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奇幻玄幻 > 天之逆子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2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2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2:57 更新时间:2020-03-23 23:26:21
动,为威悍之神,九天之方可以扬兵布陈。」

雨墨推开天欲妖姬蹲在地上开始勾画,八门相当于八卦,九星对应九宫,唯有八神让雨墨觉得新鲜,而最关键的九地与九天让雨墨脑中灵光闪动,雨墨似乎把握到了什么关键,雨墨沉浸在繁杂的计算中,完全忘记了天欲妖姬的存在。

天欲妖姬觉得不妙,雨墨好像是行家,这下坏事了,天欲妖姬不安的看着沉思中的雨墨,说不定雨墨真的可以破解这个阵法,那个时候就要追悔莫及了,以前天欲妖姬苦苦思索应该如何离开地下陵墓,而且她也找到了一个重要的线索还没有来得及实施,现在天欲妖姬却希望永远都不要离开。

天欲妖姬悄悄的离开,过了片刻回来的时候打开香炉,往里面放了一块黑乎乎的龙涎香,龙性好淫,这种传说中的龙涎香可以巧妙的催发人的情欲,而且让人根本无法察觉,不知不觉中就着了道。天欲妖姬轻轻褪去身上的彩衣,露出了里面月白色的亵衣,天欲妖姬曼妙无比的身材立刻展现出来,裸露在外面的肌肤晶莹似粉雕玉琢,此刻的天欲妖姬化作了诱人堕落的绝世妖姬。

雨墨专心的计算着各种生克变化,不知不觉中吸入了大量的龙涎香的催情香气,雨墨感到小腹火热,清丽婉约、犹如不食人间烟火的陆芳华;美艳妖媚、让人一见就血脉贲张的天欲妖姬轮流在雨墨脑海里面浮现,雨墨担心自己要走火入魔了,他正打算打坐入定来调节的时候,就发现半裸的天欲妖姬媚眼如丝的看着自己。雨墨保持着最后的理智说道:「离我远点儿。」

雨墨不说话的时候天欲妖姬还看不出虚实,雨墨说完之后天欲妖姬丁香般的舌头舔舔娇艳的嘴唇反倒扑了过来,双腿缠住雨墨的腰身,双臂搂着雨墨的脖子吻了过来,雨墨最后的神智已经被欲火焚烧干净,再也无法抗拒风骚入骨的天欲妖姬,雨墨沉迷在那销魂的激情之中。

在龙涎香的刺激下,天欲妖姬和雨墨疯狂的纠缠在一起,两个彷佛永远不会满足一样缠绵着,直到雨墨疲惫的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天欲妖姬则满身香汗的翻身趴在了雨墨身上,默默的体会着激情过后的温情,过了良久雨墨清醒过来,有气无力的说道:「你是不是动了什么手脚?」

天欲妖姬这时反倒羞涩起来,把头埋在雨墨肩膀上不肯回答,雨墨抚摸着天欲妖姬光滑的身躯近乎绝望的叹息一声,今后是甩不掉天欲妖姬了,一失足成千古…

…但是雨墨初尝云雨的滋味,而且天欲妖姬带给了雨墨极度的快乐,如果说悔恨有些言不由衷。

雨墨想起了回到悬空岛的陆芳华,这下陆芳华永远不会原谅自己了,雨墨想到这点就有些绝望,如果没有天欲妖姬的事情发生,陆芳华根本就不会离开自己,或许日后会日久生情,现在雨墨已经没有脸面再见陆芳华了。

天欲妖姬现在无限满足,这下雨墨再也逃不脱,也无法解除婚约了,夫妻之实这种铁证无论到哪里都很有力度,剩下的就是如何安排以后的生活了,天欲妖姬黏在雨墨身上憧憬着日后的幸福,脸上露出了初为人妇的羞涩笑容。

雨墨眺望着屋顶,现在雨墨确信天欲妖姬刚才肯定动了手脚,都怪自己太不小心,要不然怎么会给天欲妖姬可乘之机?雨墨现在左右为难,天欲妖姬对雨墨的吸引力不言而喻,恐怕任何正常的男人都无法抗拒天欲妖姬的诱惑,但是雨墨已经先入为主,自从见到陆芳华的那一刻雨墨就注定了陷入单相思。

雨墨忽然想起天欲妖姬以前说过她会什么「吸阳术」,可以吸取男人的元阳,她不会已经对自己施展这种功夫吧?雨墨担心起来,天欲妖姬发觉雨墨的肌肉都绷紧了,她抬起头问道:「相公,怎么了?」

雨墨支支吾吾的说道:「没事儿,我想打坐。」

天欲妖姬不满的抗议一声,全身趴在雨墨身上不动弹,四肢把雨墨缠得结结实实,柔腻的肌肤全面接触让雨墨又冲动起来,天欲妖姬懒洋洋的说道:「死小鬼,看起来是个正人君子,实际上这么不老实。」说着还故意扭动几下。

