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87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87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36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起,多一个少女并不稀奇。

罗世英愤怒的说道:「雨墨一见面就非常嚣张的说,「大师伯,这里好像有好东西,这两个笨蛋看来也在寻找。」弟子和陈师弟本来非常敬重大绝前辈,可是大绝前辈一言不发,任凭雨墨胡说八道。

弟子率先亮出了身份,希望大绝前辈看在天耀门的分上主持公道,但是大绝前辈态度非常冷淡,说什么「儿大不由爷,女大不由娘」,后生晚辈的事情他没有心情过问,也没有那个本事过问。

雨墨听到这句话之后抢走了地灵甲,而一个穿黑衣的女子使用法宝毁了陈师弟的飞剑,弟子和陈师弟准备抢回地灵甲的时候,雨墨用一张弩对着我额头不让我乱动,然后雨墨和那个黑衣女子把我们毒打一顿。」

韩璇装作迷惑的说道:「你们挖掘了三天都没有挖出来地灵甲,怎么雨墨上来就抢走了呢?你们两个也修道多年,挖掘三天恐怕把那个废墟都挖遍了,是不是里面还有什么隐情?」

道苑一本正经的斥责道:「韩师弟,你怎么可以和晚辈一般见识?就算这两位师侄有什么隐瞒的细节也不应该刁难,做前辈的要有风范,为晚辈做一个表率。」

叶静能听出道苑这是在用话挤兑自己,叶静能沉下脸说道:「你们两个把话说清楚,当时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

罗世英急忙说道:「弟子该死,当时保护地灵甲的有一座法阵,弟子和陈师弟对法阵束手无策,雨墨上来就轻松的打开了,可是这个废墟是我们先发现的,雨墨凭什么抢夺?还请诸位前辈主持公道。」

道苑见到罗世英眼珠乱转,而且语气刁钻,道苑看着那个沉默不语的青年道士说道:「陈师侄,雨墨抢走地灵甲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毒打你们?如果雨墨真的是心狠手辣之辈,他完全可以杀你们灭口,你们还有什么没说出来的?」

萧凤臣突然说道:「大绝师兄虽然脾气暴躁,但是为人正直,绝不会纵容雨墨仗势欺人,穿黑衣的女子肯定是悬空岛的陆芳华,她名声不错,自然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毁掉你们的飞剑,更不会粗鲁的出手打人,你们两个一定隐瞒了事实。」

萧凤臣竟然替大绝真人说话,在场的众人都目瞪口呆,这里面最应该落井下石的就是萧凤臣,他怎么会替大绝真人辩解呢?萧凤臣在搞什么鬼?

那个姓陈的道士面红耳赤的看着罗世英,罗世英不动声色的避开目光,叶静能厉声说道:「把事实说出来!否则你们两个就滚出天耀门。」

姓陈的道士惶恐的跪在地上,罗世英非常坦然的说道:「掌门师伯,弟子和陈师弟见到大绝前辈的时候,发现雨墨身边还有两个女子,弟子早就耳闻雨墨贪花好色,而且和臭名昭著的天欲妖姬有扯不清的关系,弟子担心这两个女子受了雨墨的蒙骗,所以不由自主的多打量几眼,从而产生了一点儿误会。」

萧凤臣冷笑道:「言不由衷吧?陆芳华可是散仙中第一美女,和她在一起的少女想必也貌若天仙,你们两个说不定忘记了非礼勿视这句话死死的盯着人家看,哈哈,道心不净啊!」

叶静能昨天晚上才听到这件事情,当时觉得罗世英他们两个浑身是理,这才带着他们来讨公道,现在却发现他们两个隐瞒了许多事实,徐自傲惭愧的说道:「掌门师兄,看来罗世英真的是在撒谎了,陈铎这孩子一向老实没什么主见,所有的事情肯定都是罗世英这个畜牲编造出来的,我会处理此事。」

罗世英能言善辩而且会讨徐自傲的欢心,以往在徐自傲门下很得宠,今天见到徐自傲要惩罚自己了,罗世英急忙跪在地上说道:「师父,弟子真的无辜,而且弟子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出来,就是因为担心引起误会,所以才隐瞒了许多事实,当时雨墨使用的那张弩,好像是传说中被天玄宗封印起来的追魂魔弩。」

罗世英是情急之下乱咬人,可是他恰恰说中了事实,道苑听到雨墨使用一张弩的时候就猜到了那肯定是被大绝真人私自带下山的追魂魔弩,现在竟然被揭发出来了,道苑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第七集 第六章 狼子野心

追魂魔弩现在已经快要被人淡忘了,但是这些各门派的掌门人却大多记得,当年曾经有数十个修道人死伤在追魂魔弩之上,后来道苑的祖师爷杀死持有追魂魔弩的魔头之后,把追魂魔弩封印了起来,让这个魔道神兵从此销声匿迹,现在追魂魔弩竟然落在了雨墨手里,那些掌门人都看着道苑,想要听听道苑该如何解释。

