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呀 > 天之逆子 >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3节

天之逆子_分节阅读_第93节

作者:翼之梦 发表时间:2018-11-04 09:23:02 更新时间:2021-08-19 20:02:31
妖姬被何寂寞丢进地下陵墓的时候认为必死无疑,可是指环突然发出晦暗的光芒,地下陵墓已经激发的法阵竟然被指环的光芒压制住了。

天欲妖姬这才确信雨墨送给自己的定情信物的确不同凡响,原来雨墨所说指环蕴含的巨大秘密竟然指的是地下陵墓,如果何寂寞不把自己丢进来,这个秘恐怕永远也无法揭开,抱着必死信念的天欲妖姬犹如在黑暗中见到了光明,重新焕发了生机。

天欲妖姬感到指环似乎受到了什么召唤,走对路的时候指环的光芒强烈一些,走错的时候光芒就开始暗淡,天欲妖姬按照指环发出的光芒做指引,在地下陵墓中寻找到了《太霄隐书》,经过这两年的苦修,天欲妖姬实力飞速提升,同时掌握了地下陵墓的各种禁忌,天欲妖姬对地下陵墓的了解已经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熟悉。

现在天欲妖姬说什么也不肯把指环交出来,在天欲妖姬看来这是雨墨送给自己的结婚戒指,绝对不能摘下来,否则不吉利,雨墨只好握着天欲妖姬修长的手指反覆研究,天欲妖姬要的就是这种结果,不断的用指尖轻轻挠着雨墨的掌心进行挑逗。

雨墨的自制力现在忽强忽弱,和天欲妖姬缠绵之后就后悔,而天欲妖姬再次挑逗的时候又沉迷在那令人心醉神迷的快乐当中,三天的时间转瞬即过,雨墨终于下定决心振作起来,他没有从指环上得到什么重要的线索,那么研究《太霄隐书》上面记载的关于阵法的知识就是脱身的唯一途径。

雨墨根据自己刚刚进入地下陵墓的遭遇分析着法阵的变化,那种可以任意的转换空间的阵法让雨墨极为心动,雨墨计算着八门、九星和八神的这种组合方法,天欲妖姬说八神也被称为八诈,这个诈字就很值得研究,这个法阵很有可能有许多迷惑人的地方,要不然当不起一个诈字。

天欲妖姬带着雨墨在地下陵墓走了一遍,没有法阵干扰的情况下雨墨很快掌握了整体的布局,唯一就是没有离开的通道,就连进入的通道也消失了,雨墨确信肯定是那个转移空间的阵法在作怪,只有阵法发动的时候才会出现离开的通道。

地下陵墓比较特殊的房间有二十五个,内层八个房间,中层九个房间,外围也是八个房间,房间的墙壁上都是繁杂的符咒,法阵没有发动的时候雨墨无法分辨这些房间起到什么作用,这些房间也不能随意破坏,那样会引起更糟糕的事情,而且就算想破坏也没有办法,雨墨估计这些房间受到攻击的时候法阵立刻就会发作。

雨墨回到天欲妖姬的卧室继续计算,八门对应八卦方位的话,这里面的那个生门应该是八卦中的哪一个方位呢?九星如果配合天干地支来计算,十天干如何搭配九宫呢?雨墨用星幻保护着自己,不让天欲妖姬骚扰自己,专心的计算着。

当雨墨被强烈的震动惊醒的时候,天欲妖姬急匆匆地从外面冲过来,焦急的喊道:「相公,外面有人在攻打地下陵墓,快和我来。」

雨墨收起星幻,此时的震动越来越强烈,隐约的可以听到外面的霹雳之声,雨墨侧耳倾听了一下说道:「好像是阴雷爆炸的声音。」

天欲妖姬拉着雨墨向外冲去说道:「不仅仅是阴雷,那个人使用的应该是魔道的小无相天魔大阵,那个人肯定是疯了,竟然使出这种丧心病狂的手段,地下陵墓的阵法可以颠倒地肺,如果地下陵墓被摧毁,咱们夫妻就要被活埋。」

雨墨刚才还在怀疑是不是何寂寞来救自己了,现在听到小无相天魔大阵的时候雨墨的幻想破灭了,何寂寞如果有这种本事这天下早就放不下他了,来的应该是别人,而且目的不明。

受到外面那人攻击的影响,地下陵墓的阵法已经发动,天欲妖姬手上的指环发出淡淡的光芒,光芒所到之处地下陵墓里面黑漆漆的雾气被排开,天欲妖姬轻车熟路的领着雨墨东绕西绕的来到了一个隐蔽的小房间。

雨墨印象中上次天欲妖姬带自己察看地下陵墓的时候没有来到这个房间,雨墨计算了一下方位问道:「这个房间隐藏在代表九星的房间之中,这里的木气很浓郁,上次你怎么不带我来?早知道有这个房间我说不定可以找到蛛丝马迹。」

