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0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0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49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罪了我们都别想有好日子过。」

温朝恩狞笑道:「那还用说,杀死冷月狂魔的时候就把他的人头摆在这里,冷月狂魔的资格绝对够了,骷髅鬼手也不错。」

雨墨听到他们两个竟然打算杀死冷月狂魔,雨墨急忙说道:「两位叔叔,你们猜错了,乾坤葫芦在厉归真那里。」

温朝恩摸着下巴说道:「在厉归真那里?这可不好办,厉归真能够成为魔尊不仅仅是因为修为高,他收买人心的本事更大,和厉归真作对很危险,不过也不用怕,何寂寞的本事现在应该不比厉归真逊色。」

冼玉清突然说道:「师公,你和厉归真不是很有交情吗?厉归真正在发动人手准备攻打天耀门,说是为了替你报仇。」

何寂寞、温朝恩和雨墨三个人同时站了起来,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雨墨都不知道自己竟然和厉归真有这么深的交情,雨墨到处张贴檄文的事情传得沸沸扬扬,厉归真不气吐血就算是有度量了。难道厉归真吃错药了?

温朝恩大声说道:「阴险,真他妈的够阴险,魔尊这一手让雨墨根本解释不清楚。」

雨墨恍然大悟,原来厉归真竟然是使用这种方法报复自己,他也太缺德了,雨墨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再找人写一篇措辞更强烈的檄文来声讨厉归真。

实际上厉归真的确是故意栽赃嫁祸给雨墨,李默凡偷偷来到魔宫游说他攻打天耀门的时候,就提出了这个观点,厉归真正愁找不到合适的方法报复雨墨,因此索要了一些条件之后就答应了,不过厉归真天劫在即,不愿意大动干戈,所以厉归真发出了魔令征集自愿攻打天耀门的人,至于有多少人去就不关厉归真的事情了,这个消息就足以让雨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天欲妖姬当年教出了十几个美貌的女徒弟,都送给了当年的追求者,冼玉清从她的同门那里得到消息,而何寂寞和温朝恩很少与别人来往,厉归真发布的魔令也没有传达到他们这里,至于雨墨自然无法得到这么重要的消息。

雨墨坐立不安的说道:「何叔叔,我需要马上回去,您把天欲妖姬放了吧。」

何寂寞左顾右盼的说道:「老温,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法宝给雨墨几件,雨墨还没有什么趁手的飞剑,你快找一找。」

温朝恩立刻打开自己的法宝囊开始翻阅,温朝恩法宝数量庞大,别人的法宝最多是按件计算,有十件八件法宝已经很了不起了,而温朝恩的法宝足可以按堆计算,只是没有什么上档次的极品,基本上都是大众货色,温朝恩急得满头大汗,看看这件觉得一般,看看那件觉得普通,竟然找不出一件拿得出手的法宝。

雨墨见到何寂寞装胡涂,他大声说道:「我不要什么法宝,过一段时间我会自己练剑,我已经得到了九天玄石,没有比这更好的炼剑材料,我现在要把天欲妖姬救出来。」

何寂寞眼睛一亮,温朝恩凑了上来问道:「小子,真有九天玄石?你没认错吧?」

雨墨打开七彩梭,露出了里面的九天玄石,何寂寞抚摸着九天玄石说道:「果然是九天玄石,你的本事还不够吧?九天玄石需要三昧真火和太阳真火再加上地火才能炼化,很难。」

温朝恩附和道:「不容易,地火好找,三昧真火只要功夫深了也不难,太阳真火就可望而不可及了,除非把乾坤葫芦夺回来,那里面蕴含的都是太阳真火。要不然咱们想个办法干掉厉归真?」

雨墨焦急的说道:「炼剑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解决,我现在要回去通知天耀门做准备,厉归真这招太阴损了,我不能吃这个哑巴亏。」

何寂寞讥讽的看着雨墨说道:「通知天耀门?谁会相信你的好心?而且这个消息肯定已经传到天耀门,你去了之后天耀门说不定会趁机宰了你,小子,别总想当什么正人君子,你师父的遭遇你还不明白吗?」

雨墨泄气的说道:「也对,我去报信说不定会引起误会,不过天欲妖姬在哪里?」

何寂寞装作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对了,听说大绝真人和兰陵老人结为金兰兄弟了?这下散仙们肯定不敢再找你的麻烦,这个靠山够硬。」