道苑的脑筋飞速转着,然后坦然的笑道:「我都没有见过追魂魔弩是什么样子,请问罗师侄怎么敢保证那就是追魂魔弩呢?」

罗世英已经没有退路,这个时候是唯一的机会,罗世英狠狠心说道:「您可以查看追魂魔弩在不在天玄宗,如果在的话晚辈自然无话可说。」

道苑呵呵笑道:「追魂魔弩被封印在后山的洞窟之中,那里有天玄宗的开山祖师布下的法阵,天玄宗上下还没有谁有能力进入那里,罗师侄这么说就是想要死无对证了?韩师弟,明天你全力寻找大绝师兄和雨墨的下落,现在只有找到雨墨才能验证那是不是真的追魂魔弩,天玄宗可不能承受不白之冤。」

韩璇大喜,道苑这么说分明就是想要推托此事,大绝真人和雨墨行踪漂泊不定,而且就算找到他们也可以临时伪造一把追魂魔弩,这件事情就算是解决了,如果天耀门有那个本事就自己找雨墨验证好了。

萧凤臣打圆场说道:「因为一件小小的地灵甲却险些弄得天玄宗和天耀门伤了和气,叶掌门,你应该好好管教自己的门人了,这件事情十有八九是你的门人理亏,千万不要因为雨墨曾经有过什么不良记录,就把全部的责任都推到他身上。」

叶静能忍着怒气说道:「这件事情我自然会处理,不劳萧掌门费心,至于伤了和气这种话还是不要说为好,天王宫已经无家可归了,伤不伤和气大家心里有数,我就不信萧掌门这么大度。」

萧凤臣被叶静能当面揭了疮疤,脸上也有些挂不住,萧凤臣冷笑说道:「今天我来就是想要把误会说清楚,大绝师兄当初是误会了天王宫,才导致了许多事情的发生,天王宫被毁这件事情不怨大绝师兄和雨墨,那件事情的确是因为天王宫做得不好,我萧凤臣做事向来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分得清清楚楚,绝不会昧着良心偏袒自己的弟子。」

萧凤臣和叶静能是在路上偶然相遇,叶静能对天王宫的有些做法也很不满,但是因为地灵甲的事情叶静能和萧凤臣有些同仇敌忾,可是萧凤臣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竟然处处帮着天玄宗讲话,叶静能勃然大怒说道:「萧凤臣,谁不知道你笑里藏刀,你的手段对付别人可以,但是我不吃你这套,我自然会找大绝真人和雨墨问个明白。」

萧凤臣摊开双手说道:「那我只能祝你好运了,雨墨的威力不同凡响,而且很记仇,魔尊厉归真得罪了他的下场你也看到了,希望日后雨墨不会给天耀门也来一封声讨的檄文,哈哈哈……」

叶静能气得脸色发青,拂袖说道:「我们走!」

萧凤臣眼中露出讥讽的神色,但是转向道苑的时候却变得非常郑重,萧凤臣惭愧的说道:「道苑掌门,当初我一番好意带走了雨墨,谁能想到后来发生了如此多的变故,浑身是嘴也无法洗清您.阅读的小说来至~ωwω_∪mDtxt_còМ自己的罪名,前几天你送去请柬之后我感到这是个解释清楚的最好机会,所以才厚颜来了。」

萧凤臣低声下气的解释反倒让道苑等人不知该如何应付,道苑隐约觉得不妥当,萧凤臣气走叶静能恐怕不仅仅是向天玄宗买好,应该还有其它的目的,道苑努力挤出虚伪的笑容说道:「萧掌门客气了,大家同为正道中人,自然应该彼此体谅,些许的小事也不必放在心上,误会说清楚就好。」

就在这时远处有人怒吼道:「萧凤臣,你滚出来,我要为我师父报仇。」

道苑眉头皱了起来,李默凡怎么知道萧凤臣来了?李默凡的脾气与大绝真人如出一辙,他当众向萧凤臣挑战肯定要把事情变得更加复杂,冷月狂魔出关以来,魔道的气焰越来越嚣张,而正道中人却矛盾重重,这个时候必须以和为贵。

萧凤臣尴尬的笑道:「说话的这位肯定就是大绝师兄的弟子李默凡了,这件事情我必须和他说清楚,要不然日后麻烦太大。」一边说一边向李默凡的方向走去。

李默凡驾驭着飞剑正向这里冲来,见到萧凤臣的身影之后李默凡用手一指,飞剑向萧凤臣的脖子斩去,道苑大声喝道:「不得放肆!」

萧凤臣伸手轻描淡写的放出法宝挡住李默法的飞剑说道:「李师侄,稍安毋躁,今天我来就是想要解释一些事情,冲动是修道人的大忌,师侄,咱们好好谈谈如何?」

李默凡指着萧凤臣的鼻子骂道:「姓萧的,你当面是人,背后是鬼,我不会信你说的每一个字。」

萧凤臣淡淡的笑道:「大绝师兄安然无恙,今天你先听我说,有什么疑问日后你尽可以求证,如果我心里有鬼敢孤身前来天玄宗吗?师侄,多用用脑子。」

李默凡犹豫着收起飞剑,萧凤臣向李默凡走去说道:「我对大绝师兄仰慕已久,虽然大绝师兄对天王宫有诸多的偏见,我依然尊重他,这样坦率的人才是值得我的对象,你的脾气和大绝师兄很相像,日后想必也可以做出一番事业,来!咱们爷俩好好谈谈。」

