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54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54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2: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要有什么差错,要不然我会不知所措。”

楚梦枕难过的拍拍雨墨的肩膀说道:“雨墨,该来的谁也逃无法逃避,但是来得太早了,为师本来想带着你修炼几十年,那个时候你也真正的长大了,一般的修道人应该无法欺负你了,可是时不我待,你我师徒的缘分要尽了。”

雨墨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楚梦枕苦笑说道:“为师的天劫来了。”

第四集 第十章 世事无常

冷月狂魔师兄弟公开出山寻找楚梦枕师徒报仇的消息,不仅轰动了魔道,正道受到的冲击更大,道苑紧急召开了会议,让长老和同辈的师兄弟们发表关于楚梦枕的看法,道苑的想法是楚梦枕杀了阴素庚,就代表他是在悔过向善,透过这个方法向大家证明他依然把自己当作天玄宗的弟子。

但是这只是道苑的一厢情愿而已,那些长老和师兄弟们没有一个人肯附和道苑如此牵强的观点,就连大绝真人都一言不发,只有韩璇极力支持道苑的说法,支持道苑把楚梦枕师徒收回天玄宗思过。

他们师兄弟两个的意思很明显,楚梦枕师徒回到天玄宗之后冷月狂魔想要找他们的麻烦就是与天玄宗过不去了,冷月狂魔的法力再高强也不可能独自挑战天玄宗,但是这样一来就等于把麻烦揽到了天玄宗的头上,自然没有人会同意他们的做法。

道苑几次用眼神示意大绝真人帮助自己说话,但是大绝真人装作看不见的样子默然不语,因为大绝真人这段时间一直在后山修炼,所以道苑提前并没有和大绝真人商量,因为他认为大绝真人肯定比自己还要热心,可是现在看来大绝真人根本就不理会自己的意图。

韩璇终于忍不住气愤的喊道:「大师兄,你倒是说话啊!」

大绝真人这才慢条斯理的说道:「慌什么?楚梦枕已经被本门赶了出去,他到底做了什么事情与我们无关,他闯祸也好,行善也好,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你操什么心?而且丹景道宗也不会看着他被杀,要不然……嘿嘿嘿!」

大绝真人莫名其妙的笑声让众人面面相觑,韩璇立刻精神大振,他凑到了大绝真人身边问道:「大师兄,是不是因为《太清神丹经》?这样说来丹经道宗真的不敢让三师……楚梦枕死去,要不然他们的镇派之宝就算完了。」

大绝真人的目光瞟了众人一眼说道:「也不完全对,《太清神丹经》只是一本经书而已,象征性的意义比较大,但是和丹景道宗早已遗失的洗髓丹配方比起来就差太多了,听说洗髓丹可以让修为达到一定程度的修道人直接由质返形,那天在浮沂城丹景道宗的冯禹,想要诱骗楚梦枕的徒弟雨墨说出洗髓丹的配方但是却被雨墨逃走了,当时我已经偷着潜了回去,冯禹自以为没有人知道他说什么,我可是听得一清二楚,从冯禹和丹景道宗的人紧张的表情来看,说不定洗髓丹的配方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大绝真人的话有真有假,关于洗髓丹的秘密他一部分是从楚梦枕那里知道的,另一部分的确是从冯禹那里偷听来的,但是洗髓丹可以直接由质返形的秘密让众人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修道人苦苦修炼目的就是为了由质返形,从而踏出飞升灵空仙界的最后一步,如果有了洗髓丹,有许多原本没有希望飞升的人都有机会可以踏进仙门了。

大绝真人说到这里斜着眼睛看着韩璇说道:「老四,日后你可要好好的巴结楚梦枕,楚梦枕虽然被赶了出去,不过兄弟之间总会有点儿香火情分,咱们师兄弟四人中你的资质最差,修炼的也最不刻苦,有了洗髓丹你就不要担心了。」

韩璇的脸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大绝真人说得太明白了,因为韩璇已经从众人的脸上看到了心动的表情,韩璇在他们师兄弟四人中资质的确不算最好,但是绝非成仙无望,有没有洗髓丹都一样,但是其它人不同,大绝真人拱出了洗髓丹一个诱饵,就把众人的贪心给钓出来了,这比道苑和韩璇说了半天废话有作用得多。

有一个长老干咳一声说道:「掌门人,楚梦枕当初犯下了很多的过错,但是……」

大绝真人截住他的话题说道:「但是他是本门上一代掌门人,也就是我师父的弟子,更应该严格的要求自己,绝不能有做错事、说错话的时候,所以坚决不能原谅。」

大绝真人刚刚吊起了众人的胃口却又来了这么一句话,道苑他们都愕然的看着大绝真人,大绝真人冷冷的说道:「我说错了吗?就算你们同意楚梦枕回来,楚梦枕也不会同意,因为他瞧不起你们,散了吧。」

