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0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0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2:53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请和我来。」

雨墨看看明珠,发现她容貌只能算是秀丽,距离陆芳华那种绝世美女太悬殊了,雨墨立刻失去了兴趣,雨墨失望的在那些弟子中看了一遍,发现这些人中,明珠竟然算是鹤立鸡群,雨墨开始同情天王宫的弟子。

在雨墨随明珠离去之后,姓冷的长老问道:「掌门人,这个小子看来不好应付,有什么办法让他就范吗?」

萧凤臣淡淡的说道:「很简单,恩威并施。」

雨墨离开了大殿之后立刻放松下来,雨墨本以为师父飞升之后自己会哭得天昏地暗,至少也要痛苦好多天,但是雨墨亲眼看到了师父飞升的艰难之后,开始为师父庆幸,如果没有大绝真人与何寂寞他们的拼命协助,师父绝对没有飞升的机会。

楚梦枕即将进入仙界之门的时候距离雨墨已经很遥远,温朝恩断臂、乾坤葫芦被夺、楚梦枕在最后关头被天劫之雷打伤和最后所说的话雨墨都不知道,他只知道师父成功了,雨墨打从心里为师父感到高兴。

转过了一条小径之后雨墨嗅到了强烈的药香,药材对于雨墨来说是老本行,雨墨已经嗅出很多药材的味道,明珠来到小径尽头的一个优雅的小楼前打开房门说道:「雨墨道友,今后你就住在这里,我就住在旁边的厢房,有什么事情直接喊我就可以。」说完向厢房走去。

雨墨反倒好奇了,天王宫竟然对自己没有提出任何要求,他们这是什么意思?欲擒故纵?不管了,反正大绝真人不会看着自己困在这里,在这里就当游玩了,不过雨墨很奇怪一点,天王宫的火之精气怎么如此浓郁呢?而且是从地下传来。

雨墨信步走进了小楼,进去之后雨墨才发现一楼是个炼丹房,房间的四壁全是药架,中央是一个青铜炼丹炉,雨墨咋咋舌头,天王宫对自己了解得还真详细,而且萧凤臣对于形势分析的也太恐怖了,竟然可以提前准备了炼丹房给自己,这证明天王宫对于抓到自己势在必得。

雨墨随手打开炼丹炉看了看,这个炼丹炉只是普通的货色,和药王神鼎无法比拟,这种炼丹炉只能炼制普通的丹药,雨墨失去了兴趣,对于那些药材雨墨根本不用看,里面根本没有珍贵的药材。

雨墨溜溜达达的上了二楼,二楼是一间卧室,里面整理得非常干净,雨墨跳到了床上伸个懒腰盖上被子就睡,雨墨打算睡上一天,晚上开始逃亡大计。

雨墨睡到中午的时候就醒来了,明珠进来时的脚步声惊醒了他,雨墨没有动,他侧着身子依然背对着门口假寐,明珠把一个托盘放在床边的矮几上退了出去,雨墨很想继续装睡,可是食物的香气不断的勾引着雨墨。

这一年来楚梦枕和雨墨在山洞之中炼制洗髓丹,从来没有离开过,雨墨饿的时候只能吃阴素庚储存的食物,整整一年都吃大致差不多的食物,而且要自己动手,雨墨的馋虫早就抗议了。

雨墨听到明珠走出了小楼之后「腾」的跳了起来,伸手抓起一块蛋黄酥扔进嘴里,然后抄起筷子夹起一片辣子腊肉,雨墨边咀嚼边点头,味道实在不赖,天王宫的女弟子容貌一般,食物的味道不错,这也算是一种弥补了,雨墨最看重的两件事情就是美女和美食,天王宫如果能有美女就更好了,那样可以多住一段时间。

雨墨忽然想起了被大小不良偷走的药王神鼎,现在陆芳华一定很痛恨自己,不过这也不能怪自己,自己本来已经完璧归赵,如果不是伍蟾子他们无理取闹,药王神鼎又怎么会失去?这都应该怪伍蟾子和林庭秀他们不好。

雨墨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之后安心了许多,再说大绝真人已经追上去了,雨墨对于大绝真人非常有信心,甚至比对师父还有信心,这个老道士多次帮助了自己和师父,而且师父特别尊重他,连带着雨墨对大绝真人的印象也好了起来。

雨墨刚刚吃完,楼下就传来脚步声,雨墨揉揉填饱的肚子再次躺在床上,不过雨墨听出来人不是明珠,而是两个比较沉重的脚步声,修道人的脚步声都很轻,可是女人和男人先天就有差距,这瞒不过同样是修道人的雨墨。

那两个人走进了卧室之后,一个年轻的声音说道:「你该起来干活了。」

雨墨皱皱眉头,起来干活?自己什么时候又变成苦力了?雨墨没理这个人继续躺着不动,但是说话的那个人伸手抓住了雨墨的衣服把他提下了床说道:「掌门人说让我们把你当作自己人,天王宫不养闲人,更不养小白脸,所以你要和我们一样干活。」

