暗的希望雨墨失败,这样雨墨就没有脸面吹牛了,让他栽个大跟头才可以让自己出口恶气,要不然陆芳华实在难以原谅雨墨的嚣张。

一刻钟过去了,两刻钟过去了,本来淡黄色的药汁逐渐的开始变得混浊起来,眼力好的人已经可以看到一缕缕细若游丝的墨黑色丹毒从苦竹子的手臂中向外沁出,药汁已经初见成效了。

雨墨紧握的拳头逐渐的松开了,他继续用小树枝搅动药汁故作镇定的说道:“丹毒阴中含阳,我选用的药材寒热兼备,让药材与丹毒阴阳之间互相协调中和,不过短时间内无法痊愈,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看出明显的效果,想要彻底的清除丹毒需要十天的时间。”然后让苦竹子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