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58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58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2:4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边,根本没有让雨墨逃脱的道理,追根究底责任都在冯禹身上。

冯禹这次已经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雨墨抓到,别人都在关注楚梦枕的时候他就在留意雨墨的下落,当初雨墨冲出来发出了五行神雷的时候,冯禹飞快的判断了一下形式,楚梦枕在危急关头发出了一颗五行神雷,雨墨为了阻拦冷月狂魔也发出了一颗,这种威力强大的法宝他们肯定没有多少,否则楚梦枕早就用来对付天劫了。

冯禹没有和其它人打招呼,他要单枪匹马的活捉雨墨来挽回自己的名声,雨墨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安全的距离,这个距离雨墨绝对逃不脱自己的全力一击。

雨墨虚张声势的举起拳头喝道:「你是不是想要尝尝五行神雷的威力?」

冯禹越发的有信心了,雨墨的恐吓让他看到了雨墨的胆怯,冯禹的飞剑遥指着雨墨说道:「原来你的那个法宝叫做五行神雷,威力不错啊,如果还有的话就发出来好了,而且这么近的距离就算你发出五行神雷你自己也逃不脱。」

雨墨咬牙切齿的说道:「那就同归于尽好了,反正师父飞升之后我也活够了。」

说着还用力的握握拳头,彷佛手中真的有五行神雷,冯禹果然犹豫起来。

天际的血云越来越暗淡,楚梦枕的身上已经发出淡淡的霞光,他向上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何寂寞与温朝恩已经无法再向上升了,天际的罡风带给了他们强大的压力,这个高度已经是修道人的第一道门坎,由质返形准备飞升的准仙人才能突破这个关口继续向上飞升,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能够阻拦楚梦枕了。

楚梦枕全神贯注运用乾坤葫芦收集着太阳真火,何寂寞和温朝恩眺望着自己的好友逆风而上,淡淡的怅惘徘徊在他们心头,他们从来没有怀疑过楚梦枕可以飞升,只是想不到速度会这么快,甚至大家都来不及说告别的话,从此就要天人永隔。

道苑几乎把天玄宗的高手都带来了,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能够逼迫大绝真人发出求救信号,道苑第一个念头就是楚梦枕出事了,一向稳重的韩璇这次暴跳如雷,在栖霞殿里面破口大骂那些阻拦大绝真人的同门。

道苑没有指责任何人,他默默的把掌门令牌交给了一个德高望重的师叔,谁都看得出来道苑已经作了最坏的准备,道苑没有邀请任何人,他和韩璇两个人就冲了出去,韩璇的痛骂与道苑决绝的举动让天玄宗上下尴尬不已,这次没有人命令,也没有人宣传,除了三代弟子被迫留下之后,道苑的同辈师兄弟和上一辈的师叔伯们全体出动。

韩璇看着楚梦枕已经越飞越高,韩璇的热泪终于流了下来,以前有太多的机会偷着来见楚梦枕,可是发出不许大家和楚梦枕相见的是自己的二师兄,韩璇一直期待着能够光明正大与楚梦枕相见的那一天,而这一天已经遥不可及了。

天上的血云慢慢的消散了,楚梦枕已经感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盈,当他把最后一缕太阳真火收入乾坤葫芦的时候,天空发出了耀眼的彩光,夜空变成了充满梦幻色彩的奇异世界,一扇彩云形成的天界之门隐约可见。

楚梦枕长啸一声把乾坤葫芦反手抛了下去说道:「何兄、温兄,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楚梦枕能够与两兄结交是我的福分,乾坤葫芦一定要交给我的徒弟,从此以后他孤苦无依,还望两兄看在多年的情分把他当作自己弟子好好照顾他。」

楚梦枕抛下乾坤葫芦的时候,一道霹雳打在了楚梦枕身上,而天空的那扇彩云之门也打开了,楚梦枕被霹雳打中的时候,真元几乎涣散,身体彷佛沉重了许多倍,楚梦枕咬破舌尖对着寒霜匕首喷出了一口鲜血,寒霜匕首光芒大炽,楚梦枕不敢怠慢,身剑合一的用最后的力量冲入了彩云之门,进入了灵空仙界。

在楚梦枕冲入灵空仙界的瞬间喝道:「告诉雨墨,一定要把《大五行诀》修炼到顶点,封天法阵有问题……」

乾坤葫芦落下来的时候,温朝恩飞身上去想要接下,他勉强向上飞了几丈的高度,这已经是他的极限,眼看着乾坤葫芦就要落在他手中,温朝恩的指尖已经触到了乾坤葫芦光滑的表面,一道比闪电还要迅急的光华从左侧飞来。

何寂寞意识到不妙,他挥手发出了九幽冥火的时候,那道光华已经斩断了温朝恩的手臂,乾坤葫芦也落在了那个人手中,温朝恩只觉得手臂一轻,那截手臂就不再属于自己了,温朝恩气急败坏的吼道:「把乾坤葫芦还回来。」

