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0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0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3:4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宗与五行弟子们高手尽出与神界开始了争战,天方大陆的其它修真者也有许多人参加了五行天尊的阵营。

当时灵空仙界想要极力化解纠纷却无济于事,封神之战引发了一场浩劫,当时天崩地裂,桑田变成沧海,沧海化为坦途,天方大陆的修真者在五行天尊的带领下击溃了神界,神人溃逃之后五行天尊带领追随者离开了这个星辰,从此不知下落。

大五行宗的人都随五行天尊离开了,我们三宫两门的高手也都尽数追随五行天尊而去,剩下的门人都是老弱残兵,在封神之战结束之后灵空仙界再也没有仙人下来,而且天方大陆的修真者飞升的时候都要遭遇天劫,导致修真者人人自危。过了许多年之后其它的修道门派见到大五行宗的人迟迟没有任何消息,他们开始争名夺利,并逐渐分为正魔两道,原本就实力大大受损的三宫两门受到了许多攻击,最后被迫退出天方大陆来到了悬空岛。」

大绝真人的双目之中精光闪动,现在他也开始逐渐明白了一些事情,原来雨墨的《大五行诀》竟然隐藏了这么多的秘密,那个逆回人界的古仙人现在看来应该是来自神界,而封天法阵应该是封神之战结束之后才有的,而且很有可能是五行天尊带领门人设下的禁制,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雨墨现在明白为什么散仙从来不介入正魔两道的纷争,原来事情的起因是在这里,在散仙看来正魔两道都是曾经的敌人,而且正魔两道的划分好像也没有什么根据,大家都是修道人,而且在雨墨看来许多的正道中人并不比魔道中人光明磊落。

兰陵老人忽然问道:「大绝,你怎么看封天法阵?」

大绝真人瞇着眼睛说道:「好东西。」

说完之后和兰陵老人哈哈大笑起来,雨墨不满的说道:「大师伯,古仙人说封天法阵断绝灵根,说不定是指封天法阵隔绝了金木水火土这五颗星辰的力量,让其他的修道人没有办法迅速修炼,绝对是这样。」

大绝真人避开这个话题说道:「你师父飞入天界之门的时候对何寂寞说封天法阵有问题,让你把《大五行诀》修炼到顶点才可以飞升,何寂寞还没有机会遇到你,不过这句话我听到了,现在转达给你。」

雨墨听到大绝真人提到师父的时候神情黯然下来,转眼就是一年多了,不知道师父在灵空仙界过得怎么样?不知道有没有想起自己?雨墨的目光变得恍惚起来,璀璨的双眸蒙上了雾一般的色彩。

大绝真人暗暗摇头,雨墨凭着这双眼睛就不知要迷惑多少的少女,这双眼睛清澈而充满梦幻的气息,让人看了之后就不忍心转移目光,如果雨墨误入歧途肯定要变成一个祸害。

兰海田疑惑的问道:「父亲,为何大绝世叔说封天法阵是好东西?我也和雨墨一样没有明白。」

兰陵老人叹息说道:「如果没有封天法阵,哪有我们今天的风光?神界和仙界以及大五行宗将依然死死的压制其它的门派,从这个角度考虑实际上封天法阵才造就了我们。」

雨墨也轻轻的叹息一声,封天法阵对别人来说是好事,可是对于雨墨就事关重大了,如果没有封天法阵的阻隔,说不定可以吸取星辰之力,师父说过星幻当年就是感应到星辰之力才发生异变,那么自己应该也可以感应到,封天法阵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兰无极见到众人一个个除了叹息就是沉默,他忍不住问道:「大绝前辈,前几天您让我转达家祖说大乱将生,这是什么意思?说来让我们听听可以吗?」

大绝真人沉吟说道:「此事说来话长,而且有很多都是我的猜测,贸然说出来不妥,嗯!静观其变过段时间就可以看出端倪。」

雨墨气乎乎的说道:「有什么不能说的?就连我都看得出来天王宫和冷月狂魔联手了,要不然他们怎么可能准确的伏击您,而且天王宫还收买了其它门派的人。」

雨墨顾及到大绝真人的感受没有说出大绝真人的徒弟被人收买的事情,因此只是含混的说了一嘴,以免让大绝真人伤心,但是这样已经足以让兰陵老人他们震惊了。

兰陵老人皱眉说道:「他们好大的胆子,照这样看来天王宫肯定有恃无恐,这件事情的确可虑,难道正魔两道要连手了?」

雨墨煽风点火说道:「那还用说?就是这么回事儿,天王宫和冷月狂魔连手,神木门与丹景道宗合作,他们要不惹出大麻烦才怪,说不定还有别的门派也参与了进去。」

周海岳说道:「师尊,神木门的门主软弱导致林庭秀的神木门别院坐大,此事不能小窥,悬空岛的宁静或许就会毁在林庭秀手上,而且他们诬陷雨墨的事情也不能就此了结,一定要讨个公道。」

