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1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1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2:5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真人意外的冷静下来说道:「我们先回去。」

韩璇低吼道:「大师兄!」

大绝真人慢慢的说道:「天王宫知道我们师兄弟之间的情分,也知道我们不会眼看着雨墨受苦,雨墨身边有二十几个高手暗中监视就是为了准备对付我们,我们兄弟俩人根本没有办法救人,现在只能静观其变。」

韩璇没有动,他不甘心也不忍心,大绝真人的目光眺望着远方说道:「梦枕在飞升前跪下来求我照顾雨墨,你知道当时我的感受吗?老四,你修道也将近三百年了,应该知道有些事情急不得,和天王宫比起来我们天玄宗只能算是正人君子,他们的卑鄙想法我们根本无法揣测,只有加倍的小心。

你掌门师兄为了顾全大局处处忍让,现在雨墨处于这种状况他同样不好受,可是为了天玄宗他只能忍,而我们也只能这样做,而且这样对雨墨也不是坏事,好男儿就要在艰难中振作起来,走!」

短短的两天时间,雨墨已经被折磨的神色憔悴,夜星般璀璨的双眸也黯然无光,雨墨的倔强脾气在痛苦中越挫愈坚,每个时辰禁神针都要发作一次,雨墨每次都被折磨得疲惫不堪,却依然不肯开口求饶,雨墨现在根本无法练功只好整天躺在床上研究禁神针,雨墨发现禁神针发作的时候专往真元聚集的地方攻击,这应该是个可以利用的弱点。

雨墨的五行之气分别藏在五脏之中,运功的时候五行之气稍稍一动,禁神针就立刻开始蠕动,雨墨尝试了十几次被折磨得死去活来之后才明白这个道理。

目前雨墨最想知道的就是禁神针的属性,天地万物皆在五行之中,禁神针虽然是修炼的法宝也无法逃过这个界限,只要摸清了属性就可以使用相应的五行之气克制毁灭它。

雨墨现在已经即将达到避榖的境界,十天八天不饮不食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影响,以前雨墨因为嘴馋而迟迟不肯断绝食物,自从前天开始天王宫已经不给他提供食物了,雨墨自然不会丢脸的开口索要,正好锻练避榖的能力,当他完全避谷之后就可以自动吸收天地的灵气来补充身体所需要的养分。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没有必要因为他们的错误而惩罚自己,何必让自己受这种无辜的惩罚呢?起码也应该让自己有足够的准备时间,雨墨躺了两天之后终于醒悟过来。

想到这里雨墨爬了起来站在窗前吼道:「明珠,明珠,我饿了,给我弄吃的。」

明珠从厢房里面慢慢走了出来,仰望着雨墨说道:「雨墨道友,掌门人有令……」

雨墨瞪着眼睛吼道:「不就是洗髓丹吗?给我准备炼丹炉还有药材,记住每天好酒好菜的伺候我,要不然一拍两散。」

明珠显然被这个消息刺激了,她张大了嘴看着雨墨,然后化作一道流光冲了出去,就凭这份飞行的速度就让雨墨自愧不如,看来想要逃跑是不可能了,天王宫好像随便出来一个人都比自己厉害。

雨墨没有久等,片刻之后萧凤臣带着几个长老,还有几个托着食盒的嫡系弟子鱼贯来到雨墨的房间,萧凤臣脸上带着和蔼的笑容,雨墨不等他说话急忙举起手说道:「别和我说任何废话,洗髓丹我只炼一颗,药材我没有,吃过饭我会给你们列出单子。」

萧凤臣挥手让弟子们把食盒放下,一个乖巧的弟子迅速的离开取笔墨纸砚了,雨墨连筷子都不用伸手就抓,恶狼般的吃相让众人看得直皱眉,雨墨吃完之后在破烂的衣服上胡乱地擦着油渍说道:「给我准备一套衣服,我要穿真丝的道袍,别的衣服我穿不惯,还有我每天都要洗澡,我喜欢荤素搭配的菜肴,今天的菜太油腻了,晚上我要清淡点的,记住没有?」

萧凤臣满口答应,雨墨打个饱嗝说道:「笔墨伺候。」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

雨墨提笔迅速的写下了十几种药材,这里面半真半假,有几味药材的确是炼制洗髓丹的必备药材,雨墨没有忘记当初曾经当众对冯禹所说的那几样药材,而这几样药材都在雨墨的配方中,其余的那些却是另一种丹药的配方,雨墨知道萧凤臣肯定要多方求证「洗髓丹」配方的真伪,求证的后果包管他满意。