雨墨现在明白了萧凤臣为什么要在众人面前说出那番话,原来早就打了这个主意,雨墨转过头看着那个年轻的道士露出微笑说道:「去你妈的。」

那个道士想不到雨墨开口骂人,他愣了一下之后挥手打了雨墨一个耳光,恶狠狠的说道:「天王宫的规矩是不老实的人都要培训一段时间,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雨墨已经很多年没有挨打,这个道士的耳光让雨墨也愣了一下,这个耳光激起了雨墨的怒火,雨墨挥拳向道士的脸上打去,而且下面无声无息的踹出了一脚。

雨墨的拳头被道士轻描淡写的挡住了,下面那记无影脚结结实实的踹在了他的胯下,道士惨叫一声松开了雨墨,双手捂着自己的裤裆蹲在地上,另一个道士看傻了眼,雨墨竟然使用这么下流的手段。

萧凤臣让他们两个来的时候说雨墨根本没有什么法力,也没有什么法宝,这一点在昨天夜里已经被天王宫的人看得清清楚楚,雨墨除了那个五行神雷之外再也没有其它的法宝,因此这两个道士想要修理雨墨易如反掌,可是谁能想到修道人竟然使用了地痞无赖的方式。

雨墨恨恨的揉着自己发热的脸颊,他感到不解气,抬腿向那个道士的脸上踢去,这次另外的那个道士反应过来了,他伸手发出了飞剑架在了雨墨的脖子上,雨墨的脚停在半空慢慢收了回来。

雨墨胆战心惊的看着冷森森的飞剑,只要飞剑稍稍一偏就可以让自己身首异处,雨墨不敢乱动了,被踢的道士再次伸手揉揉自己的裤裆,雨墨的这一脚险些让他失去做男人的资本,虽然天王宫也不许门下弟子成婚,那个东西基本上只是摆设,可是这涉及到的尊严问题,雨墨把这个道士的野性踹出来了。

那个被踢的道士呻吟着站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妈的够狠,你现在怎么不嚣张了?张师弟,放开他。」

张师弟收回飞剑说道:「刘师兄,别打得太惨。」

刘师兄狞笑道:「不需要你多嘴。」

雨墨挥舞着拳头挑衅道:「来啊!打死你。」

刘师兄从法宝囊中取出一条发出光华的绳索向雨墨抛了出来,绳索灵蛇般的缠绕在雨墨身上,把雨墨捆成了一个大粽子,刘师兄哈哈大笑道:「怎么不说话了?」挥手狠狠打了雨墨一个耳光,这个耳光把雨墨的鼻血都打了出来。

雨墨蹦了起来,被绳索捆住的双腿一起踹了过去,张师弟伸手牵住绳索轻轻一拉,雨墨仰面朝天的摔倒在地,刘师兄伸脚踩在雨墨的脸上用力的揉搓着,问道:「现在服了吗?」

雨墨屈辱的闭上了眼睛,张师弟充好人说道:「刘师兄,算了,只要他老实的和大家一样工作就饶了他吧,毕竟他不是我们天王宫的人,要留点儿情面。」

刘师兄抓着雨墨的衣襟说道:「听到没有?同意工作就饶了你,不要觉得不好意思,同意就点点头。」

雨墨睁开眼睛不屑的说道:「我只会炼制洗髓丹,不会别的工作,你们是不是要我炼制洗髓丹啊?是就点点头,不要觉得不好意思。」

刘师兄和张师弟惊喜的互相看看,掌门人说这个任务很重要,估计要使用很多手段雨墨才能同意,派他们两个来是第一步的下马威,想不到雨墨这么识趣,奇功一件啊!

他们两个同时点头,雨墨微笑说道:「回去告诉萧凤臣,去他妈的,别做梦了。」

雨墨说完之后,这两个道士的拳头同时落在了他脸上,雨墨感到满天都是星斗,然后就是暴风骤雨般的拳脚,雨墨已经豁出去了,他胡乱的叫骂着在拳脚之中昏了过去。

第五集 第五章 偷梁换柱

雨墨醒来的时候全身没有一处不疼,而脸上的肌肉已经失去了知觉,雨墨揉揉自己麻木的脸颊,「呸」的吐出了一口淤血,这时雨墨发现自己躺在地上,身上的衣服已经七零八落,雨墨挣扎着站起来趴在床上。

这种毒打雨墨已经很多年没有遭遇,雨墨在任不二家里卖身为奴的时候经常受到任不二孙子的欺负,那个时候身单力薄而且经常处于饥饿状态的雨墨根本不是对手,也不敢还手,楚梦枕帮着他赎身之后雨墨从地狱突然来到了天堂,而今天师父刚刚飞升雨墨就被打回了原形。

