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3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3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3:09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的命根子,真元每增加一点儿就意味着不断的艰苦修炼,雨墨在这短短的片刻输送的真元已经失去了一年的功力。

大绝真人伸手想要摸向自己的法宝囊,可是他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就连动一根手指都没有办法,大绝真人勉强露出微笑说道:「你是个好孩子,梦枕比我有眼光。」说到这里的时候大绝真人的眼角泛起了泪光。

雨墨抿着嘴看着大绝真人,他不明白大绝真人为什么这样说,在雨墨看来不是师父有眼光收了自己这个徒弟,而是自己有福气找到了一个好师父,大绝真人说错了。

大绝真人用眼光示意自己的法宝囊说道:「打开我的法宝囊,那里面有我带来的一件法宝,那是你师父的东西,前几天我才从你二师伯那里要出来,本来打算让你增加几分保命的本事,现在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

雨墨听到师父的东西之后立刻打开了大绝真人的法宝囊,法宝囊里面有很多的法宝,当初雨墨从天都峰顺手牵羊拿来的那九柄神木飞剑也在里面。雨墨按照大绝真人的指示取出了七彩梭,大绝真人忍了半天终于咳出一口血,雨墨立刻配合的接连咳嗽几声来掩饰。

大绝真人说道:「天玄宗的入门口诀很简单,只要掌握了基本的心法你就可以使用七彩梭,然后你就立刻离开这里,以后会有人传授你具体修炼的方法,法宝囊里面的东西都送给你了,这是大师伯给你的见面礼。」

雨墨瞪大了眼睛看着大绝真人,大绝真人闭上眼睛说道:「不要劝我,我自己的情况自己知道,就算能够医治日后也是一个废人,难道你忍心我这样屈辱的活着吗?那是对我最大的侮辱,大绝一辈子英雄,就算死也不会窝囊的死在床上。」

雨墨小心翼翼的说道:「大师伯,我会医治好您,不要多想,不论多么艰难我都会医治好您。」

大绝真人微微的摇摇头,这样简单的轻微动作已经让他艰苦万分,大绝真人喘息几下说道:「离开之后你不要见任何人,现在你谁也不要相信,今天我对你说的一切都要藏在心里,除非日后你见到道苑,就算见到你四师叔也不能说,要不然就是害了他。」

雨墨莫明其妙的看着大绝真人,大绝真人本来就微弱的声音再次压低一些说道:「天王宫和冷月狂魔已经连手,我这次来救你落入了陷阱,他们的目的就是杀死我,这里面有阴谋,而且是很大的阴谋,这个阴谋已经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

雨墨的眼睛闪过凶光,这是雨墨第一次生出了杀机,以前雨墨恨一个人的时候最多也就想着日后痛打他一顿,可是他没有想过杀人,现在雨墨的杀机已经被大绝真人的重伤激发了。

雨墨盯着大绝真人的眼睛问道:「大师伯,来救我的事情您告诉过谁?」

大绝真人避开目光,雨墨毫不留情的说道:「一定是你最相信的人,不是二师伯,不是四师叔,是不是您的徒弟?要不然您刚才不会说我师父收了好徒弟,您被自己的徒弟出卖了。」

大绝真人「哇」的再次喷出一口金色的血液。

第五集 第七章 再闯大祸

大绝喷出鲜血之后脉搏再次微弱起来,雨墨急忙增加了真元的传送,大绝真人叹息一声说道:「雨墨,不要再浪费真元,你修炼的不容易,不要为了我这个废人而白白牺牲,眼前你最重要的是离开这个虎狼之地。」

雨墨没有回答,大绝真人厉声斥责道:「大丈夫要识时务,现……现在……天王宫肯定担心阴谋暴露,你的处境很危险,只有你一个人知道我受伤的真相,和保守秘密比起来洗髓丹就没有那么重要了,我担心他们会杀人灭口,至少也要把你囚禁起来,听我……我说七彩梭的操纵口诀……」

天玄宗的修炼方法需要循序渐进,如果雨墨想要真正应用七彩梭需要漫长的时间重新祭炼,可是现在时间紧迫,大绝真人只把应用的方法告诉了雨墨,雨墨按照天玄宗的心法尝试着运用了一下,七彩梭立刻发出了绚丽的光芒,雨墨急忙停了下来。

大绝真人责备的看着雨墨,想要质问他为什么不立刻离开的时候,雨墨把自己炼制的五行旗取了出来,雨墨把五面旗子按照方位插在地上之后解开自己的发髻,左手掐诀绕着旗子禹步行走,右手不断的画出一道道古怪的符咒,这是雨墨第一次把阵法和符咒同时应用。

雨墨越走越快,那五面旗子之上灵气氤氲,大绝真人惊讶的睁大了眼睛,大绝真人看得出来这不是防守的法阵,而是使用那五面旗子来引发地火,雨墨到底想要做什么?

