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2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2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3:56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需要自己动手,神木门如果不能就此安分守己,吃苦的日子在后头呢,现在警告神木门实际上也是为了他们好。

穆斯远如蒙大赦,连连点头说道:「是,是,谨尊前辈吩咐。」

兰陵老人挥手说道:「雨墨的事情到此为止,海岳,替我准备香案,我要和大绝八拜结交金兰兄弟。」

周海岳他们早有准备,在散仙们震惊的目光中,香案已经在大殿门口摆好,雨墨搀扶着大绝真人和兰陵老人来到香案前面向南方跪下,兰陵老人跪在香案前说道:「苍天在上,厚土在下,兰陵今日与大绝结为异性兄弟,从此守望相助,不离不弃。」

大绝真人接着说道:「一日为兄弟,永世为兄弟,今日结拜天地作证。」

说完之后兰陵老人和大绝真人跪在香案前开始叩首,雨墨跪在一旁小心的搀扶着大绝真人完成了跪拜仪式,现在大绝真人身体刚刚康复,剧烈的动作根本无法做到,只能靠雨墨的帮助。

悬空岛散仙之中不乏高手,可是还没有人真正看在兰陵老人眼中,现在半死不活的大绝真人竟然和兰陵老人八拜结交,许多自问修为不俗的人暗暗眼热,他们想不通大绝真人和雨墨究竟是怎么把兰陵老人迷惑住了,这份殊荣无论怎么说也轮不到他们,可是偏偏就发生了,这也算是世事难料吧。

大绝真人颤颤巍巍的站起来说道:「大哥,悬空岛的小小误会已经解除,我和雨墨要返回中土了。」

兰陵老人颇感意外,雨墨和大绝真人最好就是留在悬空岛修炼,返回中土是最危险的选择,兰陵老人刚要反对的时候,大绝真人说道:「悬空岛向来不介入正魔两道的纷争,而雨墨留在这里只会带来麻烦,你我兄弟意气相投,万不能给悬空岛的诸位道友添乱,而且雨墨需要在磨难中不断的成长。」

兰陵老人叹息说道:「随你的便好了,只是不要太难为雨墨。」

大绝真人哈哈一笑说道:「雨墨,咱们爷俩个该走了。」

第六集 第四章 六甲之术

雨墨带着大绝真人再次来到了大夏山,雨墨认为这个地方最安全,可以安心的炼制鲛绡网。

现在雨墨的九柄神木飞剑只剩下了两柄,依靠这么可怜的武器想要自保都困难,大绝真人和兰陵老人都非常看好的鲛绡网就成了重点炼制对象。

雨墨在山顶之上依然设下了大五行困仙阵,大绝真人白天就在阵当中看风景,晚上的时候雨墨再把他带下来,一连两个月雨墨全身心的投入在炼制鲛绡网的工作中,大绝真人则每天悠哉悠哉的观看日出日落。

雨墨好几次提出让大绝真人尝试修炼《大五行诀》,大绝真人法力尽失,雨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修炼《大五行诀》可以绝处逢生,可是大绝真人却严词拒绝了,大绝真人的意见是如果不能从天玄宗的道法中寻找到恢复的办法,重新修炼《大五行诀》只能是镜花水月白忙一场。

鲛绡网的威力雨墨还没有试验,但是雨墨可以肯定的说普通的修道者只要被鲛绡网困住,基本上就任由自己宰割了,唯一的问题是大小不良的实力好像很强,鲛绡网困住他们的机会不大,大绝真人当初追赶大小不良都被他们逃脱了,他们的实力可想而知。

大绝真人冷眼旁观发现鲛绡网现在大小变化由心,可是距离真正大成的时候还需要漫长岁月的炼制,三五年之内鲛绡网根本无法成为上等的法宝,时间不等人啊。

雨墨炼制法宝的时候千年灵鼠乖巧的蹲在一旁观看,从来不打扰雨墨,雨墨休息的时候它则钻进雨墨的怀里嬉闹,千方百计的讨好雨墨,雨墨只知道千年灵鼠越来越通人性,却忽略了千年灵鼠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发生变化。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异类生物能够逃过千年之劫的屈指可数,尤其是千年灵鼠这种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小东西,一般来说能够渡过千年之劫的异类都有两下子,起码也有几手本命法术保护自己,而千年灵鼠躲在黑风洞吞噬了众多上古遗留的苔藓并成功避开天劫,它根本就不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灵气,遇到危险的时候它只会挖洞逃跑。

自从千年灵鼠二次遇到雨墨之后就赖在了他身边,雨墨练功和炼制法宝的时候千年灵鼠开始悄悄的「偷艺」,最幸运的是雨墨开始编制鲛绡网的时候千年灵鼠就在身边,鲛绡网炼制的每一步过程千年灵鼠都亲眼目睹了,千年灵鼠没有炼制法宝的本事,却可以炼制它自己。

