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6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6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3:2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恶鲛体内的丹毒和胃液让雨墨的衣服已经开始腐烂,雨墨的脸上也出现了缕缕黑气,丹毒已经侵入了他体内。

雨墨忍着剧痛喊道:「这个畜牲已经完蛋了,你们两个加油。」然后驾驭着七彩梭向自己来时的方向飞窜。

北海恶鲛千辛万苦修炼的内丹被夺,这比要了它的命还严重,北海恶鲛落回大海飞快的向雨墨逃走的方向追赶,七彩梭在水下速度比不上北海恶鲛,但是雨墨回到空中之后速度何止快了一倍,七彩梭的淡金色光芒很快就把北海恶鲛抛在了后面。

兰无极和水静轩同时说道:「追!」

他们两个在后面追赶着北海恶鲛不断的攻击,兰无极的奇怪法宝和水静轩的癸水神雷不断的落在北海恶鲛身上,北海恶鲛已经顾不上反抗,它破开水浪穷追不舍,北海恶鲛所到之处海中的精怪纷纷躲避这个海中霸主。

雨墨修道的时间总共也不到十年,根本没有能力抵抗丹毒的入侵,当雨墨远远的看到海岸的时候,黑气已经蔓延到全身,七彩梭也摇摇晃晃的似乎随时要掉下来,雨墨随手抓出一把药草塞进嘴里,这种药草有很大的毒性,雨墨来到北海之前已经作了最坏的打算,雨墨采来这些药材就打算以毒攻毒,这可以暂时的遏制丹毒,今天如此顺利的取得内丹已经让雨墨非常满足了,中了丹毒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药草下肚之后雨墨的脸上黑气消散了一下,可是黑气之中隐隐的透露着一丝绿光,雨墨咬紧牙关拼命地向前飞着,到了大五行困仙阵就好办了,那里有提前预备好的药材,只要从内丹之中取出一点点与其它的药材配置在一起就可以化解丹毒。

北海恶鲛失去了内丹之后完全不顾及身后的水静轩和兰无极,只要能够夺回内丹哪怕这具躯体不要也没有关系,有了内丹就依然可以横行大海,日后有机会可以抢夺别的精怪的躯体就可以附体重生。

水静轩和兰无极拼命的攻击着,北海恶鲛的半截身躯都被打烂了,却依然没有丧命的迹象,生命力之顽强让人咋舌,当北海恶鲛的头部冲到海滩的时候速度慢了下来,兰无极冲到了北海恶鲛的前面抬出了一面令旗,双手接连划出了几个符咒,海滩之上突然平地涌起了几根巨大的石柱,其中一根石柱正好贯穿了北海恶鲛的咽喉。把它高高的悬挂了起来。

北海恶鲛依然挣扎不休,这次水静轩和兰无极放心了,如果北海恶鲛选择逃入大海,水静轩他们两个依然没有办法对付它,但是到了地面就不一样了,只要有土地的地方,兰无极就可以发挥威力了。

水静轩和兰无极对着苟延残喘的北海恶鲛开始痛打落水狗,横行北海多年,让无数修道人头疼不已的北海恶鲛变成了他们两个的活靶子,很快就再也不动弹了。

水静轩嘘了一口气说道:「兰道友,没想到你竟然能够立此奇功,如果没有你的地灵旗还是无法迅速杀死这个畜牲,兰陵老人听到这个消息肯定非常欣慰。」

兰无极苦笑说道:「水道友别往我脸上贴金了,你我都清楚实际上是那个神木门的道友重创了北海恶鲛并夺走内丹我们才能成功,而且他还救了我一命,这份人情欠大了,可是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样的一个高手呢?我和神木门的人交情不错,按理说他没有不认识我的道理。」

水静轩皱眉说道:「你说他是不是神木门别院的人呢?林庭秀在天都峰创办了神木门别院之后和丹景道宗的人搅在了一起,我向来不愿意理会他们,他们迟早要把散仙们的风气带坏。」

水静轩说到神木门别院的时候,兰无极瞪大了眼睛说道:「神木门别院?刚才那个道友是不是使用九柄神木飞剑?」

水静轩一字一顿的说道:「你是说他就是偷走神木门飞剑的雨墨?」

兰无极在大腿上用力拍了一下说道:「从他的年纪还有容貌,以及他对你我的态度来看,除了雨墨还能是谁?他使用的那九柄神木飞剑,肯定就是神木门丢失的那九柄,绝对不会错。」

水静轩长叹一声说道:「前几年我和楚梦枕在这里偶然相遇,当时约定日后互相拜访,没想到楚梦枕短短数年就飞升灵空仙界,今天与他的弟子并肩作战却不认识,遗憾啊!楚梦枕肯定没有把我们结交的事情告诉他,要不然今天雨墨又怎么会不搭理我们?」