雨墨担心再次控制不住自己,急忙开始思索天欲妖姬所说的关于法阵的资料,雨墨每次思索问题的时候都心无旁骛,很快雨墨就控制了自己的欲望,雨墨发现《大五行诀》和《太霄隐书》里面记载的关于法阵的资料风马牛不相及。但是在法阵方面越是看上去没有任何联系的东西越重要,只要有足够的耐心仔细思索,肯定可以找到细微的连接之处,高手和庸手的差别也就在这里,这是雨墨从医书上得到的经验,各种不相干的药材组合在一起就是灵丹妙药,最重要的是如何组合。

天欲妖姬见到雨墨翻脸就不认人,竟然在和自己如此亲密的状态下发呆,天欲妖姬的身体向下移动了一点儿,两个人再次结合起来,雨墨再也无法安静的思索什么法阵了,雨墨握着天欲妖姬的双手,突然摸到了送给天欲妖姬当定情信物的那枚指环。

第七集 第十章 唯一通道

转眼雨墨已经失踪三天,大绝真人有些迷惑,雨墨从来没有离开这么久的时候,而且营救天欲妖姬好像并不麻烦,难道他在何寂寞那里做客?大绝真人并不担心雨墨出现危险,雨墨这几年的修为突飞猛进,而且有异宝星幻保护着他,在雨墨同辈的修道人中他已经可以占据一席之地,只是雨墨遇到的都是强大的敌人,根本看不出来他自己能力的深浅。

等到第五天的时候,大绝真人坐不住了,而且姜秀雅坐立不安的不断央求大绝真人寻找雨墨,大绝真人也意识到不妙,雨墨肯定出事了,大绝真人带着姜秀雅直奔牛耳山而来,何寂寞布下的法阵被大绝真人直接闯入,当何寂寞和温朝恩冲出来的时候,大绝真人厉声问道:「雨墨在哪里?」

何寂寞和温朝恩乱了阵脚,雨墨竟然没有回去?他们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雨墨去了五溪蛮的地下陵墓,温朝恩翻身冲进了何寂寞的洞府,再次回来的时候带着一个大法宝囊说道:「还等什么?快去五溪蛮,雨墨那小子肯定进入地下陵墓了。」

大绝真人眼中金光一闪而过,何寂寞色厉内荏的说道:「大绝,我已经警告他不要进去,是雨墨不听话,那小子从来就不听话。」

大绝真人怒骂道:「放屁!当时你就应该拦住他,你他妈的是不是走火入魔烧坏脑子了?」

何寂寞水平提高了,脾气也大了,现在他已经不再害怕大绝真人,何寂寞盯着大绝真人说道:「大绝,你装什么好人?你在雨墨面前装成要死的样子博取同情,这两年你让雨墨吃了多少苦?今天怎么装不住了?」

大绝真人眼中露出讥讽之意,不屑的说道:「九幽冥火大成,你的脾气见长啊,竟敢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这种得志便猖狂的东西如果不吃点儿苦头不会知道人外有人。」

温朝恩拦在他们两人中间打圆场说道:「大家都是朋友,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大绝真人冷笑一声,何寂寞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一语不发的反复思索动手的利弊,姜秀雅还是第一次见到大绝真人发脾气,姜秀雅立刻觉得何寂寞他们不是好人,不过他们都和雨墨很熟悉啊,为什么要吵架呢?这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让姜秀雅迷惑了。

突然大绝真人转头看向西方的天空,一道亮紫色的光华正掠空而过,温朝恩紧张的说道:「魔尊!」

何寂寞嘲讽的说道:「你不说你想取代魔尊吗?怎么不下手干掉他?只要你有胆量,我肯定帮你,别忘了皇帝轮流坐,明天到你家。」

温朝恩慌乱的说道:「何寂寞,你他妈的别坑我,这话如果传到魔尊耳朵里,我的老命就要完蛋了。」

厉归真今天正好路过这里,当他发现何寂寞的洞府上方有人对峙的时候并未在意,但是这几个人竟然发现了自己而且正明目张胆的看着自己,这是赤裸裸的挑衅,厉归真降低了速度,当厉归真发现下面的人之中有一个竟然是大绝真人的时候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大绝真人不是法力尽废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厉归真想起前些天殴打雨墨的事情冷汗立刻流了下来,幸好自己只是教训一下雨墨,并没有下死手的意思,要不然只怕大绝真人当时就要出手了,这老家伙太阴险了,这些年一直半死不活的扮死狗,恐怕所有的人都被他欺骗了,不过今天他怎么忍不住了?