很快大绝真人就明白了,在那五面旗子完全笼罩在灵雾之中的时候,大地轻轻的颤动起来,雨墨嘴角带着冷笑越走越疾,最后雨墨双手同时划出了一个复杂的符咒,大地的颤动变成了剧烈的震荡。

在远处监视雨墨的天王宫弟子发觉到了这里的异常情况,当他们冲进炼丹房的时候,正好看到雨墨抱着大绝真人,随后七彩霞光笼罩了他们两个,天王宫的弟子几乎同时发出法宝和飞剑,想要阻拦雨墨。

雨墨冷笑说道:「告诉萧凤臣,地底的火山已经被我引发,这是我对他的一点儿小小心意,从此以后我和天王宫没完没了。」同时雨墨悄悄的伸手从胸口部位拔出了一根银色的针,精通医术的雨墨早就摸清了禁神针的底细,完全可以在体内炼化它,可是雨墨要留着打算日后用来报复天王宫的人。

说完之后雨墨驾驭七彩梭冲出了炼丹房,七彩光芒冲天而起,向着西方疾飞,天王宫的弟子们呼喊着穷追不舍,就在他们也飞起的时候,大地轰然震动一下,火红色的岩浆在那五面旗子的引导下冲开地表,带着灼热的气浪直冲天际,在火山喷发的一剎那,强烈的震动让附近的建筑同时倒塌,雨墨的那五面旗子也在焚天烈焰中化作飞灰。

今天当值的长老带着值日的弟子们,迅速的赶到这里施展法宝想要压制火山的喷发,但是他们的法宝刚刚把岩浆压制的向下收缩的时候,地底传来一声愤怒的咆哮,然后火山以更猛烈的气势冲破法宝的压制,那个长老惊恐的喊道:「火山之下有怪物。」

长老的声音刚落,地底的咆哮声再次响起,地面向下收缩一下之后「砰」的一声,火红色的岩浆以排山倒海的气势冲开了地表的压制,天王宫的人现在全部都惊动了,正在大殿之中商议如何隐瞒大绝真人死在天王宫的萧凤臣,第一时间就飞了出来,但是他出来的时候灾难已经发生,无法挽回了。

萧凤臣当机立断的命令道:「马上收拾本门的典籍和法宝,火精要出世了。」

别人不清楚天王宫下面的情况,作为本代的掌门人,萧凤臣从历代掌门人口口相传中知道当初天王宫为何建筑在锁龙山,三千多年前天王宫的开山祖师唐铁樵发现锁龙山实际上是一座活火山,在火山之中隐藏着一只修炼千年的火精,当火精出世的时候将带来无法想象的天灾。

悲天悯人的唐铁樵义无反顾的把天王宫修建在锁龙山,并按照阵法修建了天王宫的建筑,而阵眼就是雨墨选择炼丹的那间仓库,唐铁樵成功的压制了火精,并叮嘱下代天王宫掌门人不要泄露这个秘密,以免让敌人利用这个秘密摧毁天王宫。

那天雨墨选了半天最终选择仓库的时候,萧凤臣认为雨墨绝对不会知道这个秘密,而且雨墨的法力不值一提,也没有什么法宝不可能惹出什么麻烦,因此痛快的答应了雨墨的要求,可是他不知道雨墨神奇的天生灵觉,也不知道雨墨修炼的《大五行诀》如此博大精深,竟然透过五行阵引爆了火山。

雨墨驾驭着七彩梭,头也不回的冲出了百里之后停了下来,此刻远远的可以看见锁龙山已经笼罩在火海之中,一道岩浆带着浓重的火山灰和烈焰几乎贯通了天地,天王宫的人正驾驭着法宝和飞剑在火山边缘盘旋飞舞,想要伺机取回来不及带走的法宝,现在他们没有精力追杀肇事者。

雨墨疯狂的大笑起来,天王宫欺辱自己的仇恨回报了一点儿,长期压抑之下终于出口怨气,让雨墨感到了歇斯底里的快乐。

大绝真人黯然的看着雨墨,这个孩子承受了太多的委屈,如果不能正确的引导他,难保他不会走上歪路,梦枕留下了一个大麻烦啊!大绝真人轻轻的咳嗽几下说道:「雨墨,走吧,到前面选个荒山野岭把我放下来自生自灭。」

雨墨沈下脸问道:「为什么?死都不怕还怕活着吗?就算我在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想过死,大师伯,就算没有了法力又能如何?从来没有修道的人短短百年就要生老病死,他们怕了吗?我看他们活得更快乐。」

大绝真人尴尬的避开目光,说道:「那起码也要离这里远一些,当阶下囚更惨。」

雨墨猛然惊醒,自己依仗七彩梭才能带着大绝真人逃脱,七彩梭的真正使用方法自己根本没有掌握,遇到厉害一点儿的依然要束手就擒,雨墨辨别了一下方向之后向着大雪山飞去,僵尸门原来的洞府蕴含着冷热风暴,现在赵小儿肯定不会继续留在那里,雨墨打算在那里按照《大五行诀》的心法重新炼制七彩梭。