雨墨写完之后说道:「药方就在这里,能不能搞到药材就是你们的事情了。」说到这里伸手把药方盖住问道:「你不会把这个药方流传出去吧?」

萧凤臣面无表情的收起药方问道:「绝对不会,还有别的要求吗?」

雨墨微笑道:「萧大掌门是聪明人,还需要我多说吗?」

萧凤臣点点头离开了,两个时辰之后,雨墨的法宝囊就回来了,里面的东西一样也不差,一件白色的真丝道袍与整套的内衣鞋袜摆在了雨墨床头,一个橡木桶里面也装满了热水,雨墨坐在橡木桶里面慢条斯理的清洗着身体,同时听着外面那两个曾经殴打过自己的天王宫弟子的惨叫声。

这两个弟子是萧凤臣自己的传人,也是萧凤臣的心腹,实际上能够接近雨墨的人都是萧凤臣信得过的人,这两个弟子殴打雨墨也是萧凤臣的指使,雨墨现在选择了与天王宫合作,这两个弟子就被当作了替罪羊。

雨墨惬意的听着皮鞭打在赤裸的皮肉上的「劈啪」响声和那两个弟子的惨叫,雨墨没有提出这个要求,萧凤臣喜欢使用苦肉计就由他好了,雨墨乐得借他人之手报仇,不过如果萧凤臣发现自己欺骗他,雨墨肯定自己会受到更加残酷的报复。

禁神针没有解除,那个叫做冷然的老道士使用法术把禁神针压制住了,雨墨也知趣的没有提出过分的要求,禁神针是天王宫的护身符,只要禁神针还在雨墨身上,雨墨就是笼中鸟,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

接下来的几天雨墨过上了悠闲的神仙日子,虽然无法离开小楼,但是服侍他的天王宫弟子把他当成了活祖宗,被雨墨指使的滴溜转,苦中作乐的雨墨感觉这样的日子也不错。

第五天的时候,满脸喜色的萧凤臣兴冲冲的带着冷然,和另外的两个长老来到了雨墨的卧室,把伺候雨墨的弟子赶了出去,雨墨靠坐在床上斜着眼睛问道:「药材准备齐全了?」

萧凤臣略显尴尬的说道:「还缺几样,这个还魂草、玉石髓还有黑素藕还没有找到,雨墨世侄,当初贵师徒是在哪里寻找到这几样药材的?我这就派人寻找。」

雨墨故意透露出来的这几样药材在法宝囊中都有存货,楚梦枕和雨墨炼制洗髓丹的时候有很多药材都有富余,只要再寻找几样并不罕见的药材就可以炼制第二颗洗髓丹。

萧凤臣求证之后发现雨墨当初的确当众说过这几样药材,当时丹景道宗的冯禹就惊惶的带着雨墨避开了众人的耳目,这样看来配方的确不假。至于雨墨编造的那些药材在世俗中人看来很珍贵,在修道人看来却只能算是一般,这些药材萧凤臣都寻找到了。

雨墨警惕的说道:「这些药材我都有,其它的药材都找到了吗?没有透露给外人吧?」

萧凤臣赔笑说道:「世侄放心,药方绝对没有外传,就连本门中人也不知道,现在只有你我知晓这个配方,只要你不说出去,就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雨墨被他的一口一个「世侄」叫得毛骨悚然,雨墨勉强抑制心中的厌恶说道:「你们的这个炼丹炉不行,需要更好的炼丹炉,最好就是药王神鼎,那样炼丹肯定成功。」

萧凤臣得意的说道:「本座已经借了一个炼丹炉,就算比不上药王神鼎也不会逊色多少,这一点世侄放心,你看什么时候可以开始炼丹?」

雨墨坐起来说道:「明天我要选个合适的地方炼丹,炼制洗髓丹需要整整一年的时间,一定要选个满意的地方。」

雨墨说完之后萧凤臣才真的放心了,他透过丹景道宗的内线打听到了关于洗髓丹的许多秘密,现在看来雨墨没有说假话,唯一有可能的事情就是雨墨有可能把洗髓丹的配方隐藏了某些关键的药材,至少他们师徒到处寻找的药金就没有列在药方里,而萧凤臣检查雨墨的法宝囊的时候发现残存的药金。

雨墨已经把萧凤臣的实力作了最高的估计,雨墨刻意留下了药金这个漏洞就是让萧凤臣自己思量,当初楚梦枕和雨墨为了寻找药金的事情已经传扬出去,稍有脑子的人都会联想到药金就是炼制洗髓丹的重要药材。

第二天雨墨在萧凤臣他们的陪同下在天王宫到处闲逛,萧凤臣对此没有任何疑心,雨墨第一次来到天王宫,许多机密的地方他不知道,而雨墨也没有向那些隐藏机密的地方走,雨墨是根据自己的天生灵觉寻找着火之精气最强烈的地方。

天王宫占据了整个山颠,无数的宫殿按照奇门遁甲的方式排列着,雨墨看似漫无目的实际上集中了全部的灵觉,依靠灵觉来指引自己,终于雨墨在一个简陋的仓库附近停了下来,雨墨都不好意思开口说就选择这里了。

