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1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1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3:51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情况自己了解,这个躯体已经残废了,没想到可以复原。」

兰陵老人看看身边的弟子欲言又止,只淡淡说了一句好好修养就离开了,大绝真人在床上足足趴了三天,这三天雨墨的治疗效果出来了,大绝真人已经可以自己坐起来并扶着墙壁慢慢行走了,这几天兰陵老人和大绝真人关上房门秘密的洽谈了好几次,交谈的内容没有任何人知道。

雨墨这次一连气入定了七天,雨墨损失了很多的精元,在短时间内绝对无法补回来,雨墨根本没有想到也不在乎这个问题,他醒来之后立刻打开房门看望大绝真人,大绝真人正在兰无极的照顾下拄着拐杖行走。

雨墨见到大绝真人真的恢复了,雨墨长出一口气,原来自己的努力真的没有付诸东流,大绝真人已经开始康复了。

大绝真人含笑点点头,拄着拐杖向雨墨走去说道:「这一年多苦了你啦。」

雨墨含笑摇摇头,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大绝真人又怎么会这么狼狈?雨墨觉得自己所作的一切都是应该的,这不是报恩,而是在尽孝道,大绝真人既然失去了一个徒弟,那么就让自己来挽回这个损失。

兰无极感动的避开目光说道:「我还有事儿,你们慢慢聊。」飞快的冲了出去,他无法在这里继续停留了,他担心自己会忍不住落泪。

大绝真人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雨墨也不说话轻轻的搀扶着大绝真人行走着,这一年多没有人能想象雨墨多么艰难,瘫痪的大绝真人衣食住行都要雨墨照顾,还要四处搜集药材,而且敌人遍地都是,大绝真人知道雨墨经常在梦中突然惊醒,那是长时间神经紧张造成的恶果。

大绝真人多次想要放弃这个残缺的身体,他不忍心见到雨墨这样受苦,可是放弃之后雨墨怎么办?孤单的雨墨举目无亲,发生危机的时候谁来拯救他?何寂寞还是温朝恩?还是道苑或者韩璇?这些人都不行,现在终于没有这个烦恼了。

一阵清越的金锺之声响起,雨墨正在考虑是不是应该前往大殿的时候,兰无极飞来说道:「雨墨,快和大绝前辈前往大殿,悬空岛的散仙们已经接到夙愿令,很快他们就要赶来了。」

雨墨抱着大绝真人立刻随着兰无极飞了起来,夙愿令发出之后很快各派的散仙们首领们都会出席,照理说大绝真人和雨墨不应该提前达到,起码应该等到散仙们来到之后再发出邀请,但是雨墨抱着大绝真人来到大殿的时候发现兰陵老人已经和他的弟子们在那里等候了,这表明他们真的把大绝真人和雨墨当做了自己人,今天雨墨和大绝真人将作为主人出席。

雨墨来到大殿门口的时候就见到一道道的光华从四面八方向岱越峰飞来,散仙们收到夙愿令已经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千年没有发出的夙愿令惊动了悬空岛。

兰陵老人和众弟子们都站在大殿门口等候,雨墨搀扶着大绝真人站在了兰陵老人的身旁观察着已经降落的散仙,这些散仙看上去飘逸出尘,但是脸上的神情都很紧张,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散仙们越聚越多,雨墨的目光一直在寻找着陆芳华的踪迹,终于从东南方飞来了两道蓝光,那两道蓝光降落的时候露出了两个女子,其中一个正是雨墨牵肠挂肚的陆芳华。

陆芳华的目光也落在了雨墨身上,她惊讶得瞪大了美目,她实在想不明白雨墨怎么和兰陵老人攀上了交情,这也太出人意料了,陆芳华低声和身旁的中年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道姑说了一句,中年道姑对雨墨的方向轻轻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雨墨一直没有见到过素心,现在雨墨可以肯定她就是素心,那个莫名其妙地说受过师父恩情,师父却完全不记得曾经有过这份经历的素心。

雨墨的目光看到仙水宫的水静轩也来了,与他在一起的是一个同样身穿白色道袍的老道士,老道士的地位显然很高,身边不断的有人和他打招呼。而神木门来的是两个中年道士,看上去修为一般,按照兰无极的说法接到夙愿令前来的应该都是各派的掌门人,那么这两个中年道人之中有一个就是神木门的掌门了。在到场的散仙之中雨墨发现了十几个年轻的修道人,这都是熟面孔,当年追杀雨墨他们也有份,而且苦竹子夫妇也来了,雨墨可是他们夫妻的恩人。

兰陵老人的目光扫过众人说道:「诸位道友,兰陵发出夙愿令召集各位前来是为了雨墨,想必大家对他有所耳闻,就是我身边的这个少年。」

兰陵老人说完之后散仙们发出了微微的嘈杂声,为了雨墨竟然发出了夙愿令,兰陵老人是怎么想的?夙愿令对于悬空岛的散仙代表至高无上的意义,以往夙愿令发出的时候都是悬空岛面临危机,雨墨算是什么东西?

