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2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2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3:0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毫的动静,似乎已经放弃了雨墨,丹景道宗上门闹了好几场都被天王宫赶走了,可是自从雨墨被带到天王宫之后,沈寂多年的魔女天欲妖姬,竟然四处联络魔道的高手准备攻打天王宫救回「丈夫」。

没有人知道雨墨和天欲妖姬怎么攀上关系了,而且这件事情也没有任何见证人,萧凤臣多方打探之后确认天欲妖姬是受到了别人的唆使而无理取闹,只是萧凤臣想不明白,堂堂修道数百年的天欲妖姬想要从雨墨身上得到好处,也不必要这么牺牲自己的名声吧?

救回丈夫?这么可笑的借口无论如何也无法令人信服。

天欲妖姬在四百年前崭露头角,刚一出道就强压四方,追逐在她后面的魔道高手数不胜数,天欲妖姬却对每个人都若即若离,不断地从那些追求者身上得到好处,秘不外传的修道心法、珍贵的法宝让天欲妖姬搜罗了许多,当那些头脑发热的追求者醒悟的时候,天欲妖姬已经悄然隐遁,等她在一百五十年前重新现身的时候已经成为高手。

天欲妖姬当年利用了许多人,可是天欲妖姬城府极深,而且手腕高明,当她再次出道的时候,把秘密调教的十几个美貌弟子送给了当年最痴心的那些追求者,声明这是自己对他们的一点点弥补,不仅如此,当年的追求者如果有难,天欲妖姬绝对一马当先前去救援,但是有一点,天欲妖姬从来不与正道为敌,这让她在正魔两道都很吃得开。

当年追求天欲妖姬的不乏法力高强,容貌出众的才俊,可是没有任何人听说天欲妖姬表态准备嫁人,现在天欲妖姬公然宣称雨墨是她的丈夫,不仅萧凤臣不信,就连天欲妖姬当年的追求者都不相信,他们认为天欲妖姬此举大有深意,因此在天欲妖姬的号召下,营救雨墨的大军已经初具规模,大战一触即发。

天王宫强行带走雨墨同时得罪了天玄宗和丹景道宗,他们明知道魔道准备攻打天王宫却装作一无所知,不仅没有派人前来帮忙,甚至连个问候都没有,现在几乎是天王宫独自面对魔道的攻击。

萧凤臣曾经独自离开天王宫数次,这次回来的时候脸色豁然开朗,然后在天王宫的东面划出了一片区域,不许弟子们进入,没有人知道萧凤臣为什么这么做,但是冷然这些长老们还有萧凤臣的心腹们都神采飞扬,显然有什么秘密在隐瞒着其他人。

今夜的天王宫和往日一样依然宁静,丝毫没有危机到来的那种剑拔弩张的气氛,天空的浮云不时的遮掩着明月,让大地忽明忽暗。亥时的时候一个黑影夜鹰般窜入了锁龙山东面的山脚下,黑影行动的速度不快,每次都是恰到好处,都是在巡逻的天王宫弟子转身的瞬间和他们目光的死角穿越,轻松的就来到了山腰。

黑影来到半山腰的时候取出一面铜镜察看了一下,这时浮云慢慢的飘散,柔和的月光照在了黑影的脸上,须发皆白的大绝真人立刻暴露在月光下,大绝真人把明堂镜放入怀中身体,在清风的吹拂下沿着峭壁向山顶轻轻的飘去。

这种飞行法速度很慢,却有不易察觉的巨大优势,几乎没有人能够感应到大绝真人御风飞行时的法力波动,只要潜入了天王宫之内,大绝真人相信就算自己在那里埋伏十天半个月也不会被人发现。

天欲妖姬发动魔道中人要攻打天王宫营救丈夫雨墨,这件事情在正道不亚于引发了地震,现在谁也不敢为雨墨辩解了,大绝真人觉得这里面有出入,不过天欲妖姬没有必要编造这个借口来救人,那么问题就出在雨墨身上,因此大绝真人偷着潜入天王宫打算把雨墨先行救走,这样天欲妖姬就没有借口了,否则正魔两道的大战爆发之后,雨墨浑身是嘴都解释不清楚。

大绝真人使用灵觉察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周围竟然没有人,这可不符合天王宫严密的防守习惯,大绝真人放慢了脚步向前走着,他已经锁定了雨墨的位置,只要小心的穿行过去就可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让人发现自己。

这个时候天王宫怎么可能不在这里安排人手防御呢?从其它地方的防御严密程度来看,天王宫不应该有这种漏洞,难道……

大绝真人刚想到这里,脚下的地面伸出了一双骷髅般的怪手抓向大绝真人的双脚,大绝真人万万想不到地下竟然有埋伏,而且隐藏在地下的人竟然能够把自己的气息完全隐藏起来,这样的高手只有潜伏地底苦修千年的冷月狂魔和骷髅鬼手达到,只有他们才能把自己和大地的气息融为一体。

