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7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77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0-30 15:14:22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5:34
要有胆量谁都可以做到,和人打架不会比杀死怪兽更危险。

鹿清呻吟着就是不肯回答,雨墨不耐烦的自己冲进了第四个房间,可是依然没有药王神鼎的下落,鹿清忍着疼痛得意的笑道:「药王神鼎在我大师父的法宝囊中,你就死心吧。」

雨墨立刻惊呆了,药王神鼎竟然在大不良的法宝囊里面,看来除非宰了大不良,要不然药王神鼎是拿不回来了,雨墨愤愤的踢了鹿清一脚,开始思索用他换回药王神鼎的可行性,不过大小不良的实力很强,就算把药王神鼎交给自己也逃不脱他们的追杀。

雨墨蹲在鹿清面前开始思索别的方法,突然雨墨想起了禁神针,当出自己被禁神针折磨得死去活来,逃离天王宫的时候雨墨把禁神针取了出来放在法宝囊中,禁神针在外行人看来很神奇,在精通医术的雨墨看来禁神针不过是一件小法宝而已,唯一特殊的地方是禁神针可以循着经脉自动的游走达到折磨人的目的。

雨墨闲来无事的时候把禁神针重新炼制了一遍,禁神针依然银光闪闪,不过现在它已经只听雨墨的指挥了,雨墨坏笑着一弹指把禁神针射入了鹿清体内,鹿清惊恐的问道:「你干什么?」

雨墨拍拍鹿清的脸颊说道:「别害怕,只是禁神针而已,而且每个时辰只发作一次,你这样的好汉肯定不在乎。你想要运功的时候它会自动发作,如果我不高兴了它也会发作,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如果想要你的小命只需要催动禁神针摧毁你的心脉就可以,你自己看着办。

这些话都是冷然说的,雨墨记性好,把冷然说的话一字不差的搬了过来,鹿清原本不相信雨墨有这么神奇的东西,可是马上胸口就传来剧痛,鹿清呻吟着在地上滚来滚去,冷汗不断的向下流淌。

雨墨当时被禁神针折磨的时候也是疼得死去活来,却没有开口求饶,不知道鹿清能挺多久,雨墨的念头刚刚涌起,鹿清就哀号道:「大爷,饶了我吧,雨墨大爷,行行好,饶了我吧!」

雨墨泄气的看着没有骨气的鹿清,原以为他也是硬汉子,没想到是软骨头,如果鹿清坚持不肯求饶,雨墨还真的无法下手杀人灭口,最后只能吓唬一番就放了他,现在鹿清自己求饶了,雨墨可不会客气。

第六集 第八章 狭路相逢

雨墨模仿小时候见过的恶棍模样歪着肩膀说道:「小子,今天我心情不错,不过药王神鼎被你师父藏起来了,你知道应该怎么办吗?」

鹿清张大嘴使劲呼吸几下说道:「不知道,我两位师父很看重药王神鼎,你拿不回去了。」

雨墨抬腿就是一踹,重重的踢在了鹿清的屁股上,鹿清命悬人手自然不敢发脾气,只是用狠毒的目光看着雨墨,雨墨努力摆出凶恶的样子说道:「我不管那么多,三天之内你把药王神鼎弄出来交给我,要不然我就催动禁神针,后果不要我多说了吧?」

雨墨威胁完之后收起了鲛绡网,鹿清进来已经半天了,大小不良肯定会引起怀疑,这个时候还是尽快离开,鹿清获得自由之后一个翻身跳了起来,他正准备发出飞剑的时候就见到追魂魔弩正对着自己的脑门。

雨墨冷笑说道:「最好别玩儿花样,和我比起来你太差劲,三天之后我在落封山东面的那条大河旁等你,我的耐心不好,到时候见不到药王神鼎就要催动禁神针。」冷哼一声之后驾驭飞剑溜之大吉了。

雨墨没有离开落封山,他来到六甲大阵之中悄悄的向外张望着,雨墨只见到了大不良,小不良则不见踪影,雨墨担心小不良埋伏了起来,等待自己出去的时候下手,雨墨退了回来施展隐地八术躲藏在一株大树后,片刻之后神情慌乱的鹿清就飞了出来。

雨墨见到鹿清拿着一面小旗子一晃,然后穿越了六甲大阵,雨墨鄙夷的摇摇头,看来他们对于六甲大阵真的不了解,不过这样最好,雨墨再次进入了六甲大阵偷听大不良和鹿清的交谈。

但是鹿清和大不良之间交谈竟然没有声音,雨墨只看到他们的嘴唇不住的张合,鹿清的神情有些惶急,雨墨开始担忧起来,鹿清不会是把中了禁神针的事情说出来了吧?