兰无极试探着问道:「雨墨道友刚才进入了一个山坳之后就不见了,我估计他肯定在那里布下法阵隐藏了起来,要不要当面和他说清楚?」

水静轩迟疑着说道:「他对你我的误会好像很深,而且两年前我的一个师侄随着陆芳华追讨药王神鼎的时候使用癸水神雷打伤了雨墨,现在我们主动结交很容易让人误会,以后找到合适的机会再说吧。」

兰无极心痒难耐的游说道:「雨墨行踪不定,想找他太难了,听说他和大绝真人在一起,我们正好拜访一下这个老前辈,我爷爷对大绝真人非常钦佩,你想想,大绝真人和冷月狂魔的实力不相上下,能够认识这样的老前辈面子上也光彩,好啦,去看看。」

雨墨正在使用自己调制的药膏涂抹全身,雨墨所中的丹毒比当初苦竹子要严重得多,但是雨墨中毒的时间短,而且北海恶鲛的内丹在雨墨手中,雨墨用一根银针小心的刺破内丹挤出了几滴丹液与药材勾兑在一起,开始进行外敷,同时嚼着内服的草药,雨墨相信很快自己就可以康复,然后就可以着手医治大绝真人了。

雨墨使用黑乎乎的药膏把自己涂抹得如同小鬼一样,正在得意和大绝真人吹嘘自己如何神勇善战的时候,水静轩和兰无极摸索着向大五行困仙阵走来,雨墨冷笑道:「我早知道散仙里面没什么好东西,刚才我还救了其中一个家伙的命,现在他们就想要抢夺内丹了。」

大绝真人淡淡的说道:「散仙们的声誉比正道还要好,你不要太武断,对你没有好处,你和你师父结下了太多的仇家,却没有几个朋友,日后你要学会相信别人,尝试着交几个朋友。」

雨墨摇头说道:「大师伯,您还是没什么经验,照我看他们两个鬼鬼祟祟的肯定不是好东西,也说不定他们已经认出了我,打算把我抓起来送给天王宫讨赏,他妈的。」

大绝真人不悦的「嗯」了一声问道:「你说什么?」

雨墨立刻不言语了,雨墨从小到大没有遇到几个真正对他好的人,雨墨恩怨分明,就连骗走他药材的张掌柜他都不记恨||雨墨无法忘记他们夫妻当初曾经照顾过自己的恩情,大绝真人为了救自己而生不如死,这份恩情让雨墨没有办法报答,自然不敢忤逆大绝真人。

兰无极记得雨墨消失在这个山坳中,他和水静轩两人为了表示对大绝真人的尊重,在山坳的入口就停止了飞行,徒步走了过来,他们两个进入山坳的时候发现里面空荡荡的,一点儿法阵的气息都没有,难道雨墨已经离开了?

兰无极和水静轩有些失望的向里面走去,当他们即将来到大五行困仙阵的时候,脸上和手臂都涂抹得黑乎乎的雨墨凭空出现在他们面前,兰无极和水静轩反倒吓了一跳,他们还没有见识过这么神奇的法阵,竟然可以隐藏的天衣无缝,如果雨墨不肯主动露面,只怕他们两个就要撞上去,而且雨墨的这副打扮也太吓人了。

雨墨皮笑肉不笑的问道:「两位道友有何贵干?」

大绝真人叮嘱雨墨要对水静轩和兰无极以礼相待,无奈雨墨已经先入为主,认定了他们两个不安好心,因此决定阳奉阴违,雨墨认为自己都无法从大五行困仙阵里面听到外面的人说些什么,那么大绝真人肯定也不行,赶走了他们两个之后随便编造一个借口应付大绝真人就可以了。

兰无极施礼说道:「雨墨道友,请恕我们冒昧。」

兰无极说到这里的时候雨墨更加认定了自己的看法,原来他们真的认出了自己,说不定马上就要突然下手攻击自己,这种笑里藏刀的把戏他绝对不会上当,雨墨不动声色的向后退了半步说道:「眼力不错啊,竟然认出了我是谁,说吧,有什么打算?」

兰无极尴尬的笑道:「我们久闻大绝真人的名字,想要厚颜拜访他老人家,同时希望和雨墨道友交个朋友。」

雨墨冷冷的说道:「交朋友就不必了,我大师伯也不想见外人,你们回去吧。」

兰无极和水静轩想不到雨墨如此不通情理,雨墨已经把话说到了这种程度,再说下去就没有意思了,就在他们两个想要离开的时候,雨墨突然竖起了耳朵,然后飞快的返回到大五行困仙阵当中。

雨墨刚才隐约的好像听到了大绝真人的咳嗽声,虽然不能确定真假,雨墨还是不敢耽搁急忙返了回去,雨墨进来的时候发现大绝真人依然在安静的躺在那里,雨墨放下心说道:「大师伯,我问清楚了,他们两个是想问我内丹卖不卖,您说多好笑……呃!您看我的眼神怎么这样奇怪?」

