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8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68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3:35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还是小事,不知道七彩梭能否抵挡化骨魔焰,如果抵挡不住就完蛋了,星幻只能保护自己却排斥其它人,到时候大绝真人怎么办?

雨墨驾驭七彩梭向后退,同时放弃了几柄已经受损的神木飞剑,集中全力把完好的三柄神木飞剑夺了回来,其它的神木飞剑失去了雨墨的控制之后被董枭的化骨魔焰围住一搅变成了点点碎屑,然后焚烧起来。

董枭狂喜,雨墨的飞剑根本无法抵御化骨魔焰,至于他防身的金光肯定是当年的那件法宝,当年那件法宝发出的是银光,现在却升级为金光,真是好东西啊,到时候按照法临的法子故技重施,使用化骨魔焰把他们强行带走就可以,而且不能交给赵小儿,冷月狂魔肯定对自己的礼物很满意,那个时候自己就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董枭用手一指,化骨魔焰化作绿色的旋风向雨墨席卷而去,雨墨情急之下指挥着巨网向董枭罩去,董枭轻轻的躲开,这种速度的攻击简直就是笑话,真亏得雨墨好意思使用,董枭见到雨墨已经黔驴技穷,他放心指挥着化骨魔焰开始攻击。

雨墨的速度比化骨魔焰稍稍快上一点儿,想要逃走并不困难,雨墨不舍得把辛辛苦苦编制了十几天的巨网丢下,可是现在董枭穷追不舍,雨墨没有办法把巨网收入七彩梭,因此雨墨在天空绕着圈子乱跑,董枭在后面火冒三丈的急追。

董枭想不到雨墨的法宝飞行速度这么快,明明只要加把劲就可以使用化骨魔焰攻击,可惜总是差那么一点点的距离,而董枭发出的白骨叉打在七彩梭上根本没有任何效果,董枭如同馋而闻到了腥味却无法到口,焦急的乱吼乱叫。

雨墨现在安心了,原来董枭的实力不过如此,化骨魔焰虽然厉害,但追不上自己,那还有什么好怕的?雨墨驾驭着七彩梭想要引诱董枭离开海边,然后雨墨就可以取回自己的巨网了,但是雨墨刚刚向远处飞去,董枭已经反应过来,他飞身向下想要抢走巨网。

董枭现在已经明白雨墨迟迟不肯离开就是舍不得这个巨网,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雨墨既然这么看重这个巨网,肯定有什么原因,董枭终于找到了雨墨的弱点。

董枭向巨网扑去的时候,雨墨在情急之下驾驭七彩梭对着董枭后背冲去,董枭一直在留意着雨墨的动向,当雨墨冲过来的时候,化骨魔焰暴涨把七彩梭卷在中间。

雨墨惊惶的驾驭七彩梭想要逃走,这个时候的董枭已经兴奋的眼睛都发光了,煮熟的鸭子岂容他飞走,董枭把化骨魔焰全部释放了出来,碧绿色的火焰把七彩梭完全包裹在中央,然后董枭伸手向巨网抓去,巨网到手之后董枭就要使用化骨魔焰带走雨墨和大绝真人向冷月狂魔请功。

董枭的手刚刚接触到巨网的时候,东方飞来了一道迅疾的青光,青光清澈而亮丽,带着耀眼的光芒迅速的来到了他们的上空,然后一道土黄色的光华带着风雷之声劈了下来,同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喝道:「悬空岛兰陵在此,无为鼠辈还不快滚!」

那道土黄色的光芒擦着董枭的身边落在了地上,光芒所到之处地动山摇,漫天的尘土消散之后露出了一柄巨大的斧子,斧子上布满了符咒,锋利的斧刃寒光四射,杀气凛然,董枭被斧子的光芒震出了十几丈远,他收回了化骨魔焰护住自己颤声说道:「捍岳斧!兰陵老人!」

那个苍老的声音大喝道:「我已经五百年不开杀戒,今天算你运气,滚!」同时青光向下落了下来。

兰陵老人的这句大喝让董枭的耳鼓都流血了,董枭连连点头说道:「多谢前辈,多谢前辈……」董枭一边说一边向后倒着飞,说到第五遍「多谢前辈」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了一个绿影。

那道青光慢慢的收了起来,一个身穿土黄色道袍的老者和兰无极现出了身形,那名老者正是威震海外的散仙领袖兰陵老人,兰陵老人对着七彩梭朗声说道:「大绝道友,兰陵闻名已久,何不现身一见?」

雨墨收回了七彩梭,抱着大绝真人说道:「多谢前辈救命之恩,雨墨有礼了。」

兰陵老人锐目如电,他的目光落在雨墨身上之后让雨墨感觉自己完全被他看穿了,雨墨有些不自在起来,兰陵老人颔首说道:「好俊秀的孩子,很好。」

大绝真人客气的说道:「大绝也久仰前辈的威名,可惜缘悭一面,今日相见大绝实在惶恐。」

兰陵老人双眼之中精光爆闪,大绝真人的双眸之中一道金光稍纵即逝,可惜雨墨没有看到,兰陵老人立刻明白了,但是大绝这样做有些过分,兰陵老人责备道:「久闻大绝是个人物,为何还要如此难为一个孩子?」