黑风洞的冷热风暴依然按照子午两个时辰交替喷发,雨墨带着大绝真人来到这里的时候,赵小儿果然带着僵尸门的弟子离开了这里,雨墨在黑风洞的附近寻找了一个小山洞,暂时他要和大绝真人在这里安家落户了。

大绝真人对于《大五行诀》一无所知,而雨墨对于天玄宗的修炼心法也完全不瞭解,当初楚梦枕非常严格的遵守了道苑的规定,没有透露丝毫的天玄宗修炼心法给雨墨,现在雨墨只能自己摸索如何重新炼制七彩梭。

雨墨炼制七彩梭的闲暇时间就用来捉摸如何治疗大绝真人,这段时间大绝真人的病情没有继续恶化,雨墨为大绝真人仔细的检查过,情况比雨墨预料的还要严重,大绝真人五脏六腑都被打伤了,脊背的骨头几乎全部粉碎,这样沉重的伤势换在任何人身上都要丧命,而大绝真人却挺了下来。

雨墨知道大绝真人每时每刻都在承受剧痛的折磨,雨墨静坐了两天之后想出了一个复杂的治疗方法,可是那需要许多珍稀的药材,其中就包括北海恶鲛的内丹,北海恶鲛的实力雨墨一清二楚,悬空岛的苦竹子就是被北海恶鲛所伤,现在的雨墨根本没有这个实力对付它。

一连两个月雨墨都在炼制七彩梭,大绝真人观察到雨墨的炼制心法比天玄宗要高明许多,难怪楚梦枕短短的修炼几年就达到了飞升的程度,七彩梭经过雨墨炼制后光芒开始内敛,而且大小随心,从此以后七彩梭就再也不属于天玄宗,而属于雨墨了。

在第三个月的时候,雨墨进入了关键时刻,这七天雨墨不眠不休的全神贯注炼制七彩梭,大绝真人懒洋洋的靠在山坡上晒太阳的时候,远方的天际紫色光芒一闪向着这里飞来,大绝真人的眼睛瞇了起来,他已经认出了来人。

紫色光芒落在大绝真人面前的时候,魔尊厉归真现出了身形,厉归真见到大绝真人的时候含笑施礼说道:「看到大绝道友安好,厉归真心中欢喜。」

大绝真人冷笑说道:「魔尊是来消遣老道士了,瞎子都可以看出老道士已经是废人。」

厉归真诚恳的说道:「江东男儿多才俊,卷土重来未可知,大绝道友留下了性命,这就是东山再起的本钱,听说雨墨是不可多得的医道圣手,想必会找出医治的方法。」

大绝真人想要再次反驳的时候,山洞之中雨墨轻啸一声驾驭着七彩梭飞了出来,现在的七彩梭已经发出淡淡的金光,原来的七彩光芒已经完全消失了。

不要说大绝真人,就连厉归真都勃然色变,雨墨自己不知道法宝发出的光芒代表的级别,大绝真人和厉归真都是年老成精的老前辈,在法宝的光芒之中金色、紫色与银色都是极品法宝才能发出的光芒,七彩梭以前七彩缤纷,看起来非常好看,但是在真正的内行人看来七彩梭还算不上真正的极品,现在七彩梭经过雨墨的炼制后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雨墨见到厉归真的时候收起了七彩梭施礼说道:「前辈好。」

大绝真人疑惑的「嗯?」了一声问道:「雨墨,你认识魔尊?」

雨墨眨眨眼睛反问道:「魔尊?这个名字很嚣张,前辈,我听说你是魔道中人。」

在九烈山的时候雨墨曾经问过楚梦枕,楚梦枕说厉归真是一个惹不起的大魔头,并没有详细说明,以至于雨墨连厉归真的名字都不知道。

大绝真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雨墨竟然认识厉归真,并不知道他的来历,厉归真想要干什么?他蓄意接近雨墨有什么目的?

厉归真微笑说道:「九州岛群魔、唯我独尊,我就是当代魔道的尊主厉归真。」

雨墨的目光看向大绝真人,大绝真人点点头承认了厉归真的话,雨墨以前见过两次厉归真,第一次是在九烈山,第二次就是在大夏山,那个时候厉归真与赵小儿他们站在一起,雨墨搞不清楚厉归真是敌是友。

雨墨摇摇头说道:「唯我独尊这话有点儿玄,我看冷月狂魔就不服你。」

厉归真为之气结,雨墨说话太阴损了,这简直就是当面戳自己的疮疤,大绝真人忍不住露出了笑容,雨墨说话的时候向来没有分寸,厉归真心中肯定郁闷之极,没有比这更好笑的事情,大绝真人发现自己越来越欣赏雨墨了。

厉归真干咳一声避开这个话题说道:「大绝道友有什么打算?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