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82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82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15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要不然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帮助你们。」

少年乞丐见到雨墨身旁的陆芳华,慢慢放弃了挣扎,有如此美貌的少女在身旁,雨墨应该没有什么恶意,而且雨墨容貌俊秀,让人一见就生出亲切的感觉,可是他不懂得人情世故,这样做太冒失了,少年乞丐细声细气的说道:「我家乡出现怪兽,我们没有办法才一路逃亡到这里。」

这是大绝真人咳嗽一声说道:「雨墨,放开你的手,你这样容易让人恐惧。」

雨墨缩回手道歉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说的那个怪兽是什么样子?」

少年乞丐摇头说道:「我的运气还好,没有遇到怪兽,听那些远远见过怪兽的人说那个畜牲浑身带着烈火,所到之处千里良田变成焦土,而且那个怪兽好像还吃人。」

陆芳华色变道:「火精!」

雨墨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原来竟然是火精造的孽,当年雨墨引爆了锁龙山底下的活火山,成功的毁了天王宫,也放出了躲藏在火山之中修炼数千年的火精,魔尊厉归真前往黑风洞拉拢雨墨的时候,说出了火精肆虐的事情。

雨墨那个时候根本没当回事,雨墨的想法是火精生活在天王宫的下面,说不定火精是天王宫样的恶兽,那么火精出世之后造孽也应该算在天王宫头上,与自己无关,后来雨墨逐渐意识到这只是自欺欺人,雨墨也曾经想过诛杀火精铲除这个祸根,可是火精突然销声匿迹了,雨墨乐得轻松,逐渐的就淡忘了这件事情,现在亲眼见到了火精造成的恶果,雨墨感到心里不安了。

大绝真人喃喃自语道:「原来火精又不甘寂寞的出来闯祸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要为此流离失所、妻离子散、生离死别,太惨了。」

陆芳华不知道引爆锁龙山的火山实际上是雨墨所为,外界传言一直是大绝真人为了营救雨墨而毁了天王宫,因此陆芳华不敢妄加非议,现在大绝真人如此「自责」,陆芳华安慰道:「前辈,当年您那样做也是迫不得已,您别在意。」

大绝真人看着雨墨说道:「老道我可不敢居功,引爆火山是别人的事情。」

陆芳华的目光也落在了雨墨身上,雨墨尴尬的点点头,陆芳华愤怒的说道:「你看你做的好事!这么多人沦落为乞丐,说不定还有多少人惨死,你当初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
大绝真人含笑不语,雨墨恼羞成怒,怎么同一件事情要差别对待呢?大绝真人引爆火山是迫不得已,自己引爆火山就是脑子坏掉了,欺负人还想怎么欺负?雨墨粗重的喘息几下说道:「不和你这个不讲理的女人一般见识。」

陆芳华惊讶的反问道:「我不讲理?你以为施舍几两银子就可以弥补过错吗?你那是假仁假义,火精出来是你造的孽。」

少年乞丐惊恐的看着他们两个,他已经听明白了,那个带着烈火的怪兽竟然是这个少年放出来的,难道他们不是普通人?少年乞丐的大眼睛看看英姿勃发的雨墨,又看看风华绝代的陆芳华,最后落在气度从容的大绝真人身上,这才是真正的高人,那一对神仙般的少年男女只是老道士的晚辈。

少年乞丐「扑通」跪在地上,抱着大绝真人的双腿说道:「老神仙慈悲。」

第七集 第二章 记名弟子

少年乞丐的举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大绝真人有机会躲闪却停了下来,被少年乞丐抱个结实,大绝真人轻声说道:「小丫头,你想要干什么?」

少年乞丐身体一震,原来老道士已经看出了自己的身份,雨墨和陆芳华却睁大了眼睛,少年乞丐竟然是个女孩子?陆芳华反应极快,她的目光再次落在雨墨身上,刚才雨墨抓着少女的肩膀说太瘦,难道他不知道男女的身材有差别吗?说不定雨墨是在故意揩油。

少女抱着大绝真人的双腿不说话,大绝真人见到少女的举动已经引起了路人的注意,大绝真人无奈的说道:「起来,和我走。」

少女立刻站起来,雨墨好奇的打量着少女,少女脸上涂抹着锅底灰,看上去肮脏不堪,雨墨仔细观察的时候才发现少女的脸庞很清秀,一双大眼睛黑白分明,如果洗去脸上的污垢应该是个小美女。

陆芳华在雨墨脚上狠狠踩了一下说道:「师妹,眼光不错啊,随便找个人打听就能碰到个小姑娘,是不是别有用心啊?」

雨墨颇感冤枉,而且陆芳华又用「师妹」这个称呼打击自己,雨墨气愤的大声说道:「师兄,你男扮女装当人妖很过瘾吗?」

陆芳华勃然大怒,挥舞着拳头想要打雨墨,雨墨张牙舞爪的左格右挡,少女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两个,这两个人都和戏子一样是反串吗?不过声音不对啊,大绝真人咳嗽两声说道:「别胡闹了,找间客站休息一下。」

