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6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6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50:1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拿出手臂,此刻苦竹子的手臂依然不断的向外流淌着腥臭的丹毒,雨墨让苦竹子把手臂继续放回鼎中说道:“立刻准备去泉水和松柏枝,需要换药了。”

在换水之后继续煮了半个时辰的时候,苦竹子突然惊喜的喊道:“我的手臂有些发热了。”

苦竹子此言一出,雨墨、萧雅等人立刻欢声雷动,陆芳华兴奋的拍手正要恭喜苦竹子的时候突然想起了雨墨刚才对自己的抨击,陆芳华恼怒的放下手装作漠然的样子,现在事实已经证明雨墨的药方的确有效,这对陆芳华的自尊心是个极为沉重的打击。

雨墨得意的用眼角余光看着陆芳华说道:“医生用药如同将帅用兵,有法而无法,无法而有法,运用之妙存乎一心,最普通的药才能够治疗最难的病症才是高明的医生,这个道理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就是不明白,这就是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说到这里雨墨还可恶的笑了两声。

雨墨的这番理论前半段是抄袭任不二,而后半段则是楚梦枕传授他《大五行诀》时的观点,雨墨的悟性不错,而且善于活学活用,因此说得头头是道,王顺他们不消说起,就连苦竹子都露出了沉思的表情,只有陆芳华气得花容变色,咬紧了银牙不肯搭理小人得志的雨墨。

一直沉默不语的中年美妇突然问道:“雨墨小友,外子的丹毒可以彻底的清除吗?”

雨墨听到“外子”的时候愣了一下,他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苦竹子笑容可掬的说道:“这是拙荆对贫道的称呼,内子和外子是夫妻间对外的用语,雨墨小友肯定很少接触夫妻共同修道的人,所以没有听明白。”

雨墨听到夫妻可以同时修道的时候立刻精神大振,他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以前他无论怎么询问楚梦枕也不肯告诉他,以至于雨墨只能隐约的猜到应该有夫妻共同修道的人,却没有真实的证据,雨墨瞪大了眼睛羡慕的说道:“还是散仙好啊,我和师傅说过要娶老婆,可是我师傅告诉我二十岁之前不许考虑这个问题。”

雨墨说完之后众人一起惊呼,他们想不到雨墨竟然不到二十岁,世俗中人十五、六岁的时候已经可以娶妻生子,这个年纪就算是成人了,可是这个年纪对于修道人来说简直就是小毛孩子。苦竹子他们见到雨墨的时候感觉雨墨虽然有些稚气,但是精华内敛,道基驻得非常扎实,因此他们猜测雨墨有可能是早就进入了不着相的境界,修道人到达了那个境界之后就不受岁月的侵蚀了,现在雨墨无意中说出了自己不到二十岁,而且从他的容貌来看也就十五六岁而已,他总共才修炼几年啊?这太令人惊讶了,因为在这里的人没有一个修道时间短于三十年的,而从造诣上说他们比雨墨强不了多少。

但是最令人惊讶的是雨墨竟然胆敢和“天玄宗的掌门人”说起娶老婆的事情,天玄宗门归森严,还从来没有出现过非是童身修道的人,而雨墨说他师傅竟然说在二十岁之前不许考虑这个问题,那就是说二十岁之后就可以考虑了,雨墨在天玄宗的地位可真的太不一般了。

第四集 第五章 药王神鼎

雨墨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雨墨急忙低头搅动着药汁说道:“药方需要更改一下,开始的时候用的是猛药,每天煮三次就可以,三天之后需要改为平和的药性,六天之后改为调理的药物,只要坚持下去彻底清除丹毒绝对没有问题。”

苦竹子心悦诚服的说道:“天玄宗果然人才济济,雨墨小友如此年纪就身兼道法与医术两门绝学,前途未可限量。”

萧雅笑着说道:“师傅,雨墨道兄可是天玄宗掌门人的得意弟子,自然有过人之处。”自从王顺开始尊称雨墨为道兄之后,萧雅也跟着改了称呼,现在雨墨虽然年纪小,但是身后的势力庞大,而且雨墨本身还是医术高手,萧雅他们根本没有再次改变的意思。

雨墨心虚的偷偷看着陆芳华,陆芳华依然是气呼呼的样子,雨墨揉着肚子说道:“师姐,我饿了,咱们回去吧。”

陆芳华冷冷的说道:“这里有现成的饭菜,吃不吃随你的便,我还要回去照顾张师叔,这几天你就不要回去了,留下来把苦竹师伯彻底治愈,省得回去烦我,我看你不顺眼。”说完飞身而起返回杏林观了。