天欲妖姬避开雨墨的质询说道:「我发现这个房间很特殊,说不定逃生的路就在这里,相公,别怕,我会保护你。」

雨墨气乎乎的说道:「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啊?进来!」

雨墨打开七彩梭把自己和天欲妖姬保护起来,密切的注意着外界的环境变化,等待出逃生通道出现的时机,天欲妖姬立刻喜滋滋的黏在雨墨身边||雨墨现在越来越有情意了。

此刻大绝真人带着姜秀雅远远的看着厉归真发动魔法攻击地下陵墓,何寂寞和温朝恩远远的站在另一边,他们两拨人目的相同,但是拒绝走在一起,大绝真人看何寂寞他们不顺眼,何寂寞和温朝恩同样不喜欢大绝真人。

何寂寞认出厉归真使用的就是传说中的小无相天魔大阵,看来厉归真果然有点儿真才实学,而且厉归真的阴雷配合着小无相天魔大阵对着地下陵墓狂轰滥炸,阴雷所到之处大地轰鸣,声势非常骇人,何寂寞掂量自己的阴雷和厉归真比起来还有一定的差距,何寂寞不由得有些气馁。

姜秀雅低声说道:「师父,这个厉归真不是好人,他上次把师兄打得好惨。」

大绝真人微笑说道:「天劫降至,厉归真为了渡劫有些利令智昏,所以才如此逼迫雨墨。我上次说过让雨墨吃点儿苦头不是坏事,如果能够帮助厉归真渡过天劫,也是为天下太平做一份贡献,魔道之中厉归真这样的人才很少遇到,换做别人当了魔尊,说不定要引起多少的杀戮。」

大绝真人他们说话的声音很低,厉归真却一直在留意着,大绝真人说完之后厉归真才真正放心,刚才他没有使用全力,他担心大绝真人口是心非的会在自己的关键时候出手,现在厉归真心里有底了。

厉归真咬破舌尖大吼一声,紫色光华从厉归真身上扩展出去,小无相天魔大阵立刻雾气弥漫,紫色的闪电不断地在法阵之中窜动,朵朵的金花在雾气中忽隐忽现。厉归真双臂平伸就那样慢慢的飞了起来,随着厉归真的上升,小无相天魔大阵的雾气开始聚拢,凝结成一头狰狞的恶兽,厉归真就站在恶兽的头颅之上。

厉归真双臂合拢,十指纠缠在一起,对着牌坊下的洞穴喝道:「无相有相,天魔再现,破!」

恶兽如同活了过来,无声的咆哮着向黑漆漆的洞穴口冲去,惊天动地的霹雳声响起,以洞口为中心大地剧烈的起伏着,何寂寞心中更加的绝望,原来差距还有这么大。

姜秀雅面色苍白的摇摇欲坠,大绝真人扶住姜秀雅的肩膀,渡过精纯的元气说道:「厉归真的魔道大法已经修练到如此境界,天劫的时候就更危险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天劫降临的时候能力越强天劫越厉害,难啊!」

在恶兽撞击在地下陵墓入口的时候,法阵急促的变化着,雨墨感到外面的空间不断的变幻,雨墨一边感应一边计算着变化的规律,这次法阵全面被激发起来,无数的飞剑法宝在虚空中浮现,散发出耀眼的光芒,雨墨知道这些飞剑法宝都是假的,这都是那些符咒幻化出来的假像,可是如果谁挨上一下后果绝对不亚于被真正的飞剑法宝重创。

风雷在地下陵墓呼啸震荡,七彩梭被风雷冲击得摇摇晃晃,雨墨开始的时候随波逐流,任凭风雷打击和空间的变幻,当雨墨再次感应到强烈的木之精气的时候,雨墨驾驭七彩梭向东方冲去,那就是生门,也是唯一的出路。

天欲妖姬见到雨墨竟然向风雷最密集的地方冲去,她的惊呼刚刚发出就急忙捂住嘴,只要能陪伴在雨墨身边,哪怕是黄泉碧落也认了,不能白头偕老,那么同生共死也不错。

七彩梭冲进风雷的时候,七彩梭停顿了,就在雨墨也怀疑自己找错方位的时候,风雷突然消失,七彩梭冲进了一条通道之中,前面隐约的可以见到一丝光明,脱困了!

就在此时地下陵墓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然后地下陵墓的墙壁和柱子慢慢的倒塌,竟然被厉归真的小无相天魔大法强行摧毁了,雨墨担心来人心怀不轨,驾驭七彩梭头也不回的向前迅疾冲去,在厉归真冲入地下陵墓的废墟时,雨墨已经带着天欲妖姬逃之夭夭了。

第八集 第一章 借刀杀人

地下陵墓的法阵被厉归真强行摧毁之后,明堂镜立刻可以看穿地下的情况,当七彩梭的光芒向远处飞遁的时候,大绝真人收起明堂镜说道:「雨墨肯定要回去,咱们先走一步,别让他看出破绽。」带着姜秀雅化作一道金光扬长而去。

雨墨冲出了五溪蛮之后收起七彩梭,天欲妖姬依然亲热的抓着雨墨的手臂,雨墨见到了久违的阳光,回想起这几天发生的香艳旖旎的事情就有些心慌,如果天欲妖姬继续跟着自己就麻烦了,万一让大绝真人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雨墨挣脱了天欲妖姬的手说道:「那个……那个我还要回去照顾大师伯,以后我会去找你,就此分手吧。」