雨墨小跑着说道:「我去探路,你们等我。」

陆芳华气愤难当的狠狠骂道:「这个无赖,竟然说我是人妖,前辈,您怎么不管教他?长此以往雨墨非堕落不可。」

大绝真人含混其词的说道:「他年纪还小,有时候胡闹也是难免,把握做人的大节就可以,其它的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很快雨墨就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几个柑橘边走边吃,小小在雨墨的怀里也在大声的咀嚼着,陆芳华「哼」了一声转过头,雨墨把柑橘递给大绝真人和少女,却没给陆芳华,陆芳华伸手抢过一个柑橘气呼呼的剥开,然后把橘子皮抛在了雨墨头上。

雨墨刚才占了上风,现在也不生气,引领着众人向刚才打听的客栈走去,小县城里面的客栈很普通,雨墨选的是最高档的客栈,却依然很不让人满意,雨墨要了三间上房,雨墨和大绝真人住一间,陆芳华和那个少女一人一间。

客栈的伙计见到他们带着一个小乞丐进入客栈本来很不满意,但是大绝真人、雨墨和陆芳华三人气质出众,再加上雨墨打扮得如同贵公子,在小小的县城里面鹤立鸡群,客栈的伙计们根本没有见过如此出色的人物,当下小心翼翼的把他们带到客房,少女和陆芳华都来到了大绝真人的房间等待下一步的安排。

雨墨取出一迭银票翻出一张交给伙计,让他去兑换银子,顺便买一套少女的衣服,雨墨身上的银票最小面额的也是五百两,客栈的伙计根本没有见过这么阔绰的客人,不要说小小的县城,恐怕就算京城他都属于有钱人。

陆芳华见到雨墨出钱给少女买衣服,而且要求最上等的衣服,她更加的确信雨墨用心不良,雨墨喃喃自语道:「估计这间客站里面的食物不怎么样,我去外面的餐馆订一桌酒席回来。」施施然的离开了。

雨墨离开之后,大绝真人含笑问道:「小丫头,现在你该说说有什么要求了,如果你缺钱,我师侄可以给你,如果有什么难处就直接说出来。」

少女「扑通」一声再次跪下,大绝真人皱眉说道:「有什么话直说,老道最讨厌你这点。」

少女还是不吭声,陆芳华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少女说道:「前辈,她是不是想拜师啊?」

大绝真人捻着胡子说道:「不行,老道已经不想再收弟子,你起来。」

陆芳华的大眼睛滴溜转着,大绝真人如果没有收徒弟的念头才怪,要不然绝不可能带少女回来,大绝真人应该是有什么顾虑,陆芳华试探着说道:「前辈,您在天玄宗是掌门人的大师兄,就算您不收也可以推荐给其它的前辈,良材美质很难寻找。」

大绝真人默默的摇头,少女惶恐不安的仰望着大绝真人,目光中可怜巴巴的哀求神色让人不忍目睹,大绝真人闭上眼睛说道:「让我再考虑考虑,此事重大,需要和雨墨商量。」

陆芳华迷惑的看着大绝真人,大绝真人收徒弟轮得到雨墨多嘴吗?大绝真人是不是太纵容雨墨了?大绝真人取出明堂镜喷口元气,明堂镜上放出了光华。

陆芳华壮着胆子来到大绝真人身后,明堂镜中显示出雨墨正在和一个官员谈话,那个官员态度很恭敬,然后雨墨取出一迭银票从中挑出两张放在怀里,其它的都交给了那个官员,那个官员立刻站起来长揖到地。

陆芳华知道雨墨是偷着出去赈灾去了,看来雨墨这次下了血本,那么厚的一迭银票足有几万两,陆芳华心中对雨墨的举动很满意,表面上却悻悻的撇撇嘴表示不屑,大绝真人满意的点点头说道:「雨墨回来的时候不许多嘴,小丫头,听到没有?」

少女慢声细语的说道:「是,师父。」

大绝真人忍不住露出了微笑,这个女孩子很有趣,自己不答应收徒弟她就死皮赖脸的主动叫师父,大绝真人收回明堂镜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少女听到大绝真人没有反驳,她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回师父的话,弟子叫做姜秀雅,是郴州人,家父生前是读书人,曾经做过几年官员,家父母过世之后弟子寄居在叔父家中,这次火精为祸人间,我叔父举家逃亡,但是他们嫌弟子是个拖累,所以……」