厉归真明知道下去不明智,但是堂堂的魔尊如果就此落荒而逃日后也不用再出来混了,整个魔道都要为此蒙羞,厉归真装作非常坦然的样子悠然的飞了下来。

何寂寞见到魔尊的时候冷笑一声,看看温朝恩,温朝恩的红脸吓得比何寂寞还要苍白,大绝真人背负双手傲然的看着魔尊,脚下的金光越发的璀璨,姜秀雅小鸟依人般的抓着大绝真人的袖子用怨恨的眼神看着厉归真。

厉归真一脸诚挚的表情说道:「大绝道友功力回复了,可喜可贺,当年归真便认为道友会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果然如此。」

大绝真人用鼻子「嗯」了一声,厉归真许多事情做得都非常光棍,当年大绝真人和雨墨躲在大雪山的黑风洞的时候厉归真就找上门拉拢雨墨,那个时候厉归真见到大绝真人萎靡不振,不仅没有落井下石还好言安慰,就算上次殴打雨墨的时候也不肯使用别的手段,就凭这一点大绝真人就不能难为他,至于厉归真和雨墨之间的恩怨应该由雨墨自己解决,雨墨应该勇敢的面对所有的挑战。

何寂寞冷冷的说道:「魔尊召集人手攻打天耀门怎么没给我一个消息?是不是因为打着为雨墨报仇的名义不方便让我知道啊?」

厉归真想不到几乎与世隔绝的何寂寞竟然知道了这个消息,而且当着大绝真人的面质问自己,厉归真身上紫光大盛,平静的说道:「只是小事一桩,闲着没事儿让大伙活动一下顺便提高士气,听说何兄弟得到了苍梧前辈的真传,现在也凝炼出阴雷了,是不是让我见识一下?」

何寂寞握紧了拳头说道:「正有此意。」

温朝恩见到今天不能善了,他看着大绝真人说道:「雨墨说乾坤葫芦在魔尊手中,那可是楚兄特地留给雨墨的宝物,失去了乾坤葫芦之后楚兄被天劫之雷打伤,勉强才能进入仙界之门,看来乾坤葫芦对雨墨非常重要。」

厉归真仰天大笑道:「温朝恩,你竟然学会了挑拨离间,难道你们还想把我留下吗?」

温朝恩就是这个意思,大绝真人与何寂寞连手,再加上自己打下手,可以轻松的解决厉归真,至于干掉厉归真之后要面对多少后遗症那是以后的问题,温朝恩本来就是无法无天的人,水平不济导致他没有能力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如果能够杀死厉归真,日后温朝恩的名字就算是享誉正魔两道了。

温朝恩说完之后何寂寞断然说道:「以多为胜,赢了也不光彩,厉归真,咱们两个单……」

大绝真人打断何寂寞的话说道:「魔尊执掌魔道以来,天下太平了许多,不能不说这是魔尊的功劳,现在天王宫与冷月狂魔勾结在一起,暗中还联络了许多小门派,他们发难的时候无论正魔两道任何一方都难以单独对抗,后果你们想到了吗?」

厉归真微笑说道:「我还以为只有我看出了危机,原来大绝道友也明察秋毫,我天劫在即,没有精力应付这么多方面的问题,大绝道友何不登高一呼?」

大绝真人自嘲道:「我登高一呼?只要我露面天玄宗就饶不了我,那些鼠目寸光的家伙巴不得天下大乱,他们早就想要抢夺掌门人的位置了,嘿……」

姜秀雅晃动着大绝真人的胳膊说道:「师父,乾坤葫芦是师兄的东西,您要回来,然后去救师兄。」

大绝真人摇头说道:「魔尊提出用乾坤葫芦换五行神雷的要求并不过分,魔尊修炼的道法偏阴,包括何寂寞也同样如此,在抵抗天劫的时候如果能够得到五行神雷的确可以轻松渡劫,只是雨墨还没有达到产生三昧真火的程度,差了那么一点点,自然炼制不出五行神雷,魔尊自己看着办吧。」

何寂寞目光闪烁不定,原来日后渡劫的时候需要五行神雷,大绝这个臭道士不会也需要五行神雷吧?何寂寞以己度人,龌龊的猜测大绝真人是因为这么目的才接近雨墨,不过只要雨墨能炼制五行神雷就好办,自家人不需要客气,到时候雨墨自然不会驳自己的面子。

何寂寞不担心,厉归真却有些忐忑不安,大绝真人不反对用五行神雷换回乾坤葫芦,这让厉归真看到了希望,但是雨墨什么时间才能产生三昧真火?雨墨差的那么一点点究竟是多大的距离?雨墨有时间慢慢修炼,自己的天劫可不等人啊!

厉归真飞快的转着念头,终于忍不住问道:「雨墨怎么不在这里?有麻烦了?」

刚才厉归真听得清清楚楚,姜秀雅催促大绝真人去救雨墨,雨墨想必是遇到大麻烦了,大绝真人故意装好人想必就是让自己主动去帮助雨墨,厉归真决定吃下这个暗亏,谁让自己有求于人呢?

温朝恩幸灾乐祸的说道:「雨墨应该在五溪蛮的地下陵墓,魔尊自然不会把地下陵墓看在眼里,轻松的就可以把雨墨救出来。」

厉归真恨得牙痒痒的,这些人太阴损了,五溪蛮的地下陵墓那是活人可以进去的地方吗?

雨墨后悔的直跺脚,当初雨墨就觉得这枚指环大有来历,谁能想到就是这枚指环让天欲妖姬在地下陵墓安然无恙,天欲
好书呀免费小说

书籍 【天之逆子】 由网友上传至【好书呀免费读书网】www.haoshuya.com,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
发表评论
评论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