大绝真人又恢复了半死不活的样子说道:「我也不愿意拖累雨墨,但是这份孝心你能拒绝吗?」

雨墨听到兰陵老人责备大绝真人的时候露出了愠怒的神色,可是兰陵老人不怒自威,让雨墨不敢胡言乱语,只好在心里生闷气。

第六集 第一章 仁义无双

兰陵老人欣赏的目光再次落在雨墨身上,雨墨却对他的目光很难接受,大绝真人没有受伤之您阅读的.小说来自ωωω,UМDtxt.còm前的目光同样凌厉,甚至有些咄咄逼人,兰陵老人的目光却彷佛能够看穿一个人,雨墨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马上就觉得这样很丢人,于是又向前踏了一步。

兰陵老人露出淡淡的笑容说道:「雨墨,把大绝道友交给我,我带你们回悬空岛。」

雨墨看向大绝真人,大绝真人点头说道:「兰陵前辈盛情邀请,却之不恭。」

兰陵老人不悦的说道:「你我平辈论交,哪里来的前辈之说?太不洒脱。」

散仙之中这种不顾辈分差别平辈论交的人大有人在,兰陵老人也受了这种不良风气的影响,大绝真人威名虽盛,实际的年纪也不超过五百岁,而兰陵老人已经修道将近两千年,按照年纪算起来,大绝真人的祖师爷和兰陵老人平辈论交才算合理。

雨墨对于兰陵老人根本就不了解,认为兰陵老人和大绝真人平辈论交的确没什么可奇怪的,兰无极却满脸苦笑,这下子自己的辈分降得太多了。兰陵老人修道千年之后有了儿子兰海田,兰海田在三百年前有了儿子兰无极,如果兰无极脸皮够厚的话,他和大绝真人平辈论交都没有什么稀奇,现在一下子降了两辈,这在雨墨面前怎么抬头啊?

大绝真人哈哈笑道:「兰陵大哥教训的有理,雨墨,收拾东西咱们串门去。」

兰陵老人收回了捍岳斧,顺手把雨墨编制的巨网也拿到了手中赞叹道:「好一件法宝,孩子,你暂时没有能力把它收缩自如,老夫卖弄了。」

兰陵老人双手发出土黄色光芒把巨网笼罩在中央,雨墨感应到强烈的土之精气,不由得好奇的看着兰陵老人。雨墨见过了修炼木系法术的神木门,专攻水系的仙水宫,从素心那里听说过离火宫,今天见到兰陵老人的捍岳斧和他现在使用的法术都发出精纯的土之精气,雨墨心中开始思索起来。

巨网在兰陵老人的手中不断的收缩着,最后化作了一件精巧的兜网,可以轻松的握在手中,兰陵老人松口气把网交给雨墨,大绝真人说道:「如此异宝没有好名字就亵渎它了,干脆把它命名鲛绡罗。」

雨墨不能说是胸无点墨,不过他的知识都在医学方面,其它方面雨墨从来没有涉猎过,如果让他给巨网取名字最多也就是五行网,或者大五行网,稍微文雅一点的名字雨墨根本想不出来,鲛绡网的典故雨墨虽然不知道,不过这个名字听起来很不错,雨墨自然没有异议。

兰陵老人抱着大绝真人一跺脚,那道亮丽的青光从兰陵老人脚下涌出,把众人笼罩在中央风驰电掣的向悬空岛飞去。

雨墨二次来到悬空岛已经时隔两年多,这两年多来雨墨经历了很多,也成熟了许多,依然没有改变的是他的赤子之心。

兰陵老人飞行速度绝快,雨墨感到眼前的景物都模糊了,很快秀丽无伦的悬空岛出现在他面前,兰陵老人来到悬空岛之后放缓了速度,向最高的那座山峰飞去,那就是兰陵老人居住的岱越峰。

兰陵老人的青光降落到岱越峰的时候,三十几个兰陵老人的门人弟子们正在恭候兰陵老人的大驾,兰陵老人已经数百年没有离开悬空岛,这次如果不是兰无极说出了大绝真人和雨墨的情况,兰陵老人绝对不会出山,大绝真人和雨墨的面子不可谓不大。

兰陵老人和蔼的对众人点点头说道:「大家进去说话。」

兰陵老人居住的宫殿气势恢宏,悬空岛居住的散仙们过着清闲的岁月,而且几乎没有什么争斗,他们在这秀丽的海外仙山过着不亚于神仙的逍遥生活,因此每个门派都精心的修建自己的居所,或富丽堂皇、或典雅古朴、或精巧别致,生怕没有特色让别人见笑。