大不良听完之后露出了冷笑,示意鹿清安静的守在一旁,然后长啸一声,大不良的啸声刚刚结束,地面上突然冲出了一个人影,正是小不良,小不良恼怒的说道:「大哥,那个兔崽子不见了,我搜遍了方圆数十里的地下都没有找到。」

大不良遗憾的说道:「算他逃得快,看来他已经逃远了,先回去再说。」

雨墨不敢大意,再次施展隐地八术藏起来,等待大小不良他们返回之后才悄悄的回到了大夏山,雨墨回到大夏山的时候心情好了不少,冲淡了陆芳华带给他的失落,大绝真人和陆芳华见到他神采飞扬的样子有些奇怪,但是他们两个谁也没有开口询问。

雨墨笑瞇瞇的和他们打个招呼之后就坐在地上开始翻阅《六甲灵飞》,小小毫不客气的攀上了雨墨的肩膀蹭着雨墨的脖子,大绝真人还没有见过雨墨读书,这本书肯定是刚刚才得到,大绝真人也凑了过去问道:「偷的?」

雨墨随口反驳道:「借的,大小不良偷了药王神鼎,这就是利息,而且这本书放在他们那里实在糟蹋了,天材地宝,有德者得之。」

陆芳华在一旁听得刺耳,不由得轻轻啐了一口,雨墨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陆芳华从来都看自己不顺眼,恐怕无论自己做什么在她看来都不正确,雨墨的情绪再次低落起来,《六甲灵飞》也没有兴趣看了。

大绝真人倒来了兴致,他拿过《六甲灵飞》说道:「这本秘笈应该有些鬼门道,当年六甲真人也算是好手,那替我追赶大小不良的时候他们两个来到落封山就不再施展遁地术,而是借助灵旗逃进了落封山,我用明堂镜看了半天也无法查看到里面的情况,由于时间紧急没有来得及破阵就离开了。你师父留下的这个大五行困仙阵虽然威力大,但是大五行困仙阵下面的情况我使用明堂镜依然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相比之下六甲大阵还是有些可取之处。」

陆芳华说道:「前辈,六甲大阵是不是连环阵呢?这样就容易理解了。」

雨墨忍不住反驳道:「不是连环阵,而是子母阵,大师伯,我再看看这本书,说不定里面应该有说明。」

大绝真人挡住了雨墨的手说道:「既然你猜测是子母阵,为什么不自己考虑一下是否能够摸索创造这个阵法,然后再和这本秘笈对照?」

雨墨猛然醒悟,咬着手指坐在地上沉吟良久才试探着在地上开始勾画阵法,陆芳华狐疑的目光看看雨墨,然后投向大绝真人,大绝真人高深莫测的一笑,静静的看着雨墨冥思苦想的样子。

陆芳华看不出雨墨有什么本事,应该说自从认识雨墨以来陆芳华就没有见过雨墨露出过什么本事,偷东西除外,陆芳华和悬空岛的散仙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看法||雨墨的水平不济、运气不错。

陆芳华有些不屑的看着雨墨左手的拇指在其余四指的关节处不断的点动着,他在计算天干地支与五行的生克变化,陆芳华修道多年,她的见识比雨墨渊博得多,阵法这门学问博大精深,修道人可以轻松的自己炼制飞剑却很难学习阵法,那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学习阵法不仅要有精纯的修为,还要有缜密的思维和良好的记忆力,更不要说自创阵法,大绝真人是在往雨墨脸上贴金吧?

陆芳华越看越觉得雨墨是在装腔作势,她觉得自己已经把雨墨的底细摸清了,在自己面前装神弄鬼绝对没有可能,因此陆芳华聚精会神的盯着雨墨,等待雨墨黔驴技穷的时候,可是雨墨一边计算一边在地上勾画着,暂时还看不出江郎才尽的样子。

大绝真人也不说话,眼角的余光不时的瞟陆芳华一眼,小小则乖巧的蹲在雨墨肩膀看热闹,这种安静的气氛让它不自觉的紧张起来。

忽然雨墨喃喃自语说道:「大小不良精于土遁,却无法施展土遁进入六甲大阵,那么六甲大阵隐藏的阵法就应该是土系为主。」

陆芳华轻声说道:「如果以土系为主,怎么可能难住大小不良?我虽然对与五行之术没有什么了解,但是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道理还明白。」

雨墨指着自己勾画的阵法说道:「六甲大阵随时辰而变化,那么隐藏的那个阵法就应该保持不变,这样才可以和六甲大阵一动一静的互补,六甲大阵以木气为主,五行木克土,而且五行之中也只有土最沉稳,这个隐藏的阵法必然是土系为主,至于大小不良无法施展土遁那是因为他们没有这个本事。」

大绝真人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有这个可能,也很有道理。」

陆芳华依然没有明白,现在雨墨的思路已经打通了,他兴奋的说道:「绝对是这样,我又想到了一点,六甲大阵应该是进入落封山的门户,而隐藏的法阵就是墙壁,打开门可以进入房间,却没有人打破墙壁来进出。」

