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59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59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2:48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景道宗的弟子准备捍卫本门的尊严。」

道苑面沈似水,丹景道宗和神木门竟然打算连手,难道他们忘记了冷月狂魔等人还在一旁?道苑的目光利剑般的盯着伍蟾子,他们太小看天玄宗了,天玄宗能够领导正道三千年而屹立不衰,这份实力岂是已经败落三千年的丹景道宗所能理解?

剑阵是神木门弟子的必修课,结成剑阵之后威力倍增,神木门这次来了八十多人,组成了一个大剑阵,上百柄飞剑形成了一个青色的剑盾,大绝真人嘲弄的说道:「看上去卖相不错,很好看。」

韩璇笑道:「神木门的弟子修为不错,有很多人都能同时施展两柄飞剑,和我们的师侄们比起来相差得也不是太多。」

林庭秀哈哈笑道:「大绝,有本事你就独闯神木剑阵,少说风凉话。」

林庭秀惹不起冷月狂魔,不代表得罪不起大绝真人,冷月狂魔和大绝真人的实力看起来相差不多,可是他们出身不同,大绝真人是名门正派的翘楚,冷月狂魔是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触犯了他之后神木门上上下下就要提着脑袋过日子,宁可得罪君子不可得罪小人,这是千古不移的至理。

大绝真人出奇的没有发怒,道苑提着的心落了下来,道苑微微的摇摇头说道:「伍掌门,难道真要兵戎相见吗?冷月狂魔和魔尊等人还在这里等候着,你我同为正道中人,何必自相残杀?」

道苑的性格向来平和,说话的时候也不卑不亢,身为正道第一大派的掌门人,他没有气势凌人的嚣张气焰,也不需要依靠发脾气或者威胁来提高威信。

伍蟾子会错意了,道苑提起冷月狂魔的时候他小人的以为道苑担心实力受损,会被魔道中人趁火打劫,而这正是伍蟾子所希望的事情,伍蟾子的腰板挺了起来,他厉声说道:「道苑,你身为正道中人却偏袒已经被驱逐出门的楚梦枕,你言行不一,你这样的人怎么有资格领袖正道,今天你交出那个小畜牲大家就好说好散,否则……」

大绝真人低喝道:「放肆!」

大绝真人的声音不大,可是他的目标只有伍蟾子,伍蟾子的胸口郁闷的几乎要吐血,他惊恐的看着大绝真人,这份惊世骇俗的功力让他恐惧了,原来自己和大绝真人的实力相差得这么悬殊。

此时远处有一个平和的声音传来说道:「大绝师兄又发脾气了,哎!大家同为正道中人,有什么事情不能和平解决?」

随着声音,一个中年道士在二十几个道士的簇拥下凌空飞来,道苑见到天王宫的掌门人萧凤臣竟然来了,而他身后的那二十几个道士都是天王宫的长老,道苑心中警惕起来,受了大绝真人的影响,楚梦枕他们师兄弟对于天王宫向来敬而远之。

萧凤臣来到了道苑和伍蟾子的中间打个哈哈说道:「剑拔弩张的干什么呢?让人看了笑话,都放下,这不是让魔道中人偷着乐吗?伍掌门,你怎么这样冲动?雨墨怎么说也是楚梦枕的弟子,难道一点儿香火情分也没有吗?」

伍蟾子不明白萧凤臣的态度,他用鼻子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萧凤臣看着雨墨叹息说道:「这么小的孩子你们忍心拿他当筹码吗?」

大绝真人不阴不阳的说道:「现在争筹码的又多了一个,雨墨是梦枕的唯一徒弟,梦枕飞升前要我照顾他,只要我不死谁也不要想欺负他。」

伍蟾子不服气的说道:「你师弟的徒弟犯错误是不是你也承担?他毁了本门的《太清神丹经》,你先赔给我。」

大绝真人刚才想要阻拦雨墨就是想要把大事化小,可是雨墨动手的速度太快来不及阻止,现在伍蟾子果然叼住这个问题不放了,这件事情无论怎么说雨墨也有点儿理亏,大绝真人反问道:「你要我赔什么?」

伍蟾子立刻哑火了,他要的赔偿不能说出口,这是游戏的规则,说出来就成了众矢之的,大绝真人这样问就是逼迫他把事情挑明,他绝对不会做这样的傻事。

第五集 第四章 趁火打劫

大绝真人心中得意,简单的一句话就堵住了伍蟾子的嘴,让他有苦说不出,看来自己的口才和法术一样进步了许多,今天大绝真人和冷月狂魔交手的时候发现自己并不比这个大魔头逊色多少,假以时日自己已经可以和他势均力敌了。