雨墨伸手摸摸自己的法宝囊,果然里面已经空了,那里面储存的药材和雨墨自己炼制的五行旗都被人夺走了,那里面有许多珍贵的药材,有几样是炼制洗髓丹的时候多余的药材,现在都被天王宫的人私吞了,最可惜的是星幻也被他们拿走了。

雨墨心里空荡荡的,现在自己真的一无所有了,当初如果能够勤奋一些也许就不会受到这样的屈辱,雨墨忍着浑身的酸痛盘膝坐好开始练功,天王宫位于锁龙山的山颠,在盛夏时节依然清爽宜人,当雨墨开始运功的时候感到了强烈的火之精气。

锁龙山不会是一座火山吧?雨墨不敢全神贯注的修炼,以免天王宫的人突然闯进来,那样的后果很严重,雨墨不断的留意着外面的情况,就这样提心吊胆的到了晚上,天王宫的人也没有再次出现。

雨墨来到窗前观察着外面的情况,明珠不知道在不在厢房里面,雨墨不放心的等待了半天,眼看已经达到了午夜时分,这个时候天王宫的人应该放松了警惕,说不定他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雨墨左手掐诀,低声念诵咒语准备施展六遁之术离开,光芒立刻闪烁起来,就在雨墨以为自己即将成功的时候,厢房里面飞出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直接从窗户里面冲进来,其中的一个人扬手发出了一道银光射在了雨墨胸前。

雨墨的法术施展到中途被强行打断,法术的反噬让雨墨痛苦的捂着胸口瘫坐在地上,进来的那两个人是姓冷的老道士和萧凤臣,萧凤臣板着脸喝道:「雨墨道友,本座从大夏山那么危险的环境把你救出来,本座自认为天王宫待你不薄,为何打算不辞而别?」

雨墨痛苦的蜷曲着根本说不出话,射入体内的那道银光沿着经脉不断游走,所到之处比刀子在身上乱割还要痛楚,雨墨喷着怒火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萧凤臣,姓冷的老道士无精打采的说道:「与这种没有良心的小畜牲说那么多干什么?既然他不知好歹,就让老夫的禁神针慢慢折磨他,他会逐渐明白事理的。」

萧凤臣换了一副面孔说道:「雨墨,当年你师徒二人饱经磨难的时候天玄宗不闻不问,直到听说你们师徒拥有洗髓丹的配方时才肯出面,世态之炎凉让人齿冷,丹景道宗和神木门的意图你也很清楚,他们诬陷你师父杀了人,这件事情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可是为了洗髓丹他们宁可昧着良心,你好好想一想,天王宫是唯一可以成为你的安身立命的好地方,只要你同意,你就是这里的贵客,没有人敢动你一根毫毛。」

萧凤臣说完之后雨墨感到银针停顿了下来,雨墨抹去了冷汗笑道:「是啊,没有人敢动我一根毫毛,我身上的伤都是畜牲弄出来的。」

雨墨痛快了嘴,身上却痛不可当,银针再次肆虐起来,而且更加的猛烈,姓冷的老道士阴森的说道:「禁神针如果没有取下来,每个时辰都要发作一次,想要运功也会自动发作,如果我不高兴了它也会发作,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如果想要你的小命只需要催动禁神针摧毁你的心脉就可以,你自己看着办。」

片刻之后雨墨面色清白,身上破碎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湿透,萧凤臣见到雨墨出气多、进气少的时候制止了姓冷的老道士,这个时候雨墨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想要骂人也有心无力。

萧凤臣问道:「想好没有?」

雨墨微弱的说道:「做梦吧!」

姓冷的老者想要再次催动禁神针的时候,萧凤臣说道:「今天差不多了,以后每个时辰发作一次的时候希望他自己觉悟过来,我们天王宫不能赶尽杀绝,应该给他留个反省的机会。」

雨墨恨得牙痒痒的,萧凤臣这个卑鄙的小人,他如此折磨自己嘴上却说得如此动听,彷佛所有的过错都在自己身上,雨墨索性闭上了眼睛不看他们两个的丑陋嘴脸。

萧凤臣他们离开之后,雨墨不信邪的想要打坐练功,当他刚集中意念想要入定的时候,禁神针在全身再次游动起来,雨墨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在地上翻滚着,刚才萧凤臣在这里的时候雨墨还能顾及到尊严,现在他忍不住了。

雨墨现在的样子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他不断的低声呼唤着:「师父,师父啊…

…我好难过。」

大绝真人几乎把手中的明堂镜捏碎,韩璇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大绝真人得知雨墨被天王宫抓走之后,就带着韩璇来到了锁龙山的附近准备伺机夺回雨墨,雨墨被殴打、被施展禁神针的情况都被大绝真人的明堂镜看得清清楚楚,天王宫严密的防卫措施也看得很清楚,现在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

韩璇的眼睛都红了,呼呼的喘着粗气,大绝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