何寂寞与温朝恩连手追了下去,而那个人得到了乾坤葫芦之后,头也不回的迅速向前逃,这个时候逃走是最明智的做法,楚梦枕如此看重这个葫芦,竟然在天劫没有彻底结束的时候把它留给自己的徒弟,它的价值绝对不在传闻已久的药王神鼎之下。

韩璇一直仰望着天空,当他见到有人抢走了乾坤葫芦的时候正想要追上去,大绝真人抓住了他的肩膀说道:「先救人要紧。」

刚才复杂的情况让大绝真人也感到手忙脚乱,道苑带领天玄宗的援兵到来之后冷月狂魔这些大魔头在一旁虎视眈眈,看不出他们打什么主意,陆芳华带领的海外散仙在一片清静的地方看热闹。

而雨墨现在已经被丹景道宗的人团团围住,大绝真人刚才疏忽了那里,现在雨墨已经落入重围,大绝真人飞到了雨墨的上空,伍蟾子已经挡在了他面前,大绝真人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想拦住我?」

伍蟾子指着雨墨说道:「人赃俱获,大绝道兄有什么好解释的?」

大绝真人这才看到雨墨双手握着《太清神丹经》,丹景道宗的人投鼠忌器,生怕雨墨毁了镇派之宝,他们暂时处在了僵持状态。

雨墨的嗓子发干,双腿发抖,手心全是汗水,逃跑是没有机会了,刚才雨墨想要逃进大五行困仙阵,结果让冯禹看出了自己的底细,雨墨被迫拿出了《太清神丹经》来威胁他,这一招还算管用,可是冯禹把丹景道宗的人都喊了过来。

事到如今雨墨已经没有任何幻想,雨墨也没有打算霸占《太清神丹经》,里面的内容雨墨已经背下来了,还给他们也没有什么,可是自己是从神木门偷来的,不能还给丹景道宗,这涉及到原则问题。

大绝真人带着天玄宗众人过来的时候,陆芳华带着散仙们也靠了过来,陆芳华本来对雨墨上次受伤有些愧疚,现在看来雨墨气色不错,看来没有什么后遗症,陆芳华板着脸远远的说道:「雨墨小贼,快把药王神鼎还给我。」

雨墨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伍蟾子大吼道:「把丹经交给我,饶你不死。」

雨墨低头响亮的呸了一声,伍蟾子的老脸已经红得发紫,雨墨在这么多人面前侮辱自己,这个仇结大了,雨墨的目光在丹景道宗的人群中搜索着,依然没有发现那个曾经在天都峰见过的道人。

雨墨失望的叹息一声喊道:「神木门的林庭秀过来。」

林庭秀亲手杀死自己的弟子,伤心、羞愧、愤怒、不甘种种心情不断的折磨着他,神木门的名声算是毁了,林庭秀自认为保全了神木门免受魔头的报复,可是丢脸的是自己,日后修道人都会传扬自己恐惧冷月狂魔而亲手杀死自己徒弟的丑闻,当他听到雨墨喊自己的时候,林庭秀立刻想到雨墨是要追究事实的真相。

林庭秀飞了过来默不作声的看着雨墨,果然雨墨说道:「林庭秀,现在我师父已经飞升,丹经就在我手中,你说实话,丹经究竟是不是我在你那里偷来的?如果你承认了,我会把丹经交给你,这也算是物归原主。」

伍蟾子气急败坏的吼道:「这是丹景道宗的镇派之宝,你凭什么交给他?」

雨墨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林庭秀说道:「我只想听实话为我师父洗清冤屈,林庭秀,你要是敢撒谎我就毁了丹经。」

林庭秀不屑的说道:「你们师徒自己做下的丑事还怕人知道吗?这本丹经我从来也没有见过,毁与不毁是你自己的事情。」

雨墨仰天怪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师父啊!您的清白无法证明了。」

大绝真人和伍蟾子同时喝道:「不要!」

雨墨的双手用力的一搓,《太清神丹经》在众目睽睽之下化作了碎片随风飘扬,雨墨挑衅的看着林庭秀说道:「你这么大的年纪了,为什么要撒谎呢?这都是你的错,因为我是从你那里偷来的,既然你不肯承认,我也没有办法交给别人,毁了是唯一的办法。」

伍蟾子觉得眼前发黑,差点儿一口气喘不上来气昏过去,《太清神丹经》毁了!