大绝真人笑瞇瞇的说道:「既然伍掌门想不起索要什么赔偿,那就慢慢想好了,我不急。」

就在这时大绝真人感到脚下的山峰微微的震动了一下,大绝真人取出明堂镜喷口元气,明堂镜中显示山峰之下有两个人正在叱石开山使用遁地之术逃走,那两个人的遁地速度极快,大绝真人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消失在地下,大绝真人怒吼道:「是大小不良,他们偷走了药王神鼎。」

大绝真人说完一跺脚飞了出去,药王神鼎是雨墨偷来的赃物,需要还给陆芳华,楚梦枕师徒结下了太多的仇家,楚梦枕飞升之后所有的帐都算在了雨墨头上,现在应该尽量的化敌为友。

道苑眉头一皱,大绝真人就算能够追赶上大小不良,也无法从他们手中抢回药王神鼎,大小不良的名头不是白来的,他们兄弟两个生性残忍而且实力雄厚,幸好他们很少和人来往,在魔道之中属于比较孤僻的那种,没有与别的魔头结成同伙,平时不要说正道中人,就算是魔道中人也很少能够见到他们。

道苑说道:「韩师弟,你留下来。」拂袖追赶大绝真人而去。

韩璇见到他们两个又把自己丢下来,他郁闷的向雨墨走去的时候,萧凤臣身边的一个老道士身影一闪出现在雨墨身边,干枯的手掌扣住了雨墨的脖子。

雨墨挣扎着吼道:「放开你的爪子!」

那个老道士似乎有气无力的说道:「年轻人的火气这么大,哎!还是我带你回去管教几年,吃过苦头之后你就会明白怎么尊重前辈。」

韩璇厉声说道:「天玄宗弟子听令,结天罗地网大阵。」

还没有飞远的道苑听到后面发生了变故,他急忙又飞了回来,而形势已经被天王宫占据主动权了,天玄宗的人没有听从韩璇的命令,而且天罗地网大阵也不是随便就可以施展,那需要充足的准备时间。

萧凤臣轻描淡写的责备道:「冷师叔,您这是干什么?这个孩子已经是天玄宗和丹景道宗争夺的焦点,咱们天王宫可没有贪图什么的念头,您这么做不是让本座为难吗?」

那个老道士手上用力,制止了雨墨的挣扎说道:「天玄宗和丹景道宗都是名门正派,现在为了这个孩子而发生争执,我们就来个釜底抽薪,虽然他们暂时会怨恨,以后肯定要感激我们调解了他们的冲突,日后双方冷静下来的时候再把他放了不就可以了吗?」

萧凤臣「恍然大悟」,他拍拍自己的额头说道:「您看本座竟然这么胡涂,如此简单的事情竟然都看不透,师叔言之有理,本座这个掌门人实在不称职。」

萧凤臣和老道士一唱一和,彷佛真的是为了化解纠纷而来,道苑强忍着怒气说道:「照萧掌门看来,你们是要带走我师侄?」

萧凤臣装作惊讶的样子反问道:「楚梦枕不是早就被你逐出师门了吗?何来师侄一说?」

道苑气得火冒三丈,楚梦枕被自己狠心逐出师门之后道苑无时无刻不在自责,偏偏现在人人都不肯放过楚梦枕被逐出师门的事情,专门触犯自己内心的伤疤,道苑握紧了双拳就要发火。

伍蟾子指挥丹景道宗的弟子围住了天王宫的众人,伍蟾子气势的指着萧凤臣的鼻子说道:「姓萧的,你不要欺人太甚,这里有你们什么事儿?天王宫有什么了不起的?」

萧凤臣笑道:「这分明就是好心不得好报,冷师叔为了化解你们的纠纷而提出了这个解决办法,难道你有更好的主意吗?」

伍蟾子跳脚道:「放屁!你们他妈的有好心才怪?谁不知道你们也想霸占洗髓丹的配方,那是我们丹景道宗的宝物,你们没有资格抢夺。」

萧凤臣举起右手,大拇指扣着小指,食指、中指和无名指三根手指抬起来说道:「如果天王宫对洗髓丹的配方有非分之想,就让天王宫上上下下万劫不复。」

萧凤臣发了这么狠毒的誓言,道苑和伍蟾子都惊呆了,难道萧凤臣真的是为了调解纠纷而来?

姓冷的老道士说道:「掌门人,清者自清,和他们解释那么多干什么?日后天玄宗和丹景道宗达成一致之后领人的时候就明白了。」

雨墨很想说天王宫的人没安好心,萧凤臣说他们对洗髓丹的配方没有非分之想,却没有说不贪图洗髓丹,他们这是在玩文字游戏,道苑他们为什么这么愚蠢啊?