雨墨只听说过大小不良的名字,而且是从大小不良偷走药王神鼎之后才知道,大绝真人对大小不良知道的多一些,大小不良是亲兄弟两个,他们的名字已经没有人知道了,所有的人都称呼哥哥为大不良,弟弟自然就是小不良。

大绝真人说大小不良就在落封山附近隐藏,上次大绝真人追到了落封山附近就追丢了他们,大绝真人估计他们应该在落封山布下了隐瞒踪迹的法阵,而且这个法阵威力强大,所以能够躲过明堂镜的观测,从这个法阵来推断大小不良的实力远非雨墨所能比拟,也就是说双方的实力差距太大。

雨墨却迫不及待了,雨墨知道自己和大小不良差距很大,但是雨墨在悬空岛答应素心在两年之内找回药王神鼎,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起码也应该尝试一下,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雨墨把大绝真人和千年灵鼠都留在了大夏山,这种危险的事情一个人就可以了,不能让大绝真人跟着冒险,大绝真人也没有勉强,叮嘱雨墨万事小心之后就坦然的留了下来,千年灵鼠跳到雨墨身上想要跟着凑热闹,却被大绝真人揪着尾巴给拦住了。

雨墨驾驭七彩梭离开之后,大绝真人弹着千年灵鼠的小脑袋斥责道:「小东西,你偷学了这么久,有什么进展?」

千年灵鼠闭上眼睛开始装死,大绝真人哂道:「不肯回答我可不客气了,等雨墨回来我就告诉他说你一直在偷艺。」

千年灵鼠迅速的睁开了金光闪闪的眼睛,愤愤不平的看着大绝真人,大绝真人哈哈笑道:「想和我斗你还嫩点儿,不过看在你修炼不易,你秉天地灵气而生,不仅只完成了一变,羽翼尚未生出,而且还不通本命法术,我老人家今天发发善心指点你一下。」

千年灵鼠的两只前爪立刻抱在一起不停的对大绝真人作揖,眼睛里的愤怒眼神也变成了可怜巴巴的祈求,千年灵鼠早就听得懂人言,大绝真人竟然要指点自己,千年灵鼠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这一刻它发现大绝真人比雨墨还要可爱。

落封山距离大夏山不是很遥远,雨墨驾驭七彩梭飞行了三个时辰就到了,当雨墨来到落封山的附近时就收起了七彩梭,雨墨可没有打算光明正大的打败大小不良夺回药王神鼎,他打算偷回来。

雨墨来到落封山的时候就感到这里蕴含着强大的灵气,而且这种灵气不是天地的那种灵气,而是修道人的气息,难道这里有修为如此高深的人吗?雨墨施展六遁之术悄悄的围绕着灵气的周围移动着,经过这么多年的被追杀生涯雨墨现在很谨慎,没有必要的话雨墨绝对不冒险。

终于雨墨发现灵气是从落封山之中传来的,也就是说这里真的布下了阵法用来迷惑修道人,雨墨在一个偏僻的山脚下停了下来,因为这里的灵气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刚才的灵气之中雨墨感应到了木气和火气两种五行之气,而在雨墨围着落封山观察环境的时候,木气依然没变,火气却悄悄的变成了金气。

这中间的变化非常微妙,也就是雨墨这个精通《大五行诀》对五行之气了如指掌的人才能分辨得出这微妙的差别,当申时的时候金气达到了最炽,然后慢慢的金气开始消退。

雨墨心中迷惑不解,难道这个法阵可以随着时辰而改变?好厉害啊!而且这个法阵对于五行之气的运用虽然不能说是登峰造极,却独辟蹊径,让雨墨打开了以前从来没有思考过的新领域,原来五行之气可以这样运用。

雨墨耐心的等到了夜幕降临,果然在戌时雨墨感到了土气的上升,中午的时候是木气和火气,申时的时候变成了木气和金气,戌时变成了木气和土气,两个时辰改变一次,那么子时的时候就应该是木气和水气……

雨墨没有心思闯进去寻找大小不良的洞府,等到子时降临,法阵的灵气改为木气和水气的时候雨墨返回了大夏山。大绝真人正提着千年灵鼠细长的尾巴训话,见到雨墨回来的时候大绝真人问道:「怎么样雨墨?」