周海岳一直没有出师,他们师兄弟几乎就是赖在了兰陵老人门下,如果他们肯离开岱越峰肯定都是独当一面的高手,可是他们宁可留在这里经常接受兰陵老人的教诲,这里已经是他们永远的家,不过悬空岛没有人敢忽视他们,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前往各个门派都要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

兰海田也说道:「林庭秀前往天都峰创办神木门别院违反了悬空岛的规则,神木门要将他们召集回来,强迫逐出师门,您发出夙愿令的时候正好解决这个问题。」

兰陵老人的六个弟子之中兰海田是他的儿子,他在这种场合可以发表言论,除此之外只有日后将继承兰陵老人衣钵的大弟子周海岳可以随意发表看法,其它的弟子们向来沉默寡言,唯他们两个师兄弟马首是瞻。

雨墨听到这个提议最兴奋,林庭秀终于要倒霉了,哈哈,这叫恶有恶报,雨墨现在很有扬眉吐气的感觉,兰无极偷偷的对雨墨眨眨眼睛表示庆祝,他修道已经三百年,可是在岱越峰上他只是净土门的第二代弟子,从小在长辈的呵护下长大,论其人情世故远远不如雨墨成熟,很多时候还很顽皮。

大绝真人心知肚明,周海岳和兰海田这次可给足了雨墨的面子,他们两个的提议分明就是想要逼迫神木门清理门户,这在悬空岛无异于引发一场地震,两年前雨墨灰头土脸的被人追杀,现在摇身一变成了兰陵老人的贵客,恐怕外人永远也想不明白这中间的奥妙。

大绝真人看得出来兰陵老人有些话想要对他的弟子们说,当着大绝真人和雨墨的面绝对无法说出口,当年三宫两门都是大五行宗的下属,现在《大五行诀》重新现世,三宫两门将何去何从将是一个重大的抉择,这种私下的密弹绝对无法在别人面前展开。

大绝真人懒洋洋的说道:「雨墨,我有些累了。」

雨墨立刻站起来说道:「诸位前辈,我要护送大师伯休息了,明天我就打算为大师伯疗伤,我需要一些辅助材料。」

六弟子陈海若说道:「全部交给我就可以,岱越峰的琐碎事情都是由我来处理。」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雨墨把自己需要的材料讲述了一遍,在兰海田父子的带领下抱着大绝真人来到了客房,雨墨早就打算为大绝真人疗伤,如果不是因为编制鲛绡网耽误时间,恐怕雨墨已经成功了。

来到客房之后大绝真人严肃的压低声音问道:「雨墨,大师伯问你一句话,你必须想好再回答,你究竟有没有想过统领这三宫两门?」

雨墨愣了一下正要回答的时候停顿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大师伯,您是不是因为刚才兰陵前辈说三宫两门以前是大五行宗的下属才这样问我?您还不知道我吗?我自己是什么材料自己清楚,再说我也不是大五行宗的弟子,我师父创办的是大五行门,我是大五行门的第二代掌门人,和那个大五行宗不一样,也没有那个闲心招惹麻烦。」

大绝真人也觉得雨墨不应该有这样的想法,雨墨性格跳脱,而且行事无所顾忌,根本就不具备掌权者的风范也没有那份欲望,大绝真人放下心说道:「我也这样认为,可是兰陵老人他们肯定要有顾虑,这件事情最好说清楚,以免引起误会,兰陵老人看起来随和,实际上内心骄傲,这样的人可以成为好朋友,绝对不会屈居人下,这从他修道两千年却不肯飞升就可以看出来。」

雨墨惊讶的问道:「大师伯,兰陵前辈也有飞升的实力?」

大绝真人忍不住笑道:「你这个傻孩子,不要说兰陵老人,他的六个弟子之中有三个已经具备了飞升的实力,你大师伯我法力废了,眼光可没有废,嘿!想不到岱越峰藏龙卧虎啊。」

雨墨听到大绝真人提起岱越峰的时候说道:「大师伯,我也看出来了,兰陵前辈他们明明是净土门的人,可是他们很多时候都称呼以自己居住的地方来称呼,却根本不提净土门,看来他们的确是不敢屈居人下,因为他们觉得净土门是当年的小门派,说出来感觉丢人。」

大绝真人还真没有想到这点,他只是从兰陵老人的身上看出来那种不甘臣服的气息,没想到雨墨竟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大绝真人点头说道:「有道理,不过既然你没有那分野心就没有必要在意了,兰陵老人是个值得交往的朋友,这就足矣。」