可是老道士的手掐着雨墨脖子的要害,雨墨浑身无力根本说不出话。

萧凤臣彬彬有礼的对道苑和伍蟾子施礼说道:「两位掌门,不要受了小人的蒙蔽而兄弟失和,楚梦枕道友虽然有错,情有可原,杀死周毅的人绝非楚梦枕,至于详情我也不敢贸然揣测,日后想必会有公论。」

雨墨的心落到了谷底,萧凤臣看起来是为楚梦枕辩护,实际上是在用言语挤兑伍蟾子,让他没有脸面和道苑达成和解,刚才雨墨发誓说周毅不是师父杀死的,而伍蟾子最终为了洗髓丹的配方还是决定与神木门连手,现在经过萧凤臣的挑拨,伍蟾子绝对没有颜面反悔,萧凤臣也就达到了目的||长期禁锢雨墨。

雨墨求助的目光看着道苑,道苑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他是天玄宗的掌门,而不仅仅是楚梦枕的二师兄,他不能感情用事,今天他带着韩璇来到这里帮助楚梦枕已经犯下了过错,不能再和天王宫交恶了,现在必须忍,不仅自己要忍,韩璇也要忍。

道苑伸手按住了韩璇的肩膀不让他乱动,韩璇低声咆哮道:「掌门师兄,难道您眼看着我三哥唯一的弟子被人抓走吗?您忍心吗?」

道苑面无表情的说道:「不忍心,但你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吗?天王宫是正道的大门派,他们绝对不会让雨墨受到任何伤害,萧掌门和诸位老前辈都明白这个道理,日后如果我们发现雨墨饿瘦了,我会让虐待雨墨的人知道我道苑绝非心慈手软之辈。」

萧凤臣尴尬的笑道:「那是自然,就算不看楚梦枕的面子上,我们也要给天玄宗面子,雨墨绝对不会受到任何不公平的待遇,哈哈,告辞。」

道苑发出了赤裸裸的威胁,这还是韩璇第一次听到道苑说出如此愤怒的言语,这是雨墨的护身符,有了道苑这句话,不要说天王宫,就算是魔尊厉归真也要好好思索一下,至于冷月狂魔那种级别的魔头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因为他们绝对不会在乎。

姓冷的老道士就那样抓着雨墨的脖子向远处飞去,天色已经黎明,雨墨的心里变成了黑夜,从现在起雨墨就是阶下囚了,在知道不能反抗的情况下雨墨认命了,反正他们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天王宫位于大夏山的西北方,天王宫这次出动的都是高手,他们飞行的速度极快,迎面而来的罡风让雨墨连喘息都觉得困难,经过一个多时辰的飞行他们才来到一座高山之上,雨墨没有来过这里,以前楚梦枕带着他四处吸收五行之气的时候刻意避开了这里。

雨墨根据飞行途中路过的地方分析,天王宫所在的高山有可能就是锁龙山,这里距离僵尸门所在的大雪山已经不是很遥远,萧凤臣一行人降落到坐落于在山峰山顶的天王宫之时,上百个天王宫的弟子欢呼着迎接上来。

早有预谋的举动,雨墨更加肯定自己这次是羊入虎口,应该想办法逃脱,雨墨的眼睛贼溜溜的四下寻觅,现在逃跑只能是一场笑话,就算让自己先跑上一个时辰也无法逃过天王宫的追捕,时机,最重要的是时机。

萧凤臣昂首向天王宫的大殿走去,那二十几个长老把雨墨围在中央跟在后面,其他的弟子在这些长老的后面,按照辈分陆续的也走进了大殿。

萧凤臣坐在大殿正中,背对着祖师像的椅子上摆手说道:「诸位长老坐,雨墨道友请坐。」

雨墨也不客气,在这些长老面前选了张椅子坐上去,其它的弟子们分成两排分列左右,萧凤臣微咳一声说道:「此次本座与诸位长老得知楚梦枕道友遇到危机的时候立刻前往,可是迟了一步。幸好老天有眼,楚梦枕道友成功飞升灵空仙界,成为最近三十年来我们正道唯一成功飞升的道友,这位就是楚梦枕道友的唯一弟子雨墨,因为某些原因他需要在我们天王宫常住一段时间,诸位师弟和师侄们要把他当作自己人一样,否则按第三条门规处置,最严厉的时候可以废除功力开除师门,记住没有?以免日后天玄宗前来领人的时候造谣说我们对客人动武力。」

众人轰然答应,雨墨鄙夷的撇撇嘴,雨墨的法力不济,修炼的时候也不甚上心,但对于这种人情世故雨墨非常熟悉,这都要得益于刘天幕的言传身教,让雨墨比其它的修道人开通也世故得多。

萧凤臣微微侧脸对雨墨说道:「雨墨道友,你看本座这样安排还合适吗?」

雨墨耸耸肩膀说道:「无所谓,我二师伯会被你的花言巧语迷惑,当我大师伯回来的时候就会知道应该怎么做,我想在这里也就住上三五天而已,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好了。」

萧凤臣也不动怒,他指着一个女弟子说道:「明珠,你来照顾雨墨道友,女孩子心细,可以更好的照顾他,有什么需求都可以直接答应,不必事事询问。」

明珠躬身答应一声,来到雨墨身边说道:「雨墨道友,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