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86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86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3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道:「厉归真,要杀你就把我们全杀了,否则悬空岛的散仙会和你们永远是敌人,你身为魔道尊主觊觎晚辈的法宝又恃强凌弱,日后全天下的都会知道魔道中人果然不同凡响,做事心狠手辣。」

陆芳华底气十足,有大绝真人在背后撑腰,厉归真也没有什么可怕的,雨墨嘿嘿笑道:「厉归真,如果我不死,你就等着臭名远扬吧,我要让你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厉归真狂怒之下放声大笑,今天厉归真是想要和雨墨交换神雷,这是公平的交易,没想到却落得一身的不是,厉归真笑声止住之后指着雨墨说道:「有种,我倒要看看得罪你的下场是什么,今天我不会杀你们这些老弱残兵,日后魔道中人会让你们寸步难行,小子,别后悔。」顿足向远处飞去。

厉归真刚刚离开,雨墨就坚持不住了,雨墨神色萎靡的从空中落了下来,刚才厉归真的一顿蹂躏让雨墨的骨头都散架子了。

第七集 第五章 非常之事

雨墨消沉了许多,被厉归真打得没有还手之力这种事情雨墨感觉丢人,而且是极度的丢人,大绝真人他们见到雨墨心情不好,每个人都不想在这个时候招惹他,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安慰他,气氛异常的尴尬。

雨墨冷静下来之后很后悔,厉归真如果真的丧心病狂的对自己下手,肯定也要把大绝真人他们灭口,自己的一时意气用事险些害了大家性命,雨墨担心厉归真会派人来对付自己,找些药草服了下去,勉强压制住伤势带着众人离开了九烈山。

九烈山的北方有一座小城市,这座小城已经被火精摧残的不成样子,大街上冷冷清清,雨墨在城市的边缘寻找了一个隐蔽的地点让姜秀雅可以在这里慢慢的修炼,雨墨独自来到了小城中,选购了一些必备的物品之后雨墨见到了一个代写书信的老者。

小城之中许多人都逃难去了,有些人不愿意离开家园,便透过书信的方式和远方的亲人沟通,雨墨等到写书信的人都离开之后才凑了过去,老者见到雨墨衣着华丽、气质不凡,知道这是个大客户,老者抿口茶水问道:「公子爷,您要写书信吗?」

雨墨小声问道:「我想写一篇骂人的东西,你会吗?」

老者为之愕然,老者替人写过状纸、写过家书,还从来没有写过这种东西,雨墨拿出一大锭银子放在桌子上说道:「我读书不多,骂人也没有什么花样,我看您老人家肯定饱读诗书,骂人自然不在话下,这是预付的订金,写得好还有赏钱。」

老者见到这么大的一锭银子足够写上几百封家书了,老者麻利的把银子纳入怀里挽起袖子说道:「公子爷想要一片檄文,老夫明白,你讨伐的人是谁,还有是什么身份,都讲出来,老夫给您做一篇流传千古的讨逆檄文。」

雨墨这才明白好像骂人的东西叫做檄文,果然问对人了,雨墨压低声音说道:「我要骂的人叫做厉归真,他是魔道的魔尊,这个家伙卑鄙无耻,笑里藏刀。」

银子开路,勇字当头,老者收下了雨墨那么大的一锭银子,而且听说还有赏钱,老者根本不在乎厉归真是什么人,他摆手说道:「公子也不必多言,就凭他是魔道的什么魔尊就已经足够了。」

老者沉吟了片刻,提笔就写,老者一边写,雨墨一边轻声念道:「逆贼魔尊厉归真,人非温顺,地实寒微。蛇蝎为心,豺狼成性。千夫所指,万人唾骂。神人之所共疾,天地之所不容。」读到这里雨墨赞道:「嗯,这句说得好,厉归真马上就要遭遇天劫了,果然是天地不容。」

老者露出得意的笑容,提笔「刷刷」的继续书写,雨墨继续读道:「盖闻君子图危以制变,是以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

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安在?倘能共立诛逆之功,无废天地正气……」

雨墨看得心情舒畅,老者果然文笔犀利,骂得酣畅淋漓,老者洋洋洒洒的写了数百言,这才满意的放下笔说道:「公子爷,您还满意吗?」

雨墨掏出一张三百两的银票放在桌子上说道:「把我的名字写上,端木雨墨,对,你给我抄上两百份,这些银子就都是你的了。」

老者贪婪的看着银票,吞吞口水说道:「公子爷,一个人抄上两百份耗费时间太多,我可以找人帮着抄写,您稍候片刻就可以。」

雨墨也是希望越快越好,老者收起银票带着檄文小跑着离开,不到半个时辰就带着厚厚的一大摞檄文返了回来,原来老者不仅代写书信,还收了一些学生,这些学生可以当免费的劳力,两百份檄文自然轻松完成。