大绝真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骷髅鬼手的亢龙爪已经锁住了大绝真人的双脚,大绝真人身上金光崩现,金光在夜色中犹如灿烂的骄阳绚丽,骷髅鬼手闷吭一声松开了手,他在楚梦枕天劫之时阴差阳错的被天劫之雷打伤,在大绝真人的全力反击之下立刻旧创复发。

大绝真人挣脱了骷髅鬼手之后头也不回的向前疾冲的时候,冷月狂魔从大绝真人身后的地面中冲天飞起,一道青色光芒迅雷般的打在大绝真人的后背。

大绝真人已经预料到了冷月狂魔肯定要出手,他把护身的金光向后背聚集硬接了这一下袭击,张嘴喷出了一口金色的血液,长啸一声继续向前疾冲,这个时候惊动天王宫才是最明智的办法。

大绝真人在瞬间已经明白了这一切,天王宫和冷月狂魔竟然秘密勾结了起来,怪不得天王宫没有在这里安排弟子巡逻,现在看来出了一些心腹之外大多数的弟子还不知道这个秘密,那么就让他们知道好了,这样自己才能保住性命。

冷月狂魔暗叫可惜,这么好的条件下竟然不能一举杀死大绝真人,冷月狂魔大吼道:「往哪里逃?」

萧凤臣以洗髓丹为条件,开出了另外一项很有诱惑力的合作意见,冷月狂魔没有拒绝的理由,萧凤臣的条件就是冷月狂魔埋伏在这里,他说大绝真人会在近期出现,冷月狂魔的任务就是杀死大绝真人,如果大绝真人不来,萧凤臣的条件也不会改变。

冷月狂魔不怕萧凤臣赖帐,而且杀死大绝真人这个很有威胁的敌人是他求之不得的事情,只是冷月狂魔不是很相信大绝真人会来,今天证明萧凤臣的猜测一点儿不错。

大绝真人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好像都在哪一击中破碎了,全身的真元散乱起来,只要稍稍松懈就要瘫倒在地,金色的血液顺着大绝真人嘴角、鼻孔、眼角和耳朵中留下,现在他已经接近油尽灯枯,只凭这一股顽强的意念向前飞行。

天王宫的弟子已经被惊动,可是天王宫的大殿传来急促的鼓声,那是紧急召集弟子的令鼓,所有的弟子听到鼓声的时候都要立刻赶往那里,这是天王宫铁的规矩,因此天王宫的弟子们虽然见到冷月狂魔和骷髅鬼手在追赶大绝真人,却没有一个人帮忙,而是匆匆的向鼓声响起的方向集合。

大绝真人也很想冲到那里,到了那里之后如果萧凤臣见死不救,天王宫的名声就算彻底完了,可是大绝真人只能向前冲,转弯浪费的时间足够冷月狂魔杀死自己了。

在大绝真人的长啸声响起的时候,雨墨已经被惊动了,他御气飞到了空中就见到一道金光向自己的方向冲来,雨墨对于这道金光太熟悉了,如此耀眼的金光只有大绝真人才能发出来,大绝真人来救自己了。

雨墨毫不犹豫的迎着金光冲了上去喊道:「大师伯,我在这里。」

大绝真人嘶哑着声音用最后的力气喊道:「快躲起来,是冷月狂魔。」

雨墨听到大绝真人说完之后身体已经摇摇欲坠,雨墨义无反顾的冲上去,大绝真人绝望的收回了金光,雨墨有多少家底大绝真人很清楚,自己的护身金光虽然已经涣散,可是撞在雨墨身上之后依然可以让他粉身碎骨。

大绝真人收回金光之后再也坚持不住了,身体向地上摔落,雨墨猛扑上去抱住了大绝真人,骷髅鬼手狞笑道:「大绝,受死吧!」

雨墨左手抱着大绝真人,右手高高举起了唯一的救命法宝星幻,星幻的璀璨银光在夜空中发出梦幻般的色彩,骷髅鬼手弹指发出的光芒打在星幻上之后只把雨墨撞得向后连连退去,最后抱着大绝真人一起摔倒在地,并没有受到实质的伤害。

骷髅鬼手正想要发出厉害的法宝杀死大绝真人和雨墨的时候,冷月狂魔摆手制止了他,他已经看到大绝真人脸色灰败,胸口已经看不到起伏,双眼的光芒都已经散乱,冷月狂魔已经看出大绝真人的一身修为已经废了,他原本还以为大绝真人已经厉害到承受得了自己法宝的全力一击而安然无恙呢,原来大绝真人也不过如此。

现在就不忙着杀死大绝真人了,让已经成为废人的大绝真人活着才是妙招,反正他也活不长了,更何况雨墨正在炼制洗髓丹,冷月狂魔可不想因小失大。

雨墨挣扎着挡在大绝真人的面前,只要自己还活着就得保护大绝真人,可是冷月狂魔无声的对骷髅鬼手说了一句话,他们师兄弟二人同时狂笑着竟然转头飞走,雨墨反倒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片刻之后天王宫的人呼喊着向这里飞来,雨墨急忙带着大绝真人飞到了自己的炼丹房,此刻的大绝真人呼吸已经基本停止,雨墨急忙搭住了大绝真人的脉门,大绝真人的脉搏已经摸不到了。