天欲妖姬略微露出惊讶的神色问道:「大绝真人?」

雨墨难过的叹息一声说道:「大师伯身体恢复了,可是法力却失去了,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解决,我心里很惭愧却不敢表现出来,都是我害了大师伯。」

天欲妖姬暗暗摇头,大绝真人竟然瞒了雨墨这么长时间,正道中人做事原来也如此鬼鬼祟祟,雨墨也太可怜了,天欲妖姬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说出来,大绝真人已经警告过不要多嘴,那还是继续这样下去好了,反正雨墨也不吃亏。

天欲妖姬展颜笑道:「相公,一定会有办法解决。」

雨墨急忙制止道:「咱们可说好了,离开地下陵墓之后就解除婚约,这可是你答应的,别再叫我相公。」雨墨的声音越来越小,明显的底气不足。

天欲妖姬苦笑,原来自己对雨墨的吸引力还是不够大,当时谁能想到短短的几天就离开地下陵墓啊?再说天欲妖姬可没有答应雨墨的说法,天欲妖姬当时的回答是「没有离开地下陵墓之前,我们的婚约依然存在」,雨墨错误的以为离开地下陵墓婚约就自动解除了。

天欲妖姬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也没有提出夫妻之实这种杀手,天欲妖姬有的是手段对付雨墨,以前只是不想使用,天欲妖姬理解的笑道:「那相公什么时候去找我?」

雨墨含混其词的说道:「有时间的时候就去。」

天欲妖姬「咯咯」笑道:「没时间就不去,对不对?相公,你越来越狡猾了。」

雨墨尴尬的说道:「你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跟着我,我不能让大师伯见到你。」说完之后雨墨火烧屁股似的驾驭飞剑冲入青冥,雨墨的修为提高了许多,他驭剑飞行的速度已经不逊于高手,只是神木飞剑的材质一般,飞行还可以,用来战斗就太逊色了。

雨墨回到大五行困仙阵的时候,姜秀雅正在打坐,大绝真人抱着小小在打呼噜,小小金光闪闪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着,雨墨心中有鬼,一声不吭的坐在一旁等待他们醒来,过了良久大绝真人才打着哈欠醒来。

大绝真人揉揉眼睛说道:「你怎么去了这么多天?有麻烦吗?」

雨墨急忙回答道:「没有,只是路上耽误时间了。」

大绝真人点点头,雨墨遇到危险的时候从来不说,无论多苦多难雨墨都自己默默承受,但是今天雨墨的神色不对,大绝真人默默地打量着雨墨,脸色逐渐严肃起来,雨墨心虚的转过脸,大绝真人冷冷的说道:「你的元阳怎么有些松动?你做什么了?」

雨墨的冷汗都要留下来了,大绝真人厉声说道:「是不是天欲妖姬?」

姜秀雅惶恐的睁开眼睛,她一直在装作打坐,但是实际上一直偷听大绝真人和雨墨的交谈,大绝真人竟然发火了,雨墨的元阳究竟是什么东西?

雨墨低着头,而且越来越低,天欲妖姬肯定对自己施展了什么吸阳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啊?

大绝真人怒气冲冲的说道:「幸好天欲妖姬没有盗取你的元阳,要不然老子……」

大绝真人竟然自称老子,雨墨和姜秀雅都惊愕的看着大绝真人,大绝真人也意识到自己要说走嘴了,急忙斥责雨墨来转移话题道:「你的心智不坚定,竟然与天欲妖姬作出苟且之事,就算是你想成婚,也不应该和那种妖女在一起。」

雨墨低声辩解道:「我也不想啊,谁知道当时怎么了,当时天欲妖姬好像点了一炉香……我想起来了,就是那炉香有问题,应该是传说中的龙涎香。」雨墨愤怒的站起来,怪不得当时意乱神迷,竟然是龙涎香这种极品春药在捣鬼。

大绝真人也知道雨墨有些冤枉,雨墨一直很喜欢陆芳华,这是谁都看出来的事情,而且雨墨一直要求和天欲妖姬解除婚约,肯定是天欲妖姬使用手段诱惑了雨墨,这件事情不好办了。

大绝真人冷静下来,修道人在男女交合的时候元阴元阳自然会泄出,从雨墨的反应来看该做的事情肯定都做了,而雨墨的元阳只是有些松动,应该是天欲妖姬想办法保住了雨墨的元阳,这个女魔头教出来的弟子之中除了四大弟子之外,其它的个个狐媚过人,精通床第之术,天欲妖姬肯定更精于此道,看来天欲妖姬真的没有害雨墨的意思。

如果天欲妖姬存心不良,大绝真人绝对不会心慈手软,杀了她是最便宜的方法 好书呀 - 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书籍 【天之逆子】 经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书爱好者学习交流之用,【好书呀读书网】www.haoshuya.com
上一章 返回本书 下一章 设置 加入书签
友情提示:←左右→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书籍目录