兰陵老人对散仙们的小声抗议无动于衷,他继续说道:「雨墨对我的孙子兰无极有救命之恩,就冲这份恩情我兰陵也要为他出头解决麻烦,你们有什么意见对我说。」

兰陵老人说话的语气比较重,散仙们对于兰陵老人素来尊重,见到兰陵老人铁了心想要为雨墨出头,那么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兰陵老人的目光落在陆芳华身上,陆芳华心中恼火,悬空岛和雨墨矛盾最大的就是自己,兰陵老人这是要帮助雨墨摆平药王神鼎的事情,陆芳华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素心轻轻说道:「兰陵前辈,药王神鼎本是身外之物,雨墨的师父曾经对素心有大恩,药王神鼎失去也就算了,当年小徒芳华无礼讨要已经过分,此事…

…」

素心的意见是此事就此作罢,可是陆芳华扬声说道:「师父,不能就这么算了,药王神鼎关系到您未来飞升,事关重大绝对不能就此算了,雨墨必须还回来。」

大绝真人轻轻瞥了素心一眼,雨墨闲来无事的时候以往的事情都对大绝真人讲述了,素心的事情大绝真人也听说了,大绝真人也想不明白这是什么原因,现在见到素心的时候大绝真人心中恍然,原来如此。

雨墨当年本来打算炼出洗髓丹之后就把药王神鼎还给陆芳华,并趁机解释自己的爱慕之心,可是王神鼎被大小不良使用叱石开山之法夺走了,雨墨现在根本没有脸面和陆芳华解释,只好尴尬的低着头不言语。

大绝真人咳嗽一声说道:「雨墨,大丈夫敢作敢当,怎么不敢回答?」

雨墨昂起头说道:「芳华师姐,药王神鼎我肯定会还给你。」

陆芳华立刻问道:「什么时间还?」

雨墨的底气立刻不足了,他期期艾艾的说道:「尽快,我尽快还给你。」

散仙之中有人发出了嘲笑声,雨墨用脚后跟都猜得出来,肯定是当初追随陆芳华追杀自己的那些散仙们发出的笑声,他们依然看不起自己。

素心不悦的说道:「芳华,你太过分了,如果再这样你就不要当我的弟子。」

素心很少责备弟子,今天当着这么多人发出如此严厉的斥责,显然素心已经愤怒到了极点,雨墨盗走药王神鼎的时候素心正在闭关,不知道陆芳华曾经带人追杀雨墨。等到素心出关之后陆芳华隐瞒了实情,尔后楚梦枕飞升的时候陆芳华竟然再次找麻烦,这次素心知道了,翻出了老帐,她狠狠的惩罚了陆芳华,今天陆芳华在这么多人面前索要药王神鼎,素心的难过可想而知。

陆芳华颤抖了一下跪了下来,抱着素心的双腿低声哭泣,雨墨朗声说道:「素心师叔,雨墨没有别的本事,但是一诺千金的道理还懂得,药王神鼎是我偷走,我就有责任物归原主,这的确是我的错,我从来也没有怨恨师姐,一……两年之内我肯定完璧归赵。」

雨墨本来已经要说出一年的期限,话到嘴边急忙改变了,一年之内的难度太大,两年应该很有机会,雨墨说完之后看着众人充满不信任的眼神,雨墨补充说道:「如果药王神鼎找不回来,我会为您炼制洗髓丹作为赔偿。」

雨墨的这个承诺让散仙人人悚然动容,洗髓丹的功效已经众人皆知,他们只顾着思索雨墨有没有能力夺回药王神鼎,却忘记了雨墨还有这样的手段。

兰陵老人说道:「素心道友,雨墨既然已经知错并愿意作出补偿,你的徒弟一番孝心就不要责备她了,两年之后雨墨或者夺回药王神鼎或者炼制洗髓丹,这件事情兰陵会作为见证人,出了差错找我算帐。」

素心惶恐的说道:「全凭前辈做主,不过这件事情不必如此严重,这样一来素心惶恐,而且小徒的行为让素心无颜面对雨墨,更愧对当年楚道友的救命之恩。」

大绝真人说道:「素心道友,贫道大绝,是楚梦枕的大师兄,雨墨做了错事自然要承担,寻回药王神鼎的事情势在必行,否则他还有什么颜面说自己是男儿?你不必多虑。」

这些散仙们基本都听说过大绝真人的名字,可是除了水静轩之外只有很少的几个人认出了大绝真人,大绝真人竟然和兰陵老人同时为雨墨出头,这个雨墨的靠山太强硬了,那些得罪过雨墨的散仙开始惶恐起来||也许解决了雨墨的欠帐后就要为雨墨讨帐了。