大绝真人叹息一声说道:「我活了几百年,虽然没有什么本事,可是看人看得多了,现在我看到别人嘴唇动的时候就可以读出来他们说什么,唉!」

雨墨的脸上火辣辣的难受,读唇语不是什么法术,只要细心,任何人都可以做到,雨墨想不到大绝真人如此细心,看穿了自己捣鬼的真相,雨墨狼狈的说道:「刚才有可能我听错了,我这就把他们请进来,您别生气,我这就去。」

雨墨再次离开大五行困仙阵的时候,兰无极和水静轩已经破空飞去,雨墨恨恨的长叹一声追了上去,雨墨现在明白什么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了,刚才如果客气一些,何必现在追上去丢人现眼呢?

兰无极和水静轩飞行的速度不快,他们两个边飞行边低声谈论,他们听到后面传来法宝破空飞行的声音向后看的时候,就见到七彩梭向自己追来,兰无极和水静轩同时停了下来。

雨墨追到他们面前,收起了七彩梭尴尬的搓着双手说道:「这个……这个两位道友,这么急着走干什么,嘿嘿……大家能够在如此偏僻的北海相遇就是有缘分,你们明白吧?」

兰无极和水静轩同时大摇其头,雨墨前倨后恭态度变化得如此之快,任何人都猜得出来雨墨改主意了,不过没有确认之前不能再丢人了,他们等待雨墨开口邀请,雨墨干笑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大师伯听说我和你们一起并肩战斗之后,很想见你们一面。」

兰无极立刻回答道:「如果雨墨道友有什么为难的地方,那我们就不打扰了,山不转水转,救命之恩兰无极不敢言谢,日后必有回报。」

兰无极性子很平和,他感激雨墨的救命之恩,同时也想拜访一下闻名已久的大绝真人,实际上没有任何其它的企图,可是雨墨推三阻四而且态度冰冷,现在大绝真人发话了,雨墨立刻如此虚伪的前来邀请,这个人也太势利眼了,就算依仗大绝真人撑腰也不必狗眼看人低啊,兰无极动了火气。

雨墨摆手说道:「小事情,只要你们见到我大师伯的时候不要乱说话就算报答我了。」

兰无极还打算拒绝的时候,水静轩说道:「也好。」

雨墨不等兰无极同意就说道:「请和我来,这边请。」

兰无极和水静轩交换了一个鄙视的眼神,雨墨攀上了大绝真人之后肯定是低三下四的百般巴结,这样的人就算主动和他们结交他们也不会接受,人品太差了。

雨墨来到大五行困仙阵之前扬手把灵旗收了起来,兰无极和水静轩虽然鄙视雨墨,但是面对大绝真人的时候没有丝毫的不恭敬,他们在大五行困仙阵收起来的时候同时躬身行礼说道:「晚辈拜见大绝前辈。」

大绝真人有气无力的说道:「不……不用……咳咳……这么多礼,咳咳……」

兰无极和水静轩惊讶的抬头看去,就见到脸色灰败的大绝真人正躺在地上,身上散发着浓郁的药味,雨墨正在轻轻的抚摸大绝真人胸口为他止咳。

兰无极无法相信眼前这个半死不活的老道士,就是大名鼎鼎的大绝真人,而且大绝真人目光散乱,显然已经是个废人,水静轩张口结舌看着大绝真人,难以置信的问道:「你就是大绝真人?」

大绝真人苦笑道:「难道还……咳……有另外一个大绝吗?咳咳……」

雨墨轻声责备道:「大师伯,您少说两句话,他们说您听就可以了,有什么话我替您说。」

兰无极对雨墨深深的鞠躬说道:「雨墨道友,对不起。」

雨墨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明白兰无极这是什么意思,水静轩说道:「刚才我们以为你在大绝前辈撑腰下瞧不起我们,现在我们明白了,你能够如此尊重现在的大绝前辈,我们自愧不如。」

雨墨龇牙一笑说道:「你们懂什么?我这叫买好,日后我大师伯身体康复的时候岂不是要对我更好?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

兰无极和水静轩的眼角都湿润了,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大绝真人已经是废人一个,虽然听说雨墨是医道高手,可是雨墨就算能治好大绝真人的伤却无法挽回大绝真人失去的功力,雨墨这样说就是为了让大绝真人安心。

大绝真人再次咳嗽两声说道:「两位小友一定是来自悬空岛,两位回到悬空岛的时候替我向兰陵老人传句话,大乱将生,避世不是良策。」

兰无极躬身行礼说道:「晚辈一定转达家祖,前辈请放心,晚辈有个不情之请,不知当不当说?」

大绝真人摇头说道:「不用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我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