雨墨又买了一罐糨糊,来到城门口飞了起来,把一张檄文贴在城头,那些普通的百姓见到雨墨竟然可以凌空飞起来,有些人已经惶恐的跪在地上,雨墨朗声说道:「这个大魔头厉归真就是害得你们受苦的罪魁祸首,你们要时刻记着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记住,他的名字叫做厉归真。」说完雨墨驾驭飞剑扬长而去。

雨墨回去之后心情舒畅了许多,脸上也露出了笑容,但是无论别人怎么问雨墨也不肯说,大绝真人也觉得奇怪,怎么雨墨回来之后变化这么大呢?大绝真人在雨墨再次前往九烈山的时候隐身察看了一下,见到那篇檄文之后大绝真人哭笑不得,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向陆芳华与姜秀雅说起此事。

雨墨再次来到九烈山的时候发现火精已经逃走了,厉归真的阴雷让火精吃了不少苦头,被人欺负到家门口的火精无奈的放弃了这个合适的乐园,远走他乡,雨墨见到火精离开之后有些失望,再次寻找火精的踪迹就困难了。

雨墨第一次修炼《大五行诀》的时候就可以感应到天地间存在的五行之气,姜秀雅却足足用了两天的时间才做到,这已经让大绝真人感到很满意,按照正常来说姜秀雅已经过了最佳的修道年龄,大绝真人看到她根骨不错才收下她为寄名弟子,毫无基础的姜秀雅能够在两天之内就感应到五行之气,证明大绝真人眼光的确不凡。

雨墨指点了基本的口诀之后,具体修炼的时候大绝真人会在一旁指导,雨墨不用担心姜秀雅发生什么问题,雨墨开始捉摸如何利用那两百份檄文,小县城的影响力太低,最好是繁华的都市,那样才能取得令人满意的效果。

自从厉归真离开后九烈山附近经常有魔道中人出现,雨墨一直小心谨慎,而且前往九烈山的时候都是独自前往,遇到外人的时候雨墨都能够及时的施展隐地八术躲藏起来,雨墨猜测很有可能是厉归真派人来找麻烦来了,不过厉归真没有把自己的行踪泄露给外人这点还不错,要不然雨墨他们肯定难以躲藏。

夏季的最后一个月,雨墨带着众人向西方慢慢的前进,这个季节姜秀雅可以随时吸取土之精气,而到了秋天来临的时候就要到西方的大雪山附近吸收金之精气了,雨墨兜了一个大圈子,经常改变行进的路线,然后把声讨厉归真的檄文到处张贴。

普通人没有人知道魔尊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厉归真是何许人也,但是这些消息逐渐传到了修道人耳中,雨墨大胆挑衅厉归真的消息不径而走,所有人都明白厉归真肯定得罪了雨墨,导致雨墨使出这种极端的手段来对付厉归真。

道苑和韩璇听到这个消息都为雨墨捏了一把汗,现在雨墨四处树敌,而且都是不能招惹的强大敌人,不过这样也好,和大魔头作对就有机会争取到正道众人的声援,道苑甚至猜测这个主意是大绝真人指点的,说不定大绝真人这是在变相的为雨墨打造良好的名声。

韩璇也觉得道苑的这个猜测有道理,寒璇又动了寻找雨墨和大绝真人的念头,但是雨墨张贴檄文的时候行踪不定,很难找到他的确切行踪,而且大绝真人竟然不肯回到天玄宗,韩暄明白大绝真人决定的事情别人无法劝说,也许日后他想开的时候不需要别人寻找自然就会回来了。

道苑决定帮助雨墨一把,道苑给交好的门派发出了请柬,准备和众人宣扬雨墨的勇敢行为,这是为楚梦枕和大绝真人正名的最好机会,道苑把丹景道宗和天王宫的人也邀请了,道苑想要给他们一个难堪。

道苑选择的是重阳节,这一天也是天玄宗的周年纪念日,天玄宗五十年一小庆,每隔百年隆重的举办一次大型庆典,平时每年的庆典都是天玄宗内部祭奠祖师爷,然后大家吃喝一场而已。现在距离百年庆典还有两年的时间,道苑决定以邀请同道商讨如何举办百年庆典为借口举行一次宴会,名义上请教各位好友如何把庆典办得更风光,实际上是准备宣布雨墨勇于对抗厉归真的好消息。

这些年来天玄宗内忧外患不断,首先是楚梦枕给交魔道中人而被逐出师门,楚梦枕离开天玄宗之后收了雨墨为徒,尔后这对师徒窃取神木门的神木飞剑、偷听神木门的练功心法、偷走了丹景道宗的《太清神丹经》、雨墨还闯入悬空岛偷了散仙中第一美女陆芳华的药王神鼎,楚梦枕师徒惹了麻烦,那些苦主却要到天玄宗来讨说法。