兰陵老人的目光落在了神木门的那两个中年道人身上,其中一个中年道人似乎料到了兰陵老人会招上自己,他硬着头皮说道:「兰陵前辈,神木门别院和雨墨曾经发生了一些误会,斯远会化解这个纠纷。」

神木门别院的林庭秀这么多年来一直和楚梦枕师徒过不去,这已经不是秘密,至于具体的原因各有各的说法,散仙们无法分辨是非。神木门的掌门穆斯远对于神木门管理得一团糟,要不然林庭秀也不敢在天都峰另立门户,今天兰陵老人出面了,穆斯远只能咬牙把责任揽下来。

可是兰陵老人淡淡的说道:「是非自有公论,真相日后自然会水落石出,我只想知道林庭秀什么时候脱离了神木门?」

穆斯远惊愕的回答道:「没有啊,林师叔从来没有脱离神木门。」

兰陵老人冷笑道:「那神木门别院是怎么回事?悬空岛的规矩是不介入正魔两道的事情,林庭秀不仅在天都峰成立神木门别院,而且与丹景道宗连手,穆掌门难道一无所知吗?」

穆斯远万万想不到兰陵老人竟然避开了雨墨和林庭秀的矛盾,而把矛头直接指向了自己,而且这的确是神木门有错在先,穆斯远的冷汗都下来了,他求助的目光落在了同门的身上。

与穆斯远同来的这个中年道士叫做林风,是神木门的二号人物,也是穆斯远的智囊,林风也感到棘手,兰陵老人的这顶大帽子扣得太沉重了,让神木门承受不起,林风恭敬的问道:「兰陵前辈,请您指点迷津。」

兰陵老人面沉似水的说道:「真的想听我的意见?我说出之后你们不后悔?」

穆斯远和林风立刻乱了阵脚,兰陵老人说得太明白了,他的意见肯定是很难令人接受,而且兰陵老人说完之后他们根本没有反对的机会了,穆斯远手足无措的说道:「林师弟,你有什么好办法?不能让兰陵前辈为难,快说啊!」

散仙们都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着穆斯远,穆斯远这个掌门人窝囊之极,平时神木门的弟子都不是很尊重他,现在当众如此慌乱更令人叹息,林风急得汗都冒下来了,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根本没有思考的机会,而且也摸不清兰陵老人的意图,这可怎么办?

这时苦竹子说道:「幕掌门,大家对林庭秀和雨墨的恩怨不了解,我也同样不瞭解,可是我知道雨墨敢做敢当,明人不说暗话,我苦竹子的手臂就是雨墨治好的,而且去年楚梦枕飞升的时候雨墨坚持要林庭秀承认一件事情,你不会不知道吧?我相信雨墨肯定冤枉。」

水静轩附和道:「雨墨什么事情都肯承认,可是就是不承认那本《太清神丹经》是从丹景道宗偷去的,只要没瞎眼的人都可以看出林庭秀一直在撒谎,神木门应该清理门户了。」

穆斯远恼羞成怒的吼道:「有你们什么事情?林庭秀说谎是他的事情,楚梦枕和雨墨偷听我们神木门口诀的事情谁来追究?」

兰陵老人冷森森的说道:「我来追究怎么样?雨墨也承认这个事实,楚梦枕飞升了,那么责任就落在雨墨身上,你想要怎么追究?」

林风急忙说道:「前辈息怒,掌门师兄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林庭秀师叔的事情不好处理,还是听前辈吩咐吧。」

穆斯远也知道自己刚才情急之下说错话了,他原本是指责苦竹子和水静轩,却忘了事情是兰陵老人挑起来的,他刚才这样说把兰陵老人也卷了进去,穆斯远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给缝起来。

兰陵老人的目光更加的阴冷,林风等人看的毛骨悚然,兰陵老人可不是善男信女,大绝真人突然说道:「兰陵大哥,也没有必要做得太绝,简单的意思一下就可以,雨墨惹出来的麻烦还是应该自己解决,而且凭林庭秀的本事现在还不能把雨墨怎么样。」

大绝真人的这句「兰陵大哥」顿时让散仙们目瞪口呆,兰陵老人地位尊崇,大绝真人竟然称他为大哥,而水静轩更是呆若木鸡,大绝真人的情况他比别人清楚,兰陵老人竟然和废人一样的大绝真人称兄道弟,前辈高人的行事风格的确与众不同。

兰陵老人的目光落在穆斯远身上说道:「大绝真人为你们求情,这个面子不得不给,但是你们转达林庭秀,做事不要太过分,否则悔之晚矣。」

兰陵老人不想说得太多,也不想说得太明白,也许散仙们会以为日后自己将替雨墨出头,可是兰陵老人知道不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