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4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4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3:14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天王宫到处宣传说大绝道友为了营救雨墨而引发了火山,摧毁了天王宫数千年的基业,而且放出了被天王宫镇压数千年的火精,火精所到之处千里良田化为焦土,许多人都传言说大绝道友的实力直追冷月狂魔,行事的风格也毫不逊色。」

大绝真人用鼻子哼了一声算是回答,既不是否认也不是承认,厉归真摸不清底细,转头对雨墨说道:「你老婆天欲妖姬为了救你而发动了三山五岳的魔头,现在天王宫他们已经把你划到了我们魔道这一行列,天王宫、神木门和丹景道宗已经公开声明你就是新一代的魔头,何去何从你不会分不清楚吧?」

雨墨目瞪口呆的看着厉归真,天欲妖姬发动三山五岳的魔头救自己,而且是以自己老婆的身份,天欲妖姬还要不要脸?就算她不要脸也不能这样坑自己啊!雨墨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雨墨这辈子还没有这么尴尬过。

大绝真人早就想问这个问题,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大绝真人轻描淡写的问道:「雨墨,什么时候成婚了?大师伯怎么没有喝上喜酒?」

雨墨面红耳赤的说道:「大师伯,此事说来话长,呃!三言两语的也说不清楚,天欲妖姬自作多情,和我没有关系,我很无辜。对了,天王宫的火山是我引发的,天王宫这么说不是想要诬陷您吗?我去和他们算帐。」

厉归真和大绝真人异口同声的驳斥道:「就凭你?」

雨墨恼羞成怒,他们两个人一正一邪,什么时候竟然如此默契了?雨墨气势强硬的吼道:「我怎么了?你们两个凭什么瞧不起我?我现在只是缺合适的法宝或者飞剑而已,要不然谁敢欺负我?」

厉归真看到了机会,他立刻说道:「法宝不是问题,魔宫之中有许多威力强大的法宝,只要你愿意可以随便挑选。」

厉归真刚才听得清清楚楚,雨墨亲口说天王宫的火山是他引发的,那次赵小儿的洞府被毁也是雨墨干的,雨墨手中肯定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法宝,不过这种法宝没有攻击的能力,所以雨墨才这样被动,厉归真拉拢雨墨的念头更强烈了,这样的人才不加入魔道简直就是极大的浪费。

厉归真千里迢迢的寻找到雨墨就是为了拉拢他,雨墨对于厉归真来说太重要,只要雨墨肯同意归顺魔道,厉归真绝对会不惜代价,法宝和飞剑只是身外之物,厉归真从来都不是小气的人。

雨墨摇头说道:「没兴趣,你那里的法宝如果真的威力强大,你为什么不用来对付冷月狂魔?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我还明白,冷月狂魔的实力那么强大,你如果心中没有顾忌才怪,恐怕你现在还没有对付他的实力才这样容忍。」

大绝真人放声大笑,笑声牵动了伤势,马上就剧烈的咳嗽起来,雨墨急忙把真元传给大绝真人,同时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前辈请回吧,我还没有沦落到要寄人篱下。」

厉归真愤怒的忘记了自己的来意,厉归真想不到楚梦枕师徒竟然都这么倔强,当初拉拢楚梦枕失败,现在拉拢雨墨依然无法成功,而且被雨墨当面抢白了一顿,厉归真自认失败的点头说道:「好,厉某倒要看看你有多硬气。」

说完之后连招呼都不打转头就走,紫色光芒瞬间冲入青冥消失不见了,大绝真人瞟着厉归真消失的方向说道:「魔尊亲自上门拉拢你,这个面子可不小,你不后悔?」

雨墨撇嘴说道:「魔尊有什么了不起,而且我有什么好拉拢的?他肯定也是为了洗髓丹,这种说一套做一套的人我最讨厌。」

大绝真人点点头打开法宝囊,取出了那九柄神木飞剑交给雨墨说道:「拿去吧,这原本就是你的东西,我看飞剑的材质不错,暂时使用还可以,足可以支撑到你自己能够炼制飞剑的时候。」

雨墨现在最缺的就是飞剑,这九柄神木飞剑虽然比不上寒霜匕首,但和大多数的飞剑比起来已经很出色了,神木门的弟子们使用的神木飞剑绝大多数都无法和这九柄飞剑相比,林庭秀曾经屡次到天玄宗索要,按照道苑的意思早就还给了林庭秀,大绝真人坚持不还,后来为了防止道苑私自做主,大绝真人索性把这九柄飞剑放在了自己的法宝囊。

雨墨喜滋滋的接过飞剑说道:「当初这九柄飞剑组成了一座九宫法阵,威力还不错,只是他们太蠢,不明白这九柄飞剑可以演变成九宫剑阵,不对,这九柄飞剑可以按照天地人组成三才剑阵,那样威力更大,唔!九子母连环剑也不错。」