众人灰溜溜的散去之后,韩璇焦急的低吼道:「大师兄,你是不是昏头了?刚才只要再加一把劲,三哥就可以回到天玄宗了,日后就算大家知道洗髓丹的事情是你编造出来的也无济于事了,好好的事情全让你给耽误了,你把三哥还给我。」

大绝真人「哼」了一声说道:「我说错了吗?老四,我告诉你梦枕绝对不应该回来,他应该闯出自己的一片天空,而且洗髓丹确有其事,绝对不是我编造,上次我让你转交的药金就是炼制洗髓丹的一味药材。」

道苑和韩璇都用斥责的目光看着大绝真人,对于楚梦枕的情况最了解的人就是大绝真人,但是大绝真人好像有很多事情瞒着大家,他有点儿不够哥们意思,大家同门师兄弟,平日亲如手足,这么重要的事情他怎么可以瞒着大家?

大绝真人嘿嘿笑道:「今天我虽然断绝了这些混蛋的念头,但是我敢保证不出今天各大门派都会知道洗髓丹的事情,我看谁还敢动梦枕?那些平日道貌岸然的家伙肯定冠冕堂皇的争相出头,就算冷月狂魔自己也要好好的思量一下,杀徒之仇对他来说只是一个面子问题,而洗髓丹则事关他自己的前途命运。我说出洗髓丹的秘密看似给梦枕带来了更大的危险,实际上却是给了他一个护身符,再说梦枕已经得到了一部天书,他的实力增加了许多,逃命的本领也应该增加了许多。」

韩璇心痒难耐的说道:「大师兄,三哥真的得到天书了吗?我感觉他的实力应该增加了很多,要不然不会轻松的杀死阴素庚,阴素庚也算是一个魔道的高手了,没想到轻松的就被三哥干掉了。」

韩璇和楚梦枕年龄相仿,加入天玄宗的时间也差不多,他们兄弟间的感情比别人还要深厚一些,因此他以前在别人面前称呼楚梦枕为楚师兄或者三师兄,实际上在他们自己师兄弟面前一直称呼楚梦枕为三哥,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

道苑听到楚梦枕没有生命危险了,他脸上也露出了放松的笑容,毕竟杀死阴素庚这个经常使用活人修炼邪恶法术的魔头是很有面子的事情,尤其是自己的师弟做的这件事情,道苑感觉脸上很有光彩,这可是楚梦枕离开天玄宗这众多年以来唯一能够让道苑满意的事情,虽然后遗症有些严重。

韩璇想起自己上次明明只要再往前飞几百里就可以见到楚梦枕,可是顾忌到道苑的命令而放弃了,韩璇为此经常后悔,如果自己当时偷着去见三哥也不见得会有人知道,可是自己偏偏没有勇气,韩璇回头看看大殿的门口说道:「大师兄,你的明堂镜借我用用,我想看看三哥在哪里?」

大绝真人取出那面铜镜交给韩璇说道:「你的功力也就看出三、五百里,你三哥肯定远在千里之外,看了也是白看,白白的浪费功力,日后有机会我带你去见他。」

道苑立刻不满的吭了一声,大绝真人已经三番五次的违反自己的命令了,以前道苑可以装胡涂,但是大绝真人现在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公开拉拢韩璇一起作奸犯科,自己的面子怎么办?他就算想这么做也不应该说出来啊!

韩璇笑嘻嘻的说道:「说不定三哥真的来到天玄宗的附近呢,我可不想错过机会,如果他真的来到了附近,我可不管掌门师兄的禁令,这次我一定要见他。」说着韩璇在明堂镜上喷出了元气,铜镜里面立刻由近而远的开始显示外界的景物,突然韩璇的身体不易察觉的微微僵硬了一下,然后韩璇伸手在铜镜上一拂说道:「还是算了,这众多年我都等了,等到三哥再次露面的时候我和大师兄亲自去见他,这样更过瘾。」

大绝真人摇头笑道:「老四做事就是顾虑重重,不过也好,下次见面的时候咱们哥三个好好的喝一场,老二只能偷着流口水了,哈哈……」

师兄弟三人又闲聊了一会儿各自散去,可是韩璇没有回到自己修炼的地方反而来到了李默凡的居所,过了不久之后李默凡低着头慢慢的走了回来,在他打开房门的时候就发现四师叔韩璇正坐在房间里面。

韩璇以前从没有来过这里,他的突然出现让李默凡立刻紧张起来,韩璇锐利的目光盯着李默凡说道:「刚才干什么去了?」

李默凡的脑袋「嗡」的一下,他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韩璇根本不给他掩饰的机会,再次问道:「你和天王宫什么时候有交情了?」