雨墨失望的看着陆芳华的背影,强烈的失落感充斥着雨墨的心头,原来陆芳华依旧瞧不起自己,就算自己表现得再出色也无济于事,突然之间雨墨生出了心灰意懒的感觉,默默地坐在矮几前苦涩的吃着已经变冷的饭菜。

中年美妇说道:“雨墨小友,现在弟子们正在准备酒宴,稍后片刻就可以就餐了。”

雨墨摇摇头,赌气的大口吃着,众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倔强的雨墨狼吞虎咽着,雨墨在伤心之下竟然把萧雅准备的饭菜吃得干干净净,吃完之后雨墨才发现自己吃撑住了,雨墨落寞的站起来向外走去说道:“我去外面坐一会儿,不要管我。”

王顺正要劝阻的时候,苦竹子摆摆手示意大家不要打扰他,苦竹子是过来人,他很清楚雨墨现在的心情,这个时候好心的劝说他肯定会起到反作用,也就是好心没好报,让雨墨安静的自己单独坐一会儿好了。

雨墨垂头丧气的走出了宫殿之后飞到了宫殿的上方,坐在大殿的飞檐之上双手抱着膝盖眺望着正在西沉的斜阳,在云层之上看夕阳格外的动人心魄,夕阳把白石宫殿染成了艳丽的火红色,雨墨痴痴的看着天边的落日,心里面向的全是陆芳华的一颦一笑,不知不觉中夕阳已经隐没在云层之后。

夜晚来临了。

当下面传来脚步声的时候,雨墨仿佛没有知觉一样静静的看着夜空,现在雨墨已经平静下来,但是他不愿意和人交谈,包括任何人,可是下面的人驭气飞了上来站在了雨墨的身边,鼻子灵敏的雨墨嗅到了萧雅的气息,如果萧雅敢打扰自己,雨墨决定毫不客气的把她敢下去,这个时候不许任何人打扰自己。

但是萧雅默默地坐在了雨墨的身边陪他一起看着夜空,根本没有说话的意思,雨墨反倒沉不住气了,他头也不回的问道:“你也看星星?”

萧雅淡淡的说道:“我师傅和师娘让我来劝你,本来王顺自告奋勇,可是大家认为他不适合,但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只好陪你看星星喽,我还是第一次发现星空这么美丽,说起来还要感谢你。”

雨墨心中对萧雅的印象立刻好了起来,原来她这么理解人,如果陆芳华也这样就好了,当然雨墨知道这是自己不可能达到的奢望,但是雨墨不甘心,雨墨沉默了片刻之后问道:“你知不知道芳华师姐最喜欢什么?”

萧雅勉强压制着心中的妒意说道:“好像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她喜欢清静,这算不算?”

雨墨泄气的说道:“我指的是其它方面,比如说什么法宝或者珍贵的药材之类的。”

萧雅摇头说道:“这方面你就不要考虑了,她从来不接受别人的礼物,嗳!你师傅真的答应让你二十岁之后娶老婆?”

萧雅一直在捉摸这件事情,在大殿的时候雨墨说他师傅不许他在二十岁之前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萧雅简直心花怒放,看来唯一的障碍也消失了,剩下的就是自己如何施展手段,萧雅在这方面很有信心,如果连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年也摆不平,自己就太失败了。

雨墨信心十足的说道:“我师傅说二十岁之前不可以考虑,那就是同意我娶老婆,当师傅的说话自然要算数。”说到这里雨墨的信心立刻恢复了,师傅是最难的一关,剩下的就是自己如何追求陆芳华了,雨墨有决心和毅力,唯一的问题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无从下手。

雨墨看着萧雅试探着问道:“萧雅姐,你有没有什么好主意?”

萧雅伸手捏着雨墨的脸颊嘲弄的说道:“现在有求于人就变得嘴甜了,平时你可是连正眼都不看我,我不管。”

雨墨还是第一次和女子这么亲近,但是雨墨心里想的全是陆芳华,根本没有在意萧雅的这个暧昧的举动,萧雅见到雨墨没有反抗,她凑近了雨墨的脸庞腻声说道:“再叫一声,姐姐喜欢听。”

雨墨立刻没有原则的叫道:“萧雅姐。”

萧雅轻声笑道:“这才乖!”但是萧雅绝口不提如何帮助雨墨,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雨墨被她的目光看得不自然起来,转过头问道:“萧雅姐,求求你帮我这一次。”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萧雅叹息一声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没有优势?论年纪你比芳华小;论修为每天在杏林观外等候的人中至少有一大半比你高明许多;论起身份你稍稍有点儿优势,可是芳华又不在乎,而且很讨厌那些依仗师门炫耀的人,算起来你凭什么追求她?”