《大五行诀》之中的阵法包罗万象,雨墨现在逐渐的开始领悟其中的奥秘,这九柄飞剑同本同源,让雨墨看到了无限的组合可能,也让雨墨看到了反抗的希望,以前雨墨向来只有挨打之功,没有还手之力,这次终于可以扭转局势了。

雨墨没有更换藏身的地方,大绝真人也没有劝说他,他们两个都知道厉归真这次虽然被雨墨激怒了,可是厉归真还不至于作出通风报信的苟且事情,如果厉归真想要对付雨墨直接下手就可以,没必要使用别的手段。

雨墨把九柄神木飞剑炼制之后,带着大绝真人来到了大夏山把大五行困仙阵的那十面灵旗取了回来,开始四处寻找药材,雨墨对于逃避别人的注意很有心得,他每次都是在深夜赶路,再加上雨墨对于各种药材了如指掌,他需要什么药材的时候都是直扑而去,药材到手之后立即远扬,不给任何人追捕的机会。

雨墨上次把大绝真人气吐血之后,再也不敢提及他被弟子出卖的事情,为了安全起见雨墨对于天玄宗也不再提及,大绝真人也不提起任何事情,雨墨经常在练功结束的时候发现大绝真人眺望着远方发呆,目光中有伤心、有绝望、有失落、还有不甘……

天王宫把火山爆发的帐算在了大绝真人身上,天玄宗也没有怀疑,大绝真人对于雨墨爱屋及乌的事情谁都看得出来,为了营救雨墨大绝真人很有可能在愤怒之下做出这种事情,而且也只有大绝真人有这个实力。

道苑这段时间头发白了许多,天玄宗内部已经即将分崩离析,旁支弟子们把矛头都指向了道苑四师兄弟,先是楚梦枕结交魔道中人被逐出师门,楚梦枕飞升之后大绝真人紧随其后毁了天王宫苦心经营数千年的基业,导致天王宫上千个弟子无家可归,更可怕的是火精出世了,大绝真人闯的祸太大了。

韩璇几次提出下山寻找大绝真人都被道苑阻止了,道苑现在每天必须召见韩璇三次,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道苑这是担心韩璇也步楚梦枕和大绝真人的后尘,才采取了这种严防死守的下策,道苑每次召见韩璇的时候总是愁眉苦脸,韩璇也终日陪着道苑长吁短叹,除了叹息他们师兄弟两个也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韩璇最相信天王宫的基业被毁是大师兄干的,韩璇和大绝真人都知道雨墨被天王宫的人折磨,也理解大师兄的心情,可是大师兄不应该丢下自己,这种事情应该带上自己,起码也可以有个照应,现在大师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让道苑和韩璇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

第五集 第八章 北海恶鲛

一年之后的深秋,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传了出来,大绝真人还活着。

发出这个消息的是一个散仙,当初他曾经陪伴陆芳华追赶雨墨讨回药王神鼎,大绝真人在大夏山与冷月狂魔大战的情景他看得清清楚楚,他经过三星泉的时候看到了大绝真人和雨墨。

当时大绝真人躺在温泉之中,雨墨正在给大绝真人洗澡,这个散仙恐惧大绝真人的实力,因此没有走得太近,但是他发誓自己绝对没有看错,那两个人绝对是大绝真人和雨墨,这个消息当时让天王宫与天玄宗都震惊了。

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天王宫和天玄宗的人同时派出高手在三星泉开始了拉网式搜索,但是他们赶到的时候雨墨已经带着大绝真人离开了,雨墨养成了行踪不定的习惯,只要发现人的踪影,雨墨就迅速离开,这也是为什么一年来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们的原因。

此刻的雨墨已经带着大绝真人来到了北海,这一年来雨墨带着瘫痪的大绝真人几乎踏遍了天涯海角,拥有了神木飞剑的雨墨再也不是以前那个饱受欺凌的弱小少年,现在他拥有了反抗的能力,虽然无法对付高手,雨墨也不想和人打交道,对付一般的怪兽已经绰绰有余。

现在雨墨已经把大部分的药材都准备齐了,雨墨有信心治好大绝真人的伤势,不过还需要北海恶鲛的内丹,这是治疗大绝真人的主药,雨墨相信在七彩梭的保护下就算杀不了北海恶鲛也不会反受其害。

大绝真人的伤势不能再拖延了,这一年来雨墨用尽了各种方法,大绝真人脊背的肌肉依然日复一日的萎缩,再拖下去大绝真人就真的成为废人了。

深秋的北海狂风怒号,雨墨已经多次来到这里,北海恶鲛藏身在北海的深处,雨墨在一个僻静的山坳布下了大五行困仙阵,把大绝真人放在阵中央想要离开的时候,大绝真人说道:「雨墨,不要……」