温朝恩艳羡的说道:「如果我和兰陵老人八拜结交,现在我就敢大摇大摆的去魔宫和厉归真抢夺魔尊的位置。」

何寂寞冷冷的说道:「看你的德行,哪里有一点儿魔尊的气势?别丢人现眼了。」

温朝恩佯怒道:「何寂寞,你说什么?皇帝轮流坐,明天到我家,魔尊有什么了不起?厉归真能做,我凭什么不能做?他妈的厉归真也是不也是人生父母养的吗?」

何寂寞正想要反驳的时候,冼玉清尖叫道:「你们一定杀了我师父,所以才不敢说出来。」

何寂寞冷森森的说道:「放肆!」

何寂寞说话越少就越危险,这次只说了两个字,冼玉清的小命已经危如累卵,雨墨紧张的说道:「何叔叔,天欲妖姬对我有救命之恩,您别再隐瞒了。」

温朝恩打个哈哈说道:「天欲妖姬没死,何寂寞给她找了一个修心养性的好地方,她说不定可以在那里潜修天道,不说这个,咱们爷们第一次见面,我去准备酒菜。」

雨墨抓住温朝恩的肩膀说道:「温叔叔,我师父说过您比何叔叔好说话,也比何叔叔开明,您告诉我,天欲妖姬在哪里?」

何寂寞怒斥道:「还有脸提你师父?当初在东海我就发现你不正常,果然后来听说你追求陆芳华,那件事情我可以不计较,现在你竟然不知羞耻的和天欲妖姬搅在一起,日后就算你能飞升,也会被你师父从天上踹下来。」

雨墨大声反驳道:「我师父说过我二十岁之前不许考虑这个问题,那么二十岁之后就可以自己做主了,而且我大师伯让我来救天欲妖姬,要不然你以为我会来啊?这么恐怖的破地方,请我都不来。」

何寂寞气得脸色青白,正想发火的时候雨墨委屈的说道:「我师父一走,我就到处受欺负,都说人走茶凉,我看这话说得一点儿没错,我师父在的时候还有人给我一些面子,现在我的面子和别人的鞋垫子差不多了。」

雨墨提起楚梦枕,何寂寞和温朝恩都不言语了,多年的老朋友得道飞升,留下一个小徒弟受苦,雨墨神情如此委屈,语气如此凄凉,何寂寞和温朝恩心里都不好受,何寂寞低声骂道:「大绝那个老鬼,好事全让他占了。」

雨墨不明白何寂寞说的是什么意思,何寂寞脸色变幻不定,最终说道:「天欲妖姬被我关在五溪蛮的地下陵墓,你们还是乖乖的回去,她出不来了。」

冼玉清听到地下陵墓的时候面如死灰,原来何寂寞竟然想出了这么歹毒的主意,这比杀死天欲妖姬还要惨,五溪蛮是蛮荒不毛之地,根据传说那里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地下陵墓,没有人知道地下陵墓是什么样子,进去的人没有能够出来的,那里是真正的绝地。

冼玉清愤怒的看着何寂寞,何寂寞对于这种毫无力度的眼神根本不在乎,如果不是顾及雨墨的面子,何寂寞早就把冼玉清宰了,何寂寞以前本事不大的时候脾气就不小,现在水平见涨,脾气自然也水涨船高,连带着温朝恩也底气十足。

冼玉清嘶哑的声音响起:「师公,就算是没有机会我也要去看一看情况,你去不去?」事到如今已经由不得雨墨退缩了,雨墨非常仗义的说道:「那是自然,去,我怎么会不去?」

温朝恩想要阻拦的时候,何寂寞递给他一个眼神,雨墨和冼玉清离开之后温朝恩埋怨道:「万一雨墨闯入地下陵墓怎么办?你怎么对得起楚兄?」

何寂寞胸有成竹的说道:「你不了解雨墨,这小东西是个大滑头,一到关键的时候就把楚兄搬出来,让我无可奈何。他经历了这么多的波折都安然无恙,肯定比谁都怕死,他见到地下陵墓那么危险的环境之后就会打退堂鼓,别小瞧楚兄的弟子。」

雨墨和冼玉清来到荒凉的五溪蛮的时候,饶是雨墨见多识广也不禁大吃一惊,这里荒凉的不成样子,光秃秃的山峰,怪石嶙峋的大地,这里竟然连飞禽走兽都没有,天地都是灰蒙蒙的一片,就连迎面吹来的风都软绵绵的没有任何生气。

雨墨的先天灵觉感到前方有灵气的波动,雨墨超过冼玉清率先向前飞去,飞过一片低矮的丘陵之后雨墨见到了一座汉白玉的巨大牌楼,牌楼不知道经历了多少年的风雨,上面的字迹已经被侵蚀的看不清了,灵气波动就是从牌楼下面深不见底的洞穴传来。

冼玉清大声喊道:「师父,您在哪里?能听到吗?」

这里布置了一座复杂的法阵,雨墨以专业的眼光看出来这座法阵是五溪蛮的阵眼,整个五溪蛮都应该笼罩在这座法阵之中,雨墨绕着牌楼打量了半天,上面没有任何破阵的机关,难道这座法阵必须从里面破解?