如果楚梦枕师徒一直坑蒙拐骗也好,正道中人可以名正言顺的找他们的麻烦,可是楚梦枕师徒又毁了僵尸门的洞府,还杀死了冷月狂魔的唯一的徒弟,这对师徒亦正亦邪的简直就是为所欲为,仇家遍地都是。

好不容易楚梦枕飞升了,所有的麻烦都丢给了雨墨,大绝真人却为了营救雨墨而引爆了锁龙山的火山,这件事情虽然是雨墨做的,但是罪名却算在大绝真人身上,道苑的两个师兄弟都成了天玄宗的大罪人,让天玄宗的名声一落千丈。

不过雨墨被关押在天王宫这件事情天玄宗有话要说,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道苑邀请天王宫就是想要趁机发难,道苑和韩璇已经憋了一肚子的火,天王宫虐待雨墨的时候韩璇和大绝真人透过明堂镜看得清清楚楚,韩璇要为雨墨讨还公道。

重阳节的清晨,天玄宗上上下下打扮一新,道苑换上了重大节日才穿的明黄色道袍,辰时开始率领弟子祭奠历代祖师,天玄宗作为正道的三大中流砥柱之一,口碑一直不错,也从来没有仗势欺人的事情,那些受到邀请的门派早早的就陆续来了,基本上都是各门的掌门人带队,而天王宫、丹景道宗和天耀门的人还没有来。

道苑举行完祭奠仪式之后,把众位客人邀请到了栖霞殿,天玄宗的长老和道远的同辈师兄弟都出席了,众人不咸不淡的闲聊着,都尽量的避免提及楚梦枕和大绝真人。巳时已过,即将到到午时的时候,门人通报说天耀门的掌门叶静能和天王宫的掌门萧凤臣一起来了。

道苑听到他们两个一起来了,心里有些不愉快,天耀门、天王宫和天玄宗并列正道的三大领袖,天王宫和天玄宗的矛盾虽然没有公开,但是天耀门不可能不知道这中间的嫌隙,叶静能和萧凤臣竟然一起来了,这不是让自己难堪吗?

道苑出于礼貌不得不起身率领天玄宗的众人到栖霞殿外迎接,那些小门派的掌门人也不敢在殿中等候,正道三大领袖齐聚一堂,已经是很久没有的盛况,这些人都随在道苑的身后出来迎接。

萧凤臣是孤身一人前来,叶静能带了一个同辈师弟还有两个青年道士,叶静能的那个师弟道苑都认得,他名叫徐自傲,名声相当不错,但是叶静能带着两个鼻青脸肿的弟子来干什么?难道又是讨说法的?这些年天玄宗就没有遇到什么好事情,道苑现在已经成了惊弓之鸟。

道苑满面堆笑的说道:「两位掌门大驾光临,天玄宗蓬荜生辉,小弟冒昧发出邀请,原本没想到两位肯赏光莅临?道苑在此多谢了。」

叶静能客气的说道:「天玄宗举办庆典,我自然没有不来的道理,只是原本一场喜事却平添了几分波折。」

道苑确认这两个天耀门的晚辈就是债主了,不知道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千万不要是因为雨墨,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叶静能瞥了那两个弟子说道:「这两个孩子是徐师弟的徒弟,昨天他们两个正准备挖掘一件宝物地灵甲的时候被雨墨强行夺走,道苑掌门一定还不知道吧?」道苑脸上的笑容立刻僵硬了,果然又是雨墨闯的祸,韩璇心存希冀的说道:「真的是雨墨?没有认错人吧?」

叶静能对一个弟子颔首说道:「罗世英,你来说说当时的情况。」

那个被称为罗世英的弟子恭敬的说道:「是,掌门师伯,前几天弟子和陈师弟在莽原的一个废弃洞府发现那里面有灵气的波动,后来在一块残破的石碑上发现碑文记载地下埋藏着一件法宝地灵甲,碑文上说地灵甲可以借助大地之力保护主人,弟子和陈师弟想挖出地灵甲献给师父,因此留在那里寻找地灵甲的下落。

弟子和陈师弟几乎不眠不休的挖掘了三天,眼看就要成功的时候,远处飞来一道金光,金光敛去之后露出了大绝前辈,两个少女还有一个少年,弟子早就听说大绝前辈和雨墨在一起,那个少年自然就是雨墨了,弟子知道大绝前辈为人正直,自然不会抢夺晚辈的东西。」

道苑心说不妙,罗世英上来就给大绝真人扣了一顶大帽子,这样显得罗世英很尊重前辈,起码可以争取到在场众人的好感,这个罗世英口才了得啊,怪不得叶静能让他来说明情况。

韩璇低声说道:「两个女子?应该只有一个陆芳华才对,这样看起来还是有出入。」道苑知道韩璇这是在千方百计的为雨墨开脱,不过这个借口没有什么力度,所有人都知道大绝真人和雨墨在一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