李默凡「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韩璇厉声喝道:「我在问你话,回答我!要不然让你师父来问你,那样你就可以说实话了。」

韩璇对于天王宫的印象非常恶劣,虽然天王宫、天耀门与天玄宗同为正道三大门派,但是受了大绝真人的影响,韩璇他们都认为天王宫在五百年前的正邪大战中,故意逃避来保存实力,今天韩璇使用明堂镜的时候,竟然发现李默凡就在天玄宗外不远处的一个山坳中与一个天王宫的人交谈,韩璇担心大绝真人发现这个秘密,那样李默凡肯定要受到严惩,韩璇想给李默凡一个机会。

李默凡伸手抱住了韩璇的双腿哀求道:「四师叔,小侄错了,四师叔,我从小是被您看着长大的,您也知道我师父的脾气,如果让他老人家知道了我有什么下场谁心里都清楚。」

韩璇叹息一声说道:「起来说话,老实的交代清楚,如果事情不严重我可以向你师父隐瞒此事,但是以后应该怎么做你心里应该清楚。」

韩璇为人忠厚,他还没有问出李默凡到底在做什么就先许诺,这让李默凡看到了可乘之机,李默凡飞快的思索着,看来事情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严重,也许四师叔只是偶然见到了自己和天王宫的人交谈。

李默凡抬起头说道:「四师叔,小侄也知道师父反感天王宫的人,但是我和天王宫的几个朋友认识之后发现他们也不全是坏人,就像我楚师叔结交温朝恩与何寂寞一样,我们只是道义之交。」

李默凡提起楚梦枕的时候,韩璇沉默了,从心理来说韩璇也不认为楚梦枕和温朝恩与何寂寞结交有什么大不了,但是天玄宗内部不肯原谅楚梦枕,活生生地把他逼走了,现在李默凡私下结交天王宫的人也不见得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而且天王宫也算是名门正派,只是大绝真人和自己比较讨厌他们而已。

韩璇的脸色缓和下来问道:「他们和你打听了天玄宗的机密没有?这件事情一定要想清楚再回答,不要蒙混过关。」

李默凡激动的说道:「四师叔,我和他们的确是道义之交,绝对不涉及其它方面,您不相信我吗?何寂寞和温朝恩那样的魔头都不肯背弃自己的友情,天王宫的人怎么也比他们要强许多。」

韩璇点点头,李默凡说的的确有道理,而且李默凡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他的性格直爽而急躁,这一点和大绝真人有点儿相似,不是那种背叛师门的人,年轻人有自己的主见也好,凡事都遵从长辈的意见也不见得是好事。

韩璇伸手拉起李默凡说道:「今后和天王宫的人来往的时候记住要小心,不要让人看见,否则传到你师父耳朵里面就不好了,你师父对天王宫比对魔道中人还要反感,他绝对不会同意你和他们交往,好了,四师叔只是担心你受骗上当,不过你也修道百年了,应该不会这么笨,哈哈,师叔先走了。」

李默凡看着韩璇的背影消失后,双腿一软急忙坐到了椅子上,韩璇刚才真的把他吓坏了,幸好韩璇在大绝真人的几个师弟中为人最宽厚,让他知道比被别人知道要好,而且韩璇说到做到绝没有谎言,他说不告诉师父那就绝对不会再说给别人听,李默凡幸运的逃过了一劫。

在大绝真人放出消息不久,正道、魔道和散仙们都知道楚梦枕师徒持有洗髓丹的秘方,可以让修道人由质返形,飞升灵空仙界的洗髓丹让修真界为之震撼,冷月狂魔对楚梦枕师徒的态度,也从原来的碎尸万断变成了生擒活捉,用意不言而喻。

丹景道宗三千年来没有飞升灵空仙界的人,所有的人都在猜测丹景道宗出现了什么问题,可是丹景道宗一直讳莫如深,现在洗髓丹的秘密暴露之后,所有的人都明白丹景道宗肯定是在三千年前就丢失了洗髓丹的配方,可是楚梦枕却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得到了,自从上次在浮沂城捉拿雨墨失败之后丹景道宗全体出动,疯狂的寻找楚梦枕师徒,现在人们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这么卖力。

《太清神丹经》、洗髓丹的配方、药王神鼎,再加上楚梦枕师徒的无影无踪,这只证明了一件事情||楚梦枕师徒在秘密的地方炼丹。

当初大绝真人交给楚梦枕的一张莫名其妙的写满药方的纸张,在机缘巧合之下这一件件的事情彷佛一颗颗零散的珍珠,但是最终都被洗髓丹这条线给穿起来了,就连这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大绝真人,也想不到短短几年的时间楚梦枕不仅破解了那张神秘的药方,而且引起了这么大的轰动。

这件事情的代价就是楚梦枕师徒名扬四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