雨墨激动的坐在大绝真人对面说道:「大师伯,我在落封山遇到了精通五行之术的高手,那里布下的法阵可以按照时辰而变化,我终于见到高手了,大小不良果然不简单。」

大绝真人听到落封山的法阵竟然是精通五行之术的高手布下的,这可出乎了大绝真人的预料,大绝真人皱眉放开千年灵鼠说道:「你确定是大小不良布下的法阵?」

雨墨眨眨眼睛说道:「不是吗?」

千年灵鼠脱离了大绝真人的魔爪之后立刻飞窜到了雨墨怀里,把身体藏在雨墨的锦袍当中,只露出了小小的脑袋,雨墨轻轻的抚摸着千年灵鼠的小耳朵说道:「这个法阵以木气为主,在十二个时辰当中选择了六个地支为辅。」

大绝真人突然说道:「六甲术。」

雨墨惊讶的张大了嘴,大绝真人怎么知道这是六甲术?大绝真人对于五行不是不了解吗?大绝真人拈着胡子说道:「我也只是猜测,许久前曾经有过一个修道前辈创造六甲之术,分别是甲子、甲戌、甲午、甲申、甲寅还有甲辰,并以此命名了六柄飞剑,这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六甲飞剑,这个前辈的法号也就改为六甲真人,没听说过这个前辈有门人弟子,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

雨墨脱口而出道:「这六甲属于纯阳,这就对了,落封山阳气很重,肯定是由于这个六甲法阵的作用,如果运用得当这个法阵威力应该非常大。」

大绝真人微笑说道:「不过大小不良绝对不是六甲真人的后人,六甲真人与当年天玄宗的祖师爷有交情,大小不良算什么东西,很有可能是他们发现了落封山的法阵之后便躲藏在里面。」

雨墨怦然心动,六甲阵和大五行诀完全可以融合在一起,以前自己怎么就想不到五行可以这样运用呢?当初自己炼制五行旗的时候就是只知其表不知其博大精深的内涵,现在看来自己还是没有真正领悟,实际上五行变化可以无穷无尽。

雨墨伸手在地上看似胡乱的画着,他对于五行生克变化了如指掌,只是以前雨墨根本就没有用心,当他醒悟的时候就带着大绝真人四处寻找药材,根本没有精力思考,现在听到六甲之术的时候雨墨终于开窍了。

大绝真人见到雨墨在地上胡乱画着,慢慢的一个复杂的阵法在地面出现,大绝真人惊讶的看着沉思的雨墨,雨墨突然伸手把阵法擦去喃喃说道:「不对。」然后开始重新画。雨墨再次画完之后摇头说道:「偏阳。」说完再次擦去。

大绝真人更加的惊讶,一阴一阳为之道,雨墨从来没有谈论过阴阳的问题,大绝真人以为雨墨不了解这方面的知识,本打算以后慢慢的交给他,没想到雨墨竟然可以在构思如此繁杂的阵法的时候考虑到阴阳的变化,看来自己还是小窥雨墨了。

大绝真人绝对想不到雨墨画出来的部分只是心中所想的一小部分,雨墨所说的偏阳也是其中的一部分,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里面还蕴涵阴阳变化,再配合十天干与十二地支,这中间的变化就更加的复杂,绝非大绝真人所能理解。

雨墨双手托着下颌沉思了良久又开始动手画,这次雨墨画的阵法更加的复杂,当阵法完成之后竟然传出了极大的灵气波动,大绝真人目瞪口呆的看着雨墨。任何法阵也不可能用手指画出来就有威力,除非雨墨已经把本身的元气注入其中,可是大绝真人一直在盯着雨墨,雨墨刚才只是用手指在地上勾画而已,这绝对瞒不过大绝真人的眼睛。

雨墨画完之后叹息一声说道:「灵气外溢,哎!」说完再次擦去。

这次雨墨没有再动手画,刚才复杂的计算让雨墨感到筋疲力尽,大绝真人终于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阵法?」

雨墨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感到大五行困仙阵应该可以更加的完美,大师伯,您说封天法阵是什么阵法呢?在悬空岛的时候我不是很明白,而且我看兰陵前辈好像也不理解。」

大绝真人的目光看着雨墨刚才擦去的法阵说道:「我也不清楚,还是你师父飞升的时候说出了封天法阵有问题的时候我才知道,不过我想起了一件事情。」

雨墨抬起头问道:「什么事情?」

大绝真人含笑看着雨墨说道:「你知道天劫什么时候降临吗?」

雨墨耸耸肩膀说道:「看您说的?我怎么会知道?就连我师父都不清楚,要不然飞升的时候也不会那么仓促,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大绝真人摆手说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说修道人在什么状况下才会遭遇天劫。」

雨墨想了一下回答道:「我师父说飞升的时候会遇到天劫,还有就是修道人每一千三百年会遇到一次天劫,要不然就是罪大恶极的人会遇到天劫,不过这是我猜的,说错了也不算数。」

大绝真人哈哈大笑,雨墨本来就心里没底,大绝真人的笑声立刻让他脸上发烧,大绝真人见到雨墨的脸都红了才止住笑声说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