听到姜秀雅遭遇这么惨,陆芳华也觉得黯然,大绝真人饱经沧桑,对人间的疾苦了解很多,姜秀雅女扮男装乞讨度日,本身就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也证明姜秀雅很好强,宁愿乞讨度日也不肯出卖声色。

外面的敲门声响起,客栈伙计送来了雨墨要求的衣服,大绝真人让陆芳华带着姜秀雅到隔壁的房间更换衣物,当姜秀雅再次来到大绝真人的房间时,大绝真人都不禁愣了一下,洗去了脸上污垢的姜秀雅明眸皓齿,肤若凝脂,走路时婀娜多姿,简直就是人间尤物。

姜秀雅再次跪倒在大绝真人面前,大绝真人皱眉道:「不好办啊。」

姜秀雅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流露出乞求的神色,大绝真人叹息一声说道:「磕头吧,我收你为记名弟子。」

姜秀雅大喜,一连气磕了八个头,大绝真人这才说道:「天玄宗是正道翘楚,但是和雨墨修炼的道法比起来却逊色很多,为师的想法是你做我的记名弟子,但是道法由雨墨传授给你,刚才我就为此犯难,现在更加为难了。」

陆芳华终于明白了大绝真人为什么刚才犹豫不决,而且要征求雨墨的意见,原来大绝真人竟然是变相的为雨墨收个弟子,姜秀雅如此美艳动人,雨墨这个做师父的肯定心猿意马,大绝真人自然放心不下。

陆芳华酸溜溜的说道:「前辈,雨墨自己都没正形,他怎么可能当好师父?别被他耽误了秀雅妹妹的发展。」

大绝真人说道:「雨墨只是传授口诀,具体的修炼还是由我来指点,再说雨墨这孩子很好,非常好。」

陆芳华赌气的不再言语,过了一会儿雨墨带着两个酒楼的伙计回来了,酒楼的伙计提着两个大食盒,雨墨打开房门之后大声说道:「我回来了。」但是马上雨墨就不作声了,他的目光落在大绝真人身后的姜秀雅身上,雨墨猜出她肯定就是那个小乞丐,却想不到麻雀变成了凤凰,这变化也太大了。

雨墨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姜秀雅,然后又落在陆芳华身上,简陋的客栈因为她们两个而蓬荜生辉,就连那两个酒楼的伙计也都感觉自己的目光已经不够用了,大绝真人和陆芳华同时咳嗽出声。

雨墨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们两个看什么看?快把酒菜摆上,哎呀,竟然出了两个美女,这下有眼福了。」

姜秀雅垂下头,她原本是官宦之女,从小知书达理,是真正的大家闺秀,雨墨口无遮拦的胡说八道让姜秀雅感到很尴尬,陆芳华面沉似水,莫名的情绪让陆芳华烦恼起来。

酒楼的伙计手脚麻利的把酒菜摆放在桌子上,雨墨随手抛给他们一小块银子当赏钱然后挥挥手,那两个伙计不甘心的离开了,如此美貌的少女竟然同时出现在小县城,这两个伙计日后有谈论的本钱了。

大绝真人说道:「秀雅,见过你雨墨师兄。」

姜秀雅盈盈施礼说道:「雨墨师兄好,小妹姜秀雅有礼了。」

雨墨笑瞇瞇的说道:「原来大师伯已经收你为弟子,好说,好说。」

雨墨看得出来陆芳华有些不高兴,现在雨墨已经证明萧雅的理论完全正确||让陆芳华恨自己才有追求她的机会,现在陆芳华因为姜秀雅已经有些不开心了,雨墨决定再接再厉,雨墨色瞇瞇的盯着姜秀雅说道:「师妹,你今年多大了?」

姜秀雅脸上的红晕已经蔓延到雪白的脖子,陆芳华抓起一根筷子射向雨墨的眼睛,筷子发出呼啸的风声,就算是一堵墙壁都无法阻挡筷子,雨墨急忙伸手抓住筷子老老实实的送还到陆芳华面前。

大绝真人正色说道:「雨墨,以后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秀雅虽然是我的弟子,日后却要你来传授修炼的方法,做师兄的就应该有师兄的风范,不要闹出笑话。」

雨墨面红耳赤的小声答应着坐下来,大绝真人还从来没有斥责过雨墨,因此简单的提醒已经让雨墨感到无地自容,雨墨小心翼翼的坐在大绝真人身旁,默不作声的吃着,大绝真人想不到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让雨墨这么重视,大绝真人心里颇为后悔,早知道如此就让雨墨胡闹好了。

雨墨心情不好,饭量立刻锐减,小小为了显示与雨墨共进退,它很快就用小爪子擦擦嘴巴表示吃饱了,这对于贪吃的小小来说需要很大的勇气和毅力,雨墨抱着小小说道:「大师伯,我听说火精好像到了九烈山,我想去看看。」

大绝真人放下酒杯说道:「也好,咱们什么时候动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