雨墨飞到洞口的上方向下张望着,黑黝黝的洞穴彷佛噬人的怪兽,而且传来巨大的吸力,雨墨急忙退了回来,冼玉清看着洞口目光闪烁不定,雨墨心有余悸的说道:「这个洞口很怪异,我没有办法破解这个法阵。」

冼玉清慢慢的说道:「师公,我师父是因为你才被关押在下面,你总不会这样就放弃吧?这样也好,没有我师父碍事,你就可以顺理成章的追求陆芳华了,对不对?」

雨墨真有放弃的念头,但是冼玉清说出来之后雨墨感到脸上有些发烧,天欲妖姬就被关押在下面,而且是因为自己才沦落这么惨,就这样离开真的说不过去,雨墨避开冼玉清那双明亮的大眼睛说道:「我不会就此罢手,我会救出你师父,我从来不欠人家的恩情,这种债欠不得。」

冼玉清指着下面的洞口说道:「师公请!」

雨墨不耐烦的说道:「不要再叫我师公,我一听这个称呼浑身都不自在。」

冼玉清咄咄逼人的说道:「如果你不敢下去我陪你一起进去,我师父已经两年音讯皆无,她受了多少苦您可以想象出来,多耽误一天她就多受一天苦,请!」

雨墨吞吞口水说道:「不用你陪我,我一个人就可以。」说到这里雨墨转头看着冼玉清说道:「其实你不看好我救出你师父,对不对?你只是想要让我给你师父陪葬,对不对?」

冼玉清的目光勇敢的和雨墨对视着说道:「你和我师父有婚约,生不同床死同穴,这是我报答师父的唯一方法,你要是怕了就滚,就算我师父瞎了眼会喜欢上你这种白脸狼,听着刺耳对不对?那就下去啊!」

雨墨咬牙道:「我从来都不是白脸狼,我有恩必报,天欲妖姬的救命之恩我不会昧着良心忘记,如果我回不来了,麻烦你前往天玄宗,请道苑掌门人接回我大师伯,就说雨墨对不起他们。」

说完雨墨身上放出耀眼的银光,流星般的冲入洞穴之中。星幻和雨墨已经人宝合一,在这种未知的环境中星幻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外界的任何变化雨墨都可以透过星幻感应出来。

在雨墨冲进洞穴的时候,冼玉清跪在地上说道:「师父,弟子无能,无法救出您老人家,今天弟子把您最喜欢的人送进去了,当初您说过只羡鸳鸯不羡仙,如果这辈子能够和雨墨长相厮守就心满意足了,想必您会赞同弟子的这个做法。」

宇宙万物都逃不脱五行这五种属性,雨墨虽然看不穿地下陵墓的法阵,但是雨墨可以使用最笨的办法||吸取法阵的五行之气,这是雨墨小时候捉摸出来的方法,笨!但是有效,只是雨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透过吸取五行之气的方法破解如此庞大的法阵。

黑暗!到处都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雨墨回头看去的时候却发觉身体突然转到了另外一个空间,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来路已经不见了。

雨墨把星幻的光芒扩展出来,光芒所到之处依然全是灰蒙蒙的虚空,上不见顶、下不见底,四面八方都没有尽头,雨墨对准了前方冲去,大五行困仙阵就可以颠倒方向,看似向前冲实际上是在兜圈子,雨墨精通阵法,自然不会犯这种错误,他需要找出阵法变化的规律。

雨墨感到周围的五行之气全部都有,这里不是《大五行诀》里面记载的任何阵,而是另外一种庞大的阵法,而且阵法非常的精妙,雨墨一边向前冲一边感应周围五行之气的变化,这种精微的差别只有雨墨才能分辨出来。

雨墨感到周围的五行之气几乎没有变化,金之精气居多,土之精气次之,其余的三种五行之气都很均衡,雨墨计算着方位变化突然向下冲去,在雨墨改变方向的时候,雨墨感觉身体又转到了另外一个空间,这里的火之精气成分较多。

雨墨这次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可以转移空间的法阵?真的如此神奇吗?雨墨不惊反喜,只要掌握了法阵的结构雨墨就可以自行创造出来,到时候如果结合大五行困仙阵使用,新一代的法阵肯定惊天动地。

雨墨故技重施的突然转向,果然雨墨这次又被转换了一个空间,这次雨墨感到了水之精气比较浓郁,第一次是金之精气、第二次是火之精气、这次是水之精气,看来是被传送到相克的方位,雨墨感觉已经摸到了门路。

但是雨墨现在只是掌握了被转移的大致规律,究竟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呢?雨墨回忆着《大五行绝》,那里面根本没有提及任何转移方位的法阵,这座法阵是根据什么变化呢?雨墨停了下来,在星幻的保护下开始入定。

在入定的时候可以更好的体会周围五行之气的变化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