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9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49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29 12:50:2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0
记载了很多的丹方,治疗自己的伤势只要炼制几颗益气丹就可以,但是雨墨理论上明白如何炼丹,却没有任何的实际操作经验。

雨墨在空闲的时候翻来覆去的研究过药王神鼎,可是雨墨看不懂应该怎么使用,而且萧雅说素心和陆芳华也没有弄清楚药王神鼎的使用方法,看来药王神鼎很难使用,再加上楚梦枕一点儿消息也没有,雨墨开始焦急起来,师傅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雨墨烦闷的每天在浮沂城东游西逛着,希望可以突然见到师傅,但是一天天的失望而归,当雨墨中午的时候无精打采的坐在一个路边摊品尝小吃的时候,雨墨忽然感到了熟悉的修道人的气息,雨墨惊喜的转头看去的时候,一个带着斗笠的道人正向自己走来,道士的斗笠压得低低的,生怕别人认出来。

雨墨惊喜的喊道:“师傅!”

大街上的人立刻向雨墨看来,那个道人竖起食指做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转头向远处走去,雨墨随手抛出一锭碎银子小跑着跟在道士的后面,但是雨墨逐渐的发觉了不对头的地方,这个道士比师傅要矮一点儿,也比师傅瘦一点儿,更主要的是雨墨现在才确认自己对他感到熟悉是因为这个道士的身上传来的是天玄宗的气息,这与楚梦枕截然不同。

雨墨停下脚步问道:“你是谁?”

道士低声说道:“雨墨,我是你四师叔韩璇,大绝师兄遇到麻烦了,所以委托我来告诉你师傅的消息,找个安静的地方说话,现在想要从我们身上找到你们师徒下落的人太多了。”

雨墨听到这个道士竟然是韩璇,雨墨立刻放心了,楚梦枕的师傅一共有四个徒弟,楚梦枕排行第三,老四就是韩璇,楚梦枕经常对雨墨说起当年他们师兄弟在一起的往事,雨墨对于韩璇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雨墨带着韩璇来到了自己居住的客栈的时候,韩璇才摘下了斗笠,雨墨恭敬的说道:“四师叔。”

韩璇叹息一声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雨墨,雨墨有些不安的问道:“四师叔,我师傅怎么样了?是不是出了什么危险?”

韩璇突然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说道:“雨墨,现在我是真的佩服你了,你偷走了《太清神丹经》的事情还能勉强算在你师傅头上,但是前几天一大群散仙冲上了天玄宗找掌门师兄算账,说他的徒弟雨墨偷走了药王神鼎,你说这笔账怎么处理?”

雨墨故意张大了眼睛说道:“有这种事情吗?药王神鼎的确是我偷的,不过我可没说我是天玄宗的人。”说到这里雨墨也觉得惭愧,于是补充了一句:“我只说大绝真人是我大师伯,这也不算撒谎,您说呢?”

当时雨墨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故意含混其词的这样说,目的就是为了让王顺他们误会自己是天玄宗的门徒,可是雨墨遮遮掩掩的让那些散仙们怀疑雨墨的身份是天玄宗掌门人的得意弟子,雨墨的目的达到了,他偷了药王神鼎之后散仙们把账算到了道苑的头上。

现在的天玄宗已经被楚梦枕师徒搅得鸡犬不宁,那次大绝真人私自来到浮沂城会见楚梦枕的时候,神木门和丹景道宗虽然没有抓到证据,但是楚梦枕师徒和大绝真人都在同一间酒楼里面,这一点大绝真人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神木门和丹景道宗为此已经找道苑开始理论讨说法了,这件事情还没有平息,雨墨又把散仙们引到了天玄宗。

天玄宗创派数千年,还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多的麻烦,天玄宗上下虽然心里都清楚事实的真相,但是大绝真人一口咬定自己只是到浮沂城闲逛,这是自己的自由,至于遇到谁那是偶然,大绝真人法力高强再加上脾气不好,天玄宗之内没有人敢说什么闲话,有一个长老依仗自己的身份批评几句的时候,大绝真人的眉毛已经竖了起来,这是大绝真人发脾气的前兆,那个长老讪讪的不再言语了。

但是神木门和丹景道宗的人都在一旁看着,虽然大绝真人坚决不承认,道苑却不得不摆出掌门人的身份责罚大绝真人一年之内不许离开天玄宗,敷衍了过去,如果当年楚梦枕和大绝真人一样不肯承认“犯罪事实”或者暂时的承认错误绝对不会被逐出师门,可是楚梦枕的脾气太固执了。

天玄宗上下不敢对大绝真人说什么,对于假冒天玄宗门人的雨墨可没有人会客气,当年被雨墨撞伤的萧雄立刻跳出来指证雨墨的真实身份,而且从萧雄的态度上看雨墨似乎与他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陆芳华他们这才知道了雨墨的真实身份,他们对于讨回药王神鼎更有信心了,这么多人想要对付楚梦枕师徒两人实在很轻松。