雨墨的心立刻凉了,原来自己真的没有优势,怪不得陆芳华瞧不起自己,自己怎么就没有自知之明呢?萧雅在星光下盯着雨墨柔声说道:“雨墨,不要再徒劳的追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了,那样会让你很痛苦。”

雨墨抿着嘴唇坚定的摇摇头,然后迎上萧雅的目光说道:“我绝对不会放弃,就算你不帮我,我自己也要努力,我决定在悬空岛留上一年,反正何叔叔已经找我师傅去了,他们见面的时候自然会知道我在哪里,这样我师傅就不用担心了,而且大绝师伯想找到我更容易。”

萧雅的眉头不易察觉的皱了起来,雨墨可以居住在杏林观,如果这一年来他终日与陆芳华朝夕相处难免会发生感情,绝对不能让他们如愿,雨墨应该是自己的,至于陆芳华就在那些追求者中选一个好了。

萧雅压低了声音说道:“不是姐姐不帮你,而是这个方法太危险,也许会导致你身败名裂,更有可能会让你永远失去陆芳华,你敢冒这个险吗?”

雨墨的目光炽热起来,现在他是无从下手,虽然嘴上说的硬气,实际上雨墨根本没有什么好主意,陆芳华继续说道:“那些追求者们有的软磨硬泡,有的卖弄自己高超的道法,有的委托师门的前辈提亲,几乎能够想到的方法都被他们施展出来了,可是他们没有一个能够成功,如果你继续使用他们使过的方法肯定没有效果。”

雨墨听到萧雅分析得这么透彻,雨墨紧张的点点头,他刚才也想到了软磨硬泡的办法,原来这个方法早就被许多人使用过了,自己绝不能重蹈覆辙,看来自己求对人了,萧雅果然很够朋友。

雨墨抓着萧雅的衣袖说道:“萧雅姐,我完全相信你,就算身败名裂我也不在乎,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好名声,你说吧。”

萧雅故意为难的叹息说道:“我真不应该说出来,这样对芳华和你都不好,不过……唉!你记住了,芳华是非常骄傲的女孩子,她对于别人的奉承与讨好已经厌烦了,那么你就反其道而行,让她恨你。”

雨墨惊呆了,萧雅这是帮助自己吗?如果陆芳华恨自己的话,自己还有机会追求她吗?萧雅用手指点着雨墨的额头说道:“一看你就不明白这个道理,芳华的追求者起码有数百人,你想要脱颖而出非常难,你别不要忘了,这些追求者很多都是从小和芳华一起长大的,就算排号也排不上你。”

雨墨迟疑着说道:“恨我之后呢?那我不就彻底没有希望了吗?”

萧雅苦笑说道:“这个傻弟弟,她恨你的时候自然会留心你,而且这个仇恨一定要够分量,否则芳华对小事根本不计较,我看她现在就已经非常讨厌你了,只要你再做出一件让她无法原谅的事情,保管她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而且凭借你的后台根本不需要怕她,等待日后有机会的时候你再请求她的原谅,你想这样做会有什么效果?”

雨墨大喜,原来事情应该这么考虑,雨墨对于追杀已经无动于衷了,自从他拜师以来几乎一直在不断的逃亡中,什么大场面没见过?陆芳华的追杀算不了什么,只要这个方法有效就可以。

雨墨紧张的吞吞口水说道:“萧雅姐,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萧雅压低声音说道:“陆芳华在几年前从杏林观所在的药王山上挖到了一件上古神器,传说是药王当年炼丹使用的药王神鼎,到现在为止素心师叔和陆芳华都没有悟透使用的方法,如果你把它偷走,陆芳华肯定会气得发疯,就怕你没偷东西的这个胆量。”

雨墨的眼睛睁大了,炼丹用的药王神鼎?师傅炼制洗髓丹正需要炼丹的炉鼎呢,以前多方寻觅也没有遇到合适的,这下一举两得了,而且偷东西还需要胆量吗?引起轩然大波的《太清神丹经》就是自己偷走的,药王神鼎应该没有《太清神丹经》重要,相比之下只能算是小偷小摸。

雨墨原本还在担心萧雅会提出什么难以接受的任务,可是萧雅认为雨墨是“天玄宗”的得意门徒,他应该循规蹈矩不能惹出任何麻烦,偷东西这种事情已经是很不得了的大事,但是她万万想不到雨墨根本不是天玄宗的门徒,更不是想象中的天玄宗掌门人的得意弟子,而是天玄宗的弃徒楚梦枕的徒弟。

雨墨对于这个计划实在太满意了,自己偷走药王神鼎日后再还给她不就可以了吗,素心和师傅有交情,看在师傅的面子上素心也会帮自己说话好,而且素心要一年之后才能出关,那个时候说不定洗髓丹早就炼成,到时候药王神鼎就不是偷来而是借来的了。

不明真相的萧雅见到雨墨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她心里暗自叹息一声,毕竟雨墨还是没长大的少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