雨墨伸个懒腰说道:「我只想轻松的修炼然后等待飞升灵空仙界,到时候我和您一起去见我师父,那就足矣。」

大绝真人见到雨墨模仿自己的语气,不但没有生气反倒哈哈大笑,雨墨和衣躺在床上说道:「大师伯,早些休息吧,明天我开始给您治疗,要对我有信心,今天一定要养精蓄锐。」

第二天一大早,陈海若就亲自带着两个弟子把雨墨需要的材料送来了,雨墨见到这些材料都是精挑细选之后的精品,这大大超出了雨墨的预期,雨墨满意的收下之后告诉他们自己要开始治疗,不希望有人打扰,陈海若含笑答应之后竟然亲自在门外守候。

雨墨这下放心了,他让大绝真人裸背俯卧在床榻上,大绝真人后背深深的凹陷下去,周围的肌肉已经开始萎缩,雨墨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药材放在炉鼎之中煮沸,然后拿出了北海恶鲛的内丹,挤出其中的汁液涂抹在大绝真人的后背。

北海恶鲛内丹的汁液涂在后背之后,大绝真人感到早已麻木的皮肤开始火辣辣的刺痛起来,雨墨说道:「北海恶鲛的内丹药效奇高,可以透过皮肤把药力渗透入体内,开始的时候您会感到火热,当您感到热劲消退、后背冰冷的时候,我就要开始下一步的工作了。」

大绝真人惬意的说道:「这种火热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雨墨,如果你服用内丹会不会有什么效果?比如增加功力什么的?」

雨墨急忙说道:「哪会有这种效果?那都是骗人的说法,北海恶鲛的内丹就是用来疗伤用的,没有其它用处,您不要说话,静静的等待药力行开。」

雨墨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纯正的精元输送到大绝真人体内,帮助内丹加速运行,大绝真人原本对于自己的伤势已经不抱有希望了,冷月狂魔的全力一击几乎把大绝真人的肉体击溃,如果不是雨墨坚持说能够治疗,大绝真人早就放弃了。

内丹在后背造成的火辣辣的感觉逐渐的消退,大绝真人开始感到后背凉飕飕的,而且后背传来的冰冷寒意似乎正在向骨骼之中入侵,冷热交替之下大绝真人不由自主的打个寒颤,大绝真人正要提醒雨墨的时候,雨墨已经端起了药鼎把煮好的药汁倒入小碗吹冷,喂大绝真人喝了下去。

大绝真人喝下药汁之后五脏六腑几乎要沸腾了,强力的药汁似乎是燃烧的火焰,这种内冷外热的感觉实在无法说出口,简直就是天下最难以忍受的酷刑,大绝真人咬牙笑道:「好过瘾,雨墨,你的方法够霸道。」

雨墨沉声说道:「狠病吃苦药,重病下猛药,您的伤势太严重,不如此不能奏效。」

说完之后雨墨的双手按在了大绝真人凹陷的后背上,左手发出的真元在大绝真人体内游走,右手发出的真元吸住破碎的骨头开始向外拉,大绝真人的冷汗立刻流了下来||原来「酷刑」才刚刚开始。

第六集 第三章 八拜结交

雨墨开始治疗大绝真人的消息很快就在岱越峰传开,包括兰陵老人在内都希望亲眼看到雨墨是如何治疗已经瘫痪的大绝真人,但是看到把守在门口的陈海若之后人们失望了,雨墨叮嘱不要让人打扰他,众人只能焦急等待了。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雨墨和大绝真人依然没有出来,兰陵老人叮嘱弟子给雨墨和大绝真人预备好参茶,等待他们出来的时候饮用,直到傍晚的时候疲惫不堪的雨墨才摇摇晃晃的走出来。

雨墨走路的力气都要消失了,他身上的衣服彷佛刚在水中捞出来,水珠不断的从衣服的下摆滴落,雨墨的脸色苍白得没有一点儿血色,雨墨打开门的时候嗅到了参茶的香气,他颤抖着伸出手想要接过茶盏。

兰无极抢先接了过来送到了雨墨嘴边,雨墨贪婪的把参茶全喝了下去,疲惫的说道:「照顾我大师伯,我要打坐了。」

雨墨说完之后就地盘膝坐下开始入定,这是楚梦枕对他的要求,在筋疲力尽的时候一定要尽快的透过打坐来恢复,而不是躺下来休息。

雨墨入定之后,兰陵老人带着弟子们进入了房间,大绝真人身上同样汗水淋漓,而大绝真人的后背已经恢复了原状,兰陵老人惊叹道:「好厉害的回春妙手,这么重的伤竟然可以医治,雨墨已经进入了医道的至境。」

大绝真人虚弱的回答道:「原来雨墨真的没有夸口,我都想不到可以恢复,我自己的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