雨墨毁了本门之宝,那就应该把他抓回去,顺便还可以把洗髓丹的配方弄出来,这笔生意还不算亏本。

伍蟾子嘶哑着声音喊道:「把这个小贼抓起来带回去。」

陆芳华反对道:「你凭什么带走他?他也偷了我的东西。」

伍蟾子冷哼一声说道:「小姑娘,他亲手毁了本门之宝,这个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东西慢慢自己寻找吧。」

陆芳华嫣然一笑说道:「前辈,这算什么道理?难道你要打算依靠人多欺负我吗?」

陆芳华说完之后,散仙们在丹景道宗的身后列开了架势准备动手,这些散仙们都是悬空岛年轻一代的精英,更可怕的是他们背后的长辈,悬空岛隐居的散仙究竟有什么样的高手没有人知道,从数千年来任何胆敢触犯悬空岛的人都有去无回,就可以看出悬空岛的可怕实力。

大绝真人落到了雨墨的身旁责备道:「你这个不懂事的孩子,林庭秀就算撒谎你也不应该毁了如此珍贵的丹经,快和伍掌门道歉,还有你偷了小姑娘的东西快点儿还回去。」

伍蟾子急忙摆手说道:「不必,这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问题,大绝道兄不要耍手段。」

雨墨对陆芳华鞠躬说道:「芳华师姐,当初我偷药王神鼎也是迫不得已,药王神鼎就在山洞里面,现在我师父飞升了,药王神鼎对我已经没有用处,马上就取去来还给你。」

陆芳华只要取回药王神鼎就心满意足,她闻言点点头,如果能够顺利的取回药王神鼎她就打算原谅雨墨,更何况已经出关的素心告诉陆芳华不要追究此事,陆芳华依然不肯放弃是她自作主张。

雨墨对大绝真人说道:「大师伯,您和我一起下去吧,以免别人怀疑我会逃跑。」

伍蟾子冷笑道:「大绝的信誉也不怎么样,让他和你下去谁敢相信他不会帮着你一起逃走?」

雨墨打量着伍蟾子说道:「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太清神丹经》是我在神木门的别院偷来的?我用师父的名义发誓,如果《太清神丹经》是从丹景道宗偷来的,就让我和师父死无葬身之地,你还要怎么样?」

伍蟾子的目光落在了林庭秀身上,雨墨口口声声的咬着神木门不放,难道这里面真的有隐情?可是洗髓丹的配方需要雨墨交出来,而且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必须把他带回丹景道宗,这件事情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

道苑悠然的从人群里面穿过来到了雨墨面前说道:「雨墨,我就是你二师伯道苑,师伯相信你没有从丹景道宗偷窃丹经。」

雨墨对于天玄宗了解的不多,唯有楚梦枕的三个师兄弟他可太熟悉了,而且从大绝真人和韩璇看来,道苑的为人肯定也不会差,雨墨恭敬的说道:「见过二师伯。」

道苑和气的问道:「伍掌门,《太清神丹经》已经被毁,现在追究也没有意思,不知你要什么条件才肯放弃追究?」

伍蟾子张口结舌,他唯一想要的就是洗髓丹的配方,这个要求怎么说出口啊?而且谁敢保证雨墨说出的配方是真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把雨墨带回去严刑考问,直到炼制出洗髓丹再说。

韩璇也挤进了人群说道:「雨墨你承认偷听了神木门的修炼心法吗?」

雨墨点点头,韩璇再次问道:「那你偷取《太清神丹经》的事情也不会否认了?」

雨墨再次点点头,韩璇朗声说道:「雨墨承认偷听了神木门的修炼心法,也承认偷了悬空岛陆姑娘的药王神鼎,还承认偷取了《太清神丹经》,可是他为什么不肯承认是在丹景道宗偷取的?难道在什么地方偷取的这件事情,值得雨墨用他师父来起誓撒谎吗?大家想一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林庭秀色厉内荏的说道:「韩道友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雨墨大声说道:「我四师叔是在证明你撒谎!你勾结丹景道宗的人偷取了《太清神丹经》,当时我师父看到有几个丹景道宗的人在和你们一起修炼神木飞剑,而我偷取《太清神丹经》是在天都峰炼丹房里面,然后你们就开始追杀我和师父。」

伍蟾子心中犹豫不决,他已经看出了林庭秀肯定理亏,当年郑士元指证楚梦枕杀死了周毅,神木就借口楚梦枕是使用偷来的神木飞剑杀死周毅并伤了郑士元,把神木门的炼制飞剑方法传授给了他们师徒,现在结合雨墨说的事情来看,郑士元肯定是内奸,雨墨应该没有撒谎。

伍蟾子的眼神游离不定,洗髓丹的配方已经失去了三千年,为了丹景道宗的振兴只能昧着良心,伍蟾子把心一横说道:「林道友,天玄宗分明就是在袒护这个小畜牲,难道你就任由他们污蔑吗?」

林庭秀露出了笑容,伍蟾子不愧是一门之主,他比郑士元那个蠢货高明多了,今后可以光明正大的与丹景道宗结盟了,林庭秀振臂高呼道:「神木门的弟子,结剑阵。」

伍蟾子也高呼道:「丹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