雨墨飞快的取出一株还魂草放在嘴里嚼烂,撬开大绝真人紧咬的牙关把药汁灌了下去,雨墨有好几株还魂草,炼制洗髓丹只用去了一株,这个时候只能依靠还魂草来为大绝真人延长寿命,如果还魂草服下之后一点儿效果都没有,大绝真人就死定了。

此时萧凤臣带着数十个人闯到了炼丹房,萧凤臣的目光落在大绝真人的身上时露出了一丝狰狞,雨墨抬头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一幕,萧凤臣迅速的换上了一副表情急切地问道:「大绝师兄,你怎么样?大绝师兄!」

雨墨心中打个寒颤,大绝真人被冷月狂魔师兄弟追赶的时候,天王宫的人在干什么?现在萧凤臣带来的人可都是他的心腹,雨墨急中生智立刻趴在大绝真人身上痛哭道:「大师伯啊,您死得好惨啊!您死了我可怎么办啊?大师伯啊!」

萧凤臣听到大绝真人死了,脸上露出放松的表情,可是他想要自己确认一下,萧凤臣迈步来到雨墨身边的时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雨墨抬头吼道:「都滚啊!滚啊!我大师伯死了,你们开心了吧?」

萧凤臣悲痛的说道:「世侄,你要节哀顺便,把大绝师兄的遗体交给本座,本座马上就安排弟子把大绝师兄的遗体送回天玄宗,哎!」

说着就要伸手触摸大绝真人的身体,雨墨恶狠狠的吼道:「我告诉你们都滚,如果你们还想要洗髓丹,就把冷月狂魔和骷髅鬼手的脑袋拿来祭奠我师伯,天玄宗已经不要我师父了,现在他们也不会要我大师伯,就让我大师伯埋葬在这里好了。」说完再次趴在大绝真人身上放声痛哭。

雨墨的眼泪已经憋了许久,师父飞升、自己被天王宫软禁、大绝真人生死不明,现在的雨墨想要哭根本不需要酝酿感情,眼泪随时都可以流下来,不过这哭声并不是很悲哀,只是天王宫的人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没有办法分得清。

雨墨说出让大绝真人埋葬在这里的时候,萧凤臣等人彻底的放心了,看来大绝真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要不然冷月狂魔和骷髅鬼手怎么会放过他呢?自己太多虑了,萧凤臣无限感慨地长叹一声安慰道:「世侄,人死如灯灭,也不要太难过,本座这就布置弟子追杀冷月狂魔,你安心的炼丹。」

不等雨墨回答,萧凤臣就带着众人离开了,雨墨已经充分吸取了上次的教训,雨墨刚刚来到天王宫的时候以为没有人发现自己,可是当雨墨施展六遁之术准备逃亡的时候,萧凤臣和冷然给自己当头一棒。

雨墨在他们离开之后依然抱着大绝真人痛哭不已,当然眼泪已经没有了,只是干打雷不下雨,因为雨墨已经摸到大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绝真人的脉搏,虽然非常微弱,但是这已经证明大绝真人还有救。

雨墨抬着耳朵聆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干哭一边把大绝真人搀扶着坐了起来,当雨墨检查大绝真人身体的时候心都凉透了,大绝真人的后背软绵绵的,脊梁骨都被打断了,而且大绝真人体内空荡荡的,数百年的苦修已经彻底废了。

雨墨想不出来什么法宝能造成这么重的伤害,雨墨曾经认为大绝真人永远也不会失败,更不会受伤,雨墨对大绝真人的信心甚至还在师父之上,毕竟他和师父从来没有光明正大的与敌人战斗过,遇到敌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而现在大绝真人的重伤让雨墨感到很失落。

雨墨翻开法宝囊寻找现在能够救命的药材,可是翻来翻去都找不到合适的药材,雨墨试探着把自己苦修的真元输入到大绝真人体内,雨墨的五行之气极为精纯,这得益于他开始修道的时候就修炼了神奇的《大五行诀》,雨墨开始的时候很小心,生怕引起副作用,当雨墨发现自己的真元输入,大绝真人的脉搏强劲起来后,雨墨放心了。

「雨墨!」

正在专心给大绝真人输送真元的雨墨,听到这个微弱的声音惊讶的垂下头,果然大绝真人的嘴唇在微微翕动,雨墨惊喜的刚要喊出来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干哭声在炼丹房再次响起。

大绝真人艰难的说道:「不要浪……浪费真元,大……大师伯……不行了。」

雨墨忍着眼泪摇摇头,雨墨知道真元对于修道人意味着什么,真元是修道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