兰无极来到了一个儒雅的中年道人和中年美妇的身边,愁眉苦脸的轻声诉说着什么,中年美妇淡淡微笑着不置可否,中年道人却摆摆手不让他说下去,兰无极的声音虽然小,却绝对无法瞒过兰陵老人的耳朵,中年道人知道兰无极这样说就是故意让兰陵老人听到,这是变相的诉苦。

兰陵老人抱着大绝真人走进宽敞的岱神殿的时候,一个执事的弟子已经乖巧的在兰陵老人的座位旁摆上了一张舒适的躺椅,兰陵老人把大绝真人轻轻的放在躺椅上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一摆手,制止兰无极乱讲话的中年道人与五个年纪差不多的中年道人分列两排坐在下首,中年美妇站在了中年道人的身边,兰无极站在了兰陵老人的身后,雨墨则站在了大绝真人的躺椅之后,其它的人则站在这些中年道人的下首。

兰陵老人端起茶杯说道:「海岳,你和诸位师弟过来拜见大绝世叔,我对大绝真人神交已久,正魔两道还从没出过如此洒脱超卓的人物,今日能够登上我们悬空岛是你们的福气。」

被称作海岳的中年道人,与其它的五人同时站了起来对大绝真人施礼说道:「见过大绝世叔。」

大绝真人靠坐在躺椅上微笑说道:「诸位道友不必客气。」

兰陵老人介绍道:「这位是我大弟子周海岳,这个是犬子兰海田,他排行第二,这是三弟子薛海潮,四弟子江海波,五弟子刘海平,六弟子陈海若。」

在外人看来这六个中年道人向须发皆白的大绝真人行礼没有什么不妥,实际上兰陵老人的这五个弟子和儿子兰海田的年纪都远在大绝真人之上,他们在悬空岛地位超然,许多门派的掌门人都是他们的兄弟之交,现在却要向大绝真人行晚辈之礼,心中的郁闷可想而知。

雨墨的眼睛滴溜乱转着,雨墨在这里感到了强烈的土之精气,而且是从法宝上发出来的,看来这个门派应该以修炼五行中的土系为主,他们和神木门与仙水宫这些门派有什么联系呢?

雨墨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大绝真人叫道:「雨墨,快来拜见各位道长。」

大绝真人和兰陵老人现在是兄弟之交,雨墨的身份立刻水涨船高,变成了周海若他们的小兄弟,雨墨抬眼看看大绝真人,又看看沉默不语的周海若他们,终于来到兰陵老人面前躬身说道:「见过兰陵前辈。」说完之后对周海若他们躬身说道:「见过周前辈,见过兰前辈……」

雨墨的记性极佳,兰陵老人介绍过一遍之后雨墨就记住了这六个人的名字,而且雨墨看得出来这些中年道士的辈分很高,就连那些站着的下代弟子们的年纪都远远比自己大得多,这个辈分上的便宜不能占。

雨墨自己主动降了一辈之后果然周海岳他们脸上放松了许多,楚梦枕飞升灵空仙界的事情早就传遍了四海,雨墨作为楚梦枕惟一的传人也算有身份,但是和周海岳他们还是无法相提并论,雨墨这样知趣立刻博得了众人的好感,兰无极立刻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可不想称呼雨墨一声小世叔,那样太丢脸。

兰陵老人哈哈笑道:「也好,以后就各论各叫,没有必要计较什么辈分,海岳,安排弟子准备酒宴,今天我们要欢迎大绝道友光临悬空岛。」然后挥手让众人退去。

周海岳带着众师弟和弟子们向外走去,雨墨犹豫了一下也走了出去,兰陵老人和大绝真人应该有事情私下谈,这个时候自己在场并不合适。

众人推出大殿之后执事的弟子关上了大殿的铜门,兰无极笑容可掬的说道:「雨墨道友,我带你游览一下岱越峰,今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雨墨心中颇有感触,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人这么真诚的对待自己,自己当时只是顺手救下了兰无极,兰无极却如此兴师动众的请来了兰陵老人,大绝真人也很尊重兰陵老人,看来这个门派应该值得信任,从此以后岱越峰真的可以算是自己的一个家了。

雨墨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他默默的随着兰无极在岱越峰游览着,兰无极口才极佳,再加上对雨墨的印象非常好,他引经据典的不断介绍悬空岛的许多秘闻和岱越峰的各个景点的来历,雨墨逐渐被这里的一草一木吸引住了。

雨墨对于散仙没有什么了解,上次来到悬空岛的时候陆芳华对他不理不睬,王顺和萧雅他们与雨墨见面的时候不多,彼此之间也谈不上深厚的交情,自然不会介绍这么多的隐秘。

兰无极见到爷爷和大绝真人关系如此融洽,并且让父亲和师叔伯们执弟子礼,这可是从没有过的礼遇,这表明兰陵老人非常看重大绝真人,雨墨自然就不是外人了,至于雨墨的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