萧凤臣缓步前行,李默凡慢慢的跟在后面,萧凤臣压低声音说道:「最近为什么不和我的手下联络?你以为你可以置身事外吗?记住,你出卖了你师父,已经没有回头路,你师父想必也猜到了这点才不愿意回来。」

李默凡握紧了拳头,狰狞的看着萧凤臣,萧凤臣轻笑说道:「后悔了?天王宫的秘笈难道没有让你的修为提高很多吗?你身兼天玄宗和天王宫两门的绝学,这可是旷古未有的奇事,如果不是我对你下了这么大的赌注,你有可能学到吗?

李默凡,你扪心自问,你掌握了这两门绝学之后进步是不是比以往快得多?日后的成就简直无可限量,现在你已经无法脱离天王宫了,你必须继续按照我的指示做下去,否则后果你比谁都清楚。」

李默凡紧张的四下张望着说道:「当初你可没说要杀我师父,你让我泄漏师父的踪迹时只是说想要找他谈一谈,你险些让我成了千古罪人。」

李默凡已经后悔了,当初天王宫的人蓄意接近李默凡,并逐渐的引诱他学习天王宫的道法,李默凡以为遇到了天赐良机,茫然不知已经落入了圈套,天王宫慷慨的传授李默凡想要的秘笈,代价就是泄漏天玄宗的重大消息。

李默凡透露给天王宫的第一个消息就是楚梦枕和温朝恩与何寂寞结交,还有楚梦枕她们会面的时间和地址,这个消息不算重要,但是后果就是这个消息传得沸沸扬扬,逼迫天玄宗不得不清理门户。

在楚梦枕被逐出师门的时候李默凡痛苦了许久,他感到自己对不起三师叔,可是不久之后天王宫的人给他送来了天王问心针的修炼秘笈,李默凡再次经受不起诱惑,他终于彻底堕落了。

萧凤臣阴冷的说道:「千古罪人?我的计划如果成功了,那个时候是非就要用另外的一个标准来衡量了,我只恨没有当场杀死大绝真人,以至于留下了这么大的后患,前两个月我带人抓捕雨墨的时候,冷然和另一个长老被人杀死,你说会是谁干的?」

李默凡第一个念头就是大绝真人的法力恢复了,李默凡的牙齿开始打颤,双腿也觉得发软,萧凤臣狞笑道:「大绝真人心狠手辣,日后他想要杀你的时候会不会手软呢?是直接干掉你还是慢慢的折磨你这个叛徒呢?」

李默凡回想起师父发怒时候的样子就心胆俱裂,万一……万一李默凡已经不敢想下去了,深深的恐惧折磨着他,萧凤臣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不做,二不休,只要解决了天玄宗和天耀门,其它的事情就好办了,大绝真人一个人掀不起什么风浪。」

李默凡已经无路可退,只有咬牙和萧凤臣继续走下去,他不仅无法回头,而且不得不走得更远,李默凡低声问道:「你想怎么做?」

萧凤臣和李默凡说了半天,最后李默凡怒气冲冲的离开了,萧凤臣满面笑容的回到道苑面前说道:「李师侄还是很明白事理的人,不过这个性子也太急了,我对他讲明白前因后果之后他就要寻找大绝师兄问个清楚,看来还是不完全相信我,这孩子!」

道苑对李默凡的突然离开有些担心,萧凤臣这个人口蜜腹剑,李默凡千万不要被他的花言巧语所蒙蔽,道苑不动声色的给韩璇做个隐蔽的手势,韩璇找个借口离开了,韩璇在这个重大场合无法离开天玄宗,他把自己的大弟子九思派了出去。

九思这个名字是韩璇起的,取自君子有九思:视思明,听思聪,色思温,貌思恭,言思忠,事思敬,疑思问,忿思难,见得思义。韩璇希望自己的弟子能够做个谦谦君子,九思也的确不负师父的期望,做事稳重而且为人谦和,韩璇对他的办事能力很放心。

九思远远的缀着李默凡,李默凡离开天玄宗之后向南飞,然后在中途转头向西飞去,李默凡开始的时候还比较谨慎,离开天玄宗数百里之后李默凡加快了速度。

九思知道自己的修为比李默凡逊色很多,但是李默凡此刻表现出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