说到这里雨墨用力的一拍自己的额头叫道:「明白了,明白了,六甲大阵以天干为基础,隐藏的法阵自然就是凭借地支,辰戌丑未构成一个四相阵,六四为十,这是个十面埋伏阵,哈哈哈……」

大绝真人和陆芳华面面相觑,雨墨的思路不是他们能够追赶的,而且他们对于五行的了解和雨墨不是一个层次,雨墨说完之后大绝真人不停的掐着手指计算,陆芳华则轻轻的在地上学着雨墨的样子勾画,他们需要计算之后才能明白雨墨刚才讲的道理,而雨墨现在已经开始画自己推算出来的法阵了。

法阵千变万化不离其宗,尤其是六甲大阵是依照五行的原理构建,这对于雨墨来说根本不是难题,雨墨画了一个五边形,五边形的每一个角都密密麻麻的画着一堆的符号,有天干、有地支、有五行、有符咒……让整个法阵看起来复杂深奥。

雨墨画完之后满足的叹息一声说道:「就是这个,子母相生,十面埋伏阵也没有什么了不起,六甲大阵克制四相阵,五行属土的四相阵被克制之后,木克土,土克水,天地之中存在的水气失去了制约之后顺畅的增长六甲大阵的木气,所以这个法阵不需要人来操纵就可以自动的循环。」

大绝真人指着雨墨画出的法阵问道:「这就是十面埋伏阵?」

雨墨得意的说道:「您太瞧得起六甲真人了,这是我自创的五行六甲阵,大五行困仙阵防备了四面八方却没有办法防御下面,这是很严重的漏洞,我改良了大五行困仙阵,不过这是理论上的法阵,实行上还有点儿困难。」

大绝真人翻开《六甲灵飞》,这本书是六甲真人的心得,大小不良占据了落封山之后把六甲真人遗留的东西全霸占了,但是这本书里面的知识太冷门,里面所记载的五行之术大小不良根本看不懂,他们到目前为止还只能依靠灵旗来进出六甲大阵。

大绝真人略过了前面的理论开始寻找雨墨所说的十面埋伏阵,终于在后面大绝真人找到了阵法的记载,但是这个阵法的名字是天门地锁阵,大绝真人耐心的向后翻阅,果然在第二页六甲真人说明天门地锁阵是把六甲大阵与四相阵结合创造而成,六甲大阵借助天干,四相阵借助地支,故此名为天门地锁阵。

大绝真人微笑说道:「除了名字有误差,其余的都让你说对了。」

陆芳华惊愕的看着雨墨,原来还真让他蒙对了,不过是不是雨墨提前看了这本书?陆芳华开始小心眼的转起了歪念头,说白了陆芳华就是不能忍受雨墨如此聪明,雨墨应该越笨越好,这样的坏蛋不应该太聪明,否则日后肯定造成更大的危害,陆芳华觉得自己的这个念头是悲天悯人的高尚想法。

雨墨根本无法理解陆芳华的念头,他取出了鲛绡网开始在那十二个挂环上刻画符咒,这十二个挂环正好符合十二地支,雨墨按照子丑寅卯的顺序刻完了符咒之后开始重新炼制这十二个挂环,这些挂环原本就是大绝真人炼制的宝物,只是还没想到应该如何使用,雨墨编制鲛绡网的时候正好用上了,雨墨曾经炼制过这些挂环,当时的时间紧迫所以只是仓促的可以应用就停止了,雨墨决定用两天的时间让挂环的法力上一个台阶,而且可以和大五行困仙阵组合使用,用来防御地下正好。

法宝的材料和炼制的心法相辅相成,雨墨修炼的《大五行诀》非常深奥,更何况雨墨这次找到了主攻方向,这十二个挂环之中雨墨主要修炼其中的辰戌丑未这四个,其余的只能等待以后有时间慢慢炼制。

雨墨自从楚梦枕飞升之后再也不肯偷懒耍滑,尤其是大绝真人「法力尽失」,这让雨墨有了强烈的责任感,他要保护大绝真人不受伤害,陆芳华对于这一点倒也佩服雨墨,尤其是兰陵老人把雨墨带着大绝真人四处求药的事情公告了散仙们,现在兰陵老人赞誉雨墨「仁义无双」这句话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不仅散仙们知道了,天玄宗他们同样也知晓了。

没有任何消息能够比大绝真人法力尽失而且身负重伤更令天玄宗震惊,道苑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失手把茶杯掉落在地,这是稳重的道苑从来也没有发生过的事情,道苑悔恨的劈翻了面前的枣木茶几,这一刻他已经完全失控了。

没有人理解道苑为什么这样痛苦,自从天王宫的火山被引爆之后,道苑心中责备大绝真人做得太过分了,在道苑看来大绝真人不应该如此冲动,他的举动给天玄宗带来了极不良的影响。不久前听说大绝真人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