大绝真人有心想要警告楚梦枕和雨墨多加小心,可是现在他无法离开天玄宗,只能委托韩璇偷偷出面,要不然楚梦枕师徒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团聚,韩璇取出了一小块金黄色的东西说道:“你假冒掌门师兄的门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天玄宗内部有很多人看你们师徒不顺眼,日后你们的麻烦大了,这是大师兄提炼出来的药金,现在你师傅在大夏山,我送你一程。”

自从楚梦枕被逐出师门之后韩璇就再也没有见过他,韩璇不敢违背道苑的命令,大绝真人私自会见楚梦枕已经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如果自己也这样做被人发现之后道苑的这个掌门人位置就不要做了。韩璇陪伴着雨墨来到了距离大夏山还有两百里的地方停了下来,韩璇眺望着远处的大夏山,自己的三师兄就在那里,只要自己驾驭飞剑很快就会赶到那里,但是韩璇不能这样做。

雨墨催促道:“四师叔,走啊!”

韩璇默默的摇摇头说道:“雨墨,师叔只能送你到这里了,你去找师傅去吧,记住,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麻烦就和你师傅回到天玄宗,我和师兄们绝对不会袖手旁观,替我向你师傅问好,就说老四很想三哥。”

雨墨迷惑的说道:“想我师傅就去见啊,反正也不远了。”

韩璇苦笑一下说道:“你师傅会明白为了什么,我不能给天玄宗带来麻烦,我走了!”驾驭飞剑头也不回的冲了出去,他不敢再停留了,否则肯定无法经受雨墨的诱惑,韩璇只能心中默默的祝福楚梦枕,并期待日后兄弟相逢的那一天。

雨墨莫明其妙的看着韩璇,他搞不明白这个四师叔怎么这么迂腐?大绝师伯想见师傅的时候就见了,而且不是见了一次,他为什么不能放开一些呢?雨墨摇摇头向大夏山飞去,他和楚梦枕分开已经一个月了,雨墨已经把楚梦枕当做了唯一可以依赖的人,这么长时间不见师傅雨墨已经感到了孤独。

韩璇说楚梦枕就在大夏山南部的一座高峰附近,雨墨向那里一边飞一边不停的寻觅的时候,楚梦枕驾驭着寒霜匕首从侧面的一个山洞中冲了出来,雨墨终于见到了师傅的踪影开心的迎了上去,楚梦枕收起了寒霜匕首抓着雨墨上上下下的仔细打量了半天,终于发现这个小徒弟过得还不错,而且还“买”了一身漂亮的新衣服。

楚梦枕左右张望了一下拉着雨墨向山洞里面飞去,上次分手之后楚梦枕就来到了大夏山,确切地说应该是逃,楚梦枕在几十个追兵的追赶下一路狂飞,逃到了大夏山的附近才彻底甩掉了他们,那些人在楚梦枕消失的区域附近反复盘查,楚梦枕干脆找个山洞躲了进去修炼,以至于想要寻找他的何寂寞根本就没有找到他,这几天楚梦枕打算离开寻找雨墨的时候雨墨竟然自己找上来了。

楚梦枕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之后,雨墨有选择的把自己经历说了一遍,雨墨说得很有技巧,他没有隐瞒遇到何寂寞以及偷走药王神鼎这些事实,但是他隐瞒了自己喜欢陆芳华和自己被天欲妖姬救下并“签订婚约”的事情,也没有说出自己偷药王神鼎是受了萧雅的指使,除此之外的都是真实的。

楚梦枕听到素心这个名字的时候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根本没有素心这个人,但是雨墨说得非常详细,让人无法怀疑,楚梦枕不断的思索自己曾经救过的人,因此没有留意雨墨说起陆芳华的时候那种不自然的表情,让雨墨成功的蒙混过关。

楚梦枕修道这么多年来善事做了不少,也救过很多人,但是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素心肯定是个修道人,楚梦枕实在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对那个叫做素心的女子有过恩情,而且从雨墨的描述来看素心对于自己的行踪很关心,不仅知道自己是何寂寞的好朋友,竟然知道自己被逐出师门还收了一个徒弟,从这点上看素心绝对不会认错人。

雨墨取出药王神鼎交给楚梦枕,楚梦枕对于这个药王神鼎也产生了很大的兴趣,虽然有点儿贼味,不过日后还给素心就可以了,反正雨墨都已经偷来了,现在还回去和过一段时间还回去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的楚梦枕非常开明,完全没有发觉自己已经和从前有了很大的差别,如果是以前的楚梦枕绝对不会容忍雨墨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但是经历了天都峰偷走《太清神丹经》的事情之后楚梦枕认为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楚梦枕发现有很多事情都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自己因为拒绝和温朝恩与何寂寞断交而被迫离开师门,大绝真人交给自己的那张纸竟然是《太清神丹经》的最关键一页,而《太清神丹经》却是在神木门的别院偷来的,神木门和丹景道宗的人私下勾结,而且还给自己安上了杀人的罪名,名门正派里面的勾当也不是很光彩,在这一连串的事情之下楚梦枕的观点也在不断的变化着。