雨墨打断大绝真人的话说道:「不要再白费力了,对不对?大师伯,这话您说了一年,您没说烦我都听烦了。」

大绝真人沈下脸问道:「你是不是厌烦我这个废物了?」

雨墨举起双手求饶道:「大师伯,求求您不要再说这种话,让我听了特别难过,只要杀死北海恶鲛得到内丹,您就照样可以活蹦乱跳,比我还健康,好啦,安心的等待我的好消息,我估计这次需要几天的时间,您自己好好保重。」

这一年来雨墨带着大绝真人到处寻找药材,还从来没有和大绝真人分开过,这次对付北海恶鲛的时候雨墨不能带着大绝真人了,留在这里才最安全,在大五行困仙阵的保护下大绝真人应该不会有危险。

大绝真人不耐烦的说道:「还嫌我烦,你的废话比我还多,既然你想去就快去快回,遇到危机的时候就尽快回来。」

雨墨点点头驾驭七彩梭向北海的深处飞去,《异物志》上记载北海恶鲛生活在北海的中央,楚梦枕在十几年前曾经深入北海,想要杀死北海恶鲛取回天玄宗遗落的一件法宝,可惜无功而返,今天雨墨将要继承师父的步伐再次挑战北海恶鲛。

就在雨墨飞走之后,远处飞来的一道彩光,彩光收敛之后天欲妖姬显露了出来,天欲妖姬在大五行困仙阵的方位寻觅了片刻发出了一道雷火,雷火撞在大五行困仙阵之上,立刻引起了一阵霹雳之声。

天欲妖姬娇媚的咋咋舌,喃喃自语道:「死小鬼,竟然防范得这么严密,我倒想看看大绝真人究竟怎么了?」

天欲妖姬正打算施展法宝强行打开大五行困仙阵的时候,身后有人冷冷的说道:「你跟踪雨墨已经很久了,累不累?」

天欲妖姬慢慢的转过身以免引起身后那人的误会,当天欲妖姬转过身的时候发现何寂寞阴沉着脸看着自己,天欲妖姬向后退了一步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何前辈。」

何寂寞被天欲妖姬的这句前辈弄迷糊了,何寂寞按照辈分来说与天欲妖姬是同辈,天欲妖姬什么时候降了一辈?

何寂寞板着脸问道:「你追踪雨墨到底想干什么?」

天欲妖姬脸上红了一下反问道:「何前辈追踪我丈夫又为了什么?」

何寂寞早就知道天欲妖姬大张旗鼓的想要营救雨墨的事情,可是天欲妖姬当面说出来的时候何寂寞还是吃了一惊,天欲妖姬举起左手说道:「这个指环就是雨墨给我的聘礼,这是大五行门的信物,何前辈这回明白了吗?」

何寂寞苍白的脸色瞬间青了起来,他不相信雨墨会给天欲妖姬下聘礼,楚梦枕绝对不会同意,雨墨也没有这个胆子,不过也不好说,何寂寞想起第二次见到雨墨的时候,雨墨正死皮赖脸的追求陆芳华,难道雨墨真的和天欲妖姬勾搭在一起了?很有这个可能,天欲妖姬当年招风引蝶,现在想要勾引涉世未深的雨墨简直太轻松了。

何寂寞的脸色缓和下来问道:「我发现无论雨墨走到哪里,你都可以追上他,你使用的是什么方法?」

天欲妖姬本来不想回答,可是天欲妖姬知道何寂寞与雨墨关系匪浅,要不然天欲妖姬也不会一见面就自己主动降了一辈,天欲妖姬抚摸着指环说道:「前辈可曾听说千里香?」

何寂寞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天欲妖姬解释道:「两年前雨墨从悬空岛回来的时候受了重伤,我救了他之后他就决定娶我为妻,当时为了方便寻找他,我就在他身上下了千里香,前辈不会介意吧?」

何寂寞狞笑道:「不会。」

天欲妖姬觉察到何寂寞的笑容不对劲,她警惕的一伸手,左手出现了一个银白色的手套,手套似乎是银色的丝线编织而成,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耀眼的银白色光芒,手套五指的指尖处探出三寸长的锋利尖刺,这是天欲妖姬多年前得到的一件法宝,寻常的飞剑被她抓住之后就有去无回了。

何寂寞弹指发出了一道冥火冷笑说道:「还想反抗?」

天欲妖姬伸手抓住了冥火轻轻的碾碎,身上的彩衣发出了五彩斑斓的光芒厉声质问道:「何寂寞,你这是什么意思?我看在雨墨的面子上尊重你是前辈,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九幽冥火在我看来也就一般。」

何寂寞也不答言,双手一搓发出了紫黑色的烈焰,烈焰之中夹杂着无数细微的黑色颗粒,黑色颗粒遇到空气就开始爆炸,天欲妖姬色变道:「阴雷!」

何寂寞在去年帮助楚梦枕飞升的时候,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