萧凤臣惊讶的看看雨墨说道:「马上就整理这里,明天就可以住进来,不过这里真的合适吗?」

雨墨露出满足的神色说道:「非常好,多简朴的地方,我就喜欢这种环境,越艰苦的环境越有利于炼丹,要不然我和师父怎么会选择地底炼丹?」

雨墨没有急着回去,他悠闲的在萧凤臣的陪伴下到处闲逛着,雨墨暂时没有逃跑的打算,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逃跑只是笑话,而且会打草惊蛇,雨墨现在越来越理智,他答应炼制洗髓丹就是为了争取时间,等待大绝真人的救援和自己实力的提高。

天王宫的办事效率很快,三个时辰之后简陋的仓库已经焕然一新,除了主框架之外其它的全都被更改了,仓库被分成了两个大房间,一间用作炼丹,另一间用来给雨墨休息,最理想的是萧凤臣好像忘记了应该监视雨墨,仓库的附近没有修建其它的建筑物,现在从表面上看雨墨是自由的。

雨墨摆出了准备炼丹的样子,他仔细的检查了萧凤臣准备的炼丹炉,这个炼丹炉比药王神鼎大了足有三倍,这个炼丹炉看起来古色古香,隐隐的能够感到能量的波动,看来是个不错的宝贝,炼丹炉上有一些奇怪的文字,很多修道人都能看得懂这种文字,而孤陋寡闻的雨墨一个字也不认识。

雨墨把那些药材放在了门外挑挑拣拣,经过一天的选择之后才挑选出合适的药材放进了炼丹炉,而到了午夜时分雨墨悄悄把药材取了出来装进法宝囊,开始对着空无一物的炼丹炉进行子卯午酉、辰戌丑未这八个时辰日以继夜的练功。

开始的几天萧凤臣还寻找机会闯进炼丹房突击检查了几次,每次都见到雨墨在专心致志的「炼丹」,这个时候的雨墨颇有几分炼丹专家的气势,明明发现萧凤臣进来也纹丝不动,直到「炼丹」的时辰结束时才不耐烦地把他赶走。

雨墨越是这样猖狂,萧凤臣越是相信雨墨真的是在炼丹,几天后雨墨放心了,他开始握着星幻修《大五行诀》,这个季节再加上地下传来的充沛的火之精气,雨墨找不到比这里更合适的修炼地点了。

雨墨吸取火之精气的速度很快,而星幻自从上次受到重创之后再也无法吸收五行之气,就算雨墨自己也只能微弱的感应到一点儿能量的波动而已,这也是天王宫为何会慷慨的把星幻还给他的原因,暂时除了雨墨之外还没有人知道星幻是上古异宝。

把星幻放进炼丹炉里面修炼怎么样?反正自己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死马就当活马医好了,最大的损失也就是星幻不能复原而已,雨墨做好了心理准备打开炼丹炉把星幻放进去,使用五行之气对着炼丹炉运功。

每次运功完毕雨墨都要小心的打开炼丹炉检查一下,看看星幻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或者有没有什么好现象出现,不过每次都是老样子,既没有给雨墨惊喜也没有让他失望。

两天之后雨墨停止发功的时候,炼丹炉里面传来了熟悉的能量波动,是星幻的气息,雨墨知道自己误打误撞的竟然摸对了门路,星幻复原之时还有谁能欺负自己?承受了巨大屈辱的雨墨现在雄心万丈,似乎马上就可以握着星幻向天王宫的那些畜牲们叫板了。

第五集 第六章 伤身伤心

雨墨每天八个时辰在「炼丹」,这种勤奋的程度就算在楚梦枕的督促下都达不到,现在雨墨已经开始自觉的努力了,天王宫对于雨墨的「敬业」非常满意,每天的伙食标准水涨船高。

雨墨被抓走的时候没有来得及把大五行困仙阵的那套灵旗收回来,现在雨墨身边有一套自己炼制的五行旗,楚梦枕对雨墨炼制的灵旗抨击了多次,雨墨现在明白师父的苦心了,他开始重新祭炼五行旗。

雨墨以前炼制的五行旗法力有限,每一面旗子都只是简单的蕴含了金木水火土这五行中的一支,实际上五行旗博大精深,雨墨以前一直忽略了这么强大的法宝,当他再次祭炼的时候逐步的领悟了其中的奥妙,每一面旗子都应该蕴含金木水火土这五行,然后这五面旗子合在一起才构成正五行阵,当年逆返人界的古仙人遗留的那个正五行阵就是如此。

转眼间雨墨被困在天王宫已经三个月,这三个月里雨墨夜以继日的炼制五行旗,而且雨墨发现正五行阵的应用之法千变万化,楚梦枕也没有完全了解,雨墨发现如果正五行阵运用得当那么它的威力不仅仅是困住敌人,而且可以引发周围五行之气,那样的后果很可怕,雨墨沈浸在修炼中茫然不知外面已经鸡犬不宁。

萧凤臣这些天格外的头疼,天玄宗一直没有丝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