雨墨发现楚梦枕的目光集中在药王神鼎上面阴刻的古朴花纹上,雨墨和小时候一样靠在楚梦枕的肩膀上问道:“师傅,这些花纹是不是有什么用处,听说素心和陆芳华师徒就没有弄清楚药王神鼎的使用方法。”

楚梦枕淡淡的笑道:“这不是花纹,而应该是上古符咒,乾坤葫芦上面也有这样的符咒,看来它们是同一时代的法宝,前几天我偶然把五行之气注入乾坤葫芦的时候才发现那上面浮现出这样的符咒。”

雨墨恍然大悟,怪不得师傅一直无法成功的炼制乾坤葫芦,原来这里面另有玄机,雨墨要过了乾坤葫芦尝试着把五行之气注入到里面,果然乾坤葫芦的表面上浮现出淡淡的古朴的花纹,这就是楚梦枕所说的上古符咒了。

楚梦枕见到雨墨让乾坤葫芦上的符咒显现出来了,楚梦枕把药王神鼎也拿了过来,反复的对比两者有什么共同之处,楚梦枕在得到《大五行诀》之前也不认得这种符咒,直到翻阅了天书之后楚梦枕记得《大五行诀》里面记载的符咒与乾坤葫芦上面的有很多雷同之处,楚梦枕才确认这就是上古符咒。

符咒在普通人看来杂乱无章,看不出头绪,而在修道人的眼中符咒凝结着无数的前辈高手的心血和经验,符咒的每一笔都有着不同的妙用,绝对不能有任何差错,楚梦枕对比了一会儿之后试探着把五行之气注入了药王神鼎当中。

当五行之气注入之后,药王神鼎的鼎身慢慢出现了更多的符咒,而且符咒逐渐的变成了淡金色,而且药王神鼎的底部出现了一圈小字,正是十二个时辰,楚梦枕忽然说道:“雨墨,看到没有,这个符咒与乾坤葫芦上的一模一样。”

雨墨歪着脑袋看了半天,感觉没有什么区别,在雨墨看来那些符咒都是弯弯曲曲的花纹,而且这些花纹都差不多,根本没有看出哪两个符咒一样,楚梦枕把《大五行诀》里面的口诀都传授给了雨墨,雨墨也的确背下来了,但是《大五行诀》里面的那些符咒楚梦枕还没有传授给雨墨,雨墨慢慢的转动乾坤葫芦说道:“师傅,您看看还有没有一样的?反正我不认得。”

楚梦枕的目光在药王神鼎和乾坤葫芦上反复的对照着,终于楚梦枕又发现了一对同样的符咒,楚梦枕大喜过望,但是接下来就找不到了,不过这样楚梦枕已经很满足,接下来先慢慢的研究这两个符咒的作用,说不定就可以迅速破解药王神鼎和乾坤葫芦的秘密。

楚梦枕在地上用手指画出了那两个符咒潜心研究的时候,雨墨举着乾坤葫芦翻来覆去的看着,乾坤葫芦的颜色依旧青翠欲滴,雨墨知道这是个好宝贝,却不知道该怎么应用,当初星幻自己握着打坐就可以炼制,可是雨墨和楚梦枕都尝试过这个方法,不仅没有效果反而差点儿引起反噬。

雨墨看着自己当初冒着极大的风险才得到的乾坤葫芦,楚梦枕说乾坤葫芦和星幻一样都是古仙人遗留的法宝,按理说它们都应该和五行之气有关系,为什么星幻在正五行阵不会受到攻击,而当初乾坤葫芦却被正五行阵里面的风雷反复折磨呢?难道乾坤葫芦是反五行的结构?

雨墨看看正在低头思索的楚梦枕,他小心的向乾坤葫芦里面注入了土之精气,乾坤葫芦没有什么异常的反应,雨墨见到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向来胆大包天的雨墨根本没有考虑后果,按照五行相克之理把木之精气注入到了乾坤葫芦里面。

五行之中木克土,当木之精气注入之后乾坤葫芦微微的震动起来,正在沉思的楚梦枕感觉到异常之后立刻抬起头,雨墨已经把金之精气和火之精气按照相克的顺序注入了进去,乾坤葫芦已经剧烈的抖动起来,雨墨几乎要抓不住了,但是雨墨依然顽强的把五行之中的水之精气也注入了进去。

当五行之气按照相克的顺序全部注入乾坤葫芦之后,乾坤葫芦突然放出耀眼的光芒,没有防备的雨墨立刻被刺激得流出了泪水,然后乾坤葫芦上面的符咒迅疾的闪动着,繁琐的符咒逐渐的合并在一起,最终变成了两个单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